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姐姐给的钥匙

姐姐给的钥匙 – 蔷薇后花园

「啊,终於起来了吗?」

「早安啊,老姐。」

毕竟是星期日,能睡的当然是尽情的睡啊!

所以就算一大早就醒过来,我还是懒洋洋的在那温暖的被窝内滚啊滚,一直滚至差不多正午才满足的起床。

相比起来,比我大上几岁,刚成為了上班族不久的老姐则非常的著重规律,就算是假日也会维持著平时早睡早起的习惯,今天大概也是一大早就起来了吧。

「老爸跟妈妈呢?」

「出去了啊,说是去约会。」

「什麼?约会?那对老夫老妻……都已经一把年纪了,还把自己当成新婚夫妇啊…」

「毕竟今天是……对了,接著吧。」

忽然,坐在沙发上的老姐放下了手上的杂誌,并把一件小东西向我扔了过来。

「嗯……巧克力?」

「要是连我也不送给你的话,你会很可怜吧。」

「谁没女朋友很可怜啊!!

……说起来,我都忘了今天是情人节啊…」

毕竟对於没有女朋友的我来说,这种节日根本可有可无……

女孩子送的巧克力?那只是童话故事的内容吧。

不过对於才刚起床,什麼都还没吃的我来说,这一小块的巧克力的确是非常具有吸引力,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快要饿得叫起来了。

「怎样也好,谢啦老姐。」

「别客气。」

跟老姐道谢之后,我便打开了巧克力的包装纸,并轻轻的咬了下去……

咔!

「……这什麼啊?!」

才刚咬下去我就已经觉得不对劲了,在巧克力的中心传来了坚硬的感觉……

老姐巧克力的裡头藏了什麼金属物吗?於是当外层的巧克力融化了之后,我便把裡头的东西吐了出来。

那是一根锁匙。

我疑惑的看著老姐。而她,则像是因為恶作剧得逞似的,嘻嘻的笑了起来。

「那才是我真正要送给你的情人节礼物啊。」

「这是?」

「嗯,这根是万用锁匙啊……邻家所有房间的。」

邻家的……锁匙?老姐在说什麼?

不过,说到邻家的话,就令我回想起不久之前偶然遇到的,住在邻家的那一个人,还有被『他』尽情的玩弄,既凄惨又刺激的那一……

……等等?!

我猛起抬起了头!

老姐不知道什麼时候逃开了沙龙上,并在我没察觉到之下来到了我的身前。

那穿著休閒服的身体,那爽朗的微笑,那些小动作怎看都跟平时的姐姐一模一样,但是……

「怎麼了?还没睡醒吗?」

「是……怜…老师?」

我下意识地吐出了一个名字。

「怜老师?那是谁啊?不认得姐姐了吗?」

虽然语气中充满著疑惑,可是『老姐』脸上那露骨的笑容已经证实了我的想法并没有错。

『她』,就是不久之前在我的眼前製造出妈妈的『皮』,并用著那张『皮』把我强行变装成妈妈,并……的那个人。

我一般称呼『她』(搞不好应该是『他』才对)為『老师』

我从来没有看过老师的真正的面貌。

是老?是幼?高的?矮的?老师到底长什麼我完成不知道,因為每次看到老师的时候,他的样子都不一样。

毕竟有著『皮』的话,要换个样子真的不是什麼大麻醉…

虽然说,我的直觉隐约觉得他应该是个男的……

至於『怜』这个名字,也只是我依据著他的自称而随意改的。

可能是『丽』,『铃』,也有可能是数字的『零』──单凭著『REI』这个读音,我实在不能下什麼判断。

我所知道的,就只有他自称在某个地方当『老师』,以及是邻家的主人……

还有现在正装成我的姐姐,站在我的眼前这个事实而已。

「所以说老师,这是什麼一回事?」

「不是说了吗?那是送给你的情人节礼物啊。」

虽然老师依旧用著老姐的语气跟我说话,可是现在我总算能够在那熟悉的身影之中找出那细小的违和感了……

很好,看起来我已经醒过来,被老师称為作弊级的直觉也总算开始全力运作了。

那时候,就是因為有著这种超人直觉,我才会有幸撞破了老师製作『皮』的过程,所以自此之后,我都会经常保持警觉,為了再次遇上这种好事……

「不,我是说……把锁匙送给我的话……就是说……」

不过,用不著这种直觉,我也能了解到……老师送给我的这根锁匙,跟其他人送的锁匙有著完全不同的意义啊。

虽然说我没到过老师的家,也不知道那是不是老师真正的家,但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就算是临时住所也应该会藏著『那些东西』才对……

而老师接下来的说话,也再次肯定了我的推测。

「当然,不单是住宅的本身,裡头的所有物品,服装,甚至是『皮』以及製造『皮』的材料也随你使用。

怎样?这比一般的情人节巧克力还要甜美可口得多吧。」

「唉?!连『皮』也……这样真的可以吗?那些东西应该是老师你的秘密吧,就这样随便把秘密交给我……」

「反正早就已经被你撞破了,还算什麼秘密啊……而且严格来说,这也不算是完全免费的,所以不用担心我会给你留下什麼陷阱又或是麻烦啦。

虽然我也明白,换成我的话我也会担心这是不是个陷阱啦……」

看穿了我的不安的老师无奈的摊了摊手后,便跟我解释起来。

「细节就跳过好了,总之结论就是……我将会离开那间安全屋一段长时间,所以需要找个能够信任的人帮我管理一下,令屋子能保持在随时也能使用的状态。

偶尔帮我打扫一下,清理一下信箱,检查一下东西有没有破损之类就好了。而报酬就是可以随意使用裡面的一切,用完之后清理好放回原处就成。」

「所以说……我就是那个可以信任的人?」

「别小看姐姐我的观察眼啊,你是那种会把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收藏起来,独自一人沾沾自喜的那种怪人吧……

真是的,明明姐姐那麼正直,為什麼弟弟的性格会是这样乖僻的啊…」

看著变身成老姐的老师装出一脸责难的表情挖苦著我,我也只能苦笑起来……

──虽然我承认骗到别人的感觉真的好讚……

「所以说交给你这种自我中心的小骗子管理就最适合了,不单会经常帮我打理……也就是自用,而且也一定不会跟别人分享…………」

我把玩著手上的锁匙,一边推算著老师的真意……

──不过想来想去,老师一开始就处於一个非常有利的立场: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但他却能轻易查出身為普通大学生的我的一切;

运动能力比我高出不少,要是打起来的话我根本没有胜算。再说拥有著『皮』这种东西的话,想陷害我的话方法多的是……

老实说,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吧。

「……既然老师你放心交给我,我就收下这根锁匙吧。」

「是吗?谢谢你,那麼我家就拜託你了~?」

因此,我最后决定收下了老师的礼物,也就是说接下管理老师的安全屋的责任……

毕竟就算当中有多大的麻烦也好,对於只穿过『皮』几次(正确来说是被老师硬塞进去,之后被当成玩具般耍)的我来说,单是能够随意使用『皮』这一点也就已经充满魅力了。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老师看起来非常高兴,轻轻的握著我的双手并一脸感激的看著我……

看著老师完美的演役著老姐感激时的一举一动,我总有著一种『上当了』的感觉,就好像刚在推销员的游说之下买下了高价產品时的感觉似的。

「毕竟不用花钱就得到了免费劳工嘛,而且还不用特别花心思跟金钱在保密的问题上。」

「…………所以说我刚才应该敲诈一下吗?」

「能够随意使用我那些『皮』的收藏品就已经物超所价了吧。」

也对,我在内心如此的点著头。

「那麼现在我带你熟习一下环境吧。」

「唉?现在吗?」

「好事要快做嘛,来吧~?」

「我才刚起……!」

还没待我反应过来,老师就像平时的老姐一样热情的拉著还穿著睡衣的我,兴奋的把我拖到邻家去。

在他的拉扯之下,什麼还没梳洗,没吃早饭,不好预感都很自然的被我抛诸脑后。剩下的,就只有对邻家的一切的好奇……

──以及同等的不安……


「来,进来吧~!」

「啊…喔!」

跟著老师,我走进了我家旁边的住宅……也就是老师的安全屋裡。

因為是同一座大厦内的公寓,老师的家的间隔长得跟我家一模一样,看起来是个非常普通的3DLK住宅。

「大厅跟厨房都没什麼特别,所以你要招呼朋友来玩也不是问题,当然……记得之后要打扫乾净就好。」

就像是知道我的兴趣并不在此一般,老师一踏进大厅之后就没作停留,继续朝著裡头走了进去。

「……接著就是跟你的房间同一个位置储藏室,经过装修之后裡头的空间比你的房间要小得多了。

这裡是用来放著製作『皮』用的物料以及各种药品……还是跳过好了。最裡头的睡房除了床舖跟连身镜之外就是不同的服装跟化装品等等,那些也先跳过好了。

──所以说,剩下来的就是……」

说到这裡,老师也在某一道门的前面停了下来,并回头跟我嘻嘻的笑了起来。

在我家的话,那道门的对面就是姐姐的房间,至於在老师的家,这道门是……

「……你等了很久了吧。

──欢迎来到我真正的『衣帽间』~?」

接著,老师便打开了房间的门。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远比我的房间要大,没有窗户的广阔空间,裡头放著了一列又一列,而且还是两层高的大量吊衣架。

而一件又一件薄薄的肉色『人型服装』,则是一动也不动的悬掛在吊衣架之上,静静等候著使用者的来临。

──是数之不尽的『皮』!

「这……还真够壮观……」

对於只接触过几件『皮』的我来说,眼前的光境就像是梦境一般。

老师什麼也没说,只是一边微笑一边轻轻的在我的背上推了一把。於是我便顺著老师的动作,来到了一列吊衣架的前面。

我伸出了手,轻轻的触摸著其中一件『皮』。

缺乏了使用者的体温的『皮』感觉非常的冰冷,可是那柔软顺滑的触感……的确是跟真正的皮肤毫无分别。

────但只要这张扁平『皮』被穿到身上之后,『它』就会变成凹凸有致,充满著体温的活生生的『她』了。

想到这一点,我慢慢的兴奋起来了。

顺著吊衣架之间的走道,我一边漫步一边物色著老师的收藏品。

『皮』依据著对象的年龄及特徵,非常有系统的排列在不同吊衣架之上(其实也有依照性别分类,不过男性的『皮』实在太少,一下子就被我忽略了)

它们有著不同的髮型,不同的肤色,不一样的身材。当中我大多都不认识的,但也有我认识的(例如说同一个学系的女同学,以及妈妈等),虽然如此,它们也有著一个共通点…

──就是非常的漂亮。

毫无疑问,这裡是个美女收藏库。

「……连没长毛的小鬼也有啊……」

顺著走道来到了房间的左端时,衣架上的『皮』的长度也变得越来越短小了。

从当中随手的拿起了一件──那大概是个在读小六的女孩子的『皮』吧,长度搞不好连我身高的三份二也不到,再加上那孩童特有的光滑触感,令我觉得这件『皮』非常的小巧精緻。

而在它的旁边好像还有其他同年的,甚至还有一件看似只有六七岁左右的小女孩『皮』……

虽然知道这些『皮』能够藏下任何的人,但这种大小……

「……真的有办法穿得下去吗?」

「那要试一下吗?」

突然,我的身后传来了老姐好奇的声音。

回头一看,『老姐』正朝著我嘻嘻的奸笑著……

────可恶,上当了!太集中精神所以完全忘了老师的存在了。

还在想為什麼老师一开始会那麼老实的静静跟在后面……他根本一早就算好我看到这些『皮』的时候就会开始自言自语!

而且刚开始的那一推好像还暗暗的把我推向这个方向,明显从一开始就预计到这种情况吧!

「要试一下吗?来吧,试一下吧~?试一下就好啊~?」

而且还看穿了我不会对家人乱来的个性,用老姐的身体对我施加压力……

「…………知道啦,我穿就是,别用老姐的身体缠著我。」

「知道了~?」

算了,一开始没有察觉到老师的企图就是我输掉了,就当是预先付款吧,反正我也……

……有点兴趣……

我拿著那张小女孩的『皮』,跟老师来到了睡房。

这裡给我最大印象的,除了四周那些大型衣柜之外,就是那异常巨大的连身镜了,那大小就像是為了把站在镜前的人全身上下的一切都照得一清二楚似的。

而现在,连身镜中正毫无保留的反映著刚脱下了睡衣,全身赤裸的我那十九岁的男性肉体。

依照著前几次的经验,我打开了『皮』背上的开口,并把双脚伸了进去,一种怪异而充满弹力,像是橡胶一样的质感马上包覆著我的小腿。

一边感受著这种感觉,我一边对準位置把脚趾伸进正确的洞口之内。

把『皮』顺著小腿向上拉,双脚马上就感受到四周的『皮』所传来的压力,可是那只是一种轻微的紧绷感,很奇妙的并没有带给我被拘束著的感觉。

我抬头看著镜子,不可思议的光景就马上出现在我的眼前了。

穿进『皮』之内的,是身為男性的我的粗壮双腿……

──可是在镜子的倒映之中,在那对粗壮的大腿之下,却有著一双小女孩的小腿。

「还真的能够穿进去……这怎样都非常不对劲吧……」

我在喃喃自语的同时继续把『皮』向上拉,接著臀部跟腰部也顺利套进了『皮』之内。

──现在看起来,我那男性的上半身就像是半身像一般安放在一个小孩子型的细小座台的腰部之上,看起来一整个不平卫…

我的双手也随即伸出了『皮』的裡面,才一下子双手就像双脚一样变得非常的小巧。

最后,我把垂在胸前的头部部份向上拉开,并把脸伸了进去。在我细心的调整著五官的同时,背上也慢慢被合拢起来的『皮』所包覆起来。

接著,我转身背对著镜子,试著回头检查一下背后的开口有没有好好关上,可是……

──镜子裡的背部,哪有什麼开口?

非常可爱的小屁股,一点疤痕也没有的光滑皮肤……不论是从什麼角度看起来,镜中的倒映也只会是个完美无暇的小女孩的背影。

转过身来面对著镜子,镜中所看到的已经不再是身為十九岁男子的自己,而是一个留著及肩黑髮,看起来大概只有十一,二岁左右,样子非常可爱的娇小女孩子。

低头下看,我就只看到那稍微开始了发育的细小胸部,以及下体那道不明显的细小裂痕。

我试著抚摸著那理应藏著我在穿著『皮』的时候,因兴奋而站立起来的肉棒的光滑耻丘,却只能感受到那白嫩皮肤的平滑触感,而陪伴了我十九年的肉棒却完全不见踪影。

「……没想到我还真的可以穿上这件细小得可怜的『皮』嘛……」

我的声带也受到了『皮』的影响,从喉咙深处所发出的声音也变成了跟外表非常合衬的可爱音色。

这时候我那男性的口吻配上这高尖的女孩子声线,听起来就变得非常的奇怪了……

────不过要是换个语气的话,不论对方是什麼人也好,我也一定能够让他相信,『我』是一个在读小学六年班的可爱小女孩吧。

一定没有人想到,我这个一个十九岁的男性,竟然能够藏在如此娇小的身体裡面,用著这可爱的声线说话吧。

因為身高与视野的改变,世界看起来就像是忽然变大了似的,还真是令人怀念的小孩子的世界呢……

「可怜?」

忽然,背后传来了一把感觉温柔的声线。我回过头,一个不认识但充满既视感的全裸女性,正一脸疑惑的站在我的身后。

她看起来大概年约三十多岁,身材虽然娇小但非常的丰满,那柔和的身体线条令她有著一种母性的光辉。

不过最能引起我注意的,是她那充满既视感的脸孔……对了,看起来跟刚刚在镜子裡看到的小女孩非常相似,是母女吗?当然,真正的母亲一定不可能知道这个地方,所以说……

「是老师吗?」

看起来,当我集中精神穿著这件小女孩的『皮』的时候,老师也偷偷跑到别的地方换上了这个小女孩──可怜的母亲的『皮』了。

「老师?可怜你在说什麼?在这裡的就只有三十五岁的我-水原美树,跟我的女儿-水原可怜你而已啊?我们家既没有人当老师,也没有认识什麼男大学生啊……」

『水原美树』就像是什麼都不知情似的一脸担心的看著我,可是眼睛却突然灵活的朝我眨了又眨……

──原来如此,演剧时间是吧。

「……嗯,可怜知道了,妈妈。」

前几次经验告诉我,要是老师开始介绍著人物背景的话,十成十又是打算把我当成玩具好好的玩弄一番了。

由於反抗的话下场会变得更惨,因此虽然满心的不愿意,我也只能主动的配合起来了……

於是我的语气一转,『水原可怜』那天真可爱的童音便马上在房间内响了起来。


「可怜,你站在镜子之前做什麼?」

『美树』慢慢的走向『可怜』,一脸担心似的问著她。

「!!…没……没什麼啊,妈妈……」

『可怜』的身体就像是被『美树』的声音吓到似的弹了起来,接著她低下了头静静的站在镜子的前面。那充满不安的反应……就像是被『美树』撞破了什麼秘密似的。

「骗人呢…」

『美树』来到了『可怜』的身后,跪在地上把整个上身都贴到『可怜』的背上并环抱著她!

她那对丰满的乳房紧紧的压著『可怜』的背脊,而右手则从那细小的乳房开始下滑,慢慢摸向『可怜』的下体,并握著了那隻细小的右手。

「告诉妈妈,為什麼抚摸著自己的下体?」

「可怜并没有……呜!」

右手按住了『可怜』那隻正覆盖在细小耻丘之上的娇小手掌的同时,『美树』的中指更穿过了『可怜』手指之间的空隙,轻轻的沿著手掌之下那道细小的裂痕上下的轻抚著。

「告诉妈妈,為什麼要做这种色色的事?」

「……呜……妈妈,对不起……」

「嗯,知道错就好,那麼妈妈现在就来惩罚一下你这个色色的孩子吧。」

像是接受了『可怜』的道歉,『美树』离开了『可怜』的背部,并像一隻母猫般用四肢著地,慢慢的爬到『可怜』的身前。

「妈?妈妈?你在做……」

「不準动,乖乖的站好。」

「嗯……」

接著……

塔…

塔…塔…

『美树』开始用那修长的舌头,小心的舔著『可怜』的私处。

「───!!」

大概是因為身体未经开发的关系,从没感受过的刺激感狠狠的贯穿了『可怜』的下体,强烈得令她不能作声!

她只能紧张的合上了发抖的双脚,用尽全身气力抵抗著『美树』舌头的挑逗。

而『美树』则没有作声,只是温柔的活动著她的舌头,轻轻的刺激著『可怜』那娇小的私处。

舌头沿著那可爱的小裂缝上下游走,有时候甚至还伸进了小穴之内,刺激著裡头那可爱的小豆子。

「──呜……鸣~!」

慢慢的,『可怜』像是开始习惯了舌头的动作,小猫一般的悲鸣声中慢慢混进了愉快的呻吟,她甚至还隐隐的活动著自己的腰部,试著配合『美树』舌头的动作。

「塔………塔………嗯………

呜~~你这个色色的孩子还真狡猾,明明是在惩罚你,竟然还自顾自的兴奋起来了!

可是,妈妈才不会输给你~?」

当然,这种小动作才瞒不过『美树』的眼睛,於是在鼓起双颊都嘴抗议的同时,她也把自己上半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左手,并开始用空出来的右手玩弄著自己的阴部。

才一下子,已经充分得到开发的蜜穴就涌出了大量的爱液,而『美树』也毫无困难的把自己的中指与无名指插进那紧绷起来的蜜穴之中,开始抽插起来。

「噫……噫……啊……这感觉……真好~?」

「鸣……呜……呜喵───!塔……塔……鸣~?」

在『美树』一脸享受地翘起了屁股,开始疯狂的玩弄著自己蜜穴的同时,『可怜』的双手也没有閒下来。

她一隻手伸到自己的胸前,开始玩弄著在那对扁小乳房上的敏感乳头,并把另一隻手的手指伸进自己的嘴内,全心全意的吸吮起来。

两人的动作逐渐加快,脸色也慢慢变得晕红,『美树』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的同时,『可怜』的抖动也越来越强烈。

「鸣──!身体……好热……咕!妈…妈妈,可怜……可怜快要……!」

「妈妈…妈妈也不行了,一起…到高潮吧……可怜~!」

「知……知道呜───!!……了…?妈…喵───!!!」

「塔…塔…

鸣嗯~嗯嗯……!!可…可怜~!可怜~!」

「呜咕……呜──!

妈妈…妈妈……妈妈───!!」

啊────!啊────!

─────────!!!鸣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突……突然这样玩起来……也太过头了吧,老师……」

『可怜』……也就是我被老师玩至全身脱力,不得不张开双腿疲累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虽然如此,你也玩得很投入嘛,嘻嘻~?」

『妈妈』……也就是老师则轻鬆的站在我的身旁,低下头朝著我嘻嘻的笑著。他看起来体力还是非常的充足,就像是再多来七八回合也不会疲累似的。

「才……才没有这回事,我只是……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小女孩的身体,所以不…不习惯那感度……」

「那刚刚到底是谁配合著我的舌头偷偷的摇著腰啊?」

「呜…………」

「刚刚又是谁自顾自的玩著乳头,吃著手指,还『喵~~?』的叫了起来啊?」

「鸣呜………」

咕──────!

突然,从我的肚子传来的响声打断了这惭愧的空气。对了,我都忘了自己还没吃饭啊。

「哎呀,什麼都没吃就来这种剧烈运动果然有点勉强嘛。」

「果然有点勉强……知道的话就不要一大早就把我拖来玩这种成人游戏啊……」

「那麼你要先去吃饭吗?」

「对呢……家中好像也没什麼可以吃的了,我还是先出去找吃的吧……

………等等,老师你在找什麼?」

休息了一会后,身体总算是慢慢的回复到能够站起来的程度了,於是我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而老师……则好像是為了寻找什麼似的开始翻著衣柜。

「当然是衣服啊,我跟你的。」

「我跟老师的………老师你也要跟我一起去吗?再说我的衣服是什麼一回事……

等等!这小孩用的哥德萝莉装是什麼一回事?!你要我用著这个样子出去吗?!

──那套超小号的成人内衣是什麼一回事啊?!还绑绳内裤?!?!」

「那当然是『小可怜』你的衣服啊,不然『妈妈』怎样一边带你吃饭,一边玩弄你那可爱的身体啊?」

一边从衣柜翻出各种各样的可爱童装跟非常不合衬的性感内衣(小童用),老师一边用著水原美树的柔和脸孔摆出了恶作剧似的笑容。

「毕竟对我来说,『小可怜』才是最适合今天的……比巧克力还要甜美可口的情人节美食嘛~?

────今天妈妈可是吃定你了育~?

所以说,你要穿哥德萝莉装?还是楚楚可怜的连身短裙?」

「放过我吧!!!」

『水原可怜』那小猫般的悲呜从我的喉咙响起,并在这间快要由我接管的秘密小房裡迴响著。

3 thoughts on “姐姐给的钥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