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weet-sweet ♥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3-4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3-4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Sweet-sweet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还是一点碎碎念,为什么不能编辑已发布的文章啊……

这下有错别字都不能改了,好气啊,好气啊。

要发新的文章还是气,不过似乎发出去会被前端推送。

本站的更新机制还是不够人性啊,加油努力。

第三章 主人?我是你家大小姐!

早上,哥谭在温柔的口交中醒来,为白蔷薇注入了早餐的一部分。

早餐后,将营地收拾好,他们继续上路了。

白蔷薇也不需要打伞了,哥谭为她买了一副白色蕾丝短手套,和白色的蕾丝褶边过膝长袜,踏着白色的娃娃鞋,她现在是个特别漂亮的lo娘,如同人偶一般。

不过人偶的衣裙下依然保持真空,哥谭觉得这个资源不利用真是太可惜了,反正白蔷薇适应了之后就无所谓了吧。

“哥谭!两个城镇过去了!什么时候给我买内裤!”,这是哥谭熟悉的吼声,他把白蔷薇救出来之后,过了几天,她也慢慢变正常了,尽管确实的是形成了吞食精液的喜好……她现在特别爱好口交,又不会怀孕,又能吃到味道奇妙的精液,尽管没有什么快感,但也没有痛苦,这样就形成了一种舒适的感觉,让白蔷薇觉得很充实,

“叫我主人好不好啊……”,哥谭还是想像刚救出来那样玩。

“主人?我是你家小姐!你叫我主人比较好!”,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白蔷薇变得更刁蛮了。

这种女人只能在床上才会变娇弱了吧……,哥谭想再找一家人租出去彻底教育一番,可是白蔷薇说了,再这样把她扔到那种地方,白蔷薇就再也不会理他了。

“至少每天都有口交服务。”,哥谭竟把心里想的这句说出来了。

“又想什么呢,不满意去找别人啊!”,白蔷薇又是一声吼出。

“操小穴行不行啊。”

“不行!”

“一下也好啊!”

“你求一万遍都不行!”

“难不成你喜欢睡觉的时候被操醒的感觉!”,哥谭一声惊呼。

白蔷薇脸一红,其实她真的是喜欢这种感觉,自第一次被哥谭从睡梦中操醒就很喜欢了,但是她怎么能说出来,她的回答当然是:“当然不是啊!”

“你脸红了哦!”,哥谭看穿了一切,白蔷薇还是猛地摇头!用力打了哥谭几下。

“你昨天午睡肯定是在期待被我操醒吧”,哥谭靠到白蔷薇的耳边轻轻说。

其实白蔷薇被说中了,她的脸更红了,嘴唇在颤抖,然后扇了哥谭一巴掌,气鼓鼓得走到前面去了。

这些对话让白蔷薇有些心动,下体其实已经湿答答的了,她在想哥谭会不会突然从后面冲上来把自己按倒插入,或者站着就插入。

可是这一路走过去,已经到了另一个城镇了,哥谭还是没有做这件事,白蔷薇气得打了哥谭一下,而哥谭却不明所以。

如今到了新的城镇,他们找了一间旅馆,便上街去找找事做。

“不是说要冒险吗,为什么总是在各个城镇间转来转去啊。”,白蔷薇问道。

“要去那些危险的遗迹,或者去看奇迹,都要准备周全啊,我们的准备还不够啊。”,哥谭就这么解释,其实白蔷薇已经听了好多遍了。

哥谭领着白蔷薇来到鞋店,对白蔷薇说:“你那双鞋我看腻了,换双吧。”

“你有钱换鞋不给我买内裤!”,白蔷薇放尖了声音做惊讶状,但是换新鞋还不错。

“这双这双!”,白蔷薇看中了一双精美的白粉相间娃娃鞋,它的脚背处有交叉的扣带,脚腕处也有一条扣带。

“旁边这个怎么样啊”,哥谭建议。

白蔷薇看了过去,旁边这双鞋与她看中的这双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是,变成了高跟版……

“我没穿过高跟鞋诶。”,白蔷薇虽然有些好奇高跟鞋但是,听说穿起来会很累。

“试试也好啊!”,哥谭以闪电般的速度选好脚码然后买下了。

白蔷薇只是想,你要给我买内裤也有这速度就好了。

没办法鞋已经买了,白蔷薇只好认了,她换上了新鞋,走动了几步,这种踮起了脚尖的感觉很奇怪,她不能走得太稳,一会儿她便问:“这鞋有多高啊。”

“好像是八厘米的根吧”,哥谭回答她,八厘米的跟还有两厘米的鞋底高度,白蔷薇的身高被提升了十厘米,一下子就突破哥谭的肩膀了,不过也只是突破了一点点,还不到一厘米的样子。

白蔷薇走路发出了清脆的嗒嗒嗒的声音,似乎是由于根底的金属材质吧,不过喧闹的市井也没让人因此注意到她。

回到了旅馆,哥谭问白蔷薇高跟鞋的感觉如何,白蔷薇只是一声还好吧就打发了哥谭,白蔷薇在房里走来走去,鞋底与木地板相撞的嗒嗒声,让哥谭的心有些跳动,一会儿白蔷薇又去弄来了热水泡茶喝,终于停下了嗒嗒的声音,哥谭有些按耐不住,想在白蔷薇很清醒的时候从头到尾玩弄她一次。

而此时的白蔷薇,穿上高跟鞋一路走来,感觉自己更像某个高贵的大小姐了,心情也有些激动,但是怎么能溢于言表呢,喝茶喝茶。

白蔷薇一转头,看到哥谭盯着他在揉捏自己的裆部,就叫到:“你竟然对着你家的大小姐揉裆部!快停下!”

白蔷薇被摁趴在床上,哥谭压在她的身上抽插她的蜜穴,她也是发出了连连不断的娇喘声。

“还是不是大小姐啊!啊!是不是!”,哥谭揪起她的头,舔舐她的耳朵。

“不是了,不是了~~呀啊~~~~”,白蔷薇的边求饶边发出可爱的娇喘声,使哥谭相当满足。

“那你是什么啊!”,哥谭趁势再发出一问。

“是……是……呀啊~~”,白蔷薇答不上来,哥谭自己也懵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好。

“是……是玩偶!”,哥谭想到了,就这么告诉白蔷薇。

“是的,是~~啊~~是哥谭的玩偶~~呀啊~~”白蔷薇在这么一句话中,达成了高潮,身体的不断颤抖给她带来强烈的满足感。

而哥谭的工作还没结束,继续猛烈抽插,白蔷薇的身体因此更猛烈地抽动,在上一次高潮还没结束时,大肉棒又将她的快感推到顶峰,“啊~~!”

“喜欢……喜欢……”,白蔷薇神志不清:“喜欢哥谭的肉棒……喜欢的……”

而哥谭也终于缴械了,射干所有的精液,抽出肉棒,提提裤子,去到桌边饮茶解渴,看到白蔷薇依然在床上抽搐,他是一脸愉悦。

过了一段时间,白蔷薇爬了起来,揉揉脑袋,伸出手去:“给你家大小姐递杯茶来。”

“还大小姐?”,哥谭觉得刚才白做了。

“啧!做爱的时候说的话不算数的!快拿来!”

哥谭也没啥办法,递过茶去。

白蔷薇又吩咐道:“给你家大小姐做避孕,快点。”

“好好好……”,其实在租用事件之后白蔷薇也是连避孕都懒得做,说着哥谭不孕不育多好,但哥谭也不想现在就要个小孩,于是每次都要给白蔷薇做避孕。

白蔷薇脱下鞋子,褪了外衣,滚进被子就睡觉了,简直是在说,快点拿饭来,拿来了就叫我起来吃饭,不过哥谭也似乎想起当年说了一句满足你一切需要,尽管不给内裤穿,但是解决三餐还是要干的啊……

“把手套袜子都脱了再睡啊……”

“嗯嗯嗯嗯………………”,被子里传来白蔷薇的不明声音。

夜晚,白蔷薇抱着哥谭就入睡了,而哥谭,还是想不到怎么快点赚钱集齐可以去大冒险的物品和装备。

又是一个清爽的早晨,哥谭比白蔷薇醒得更早,挣开白蔷薇的拥抱,哥谭就去做些洗漱,然后叫早餐。

等到早餐送来,白蔷薇才醒来,闻到早餐的味道,就跑去要开餐,然后被抓去洗漱。

吃完早餐,哥谭看着只穿了透明的薄纱睡裙的白蔷薇,又起了歹心。

“该咬我了啊!”,哥谭指了指自己的裆部。

白蔷薇上去就咬住了哥谭的手,留下齿印才送了口。

“大小姐今早没性趣,你也护着你的肾,别透支了。”,白蔷薇慵懒地甩下这句话,便去穿衣。

“我现在可是精力旺盛的欲望青年啊!不泄欲会憋死的啊!一天三次也没事啊!”,哥谭一边说着,一边去对正在穿衣的白蔷薇动手动脚。

“啧,大小姐不高兴了,你那些精力都拿去赚钱啊,大小姐现在想要更多的衣服!”

“买多了也带不走啊,你现在也是有两套衣服了啊”,哥谭又指了指那个包,“那个包还都是你的衣服鞋子呢,很重的啊。”

“那就找个地方定居啊,我要一个大衣柜啦!”

“可是没钱的啊”,哥谭很无奈。

“那还不想办法去发财!”,白蔷薇打扮好,把哥谭推出去,“大小姐要在家喝茶休息,她的仆人快点去弄钱来。”

就这样哥谭被赶了出去。

“怎么样才能让她乖乖被操呢……”,哥谭又多了一个问题要思考,他以前很长时间才有钱召一次妓,平时也就是奔波忙碌,好几天才撸一次。现在家里有了这么个大小姐,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看她可爱又淫乱的样子,可是这家伙现在小姐脾气也真是上来了。

哥谭又摸了摸腰包,需要先充值才行啊。

花了很多天的时间,哥谭在各个临时工场合奔波,看着渐鼓的腰包,哥谭要去一些禁忌的场所消费一下,然后回到白蔷薇身边修复自己的疲劳。

哥谭去到黑黑的小巷中,这里是兜售各种成人用品的地方,有合法的,有非法的,还有一些贩毒的家伙,实际上这里黑帮也是众多,只要这里没有惹出事来,警卫也不会来管什么合法非法。

哥谭找到一家店铺,进去见到老板,便说起自己想要的东西。

“什么?激起女人性欲的东西?还要在无形之中?这个好办。”,老板从柜中拿出一瓶包装精美的香水,对着哥谭喷了一下,哥谭闻到一股十分美好的清香,然后老板解释道:“这瓶香水啊是给一些情欲底下的女人准备的,对男人没有效果,只要把这个喷到她身上,任何地方,又或是让她吸入,她就会发情。而且这个有些上瘾的成分,她就算是意识到是这个使她变得奇怪也会继续使用。”

哥谭觉得这个好啊,买定了,于是问老板:“这个的会让她发情多久啊。”

“根据量的多少吧,一般的使用就是三四个小时左右。要是只喷一下让她吸入,则只有十几分钟。”

“我这边还有很多情趣道具,你要不要买点回去啊。”,老板又想多卖点什么。

“要个项圈!”,哥谭在想想把项圈套在白蔷薇脖子上的样子。

老板便把他带到挂着许多项圈的地方,让他挑选。

哥谭选了一个里面毛茸茸的,外面是皮革,两边还镶着多层蕾丝的项圈,这个项圈的前后端都有一个大大的环,可以挂上牵引绳。

于是哥谭买下了催情香水和项圈,另外又加了一条牵引绳,花去了包中一半的钱币。

夜晚,哥谭回到旅馆,喝了杯水平静一下,看了看躺在床上歇息的白蔷薇,拿出了香水。

“大小姐!”

“嗯?”,白蔷薇听到哥谭叫她,于是坐了起来。

“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什么什么?!!”,听到礼物白蔷薇就兴奋了。

哥谭递出了香水。

“香水?”,白蔷薇结果精致的玻璃瓶,“太棒了!我看看它的味道。”

于是白蔷薇朝侧边喷了一下,轻轻嗅着,这个味道在哥谭鼻中只是一种美好的清香,但是白蔷薇闻到的却是,一股甜到腻却无法自拔的香味。

“好棒的味道……”,白蔷薇脸微微泛红,然后褪下衣服,朝着自己的脖子,腋下都喷了一些,“哥谭!来闻闻!”

哥谭凑过去闻了闻。

“是不是很香啊!”,白蔷薇有些兴奋,有可能是香水的作用。

哥谭拿过香水往白蔷薇的腹股沟喷了几下。

“嗯??”,白蔷薇不知道为什么要喷那里。

“这样就没有排泄物的味道了啊!”,哥谭就这么解释,白蔷薇也没怎么在意,穿上衣服,拉着哥谭,要出去散步,哥谭就这么被拉出去了。

路灯下,也不乏有散步者,白蔷薇走路那嗒嗒嗒的声音,让哥谭更加焦急,快点起效啊,快点起效啊,他就一直这么祈祷着。

而白蔷薇现在,只是强装没事,她的蜜穴已经娇滴滴的,几乎是要滴水了,大腿上也已经感觉到有湿滑的液体流过,她的脸其实是通红的,可能哥谭没有看到,心脏的律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哥谭感受到。

而哥谭看了一眼挽着自己的白蔷薇,心里想着是不是遇到奸商了,怎么没什么反应,可没过多久,白蔷薇就拉着他到了没有灯光的小巷,那里的光线也只是能看到一点图像,认出人的脸吧。

“那个,哥谭,你那个香水有问题吧。”,白蔷薇说话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颤抖,哥谭还以为是生气了,连忙道歉,告诉白蔷薇那个香水是催情的。

白蔷薇才不理他的这些道歉呢,转过身去,掀起后面的裙子,又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说什么呢,快点进来啊。”

哥谭这才意识到,她全是装的!,这香水有用!他刚想取出肉棒爽上一番,却突然觉得就这样操操完了太没意思,于是拿出包里的项圈和牵引绳。

白蔷薇等了许久哥谭都没有动静,便转身要去问,可刚一转身,就被哥谭用项圈套了脖子,项圈一点一点收紧,到了她刚好感觉呼吸略微被压迫的时候停下了,然后她摸摸项圈,知道了这是什么,又一股兴奋感来袭。

“哥谭,这个是做什么啊。”,白蔷薇一颤一颤的声音让哥谭听起来很舒适,他又给项圈的正面挂上牵引绳,拉起绳子就往巷子深处走着,白蔷薇也没办法抵抗,只好被绳子牵着走。

“哥谭,快点玩我啊……”,白蔷薇一路上都在央求,但是哥谭并没有理会。

“你是不是大小姐啊。”

“我是玩偶,不是大小姐,所以快点呀。”,白蔷薇的蜜穴已经痒了很久了,她已经忍不住用手在搔抓,按揉。

“再说一遍。”

“我是玩偶,是玩偶。”

“是谁的玩偶啊。”

“是哥谭的玩偶。”

“为什么是玩偶啊?”,哥谭怕不是玩上了瘾。

“因为……因为……”,白蔷薇在想着这个为什么,可高昂的性欲让她的思维很慢。

“因为什么?”

“因为……因为…因为白蔷薇是可以任由哥谭摆布的东西,所以是玩偶。”,无论是不是任由摆布,白蔷薇只是想哥谭的肉棒进入她的蜜穴。

哥谭带着白蔷薇来到了有一点灯光的地方,这就是那个成人用品市集,一些小混混看到这个被牵着的女孩,吹了几声口哨。

哥谭再次来到那个店铺,老板还开着门,看着他来了,还带来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觉得又有钱赚了。

“那香水是厉害啊,果然一下就变得听话了。”,哥谭笑着赞美老板的货物。

“那是,既然你的女孩带过来了,就给她再买些道具玩吧,别憋坏了她。”

“那老板推荐一些东西怎么样。”,哥谭钱包里还有些钱,应该还能买上几个道具。

老板看着一直在玩弄自己蜜穴的白蔷薇,便推荐了一个手臂拘束器,把白蔷薇的双手拘束在身后,于是她只能摩擦自己的双腿,但完全无法解决需求。

“哥谭,我们回去吧。”,白蔷薇也不想对这个手臂拘束器多说什么,但是她呆在这里一点也不自在,她想回旅馆和哥谭慢慢亲热。

“哥谭。”“哥谭……”“哥谭……”

老板在介绍一些自慰棒的时候白蔷薇总是在吵。于是老板拿下一个有洞的软球口塞,给白蔷薇带上。这个直径四厘米的球体在在她的口腔中阻止了她舌头的运动,使得她无法吞咽口水,无法闭嘴,也无法说话。

“嗯嗯啊啊嗯。”,白蔷薇的口水一点点流出来,同时也流出了一些眼泪。

哥谭觉得就这样吧。于是买下了手臂拘束器和软球口塞就带着白蔷薇离开了。

回到旅馆中,白蔷薇发出嗯嗯的声音,哥谭也没有解开这个口塞去听她说话,但是解开了她的手臂拘束器,解放了双手的白蔷薇又伸手去抚摸蜜穴。这个不听话的小穴已经流下不知道多少液体了,长袜的内侧都已经见到沾湿的痕迹。

可是哥谭却想玩得更过火一点,他脱下了白蔷薇的洋装和鞋,只留下了薄纱内衣和手套长袜,为她带上手臂拘束器,把她放置在床上。自己也脱了衣服,熄了灯,躺在床上抱住白蔷薇,就开始睡觉了。

“嗯嗯嗯…………呜……呜”白蔷薇双腿夹住了哥谭的双腿,不停地摩擦,摩擦,摩擦……

第四章 催情香水?我砸了它!

清早,白蔷薇静静得睡着,哥谭醒来,摸摸自己的大腿还是一阵湿滑,他取下了白蔷薇的手臂拘束器,然后去洗漱,静静等着白蔷薇醒来。

几乎快到中午白蔷薇才醒过来,醒来的她,发现自己没办法说话,下体还湿湿的,一下子就想到了昨晚的事,很气地把口塞取下来,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魂淡!竟然这样玩我!”

“你说你是玩偶嘛。”,哥谭抓着她去完成洗漱。又拿来一些食物,可是白蔷薇喝下大量的水。

“嘴里带着这玩意难受死了,早上起来嘴里干干的。”,白蔷薇咬了几口面包,“手臂也好痛。”

“你竟然也不把手套和袜子脱了!”,白蔷薇又去换了一双袜子和手套,然后拿起香水正要喷的时候,发现哥谭直直的眼睛。

“是哦!都怪这个香水哦!”,白蔷薇放下香水,“我不会用的。”

“香水那个味道你不是很喜欢吗。你就不想再用一次吗?”,哥谭开启了怂恿模式,等着白蔷薇继续使用香水。

“想!想!”,白蔷薇拿起香水,“想砸了它!”

“砰!~~”香水被砸了一地。

哥谭懵了,怎么了哦,很贵的哦!

“很贵的哦!”,哥谭超伤心的,这简直是一天的工钱。

白蔷薇只是说说活该,但是并没有想到这种香水强烈的挥发性,她镇定地穿衣时已经在不停吸入催情气体了。穿好衣服的白蔷薇,已经完全沦陷。

“哥谭……”,白蔷薇又将屁股对着哥谭,撩起了裙子,要哥谭进入,憋了这么多天的哥谭,哪里会另外搞名堂,

哥谭威猛的肉棒插入白蔷薇的蜜穴那一瞬间,白蔷薇就一阵颤抖,尿道喷射出一些晶莹的液体,散射成雾状,随后就瘫软下去。

“卧槽效果这么劲?”,哥谭连忙跪下来一个跪地后入式。

不断的抽插下,白蔷薇不断喷射晶莹的雾状液体,在强烈的连续高潮中失了声。

哥谭把手指放入白蔷薇的嘴中,白蔷薇轻轻地吮吸他的手指,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倒在地上,确实成为了任人摆布的玩偶。

哥谭根本不知道,白蔷薇的脸是倒在了只捡走了玻璃渣而没有擦干的香水上,白蔷薇伸出的舌头一直在舔食香水,并且不停在吸入挥发的香水气。

哥谭射了好几次,终于不行了,可是白蔷薇在他完全不行后,却又站了起来,看起来充满能量。

白蔷薇觉得很热于是脱下了洋装,长袜,手套,连薄纱睡衣都脱下了,现在一丝不挂得站在哥谭面前,能够清楚看到她嫩红的蜜穴不停在滴落淫水,她发情的状态似乎比昨晚还要严重,她也没说话,做了好多个毫无意义的动作,看起来脑子烧坏了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又倒在床上蹭被子,又不停抚摸自己的乳头、蜜穴,开始抓着床头的玻璃杯往蜜穴中塞。

哥谭看呆了,直到看到那玻璃杯才反应过来,把玻璃杯赶紧的抢过来,于是白蔷薇又黏在了哥谭的身上,抓着哥谭的手搔抓自己的蜜穴,一会儿又在手臂上蹭,一会儿又蹭上了哥谭的大腿,粗糙的裤子似乎让白蔷薇更舒服,又一会儿,白蔷薇简直要在哥谭身上打滚。

哥谭忍受不了了,完全就是坏掉的娃娃啊,他赶紧给白蔷薇戴上手臂拘束器,免得她乱拿东西塞自己,然后出门冷静冷静了。

晚上六点左右,哥谭回到旅馆,白蔷薇瘫在床上,看到哥谭回来了,又坐了起来,表情有些痛苦,哥谭以为是拘束器让她难受,于是去把拘束器解开。

白蔷薇喘了几声粗气,说道:“哥谭,那个香水……”

“??怎么了”,哥谭不解。

“我还要……”

“难道……”,哥谭想起了老板说的会上瘾。

“那个甜甜的味道……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啊,没有那个香水我……”,白蔷薇开始在床上打滚,她现在感觉自己有用不完的力量,却一点也施展不出来,所有的东西都憋在体内,很难受。

看着白蔷薇难受的样子,哥谭有些后悔买来那个香水。

“噗通!!!”白蔷薇滚到了地上,依然在伸展扭曲肢体,还一边央求着:“哥谭,去买香水给我啦……去啊……”

哥谭没能去买香水,他不想让白蔷薇继续“吸毒”,就此变成无趣的玩偶。

哥谭抱着白蔷薇,白蔷薇一直在他怀里滚动挣扎,时间似乎走走停停,突然的就到了第二天的上午。

哥谭醒来了,发现白蔷薇已经不在自己怀里了,抬头一看,她现在已经打扮好自己在桌边喝茶。

“那个香水……”,哥谭刚一说,白蔷薇就插过话来。

“香水香水!你以后买来多少我砸多少!我不会再砸在自己旁边了!我要扔到几百米外!”,白蔷薇又展示了她的狮吼功,哥谭意识到她熟悉的白蔷薇又回来了。

“那个啊……”,白蔷薇小脸一红,说道:“你以后憋不住了就跟我说吧,别再搞那些奇怪的道具了……怪折磨人的……”

“道具啊,那个项圈你戴着挺好看的,一直戴着好吧!”,哥谭马上就来了兴趣。

那个项圈确实,不仔细看都没法想到是什么奇怪的道具,白蔷薇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同意哥谭。

但是不管她是不是同意了,哥谭直接就拿出了项圈给她戴上了,很可惜这是个没有锁的项圈,白蔷薇自己就可以摘下来,但是她看哥谭这么喜欢。

“哼……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白蔷薇摸摸项圈,又招呼哥谭:“你快点给我去赚些路费来啊!不能在这个城镇待太久了啊!”

哥谭又在大街上寻找临时工,像他这样伟大的冒险家怎么能总是做临时工,他决定这次攒满路费一定要去寻宝!

什么临时工最好做!搬砖啊!哥谭别的没有就是有力气,两箱砖头扛起就走,无数个来回他已经汗如雨下,可路不太平,石头就是要蹭他的脚,砖头洒了一地,又碎了一些,包工头冲过来,指着他的鼻子:“扣钱!扣钱!”

“什么”,哥谭超不爽,后退几步又被砖头绊倒,撞到一个拿着两个花瓶的人,两个花瓶又给摔碎了。

“这是我一个月的工钱啊!你要陪啊!”,那个被害者涨红了脸,揪着哥谭的衣领大喊。

“你一个月多少钱啊。”,哥谭感觉要完。

“三百银币啊!”

“那么多银币不嫌重啊。”,哥谭就这么吐槽,其实一枚银币直径只有两厘米,两毫米厚,三百银币也重不了多少。

“我情愿被银币砸死!”,被害者已经怼到了他的脸上,这时候工头已经让人收拾好砖头,当作哥谭不存在,怕不是不想付工钱了。

“工头拿我的工钱来!”,哥谭转头去叫工头,工头早就不见了。

哥谭一下把被害者推开:“打得过我再说。”

被害者后面钻出两个猛男,然后他说:“这是我兄弟,那两个花瓶本来是我送给我兄弟的,兄弟又要去送给他老婆的!”,揉了揉拳头,“我饶你,他们也不饶你!”

随后被害者又拿出一把手枪,说:“还不用他们动手。”

哥谭拔腿就跑,还大喊:“燧发手枪!只有一发!打得到我在说啊。”

“殊不知,我曾是一名神枪手……”,他举起枪就射,一枪命中哥谭的大腿。

“城里杀人不太好,就让你尝尝断腿的滋味。”,被害者吹吹枪口,慢慢悠悠走到哥谭面前,很拽得说:“给你三天时间,弄到三百银币,然后去警局,我会在那里等你,你要是不来,这里的警局就会给你发通缉令了。”

哥谭没想到,这家伙还是在警察中都有关系的人,玩大发了,可他又不知道,那两个花瓶根本没有三百银币,三十顶了天。

拖着废腿,艰难得回到旅馆,白蔷薇刚想要吩咐他,却发现他是这般姿态。

“你去干什么了啊!”,白蔷薇跪在他的腿边,双手想抓着他的腿看却又不敢下手。

“没事……没事”,哥谭本想说三百个银币的事,但想想还是算了,没等他说别的,白蔷薇就跑了出去,她去叫旅馆的老板联系到了医生。

“好了没事了,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自由走动了。”,医生取出了弹头,包扎了好伤口,留下一些更换的药和绷带,白蔷薇拿出剩余的最后一点钱支付了这笔费用。

医生走后,空气似乎凝固了。

“没钱了吧。”,哥谭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感觉药丸了。

“嗯……”,白蔷薇想到明早还要支付房租,晚餐还要钱呢。

哥谭强行坐起,想要出去弄些钱。

白蔷薇又把他摁到,两人的鼻子碰在一起:“你好好躺着就行了,我去弄钱。”

“你怎么弄。”,哥谭也不知道她能去哪儿赚钱。

白蔷薇掀起裙子,慢慢说道:“我,的,老,本,行啊”

“这可不行!”,哥谭大喊一声。

“切,你以前把我租出去可没这么紧张吧,现在又舍不得了啊。”,白蔷薇一副厌恶的表情,哥谭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他现在确实不舍得白蔷薇再出去出卖身体,可现在似乎又只剩下这个选择。

“我走了哦……”,白蔷薇也很失落,其实她已经不想回到妓女的生活了,可是自己没别的本事,又这么需要用钱。

白蔷薇离开后,哥谭也不知道如何解决那三百银币,如果被下了通缉令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劫白蔷薇的时候,没被下通缉令也真是奇迹。

突然,门被打开了,那个被撞碎花瓶的受害者进来了,后面是一个警卫。

“我觉得三百太亏了,那个两个花瓶我光是跑腿去找就很累了,我现在要五百,还是三天时间。”

哥谭只想去抽他的脸,但是并不能做到。

“我就是特意来告诉你的,时间到了,我会过来拿,就不劳烦你去警局了,再见了。”,说完,他和警卫就离开了。

感觉人生无望的哥谭,决定一觉解千愁。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了,白蔷薇看见他醒来,给他穿好衣服,为他洗漱,扶他到桌旁,哥谭灌下一口清水,无味得嚼着面包。

哗啦啦的,白蔷薇在桌上放下几十枚银币,又移到哥谭的手边。

“你现在又有钱了哦!”,白蔷薇笑得很可爱,微红的脸颊,让哥谭特别愧疚。

“你……”,哥谭把钱又移回白蔷薇的面前,“你拿去买内裤吧……还有别的喜欢的东西吧。”

“啊?”,白蔷薇瞪大眼睛,“你良心发现了吗?”

哥谭看着窗外假装看风景,白蔷薇没有拿钱,又出门了。

“通缉令也就我一个人吧。”,哥谭吃完早餐觉得很累,又睡下了。

“带避孕套三枚,不带避孕套五枚,内射加一枚”,白蔷薇在阴暗的小巷对客人说着。

客人犹豫着,这里并没有什么手头宽裕的人,甚至还有贱价的一枚银币一次的妓女,他要不要去简单解决一下呢,面前这个小可爱实在太贵了。

“收不收纸币啊。”,客人掏出本地银行的信用纸币,白蔷薇才没有这么蠢,本地的纸币在外地可花不开,而且本地也不一定有人会收,也不知道这个穷人从哪里弄来的纸币,竟然有十枚银币的面额。

“你可以拿去银行兑换到十枚银币啊。”,客人这么说着,白蔷薇想,或许行吧,于是为客人提供了全套服务。

黄昏那会儿,银行要关门了,白蔷薇去兑换这张纸币,却被告知,这是已经被兑换过的。

“为什么被兑换过的还会被人拿来用啊。”,白蔷薇惊骇地问道。

“可能是工作人员有甚么疏忽让这个又被客户拿走了吧,不过被兑换的纸币右下角都会有红章的,这个好像有点浅,有些难看出。”,工作人员就这样解释着。

白蔷薇走出银行,心里波涛翻滚,我竟然还给那个贱人提供了全套服务,气死了,气死了,他现在肯定在哪里炫耀吧!啊啊啊啊啊!

可也怪不得那个人,就怪自己蠢,上了当,保持不收纸币的习惯就好了啊。

两天了,桌上只有六十几枚银币,哥谭依然把银币推给白蔷薇,简简单单说到:“你都可以买一万条内裤了,都拿去用啊……”

白蔷薇气得跳起来:“你这废物!不过是欠了五百块而已!用得着这样气馁吗!”

哥谭吓住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连忙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我刚出去,就有一个人和一个警卫进来了吧,我在外面听到了,这么大事竟然不告诉我!真以为自己是仙人,啥事都能摆平啊!”

“……所以啊,我又不是仙人,还不起的……所以你还是快点走了好,免得被连累。”,哥谭依旧气馁。

“你!!!”,白蔷薇气得夺门而出。

会坐多久牢呢……哥谭这么想着,白蔷薇此时也是如此想着。

白蔷薇又去了老地方,却迟迟没有客人,她的心是崩溃的。

下午了,白蔷薇啃着一小块饼,涌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白蔷薇来到了几个富人家的房子边。

富人家总要几个佣人吧,她这么想着便去挨个询问,确实有一家缺少一个女仆,但是雇佣的价格每周只有十枚银币。

“可是我现在很缺钱,能有工资高一点的工作吗?”,白蔷薇做请求状。

“你缺多少钱呢。”,老爷问。

“五百银币。”

“五百?”,老爷捋了捋胡子,细细思量了一番,便拿起一张纸书写协议。

白蔷薇看过协议书。

“卖……卖……”,白蔷薇看到里面的内容,成为法尔雅家的所有物,签字后具有法律效益,除了生命权外,任何权利都属于法尔雅家。

“签了这个你就将以五百银币的价格把自己卖给我了。”,老爷缓缓说道。

“太亏了。”

“???”

“太亏了!”,白蔷薇递回协议书!,坚定的说:“至少两千银币,我才卖。”

“我怎么知道你值不值两千。”,老爷笑到了。

“要试用一下吗。”,白蔷薇眼神犀利。

于是老爷将白蔷薇带进一间房里,两个女仆靠在门外偷听。

几分钟后,两人出来了。

老爷准备修改协议书,白蔷薇又坐地起价,要改成两千五百银币。

“额,这个……”,老爷有些忧郁,白蔷薇轻轻掀起裙角。

“咳咳,好……”,老爷写完了协议书。

白蔷薇看了看,两千五百银币的价格,将自己卖给法尔雅家,她轻快地签了字,老爷在上面盖上了章,这份文件从现在开始就具有了法律效益。

老爷让她在这里过夜,明天再拿钱去做她的事。

夜晚,白蔷薇清洁了身体,老爷为她准备了新的衣服,让她打扮起来。

一套黑色的,华丽的洋装,覆盖在洁白的身子上,泛着红晕的小脸让老爷难以抑制自己的欲望。

白蔷薇还在感受久违的内裤包裹嫩穴的感觉,却被老爷按在床上,只听到老爷说,内裤太碍事了,就把内裤脱下扔给一旁的女仆,再招呼女仆离开。

摸得白蔷薇的嫩穴有些湿,老爷就直接开始交配了。

白蔷薇发出了悦耳的娇喘,让任何人心里都痒痒的,其实她并不舒服,老爷的肉棒跟骨头似得,让人怀疑里面是不是真的长了骨头,跟她的穴内一点也不契合,但是她依然要装出舒服的样子取悦老爷。

只是老爷很快。几分钟的事,但是白蔷薇的身体、样貌和技术,都让老爷感受到有别于其他女人的满足感。

一会儿,老爷就搂着新欢睡了。

门外的女仆说着,一直单身的老爷会不会取这个人为妻啊……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5-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weet-sweet

2 thoughts on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3-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