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any ♥

千年女裝

千年女裝 – 蔷薇后花园

「歡迎歡迎~~~~」在一個昏暗的石磚房間裡,響起了一個年輕女性的聲音。她正以著誇張到如同藝人上台表演般的姿態和語氣,向眼前的男子表示著自己的歡迎之意。

「歡~~~迎您的到來,魔王大人!」

對於女子的行為,從自己戒備森嚴的魔王城內被擄來,又被不知名的魔法奪去了行動能力的魔王,卻一點也不慌張,反而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女性。

注意到了魔王那如同評價貨物般的眼神,女子大方的在原地繞了一圈,還特意的做出了幾個姿態,毫不介意的將自己的魅力展現給眼前的擁有魔王之名的男子觀看。

這名女子有著一頭亞麻色的長卷髮,身上穿著由金線紅線所繡成,類似男子前世裡名為波斯或埃及的女性所穿的衣物。這套緊身的衣著,將女子身體的線條給完美的呈現了出來。

性感、美豔,是此刻最適合用來形容女子的字眼。

「95分。很好,妳會是我的收藏品中新的主角。」

「真的嗎!!真沒想到會受到您如此的讚賞,那小女子今日的盛裝打扮也算有所意義了。如果可以的話小女子還想多跟您聊上幾句,不過可惜的是,您的手下應該在兩三個小時內就會趕到,所以小女子不得不忍痛放棄。不然,今日的工作可能會無法完成,請您見諒!」

隨著女子的話音一落,數把普通的剪刀與剃刀,在魔力的操控之下,憑空飛舞了起來。靠著強化後的銳利度,開始快速的剪開男子身上的盔甲與衣物,並同時剃去男子身上的毛髮。

「嘿~妳想做什麼?」面對著女子的怪異舉動,男子的眼神中毫無懼色。

「殺了我嗎?還是想要拷問?我該不會是美人計吧。不過不管是那一種,我可以斷言,對我都是不管用的。」

大陸上的教會與各國王室,曾經為了他,而派出數不清的刺客或勇者,但毫無例外的,都敗在他的手下。男的就殺掉,女的則做為收藏品保存起來。

「請放心,接下來要做的,是您最喜歡的事喔。」

「將美女全身綑綁起來。」

當女子這麼說的時候,一套金屬製的內衣飛了過來。這套內衣的上半身是由兩個金色的金屬片所構成,剛好貼住了男子的胸口;下半身則是由金色的細鏈與一塊細長三角形的金屬板組成。金屬板檔住了男子那雄壯的下體,讓他的下腹部變得一馬平川。

在安裝好後,女子額外在男子肛門處加上了一個如同兩指合併般大小的塞子。

「這是為了感謝魔王大人您對小女子的讚美,所特別加上的喔!」

「哼~~無聊的嗜好。」

「噹噹~~再來是今天的重頭戲之一,『神秘的肉泥』

女子從異空間中取出了一個個的罐子,並用魔法複制出許多自己的幻影,這些幻影拿起罐子後,開始朝著男子的身上倒下去。

第一眼看上去,那就像是普通的褐色泥巴一樣,但隨著女子的幻影用雙手不斷的調整擺弄,那些軟泥開始在男子的身上形成了如同第二層皮膚般的模樣。

「很好很好~~~就是這樣。別忘了胸部和屁股那裡要多倒一點,魔王大人喜歡的身材是42D、26、38喔。」

面對著這種屈辱,男子終於發怒了。

「妳這個賤貨,我絕對不會放過妳。」

「哎呀~~別這麼生氣嘛,魔王大人……」一邊說,女子一邊故作可愛的將上半身側彎,將頭靠近男子的頭部旁邊。

「或著更正確的說法是,如果像這樣您就受不了的話,那要怎麼面對接下來發生的事呢?!」

面對女子這種挑釁般的話語,男子一言不發,只是沉默的瞪視著女子。

在數個女性幻影的通力合作之下,很快的,這個過程就完成了。

原本擁有著一身強壯精實肉體的男子已經消失,此時此刻他的胸部是如此的圓潤豐滿;腰際是如此的柔弱;四肢更是如同畫中的精靈女子一樣的纖細。

不過還不止如此,男子可以很明顯得感覺到,在身上這層肉泥的覆蓋之下,他不止是身體外觀變得像女性一樣,就連體能,不管是力量或速度,也都明顯得被限制到跟一般女性…不,甚至是比一般女性還要更糟的地步。

(這是什麼魔法?)男子在心中不斷的思索著。

(他可以感覺得到自己原本的身體正被覆概在這層肉泥底下,但為何他表現出來的力量,卻會受限於外表的這層肉皮,難道……)

「妳想封印我嗎?」

「嘿~有趣,我還以為人間各國的國王或教會都恨不得殺了我呢。」

「是我說服他們的。」女子用力的拉緊了手上不知何時出現的痲色繃帶。

「因為我告訴他們,封印魔王大人,會遠比一刀殺了您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痛飲復仇的美酒。」

隨著女子的再一次拉直的動作,她開始拿著繃帶朝男子的身上捲去。而這一次,男子臉上的神色第一次產生了變化。

「退魔布!」

「沒錯。而且為了招待魔王大人您,我特意選了最高等級的喔。」

所謂的退魔布,是一種使用特殊植物織成的布料。這種植物會本能性的排斥魔力,用這種植物織成的布,對魔力的排斥作用不但不會減少,反而還會因為不明原因而增加,所以退魔布成了用來拘束魔法師罪犯的最佳道具。

但因為產量稀少,所以退魔布本身並不常見,那怕是魔王自己,也只不過擁有一綑而已。

像這位女子一拿就是數十綑出來,可以說是只有在小說中才會出現的事。更別提這名女子還極盡奢華的,先將布泡過驅散魔力的藥水;再在布上用晶石描繪出消散魔力的符文。

現在隨著女子將退魔布一圈一圈的纏繞到男子的身上,男子感覺上就像是在被榨果汁般一點一點的,將自己體內的魔力給徹底的驅散出體外。

因為身上大量的魔力在短時間內消散一空,男子就像是大量失血一般,臉色變得一片慘白。

此刻的男子,在肉泥加上繃帶的雙重塑形之下,除了臉孔以外,完全看不出原本曾經身為一名男性的痕跡。

「好了,這樣一來,您就沒有足夠的魔力施法了。不過為了更進一步的預防萬一,所以小女子必須要將您的嘴巴也給封死,避免您用念咒施法的方式施展魔法,逃脫出去。」

「呵呵~~別這樣看小女子嘛,小女子可是很怕魔王大人您的報復呢。」一邊說著,女子一邊取出了一個預先用肉泥做好放乾的女性臉孔面具。

面具本身做得非常好,那怕只是隨意的帶上它,恐怕也沒多少人能夠分辨得出來,這只是個假的女人面具,至於那對用黑白水晶分別雕刻而成的雙眼,更是靈動不已。

但是在面具的內側,雙眼的部份墊滿了厚厚的黑布閉免透光;耳朵處則是用肉泥封死;嘴巴那裡則是伸出一根長長的金色管子。這根管子本身的材質有點特別,它會吸收配戴者的唾液而膨漲,進而徹底的塞滿配戴者口中的每一寸角落,以確保佩戴者發不出任何聲音。

為了給男子戴上這個面具,女子很自然的彎下腰來。就在這一刻,先前一直毫無抵抗動作的男子突然口一張,一道細小的魔力箭從他的口中飛射而出,直接射向了女子的眼睛。

「哎~呀呀,魔王大人您怎麼可以這樣惡作劇呢,您嚇到小女子了呢!」

(怎麼……可能!?)看著眼前故作震驚模樣的女子,男子心中只覺得滿心的不可思議。
他現在的魔力確實只剩原本的0.1%,但這麼近的距離,再加上他的秘法還有特殊的施法結構,剛才那怕擋在他眼前的,是大陸上以防禦力著稱的壁壘騎士的全身甲,他也有一擊自信突破。可是眼前的這名女子,卻居然能直接正面吃下這一擊而毫髮未傷。

「妳到底…………」是什麼人?

這是曾經被各國稱為魔王,帶給眾多人民恐懼,但此刻心中已經開始感到不安的男子,脫口而出的最後一個問題。但他連問都沒有問到,就已經被女子強硬的戴上了那個面具。

在將男子戴上面具後,女子完成了最後關於頭部的綑綁工作。然後她站了起來,開始欣賞她的完成品。

現在躺在地上的,已經不是大陸上那個凌虐眾多女性;殺死無數人民;帶給許多國家災難的魔王男子。只是一個無助的、身材矯好的、被層層的亞麻繃帶給緊緊的綑住的女裝木乃伊。

「好了,他們也快到了,該開始收尾嘍。」一邊這麼說著,女子一邊從異空間取出了諸多的裝飾品,裝飾在女性木乃伊的身上。

像是一塊繡著小花的腰布;大大的,一動起來就叮噹作響的大耳環;一條昂貴的金屬項鍊;還有下面是金色,上面卻是用透明的絲織成,用來避免穿戴者雙腳亂動的單腿長筒………

等將上述的一切裝飾完之後,女子取出了一頂黑色的長直髮。

女子一邊梳著這頂假髮,一邊對假髮上做成蛇頭模樣的髮箍說話。

「您好,魔王大人。請問聽得見我說話嗎?希望您能聽得見,因為,這是您逃脫的唯一機會了。」

「您身上的繃帶和肉泥皮衣,被設定成可以抵擋世界上的一切攻擊。不管是物理或魔法,都沒辦法破壞它們。不過只要您能夠對它們施展魔法,那怕是最基本最基本的點火術,也可以將它們給破壞掉。這對身為『魔物與魔法之王』、『魔神繼承者』的您來說,應該是件很容易的事吧。」

「所以,我在您身上設下了幾個小小的障礙。您身上的退魔布,會驅散掉您身上99.27%的魔力。雖然一般來說,這樣應該很夠了,可是對身為魔王的您,我應該要表示更崇高的敬意才對。所以……您應該也發現了,您身上的那層肉泥,事實上是活的。它是一種由我所創造類似史萊姆般的生物,我將它命名為『畢可丘』,很可愛的名字,對吧!」

「它會吸收您身上的魔力,啊~~魔王大人,小女子知道您的精神力很強,但請不要想依靠精神入侵來控制它,這只是白費工夫而已。因為它吸收的魔力除了用來維持自己的生命以外,剩下的都會用來產生一種晶體,或著您也可以將這種晶體視為是它的排洩物。這種晶體很容易碎裂,而且內藏超強力的催情藥與迷幻藥,特別是在胸部和臀部的位置,晶體的含量是別的地方的三萬五千倍,所以沒事的話,請您千萬不要隨便晃動胸部或是壓擠臀部,這只會讓您更加痛苦不已!」

當女子說到這裡時,原本躺在地上不斷掙扎擺動的人形,終於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對對~就是這樣,魔王大人。請放心,接下來是最後一樣東西了。」

「這頂假髮,是小女子去找出所有被您所羞辱、凌虐過的女子,取下她們身上的一根頭髮後,經過秘法所製成的。這裡面的每一根頭髮,都蘊藏著那些女性的恥辱、羞辱、不甘、忿怒與墮落後的快感。在我放上去之後,這些頭髮會自動的與您的頭部結為一體。是的,當小女子說到這時,想必聰明的魔王大人您已經想到了逃脫了方法。」

「首先,您想要採用物理方式脫困是不可能的,因為只有由您所施展的魔法才能夠破壞掉您身上的退魔布。所以您只要在身上的退魔布與畢可丘的壓榨之下,儲存起足夠的魔力,然後抵抗住由頭髮直接傳入您腦內的負面情緒的甘擾,在含著『可魯莫索軟膠』棒的情況之下,透過無詠唱施法,輕鬆的施展一個點火術,就可以了。」

當女子說到『可魯莫索』這幾個字眼時,地上的女裝人形木女伊很明顯的傳來了不一樣的氣氛,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可魯莫索,大陸上排名第46名的催情藥,但同時也是最讓魔法師們聞之色變的『法師殺手』NO.1。

簡單來說,這種藥劑會破壞人類思考時的思索順序。聽起來似乎有點抽像,打個比方來說,一般魔法師在腦內施展魔法的順序是ABC,但吃下過可魯莫索後的法師,不是變成BAC就是CBA,這樣的結果,當然就是施法失敗。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種藥的效果並不是永久的,而是會隨著時間消散。即使不小心誤食,只要一段時間後就會自然復原。

但曾經身為魔王,此刻卻只能夠悲慘的倒在地上,如同被大鳥盯上的毛蟲般動也不敢動的女裝人形男子,他現在整個口腔都被可魯莫索軟膠給塞得滿滿的,根本就沒有這個機會。

「咦~小女子忘了說了嗎?抱歉抱歉~~誰叫魔王大人您那時候嚇到了小女子嘛。所以啦,小女子還特別多準備了一個小禮物,希望魔王大人您笑納。」

「對了對了~~最後的最後,為了感謝魔王大人您抽空前來,所以小女子斗膽允許魔王大人使用小女子名子中的一部份,『蘇菲雅』。」

「雖然還很想再多說說關於小女子的事,不過可惜,魔王大人您的手下比小女子想的更有效率呢!為了避免尷尬,請容小女子先行告退吧。」

在一個如同舞台演員謝幕時的屈膝姿態後,女子如同幻影般的消失在男子的眼前。不過曾經貴為魔王的男子,此刻卻沒有辦法注意到這點。因為此刻的他,正飽受幻覺的侵蝕……

一對美麗的雙胞胎姐妹,先是裝上跳蛋與電擊夾,然後全身上下塗滿了春藥後,再放入兩個被施展了僵化術的貓狗布偶裡。

無法動彈的雙胞胎姐妹兩人,因為春藥的緣故,而全身上下慾火焚身,但偏偏身上的跳蛋與電擊夾又都調到最弱。她們只能夠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拋開所有廉恥心,大聲的請求著四周圍觀的男性幹她們………

一位長相帥氣的女騎士,嘴巴被強力的膠水給黏死,口中含著極苦的帕耳果。在發亮的盔甲下,無數的魔化蟻正爭先恐後的進攻著她那沾滿蜂蜜水的乳頭。

她的胯下,則是騎著因為幻術而呈現普通駿馬的姿態,但事實上卻是她那不顯老態的母親與尚未出閣的妹妹所合力扮成的連體人形母馬。在馬鞍上,一前一後的木棒,正隨著這匹母女母馬的前進,而上下插入著女騎士的蜜穴與後庭。在此同時,女騎士卻還要一邊揮舞著手,一邊裝做沒事的模樣走在街道上,接受人民的歡呼…………

曾經是世界知名的女勇者,她為了保護人民,勇敢的抵抗著侵略,但卻還是失敗被抓。
原本已經做好死亡準備的她,沒想到卻接受了一系列的改造。

先是雙乳的肥大化;然後是全身敏感帶;最後則是可以無限高潮的身體。

在做完這一切的改造後,她被切斷脊椎,奪去了身體的控制能力。原本,她以為這已經結束了,但沒想到這只是開始。

她接下來,被裝進一個『活動人形盔甲』裡。這套做成穿著性感輕甲的女性人體外形的盔甲,內藏著無數觸手與性道具。人形盔甲不但接手了她身體的掌控權,還徹底的利用了她的身體能力。

現在,原本善良勇敢的女勇者已經消失了,只剩下一位活躍於黑暗世界,專門執行魔王交待的暗殺工作,即使對老人與小孩也毫不留情的神秘女殺手。

但又有誰知道,藏在那個女殺手外貌下的,是正不斷飽受身體與心理雙重折磨的女勇者呢?

每一次的暗殺成功的同時,人形盔甲都會趁機將感受功能開到,最大讓女勇者感覺如同自己親手殺掉目標一般。同時,在回程的途中,人形盔甲內藏的觸手與各種性道具,又會不斷的輪番上場,讓女勇者在抱著殺人的愧疚與對自己無力的忿怒的情緒之下,不斷的感受著高潮…………

女性天使、舞孃、女幻術師、女戰士、公主、女魔法師、女學生………………………

在這一個又一個的幻覺中,毫無例外的,魔王蘇菲雅都會出現在其中。只是與以前不同的是,蘇菲雅這一次不是做為背後主謀,而是做為故事中的主角,化身為故事中的女性。

當蘇菲雅好不容易由又一個的幻覺中回到現實時,透過頭上的蛇頭髮箍與臉上面具的傳遞,他看到一對年輕蜥蝪人男性正站在他的前面

「喂~哥哥,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蜥?」

「唔~弟弟,我也不知道,不如我們再試一次看看,蜥?」

蘇菲雅認了出來,那對蜥蝪人兄弟是他的手下之一。

(必須要趁著蘇菲雅他現在還能夠正常思考的時候,告訴這對兄弟蘇菲雅是誰,讓他們把蘇菲雅頭上的這頂假髮給拿走)

當然男子還不知道,這頂假髮早就已經深入到他的腦部,與他的大腦直接相連。不管是找來何等名醫,也都不可能將這頂假髮與他分開來。

(…………………等一下,蘇菲雅怎麼了?)

在這瞬間,『蘇菲雅』終於發現了不對。

他發現他記得自己的過往;記得自己的一切;甚至記得自己養的第一隻狗的名字,但就只有關於自己名字的部份,他不管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只知道自己叫蘇菲雅,彷彿從出生的那一瞬間起,他就叫蘇菲雅這個名字一般。

更糟的是,原本在腦內的思緒裡會用我的部份,全部代換成了蘇菲雅三個字,就像是一些女性在裝可愛時會用的口吻一般!

伴隨著名字的變化,蘇菲雅發覺自己開始感到了強烈的不安與恐慌,甚至還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就像是個………女性一樣!!

(但這是不可能的,蘇菲雅是個男的,是個勇敢的男人……………)

在蘇菲雅感到恐懼的同時,隨著那對兄弟的靠近,蘇菲雅的胸口、下體與後庭,馬上就開始傳來一波又一波的強烈快感。

(什……什麼?)

蘇菲雅一開始還試著要抵抗這陣陣的快感,他試著用意志力切斷自己身體的感知。但很快的,他就發現這根本就沒用。

因為這陣快感的來源不是來自肉體,而居然是來自蘇菲雅他的大腦本身。

就如同看到梅子覺得酸;看到火覺得燙一樣,生物都會有一種銘刻的下意識反應。而此刻很明顯的,女子當初裝置在蘇菲雅身上的,不管是金屬圓盤還是三角內褲,又或著是肛門塞,都是比一般的跳蛋或按摩棒高出不知道多少級的道具。它們居然是直接刺激你的大腦,將『旁人靠近』這個動作與『性快感』做連結。

現在每當四周有越多人靠近,那麼蘇菲雅的大腦就會感受到越強烈的快感。

(不~~不行!要是在這種情況下,又陷入幻覺的話,啊啊~~~~~~~~~~~~~)

幻覺中的負面情緒,加上不斷攀升毫無止境的快感,正如同攪拌濃湯的大勺一般,來回攪動著蘇菲雅那可憐的男性大腦。

原本因為繼承了魔神之力而得到的強大生命力與肉體,此刻,反而成了讓蘇菲雅只能不斷接受折磨的枷鎖。

(救~~救命~~~~蘇菲雅……蘇菲雅要不行了!啊啊~~~~~~~~~)

在蘇菲雅本人都沒有查覺的情況之下,他腦內的思緒開始被逐文逐字的,代換成女性的口吻。

以著在保有『男性自覺』,這種最惡劣的情況之下。

當蘇菲雅因為受不了,而開始滿地打滾掙扎時,隱藏在他身上肉泥皮衣內的結晶體,也紛紛破裂。強力的春藥與迷幻藥,讓這場以魔王為祭品的瘋狂祭典,正式的拉開了序幕!!

不過對於不知道的外人來說,這就只是一個被緊緊綑綁成木乃伊的長髮美女,在地上掙扎而已。

在互看一眼之後,這對忠心的蜥蝪人兄弟將地上的女木乃伊扛了起來,決定把她放回魔王的收藏室裡。

至於消失的魔王的安危,這對忠誠的蜥蝪人兄弟並不擔心。

根據過往的經驗,再加上他們對魔王盲目的崇拜,他們認為這只是魔王大人又一次的外出旅行。

等到魔王回來後,想必又會帶著很多被緊緊綁住的美女回來。

如果到時他們獻上這個撿到的美女,說不定魔王大人一高興,就會賜給他們一兩個把玩把玩。

(笨……笨蛋!!)

透過蛇頭髮箍,蘇菲雅看到了蜥蝪人兄弟的一切表現,也猜到了他們的想法。

但這忠心的行為,對此刻的他來說,卻是最糟的消息。

(蠢貨~蘇菲雅就在這…啊啊啊~~~不要,又來了~~~~~~啊啊~~~~~~~~停下!停下!!!蘇菲雅會壞掉的……………)

就這樣蘇菲雅被放到了魔王的收藏室裡,一個非常顯眼,在主通道旁的轉角位子上。
這裡,每天都會有著無數的魔物經過。

(……………………救……………菲…………)

End(?)

5 thoughts on “千年女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