♥ 作者: ♥

倖存者

倖存者 – 蔷薇后花园

原作 – Island Riter | 翻譯 – qwerasdw

邁克在樂奇酒吧外面尋找停車位時,發現這兒比通常週三晚上要擁擠的多。樂奇是這個地區最近很紅火而且是唯一的一家“紳士的俱樂部”。邁克從他的小貨車上下來,沙礫在腳下沙沙作響。一股從聯合藥物傳來的辛辣氣味讓他眉頭一皺,那家公司在本地被稱為“農場”。這氣味每天彌漫在整個鎮裏,尤其是在主製造場附近。通常邁克會忽略他們,不過今晚它讓他想嘔吐。

聯合藥物是一家由多家制藥廠組合起的大公司,給這個小鎮提供了75%的經濟來源。在這個小鎮上,如果你不是為聯合藥物工作,那麼你就是為它提供服務或者原料。因為科學的進步和過度的競爭,聯合藥物在前幾年陪了不少錢,這讓小鎮的經濟不那麼景氣。農場的股票已經降到了危險的程度,幾乎就要被對手並購或者破產。但是一個天才的,但是偶然的發現讓這個企業恢復了活力並且成了一個讓人恐懼的巨無霸。

一種被稱作‘重生’的嶄新化合物,現在正被廣泛使用,用來促進組織生長。聯合藥物是它的唯一生產商。它有98%的成功率幫助患者的神經,組織纖維乃至是斷肢重新連接生長!很簡單的,重生讓聯合藥物重新成為了華爾街的寵兒。

不幸的是,重生對異體器官移植沒有任何作用。它沒法成為兩個不同細胞結構間的橋樑。不過感謝布希總統對幹細胞研究的政策。聯合藥物已經差不多準備好了一種新的化合物,他們稱之為‘阿特龍’,它可以人工複製那些初始細胞。這種藥物被認為對治療帕金森症等許多症狀很有潛力。聯合藥物的高層知道他們正在創造另一個數十億美元的專利,頂尖的研究組被投入到這個方向,邁克就是其中一個實驗室助手,負責穩定部分實驗過程。

在連續三周沒有休假而且每天最少12小時的工作以後,傑裏,邁克最好的朋友,邀請他去工作後喝一杯。考慮到最近連續夜班和支票簿上馬上會出現的獎金數字,邁克覺得琳達大概不會注意到他今晚的活動或者是花銷,他很贊成傑裏的提議。

傑裏和邁克20多年前在布裏奇斯夫人的幼稚園時就認識了。邁克第一天見到他時,傑裏正在牆角大哭,於是他給了傑裏一些糖果。從那以後他們倆就是一對不可分開的好哥們。

在初中時,傑裏給邁克看了他的第一本花花公子,這是從他老哥的收藏裏面偷的。在高中時,邁克和傑裏一起找‘五姑娘’第一次嘗到男人的味道。到了大學時,他們住一個寢室,不過傑裏的晚上總是在課外輔導,而邁克則是在補上化學課。

大學畢業後,聰明的傑裏在一個研究組裏找到了位置,不是別的,正是聯合藥物。理所當然的,他為他的朋友邁克在這兒也找到了一個位置。

邁克在停車場沒看見傑裏的車,他朝著樂奇走去。酒吧上面閃爍著耀眼的招牌,那是“炫目的格洛尼亞”和她44FF龐然大物一般的胸部。邁克看著這個廣告想著這種尺寸真的是自然生長可以達到的麼?不過他並不太關心答案,他走進酒吧。

突然的昏暗讓他的眼睛有點不太適應,他給了大塊頭看門人十塊錢小費,然後走到門裏的吧台旁。這個看門人的個頭也讓他懷疑是不是自然生長的。

邁克享受著酒吧裏的氣氛,喝著一杯冰科羅拉酒,特別是強烈的酸橙味讓他著迷。他並不急著等傑裏過來。空氣中飄著淡藍色的雪茄煙霧,邁克以前也抽煙,他對這個味道也很欣賞。

喝了第二杯酒以後,邁克的身體開始在酒精的作用下起了反應,他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那些舞女的身上。傑裏很對,沒有娛樂不停的工作只會讓你自己搞成一團糟。

“先生們,讓我們為這些美麗的女士和她們的努力工作鼓掌。”一個司儀的聲音響起來。“讓我們向主舞臺上的達斯蒂和副舞臺上的芭比說再見。現在歡迎我們的新舞者。可愛的譚婭正走到副舞臺上,我們豐滿的舞者,炫目的格洛尼亞會到主舞臺上。起立吧男士們!”

想瞥一眼格洛尼亞都不可能!男人們全都擠到舞臺前去看她難以置信的胸部。邁克只能偶爾看見她的一縷金髮。

放棄了格洛尼亞,邁克開始把注意力轉到譚婭身上。她真的很可愛,帶給邁克的感覺比他想的還要多。她長長的栗子色的頭髮和天使般的面孔讓她像一位電影角色,不是那種跑龍套的角色。邁克從酒吧招待那兒換了一大把一美元紙幣,然後走到他的目標旁邊,更加的接近,更加的仔細看著。

大概一英寸長的棕色粗乳頭從譚婭中等大小——在這個地方指的是36D——乳房上挺出來。邁克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愛好大乳房的男人,這一對看起來真好,乳頭是他見過最大的,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她的屁股有南方女人的特點,正在合他胃口的搖擺著,讓他著魔。

在把手中一般的鈔票放進譚婭的丁字褲並且吸引了她的一會注意力之後,邁克坐了下來。

傑裏好像還沒來,邁克不耐心的看著他的表,這時譚婭跳完了。“準備好大腿舞了麼?”譚婭用帶喘息聲的腔調問,眼睛一直盯著邁克那大大的…一堆鈔票。

突然注意到她的出現,邁克有點結巴的回答,“什麼?哦,嗯…當然,為什麼不呢?”

“讓我們去個更私密的地方吧。”

邁克站起來跟在譚婭後面走著,他注意到譚婭對女人來說個子真的是很高,她穿著中等的高跟鞋就有至少六英尺了。當她在舞臺上時他就注意到她的身高了,只是沒想到會有這麼高。“我要做的就是把她帶到床上!”邁克渴望的想著。

邁克很享受這種背後的視角,跟在譚婭後面到了一個比較私人的房間,那兒是舞女們跳完以後休息的地方。昏暗的酒吧突然變得像夏日正午的太陽一樣明亮。邁克剛剛反應到有什麼事情不對勁,一陣閃光和巨大的衝擊波突然衝擊過來,就好像一顆核彈剛剛爆炸。

當邁克的頭從身體上飛出去的時候,他最後能想到的就是“老天,農場裏有事故發生了。”

喜悅充滿了他的心裏。自從他的祖母去世後,他一直很想念她。他一直很喜歡小時候被她抱在大腿上聽著她講故事的感覺。他喜歡週末在祖母家吃她剛做的新鮮餅乾。他的祖父給了他一把小折刀雕刻一塊椴木。他好像從未再感到過這種寧靜和喜悅。

當他朝著他的祖父祖母走去時,有些渾濁的想法盤旋在他的腦海裏。祖父和祖母怎麼會出現在這兒?當我還是小孩時他們就去世了啊?但是喜悅感一直充斥他的心裏。他的耳朵好像聽到最動聽的音樂,如果不在乎那點噪音的話。那是什麼?後面有輛卡車麼?

等等!傑裏也在這兒!這沒意義,為什麼傑裏會和他去世的祖父祖母一起對他笑?邁克把這些想法拋開,繼續朝著他們走去。好像還有其他人在向他問好。喜悅!著迷!有那兒在響火警麼?

他的意識陷於混亂,他感到全身傳來一陣拉扯感。就好像是他六年級科學課上劃過課桌的指甲。

不!他得集中注意力!得朝他愛的人走去。但是為什麼他們看起來很悲傷呢?為什麼他一直在走卻越來越遠了?為什麼他們看起來在對他說再見?為什麼他什麼都聽不到,除了那該死的火警聲以外?

明亮的光…劇烈的疼痛…有人用巨大的力氣撞他的胸口…不能呼吸…口渴的要命…好想請求撞他的人…尖叫聲…某個機器聲不停的轟鳴著。“請停下吧!”他想請求但是沒有一絲力氣說一句話。

更多的痛苦,更強的痛苦,一陣電擊打中他。轟鳴聲開始時斷時續。感謝老天,疼痛開始逐漸減輕,黑暗吞噬了他的思想。當他失去意識時好像聽到遙遠的聲音再說“你把他救回來了!”一陣簡短的沉默後是回答,“是的,但是他成為什麼了?”

意識不知不覺的微微恢復。疼痛不像他之前感覺那樣厲害,但是隨著意識到恢復也變得更強烈了。身體裏的每一根神經感覺都在燃燒,疼痛讓他開始沉默的哭泣,開始祈求上帝讓他失去意識,但是上帝這次好像沒聽到他的哀求。

疼痛好像持續了很多天,或者很多個月,但是他知道實際上大概只有幾分鐘,最多一個小時。時間過的很慢,他甚至沒意識到,這疼痛開始慢慢減弱了。當疼痛過去之後他開始更加清醒的認識周圍的情況。很強的消毒劑的味道,遠處傳來一些聲音,他的上身好像被抬起來了,這讓他明白他在醫院裏。

邁克還沒有更多的力氣睜開眼睛,他開始克服頭痛想著是怎麼會到這兒來。最後他能想到的就是他和傑裏在農場交談,決定工作後去喝一杯,然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根本沒有任何記憶,只有一些含糊的印象,比如祖母的餅乾,但是這些毫無意義。

邁克還是因為他的傷而筋疲力盡,他不願再多回想什麼事情,而是陷入了深深的睡眠。儘管他的意識關閉了對三天前那場事故的回憶,他的潛意識還是以特定的方式繼續在他的夢裏重播著那個場景。

邁克做了一個以前從沒做過的噩夢。他用電鋸清理家裏的灌木籬笆,不過那些籬笆不是真正的籬笆,它們沒有葉子,而是一張張一美元紙幣。

一輛汽車帶著巨大的聲音從街頭沖過來,他被聲音嚇呆了,轉身去看發生了什麼。這時他發現自己穿著一雙超高的高跟鞋。他從不穿帶高跟的鞋。邁克嚇壞了,他扔掉了手中的電鋸,可是鞋跟讓他摔倒在地上。

不幸的是,電鋸還在轉動著,並且在邁克摔倒時輕易的隔斷了他的脖子。在噩夢中,邁克看到自己的頭在地上翻滾著,而他無頭的身體在院子裏漫無目的的到處轉悠著。

他大叫著讓他的身體停下並且回來,他感到有什麼東西塗到他的臉上。儘管邁克看不到那是什麼,他本能的感到那東西讓他的情況變得更糟,那是蛆。

當他還是小男孩時,有一次他的父母帶他去度假。離家前他們把他的寵物沙鼠托給鄰居小孩看管,然後離家了兩周。但是那個孩子第二周時得了水痘進了醫院。當邁克回到家裏去看他的小沙鼠時,那小東西早就死去了。他戳了戳沙鼠想把它叫醒,但是他看到成百隻蛆從它的屍體裏爬出來。從那時開始,他就一直把蛆和死亡聯繫在一起。

邁克覺得他躺在那兒,怕的發瘋,那些蛆一定是在他臉上爬著。他不敢張開嘴尖叫,因為那樣它們就會爬進他的嘴裏。他什麼也做不了,只能感到那些細小的侵略者慢慢爬進他的眼睛,鼻子和耳朵。邁克驚恐的醒來,尖叫被他憋在喉嚨裏,他還在害怕張開嘴。

邁克完全醒來了,全身都是噩夢帶來的汗水,他需要集中注意力。邁克不願去想那個夢,他最終鼓起了力氣睜開眼睛看看四周。淺金色的牆壁,傾斜的床,白色的床單和一張薄毯子蓋著他的身體,讓他知道他確實在一家醫院裏。邁克感到一陣恐懼,他開始試圖回想自己為什麼會在這兒,更讓他恐懼的是,他的傷到底有多重?

他又閉上眼睛,開始感受自己的情況。事實上他感覺很好,還是很疼,但是他能感到自己的腳趾。很好!沒有癱瘓,因為他動了動腳趾。擺動了一下手指,他能知道他的手也很正常。好吧,只有一個方法可以看出到底傷勢有多嚴重,就是拉開床單看看。

一種惱人的感覺阻止他拉開床單看個仔細。有些事情不對勁,不過他不知道到底那兒不對勁。這兒有些事情他的腦子還沒做好準備去面對。很走運的,在他和恐懼做鬥爭的時候,房門打開了,一個上年紀的穿著白大褂的男人走了進來,他的名牌上面寫著“霍華德醫生”。

“你醒了多久了?”醫生很快走到邁克身邊問他。“你怎麼樣?頭感覺怎麼樣?和別人說過話麼?”他一口氣不停的問了很多問題,好像非常的關心。

“我…我剛醒。”邁克猶豫的睜開眼睛看著醫生。他的態度讓他有點灰心。他似乎應該先檢查一下他的身體狀況,而不是那麼過於關心問問題。

“你已經…”醫生停了一下,“你是不已經…檢查了你自己?”醫生有點猶豫的問。

“你讓我很驚慌,醫生。”邁克回答他,他的胃好像有點不舒服,像是要吐到醫生的白大褂上。“你說‘檢查我自己’是什麼意思?發生了什麼?我什麼都不記得了!”邁克好像有生以來從沒這樣怕的要死。

“邁克,我想讓你仔細聽我說。”霍華德醫生好像在仔細挑選他的措詞,“在農場那天有場可怕的事故,一場大爆炸。幾百人在事故中喪生,還有無數人受傷。在三英里的範圍內只有幾個倖存者,你是幸運的少數人之一。”

邁克的腦海裏突然出現那些景象。下班後和傑裏在樂奇喝一杯,耀眼的白光,巨大的聲音,分開的頭部從身體上掉下來時的視角。邁克猛地拉開身上的床單,看著他赤裸的身體,他開始不停的尖叫。那兒在他的胸口上,是兩個粗粗的棕色乳頭,在他36D的乳房上伸出了至少一英寸。

邁克盯著他巨大的乳房,他完全沒有注意到霍華德醫生往他的靜脈裏打了一些鎮靜劑。他的尖叫最後慢慢減弱,他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中。

邁克躺在床上,試圖放鬆自己,儘管床單摩擦他的乳頭讓它們好像總是變硬。他現在被禁錮在這張醫院的床上,除了時間什麼都沒有。他們要確保他完全康復,並且對他做過所有的測試才會讓他離開。邁克又想著過去幾天他知道的事情。

爆炸造成的死亡名單已經超過了五百人。研究所裏的全體人員,包括傑裏,都化為了灰燼。邁克對傑裏的離去仍然感到心情很沉重。只有幾個傷者生還了下來。爆炸的原因仍然是個迷,而且大概會一直是個迷。不過邁克開始相信應該是研究的一些項目導致的。

這些導致了他現在的狀況。掀開床單,邁克上百次的仔細檢查他的身體。在那對驕傲的突出的巨大肉團後面,一個被刮乾淨了的小肉丘反映了他現在的性別。修長的腿下面的腳指甲上面還有些粉紅色的指甲油。他搖動著腳趾,試圖確定它們真的是連在他的身上。粉紅色的指甲按照他大腦的命令移動著。邁克歎了口氣,放下床單。又開始仔細看著他的手,那手臂纖細的不可思議,手掌上是修長精緻的手指以及修剪完美的指甲。

他的手指現在感覺更加靈敏,當他用手指刮著臉時,微妙的感覺是他以前從沒感到過的。可能這是因為他秀美的手指上比以前少了很多繭。他還沒有鼓起勇氣去觸摸脖子以下的部分。現在他身上還插著導管,洗澡也是通過海綿擦洗,儘管他知道不會過多久他就得自己洗澡了。

就現在來說,他好像被人像一位皇帝一樣對待,或者說皇后?他‘奇跡般’的生存被歸結為那種新化合物的作用。爆炸中有大量化合物像下雨一樣噴滿了整個區域。這種化合物在高溫下好像具有將重生和阿特龍的一些性質結合到一起。結果就是,一種物質使得新的組織在不同的細胞之間開始生長。

研究人員對他現在狀況形成的原因只有一些理論上的設想。他們沒有什麼證據,好像是一個炙熱的彈片切開了邁克的頭,而且對譚婭做了同樣的事情。這時邁克被割掉的頭部恰好落在譚婭的身體上,奇跡發生了。邁克和那個脫衣舞女譚婭豐滿的身體中被切開的神經末端在化合物作用下開始生長,肌肉,皮膚開始連接!儘管不是所有的血管都連起來,氣管位置也對的不好,但是已經發生的一切已經足夠保證邁克的大腦暫時存活下來,直到救援人員趕來發現他們並做好其他的事情。

琳達過來看過他。當她過來時,她只是帶著眼淚看了看邁克,然後就拉上床單蓋著他的身體。沒有說一句話,她轉身走開,以後再也沒出現過。

這讓他有些煩惱,這像是他漫長噩夢中的一部分。他和琳達最近處的並不好,他懷疑(該死的,他知道!)琳達和她的老闆有染,不過這只是她離開他的部分原因。他自己也和一位可愛的同事有不貞的關係,她恰好因為胃痛從爆炸中活下來了。不過邁克看不到他們的關係有什麼可以繼續的希望。最讓邁克痛苦的是他失去了他一生的朋友,傑裏的離開現在對他來說還像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邁克很憤怒。因為傑裏對他說去酒吧喝一杯而不是回家而憤怒;因為琳達甚至不承認他們十年的關係而憤怒,儘管許多糟糕的事情也結束了;因為醫生把他救活而憤怒;因為老天對他開的這個大玩笑而憤怒。但是最最主要的,馬克因為他的人生不再輕鬆而憤怒。他做了什麼讓他遭這個罪?

邁克對物理治療討厭之極。儘管他的新身體外表美麗之極,他的神經,脊椎,肌肉以及所有把他的頭和這美麗身體連接在一起的部分都生長的很好,他還是得訓練自己的大腦使它正確的操縱這具身體。

至少他現在能穿上可以上街的衣服了。儘管開始時他很不願意穿那巨大的胸罩,可是幾步過後那兩個肉球上上下下的感覺就改變了他的思想。乳房的巨大重量和敏感的乳頭最終很容易就讓他屈服了。

邁克在過去兩周進展很好。他的這種情況流傳了開來,於是讓他搬到更加私密並且安全的區域變得很必要。新聞媒體擠滿了醫院的草坪,一直排到一英里以外。無數長焦鏡頭試圖看到他房間裏,無數的記者試圖創進來。這些都讓醫院的管理者們決定馬上給他換個房間。

做完一次完整的理療,邁克非常想洗一次澡。這不是他第一次給自己淋浴,但是就這一點來說,每次都是值得紀念的。當邁克脫下上衣,解開胸罩後,他擰開熱水,最後脫下褲子和內褲。他完全赤裸的站在鏡子前。每一次他這麼做,看著鏡子中的景象他都有點目瞪口呆。

譚婭確實很高,事實上,比他自己還高點。脖子上面是馬克自己的臉,他還得刮鬍子。脖子下面是譚婭的身體,看著她的乳房,它們真大!他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陰毛,那兒之前是被刮乾淨的,不過現在又長了出來。他轉過身,看著鏡子中自己的側影。邁克覺得在所有譚婭的(現在是他的)身體特性裏,他的屁股是最好的。而每次他看見鏡子中自己的身體,腹部都會感覺一陣發癢,這個身體絕對是為舞蹈設計的!

他手在身體上上下撫摸使得腹部的搔癢感更強了,胯部傳來的一陣熱流讓搔癢變成了一種沒法說明的渴望,一種需要被填滿的空虛。邁克最終鼓起勇氣,把手慢慢撫摸上他的陰戶。當他慢慢的摩擦著陰唇時,裏面變得更加濕潤,讓他的手指移動的更輕鬆。

當他撫摸著敏感的陰核時他發出一陣呻吟,邁克知道他現在沒法停下來了。他躺倒在地上,開始用一根手指摩擦陰核,並把另一根手指伸進他渴望的陰道。這感覺太棒了,他喘息著,被裏面傳來的感覺震驚。邁克又伸進了一根手指。

兩根手指在陰道裏進進出出,還有一根飛快的摩擦著陰核,邁克好像對時間和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感覺。快感在迸發著,毀滅了他的身體。含糊的發覺有什麼人在尖叫,邁克馬上收回了感覺,然後發現原來是他自己發出的聲音。

邁克喘著粗氣,他完全被剛才經歷的快感征服了,他忍不住把手指伸到眼前,聞著他以前在許多女人身上聞到過的氣味。他從沒試過比他精緻的手指上更甜蜜的氣味。他把手指放進嘴裏,品嘗自己的蜜液,那強烈的、濕滑的味道讓他狂喜。

邁克站在淋浴裏,看著熱水在他勃起的乳頭上形成兩個小小的瀑布,他感到放鬆。他之前很害怕現在這具女人的身體會控制他的思想,讓他變得想要男人。但是在這次實驗之後,他不再懷疑他的性取向仍然是喜歡女人的。然而這個現實也帶來了許多問題。

放鬆很快變成了憤怒。邁克不再確定他真的想要這樣生活。在所有人的眼前作為一個怪物生活,他從來都不想活的引人注目。憤怒最終變成了淚水,邁克不知道他能不能這樣活著。

他等著聯合藥物的法律顧問的出現,但是他沒想到他們給出的價碼。他在公司裏工作了七年,年薪包括加班在內大概是四萬美元。聯合藥物給他開出了一份一次性付清五十萬元賠款以及一份工作合同,這讓他很困惑。工作內容直到他接受了才會告訴他。薪水是一年十萬,而且還有完整的福利。邁克對這份工作充滿了疑惑,這些是不是賄賂金來堵住他的嘴?

他沒法得到更多的細節。不過法律顧問還給他了一個替代方案。就是一次性付清的一百萬美元,但是沒有工作合同,而且他得簽一份對聯合藥物放棄訴訟的權利書。

儘管他有點想雇個律師來得到更多點,他還是對那份工作很感興趣,這讓他吃驚。如果他雇了一位律師,從聯合藥物那兒得到了更多的錢,這份工作大概就不會給他了。

邁克對聯合藥物的人說他今天不想做出決定,他需要再想想。

一周後,邁克決定了。經過在醫院裏的噁心生活以及和聯合藥物的律師們進一步的談話後,他接受了他們的提議。邁克知道他需要一些事情來讓生活變得充實而有意義。此外,他希望那個工作能消耗他的精力,讓他不必使用醫院給他的安眠藥。

又一次確定了這份工作不包含對他的思想和身體進行的任何實驗。邁克簽署了合同,同意對這個位置保守秘密。墨水還沒幹透,他就被偽裝成一位醫院工作人員帶上了早就等好的一輛汽車離開了。

當他們進入聯合藥物總部的地下停車場安全區域時,邁克真的有點好奇了。他只來過這兒一次,就是他面試的時候。此後他一直都在二十英里外的制藥廠裏工作。

從車裏出來後,邁克被護送到電梯裏,那個年輕的經理毫不隱瞞的盯著他的乳溝。他用一個特製的安全卡開啟電梯,然後按了到頂樓的按鈕,接著偷偷的盯著邁克的屁股。從電梯裏出來後,邁克有點困惑。那兒是聯合藥物的一群高官門,但是他們只是看著邁克通過了一個消毒室。

他注意到這兒是一個勉強搭建的實驗室,各種裝備在裏面塞的滿滿的,而且明顯不是為了他們以前做的工作準備的。醫療人員忙碌的走動著,做著各種不知道是幹什麼的事情。

邁克被帶過大廳,他對那個經理看著他身體的目光感到有點厭煩了。就在他準備對那個年輕人建議說讓他把眼睛放在那兒時,他們到了目的地。

另一個安全卡插進門裏,紅燈亮起來,然後變成綠燈。有點渴望的,邁克打開門走了進去。

在裏面,這間房間非常的奢華。有一張巨大的皮躺椅,一個完整的水池,看起來像是當作浴室一樣,巨大的電視螢幕和很多其他裝置。房間裏只有另外一個人,那是個漂亮的年輕金髮女人,躺在一張醫院似的床上看著電視。

邁克無助的看著躺在床上的那個女人。他甚至從房間的另一端,都沒法不注意到她床單下那對大的出乎尋常的乳房。

從新聞廣播上移開眼神,那個可愛的年輕女人看著邁克,顯然對他充滿興趣。“你好,邁克。我很高興你決定加入我們!請坐下,我們有很多得談談。”她說著指了指床邊一張舒適的沙發。

邁克走過去,感到有點不自在。那個女人在床單下的什麼地方感覺有點不自然。邁克不知道是什麼讓他覺得這樣,他坐下來交叉著雙腿,這種姿勢他以前充滿做過,但是感覺確實很舒適。

“你看起來對你的情況適應的很好,”她評論說,“但是我相信你很好奇知道這一切。”

邁克有點不自在的開始懷疑他的決定,他盯著那個女人的眼睛。一個奇怪的想法突然迸進他的腦子,“為什麼他們從外面鎖了門?”邁克開始打量著房間尋找可能的其他出口。

“你看,邁克,你不是事故中唯一的倖存者。這場撕裂了你的爆炸把我90%的身體都燒焦了,讓我瀕臨死亡。”

邁克的注意力一下子回到女人身上,他的臉充滿困惑。他知道有其他的倖存者,但是他沒法想像這個女人最近才受到這種程度的燒傷…這很難接受。

“啊,我知道我引起你的注意了。我敢打賭你很想知道我現在怎麼會變得這麼好,就在幾周前我還是缺胳膊斷腿,我的嘴都從臉上被燒了下來。答案非常簡單,這是救你性命的同樣那種化合物。只不過我的狀況有少許不同。”

“這種新化合物被聯合藥物命名為‘鳳凰’。很恰當的名字不是嗎?一種神奇的物質,它不僅讓組織自己連接起來,就像你的情況那樣。而且可以使得外部的細胞結構生長,就像我的狀況。”

“我知道你不清楚這是什麼意思。那麼我說重點吧,邁克。事實就是,我知道你,布朗斯通先生。”

邁克開始感到有點眩暈,血液好像都湧到了頭上。布朗斯通是他和布藍達出軌時在汽車旅館登記時用的名字。只有一個人可能會知道這個名字,那個人幫他想出的名字,那就是傑裏。

“根據你的表情,我知道你大概猜到我是誰了。要我繼續麼?或者你需要更多資訊好排除懷疑?”

邁克坐在那兒張開嘴,目瞪口呆不知道說什麼好。

“好吧,你看,”那個金髮女人從邁克那兒沒得到什麼反應,她繼續說著,“任何人都知道你是怎麼和我分享糖果的,我們把這個故事說過一千次。但是不會有人知道我們偷偷的摸進你媽媽的房間,發現她關於性姿勢的那本書吧?哥們,我們那次笑了好多天。”

那個年輕的女人繼續說著一些傑裏和邁克許多年來做的一些瘋狂的事情,然後突然停下來看著邁克的眼睛,“你大概想知道我為什麼看起來像個大奶子的金髮美人,是麼?”

邁克麻木的點點頭回應。

“好吧,我的朋友。我那晚按時到了樂奇酒吧,呃,我晚了一點點,當我到那兒時你正在和你的小譚婭調情呢,所以我決定等在那兒更好的看看格洛尼亞。這時爆炸發生了。”

“就像我告訴你的,我的身體被燒的面目全非。事實上,我傷的實在太重,他們在手術臺上放棄了我。後來他們對我說我被扔到了停屍房等人來辨認。這時一些奇跡發生了。”

“聯合藥物的一個主管過來處理他們的混亂局面。她注意到覆蓋我的床單下一個細微的動作。當她拉開床單,她注意到一個最有趣的情況,甚至超過我還或者這個奇跡。新的皮膚已經開始生長了,甚至就在爆炸後幾個小時內。我肯定你明白的,這在燒傷患者中是聞所未聞的,皮膚不能簡單的自己重新生長。他們馬上知道有重要的情況出現了,尤其是考慮到你的事情以後。”

“我相信對他們來說把我偷偷的搞出太平間是很容易的,因為那麼多人在這個可怕的事故中受傷,一具消失的屍體不會引起注意。那時我被帶到這兒接受進一步觀察。”

“正如你看到的,一些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不僅僅是在生長新的皮膚,我失去的手臂也開始重新生長!你知道這讓他們有多麼激動麼?當他們想著這能給他們賺多少錢時大概連褲子都尿濕了!”

“但是這時事情開始變的詭異了。他們知道當我被帶來時我是男性,但是當我痊癒時,我出現了女性的特徵,這點我相信你現在肯定注意到了。這個現在很清楚了,他們的神奇的化合物以他們沒有想到的方式作用著。”

“他們已經發現了這種化合物接觸到一個細胞的DNA時,會使用這個細胞結構作為範本修復損傷阻止,不管這是不是原始的組織結構。長話短說,那些東西到我的身體上時混雜了格洛尼亞的DNA,當我的身體拼命的試圖修復損傷時,這種粘性物促進我的生長,只是它提供給我細胞的範本是並不是自然的本身。”

邁克難以置信的坐在那兒,目瞪口呆。這一定是傑克,他說話的方式,動作的方式,做出的評論,還有他知道的那些事情,這不會是別人!另外,他又怎麼能爭論什麼呢?低著頭看看自己的大乳房,就讓他不再有任何的懷疑了。邁克開始慢慢的操作他最好的朋友走去,眼淚順著他的臉流下來。這時他看到床單下面的一些移動,讓他的血都要凍僵了。

那兒並不是一雙腿被蓋在床單下。傑裏身上還發生了一些事情,一些邁克不肯定他想知道的事情!

傑裏注意到邁克突然變化的表情,“哦,我看見你注意到另一個我從格洛尼亞那兒接受的‘禮物’了。你注意到她的表演中還包括一條蛇作為道具麼?不,不僅僅是蛇,而是一條八英尺的蟒蛇,名叫馬科斯。好吧,我的朋友,顯然格洛尼亞的DNA不是我接受的唯一東西。”傑裏說著拉開床單顯示他的整個身體。

邁克驚駭的站著,他從頭到腳一遍遍看著傑裏,就像當初他檢查著自己的身體。從腰部往上,傑裏就是個讓人瘋狂的金髮美人。她看起來大概二十歲,金色頭發散在肩膀上。還有邁克從來沒見過的那一對巨大乳房,大的好像是假的一樣。

在傑裏纖細的腰肢以下,邁克開始感覺他們好像是來自於電視片‘陰陽魔界’一樣。那兒他的屁股開始變寬,那兒有一個非常自然的外觀,儘管沒有毛髮。有正常的陰道開口,帶有完整的大小陰唇。女性的陰核也在正確的位置,儘管它不在傑裏的兩腿之間。不過這也不會顯得太不尋常,因為傑裏根本就沒有腿!

他的腿應該在的位置,邁克只能想到一條蟒蛇,除了上面覆蓋的不是鱗片而是和他上身一樣的人類皮膚以外。傑裏的下半身大概有四英尺長,從他的屁股開始逐漸變細,最後是一根蛇一樣的尾巴!

邁克只能恐懼的看著,還帶著一種奇怪的敬畏的感情。

傑裏仔細的看了邁克一會。“來吧,過來摸摸,別害怕,我保證,你會吃驚的。”

邁克無助的看著他的腿朝傑裏身邊走去,他想讓它停下,但是他的身體完全無視他的命令。邁克試著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的碰了碰傑裏的‘腿’,然後開始慢慢的撫摸它。

邁克最後又控制了自己的身體,他猛地縮回手,好像摸到了一條真的蛇一樣。

傑裏大聲吃吃笑著,“別擔心,這很自然。每個人開始時都是這樣的反應。但是這讓人著魔不是嗎?”

邁克只能慢慢的點頭。傑裏的尾巴感覺很柔軟光滑,就像他身體的其他部分一樣。光滑,溫暖,很棒,這讓邁克有些興奮!這次邁克控制著自己的手,又伸了出去開始撫摸傑裏的尾巴。

突然邁克的眼角瞟到了一個奇怪的動作出現在傑裏陰道下方一個的區域裏。他震驚的縮回了手。

聽著傑裏的笑聲,邁克看著他朋友的臉,然後又看著他注意到的那個地方。傑裏笑得很厲害,他氣喘吁吁的說,“我是不是忘記告訴你馬科斯是一條公蛇了?”

邁克還是懷疑的看著傑裏的尾巴。但是這一次他看見了一個巨大的勃起,一根令人吃驚的人類外觀的陰莖從傑裏陰道下面一個剛才沒注意到的裂縫中升了出來。

看著那漂亮女人身體上的巨大陰莖,邁克感到奇怪的感覺又從他的腹部出現了。突然的,他感到自己的陰戶變得又熱又濕。更糟的是,他的乳頭也變硬了,甚至隔著胸罩都把他的T恤頂出兩個小尖峰。上帝啊,他在發情!!

這時邁克腦子裏一些事情消失了,可能可能這是發生的每件事帶來的壓力,可能這時他發現自己所處的完全奇異的狀態,或者可能是最後接受了現實,不管怎麼樣,人生永遠不一樣了。

不管是什麼原因,邁克開始覺得世界壓在他肩膀上的重量減輕了。所有這些奇怪的事情,這些憤怒,這些悲痛。他直覺的感到每件事都會變好。聽著傑裏的對他自己的笑話發出的笑聲,他不再懷疑他最好的朋友就是眼前這個美人。笑聲也提醒了他沒有傑裏的生活是多麼的空虛。

現在邁克也笑著,他翻身躺倒傑裏的床上,躺到他的身邊,最終鼓起勇氣轉身面對他。當他用手指在傑裏巨大的乳房上劃著圈圈時,邁克問到,“那麼,你對一個女人還得經常刮他的臉是怎麼看的?”

“我不知道,你對一個大奶子蛇女長著十二寸雞巴是怎麼看的?”傑裏有點害羞的回答他,當他的乳頭受到注意時有點變硬了。

“嗯,我猜只有一種辦法我們可以搞清楚這些。”

One thought on “倖存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