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weet-sweet ♥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5-6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5-6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Sweet-sweet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3-4

两章两章地,更新到第六章,开始女主身体的变化。

之后就一章一章更了。

大家肯定不喜欢这种冗长的垃圾玩意吧。

肯定不喜欢吧。

不喜欢吧。

吧……

都没什么撸点的。

第五章 卖身?美好的生活才刚开始!

上午,哥谭坐在桌旁,那个碰瓷的来了。

“准备好钱了吗。”,碰瓷的来了坐在哥谭的对面。

“一分钱也没有。”

“你怕是想在牢里坐一辈子。”,碰瓷的气不过,提起哥谭就揍他,哥谭想反抗,但是又被两个警卫制住。

“不要打他!!!”,一声尖叫,白蔷薇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大皮包。

白蔷薇走了进来,从皮包里拿出一袋钱,伸向碰瓷的。

碰瓷的拿过来看了看,让警卫放开哥谭,便说:“竟然还有个小女人给你还钱,呸!”,于是便离开了。

白蔷薇关上门,又回到哥谭面前,从皮包里拿出了四个袋子。

“里面有两千银币,都是给你的。”,白蔷薇甜蜜地笑着。

哥谭呆了,不知道说些什么,但他刚反应来一些,白蔷薇已经脱下了项圈放在他的手上,然后走到了门前。

“你去哪里啊。”

“我,我把自己卖给富人家,弄到了这些钱,所以我要回去,免得被通缉了吧……”,白蔷薇说得也不是什么滋味,又开始说,“我这样的人通缉起来人人都认识,只要说一个白发白肤的人,跑到天涯海角都找得到的,所以啊……”

“你怎么能去卖身呢!”,哥谭瞪大了眼睛,没有大吼却有些嘶哑。

白蔷薇呆呆站着。

“我们的冒险还没开始呢。”,哥谭本来是想说我可是已经爱上你了,却又没说出口。

“这一路也算是很好的冒险吧……”,白蔷薇越来越感到伤心,“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啊……”,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去。

“再做一次啊!”,这种时候哥谭却只敢说出这么一句在这个场合有些恶心的话。

“我……”,白蔷薇低下头,眼泪也慢慢流下来,“我怕做了就不想走了……”

似乎这并不是什么恶心的话,这是两个人爱意的体现,这份爱,即将要分开。

“白……”,哥谭见到白蔷薇已经跑出去了,没法喊出剩下的两个字,他站起来,却因为大腿的疼痛又被迫坐下,低头看着充裕的钱袋,流着泪瞎笑。

“反正有好多钱啦,两千块啊。我可以买到所有的装备去做伟大的冒险家啊。女人什么的……”,哥谭,躺下去,眼泪止不住,声音也变得嘶哑,“不需要啊…………”

秋天也快要结束了,天气越来越凉了。

白蔷薇卷在被子里,旁边是女仆请她快点起床用餐。

“早餐就不吃了啊,中餐再叫我啊。”,白蔷薇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不吃早餐可不行,我的宝贝可不能饿出毛病!”,老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白蔷薇一下就坐了起来,又躺了下去,女仆趁势把她拖出来,为她穿好衣服,打扮完成后,白蔷薇走向餐厅。

内裤一直勒着皮肉,白蔷薇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内裤的自由舒适,得到了原先渴望的内裤却觉得没什么意思。

到了餐厅门口,又难受得往回走,女仆都不知道她又要去干什么。

回到房间翻出一条南瓜裤,把内裤脱了,穿上南瓜裤,一下子舒适很多。

“啊谁叫这个老爷不准我真空呢,说什么要顾及法尔雅家的面子……”

去到餐厅,老爷凑了上来,“宝贝啊,昨晚睡得好吗?”

白蔷薇伸个懒腰,打着哈欠说:“好极了。”

“哎呀宝贝,在外面可不能做这些动作啊。”,老爷又再劝导。

“好好……”

白蔷薇只想,在这里哪里像卖身啊,只要伺候好那根骨头没事卖个萌,就可以随便任性,这个老爷可真是好玩。

看着杯中的红色液体,她又想到了哥谭,一个不喝酒的家伙。

“奇迹之路!”,哥谭已经全副武装,拥有坚固的胸甲,镶嵌了金属的宽檐帽,带有金属板和护膝的靴子,两杆手枪,剑也换了新,还有一个新的旅行包。

“嘿呀!奇迹之路呀!”,哥谭正在往隆德奇迹的路上。

古代隆德人的城市遗迹,外围已经成为现代人的城镇,而中心则有着奇异的建筑,有些道路可以通达,于是成为了旅游路线,建筑中是不允许进入的,那些都是冒险家们的场所,危机四伏,但幸运的人总能在结束旅程后成为一方富翁,虽然很少,大部分人都入不敷出,有些甚至丢了性命,而进入更深处的人,也没有回来的。

十几日的路程,哥谭到达了隆德奇迹,外围的喧嚣让他激动万分。

一些冒险家正在聚集队友,一些女人在拉客,一些商贩吹嘘自己的商品,还有搞砸了的铁匠,听着像是坏了传家宝。

装备光鲜的哥谭走到这些人中间,还真是夺目耀眼,但是经验老练的人一看他就知道没去过遗迹里,常年在遗迹中打滚的人装备早就没了光鲜的外表。

去遗迹之前总需要买些药品与体积小却能量高的食物,还有容量较大的水袋。这些东西在任何杂货店都有售。

“一些必备药品,还有些食物,一个大水袋。”,哥谭竟然一口行话,没有经验的人都会说出各种必备药品的名称,食物的类型啊之类的。杂货店的老板还以为能宰他一把,没想到只是个换了新装备的家伙,虽然他并不知道哥谭确实没经验。

哥谭去旅馆租到房间,准备休息一晚后,开始冒险。

啧,这个性无能……白蔷薇还没什么感觉,老爷就结束了,又死死抱着她睡觉。她还得挣脱出来做避孕,然后还要钻进去,顿时有种后悔卖了自己的想法。虽然现在有了大衣柜和豪宅佣人,可是不知道老爷什么时候会厌烦她,那一纸条约上,属于自己的只有生命权,一切没有侵害到生命的事情,都可能会发生。

白蔷薇还是想多了,这一年的初冬已经到了,她失去的只是取得高额快感的权力,她每天都刁蛮得要死,亏得老爷还是如此宠她,什么人会忍受这么长时间的刁蛮女人,还是一个被买下的奴隶。

当然是一个抖M才会忍受啦。白蔷薇已经彻底看穿老爷了,这就是一个抖M啊,平时被她骂,做爱时用脚踩,真不知道是谁被买了。

“啧,废老!滚过来!”,白蔷薇又骂出一声。

“诶来啦来啦。”,老爷屁颠屁颠跑到她面前,“什么事。”

“给我零花钱!”

“好的好的。”

白蔷薇已经花了不知道多少钱了,老爷的产业也似乎完全能支持她的消费。拿到了钱,她又跑出去浪了。

她出去之后,老爷坐着,觉得很累,其实他很爱面子的,两个女仆平日都看尽了他们俩之间的事,又爱八卦,不知道这些事什么时候会被传出去。想着这些的时候,两个女仆又在楼道上谈起,玩上白蔷薇对老爷的骂声,与老爷下贱的回应。

他必须要让那两个女仆闭上嘴,免得损坏他的名誉。老爷先去找她们俩谈了谈,可隔天又听到她们在谈论,一怒之下辞退了她们俩。

可辞退之后,他又想到这两个人可能在外面乱说,一下子就慌了神。

“怎么办,上哪里找那些女仆。”,老爷来回走着,一点头绪也没有,一想到外面已经有人知道了他的这些事,他就怒火中烧。

“废老,滚过来!给我舔脚!”,白蔷薇从外面回来,在房间中喊着,想让老爷舔干净她的脚丫子。可看到老爷神情紧张地站在门口,便有些恐惧。

“怎么了?老爷?”,白蔷薇摆出萌萌的姿态,跪在地上,偏着脑袋,老爷也是吃这一套的。

“你这个贱人!”,老爷冲过去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摁到在地。

“你毁了我的名誉。”,老爷扭曲涨红的脸,像是地狱派来的恶鬼一样。

白蔷薇呼吸不得,无用地挣扎。过了一会儿,发紫的嘴唇和停止挣扎的躯体,告诉老爷,他犯事了。

“死,死了。”,老爷更慌乱了,“死了!死了!”

怎么办怎么办,就算是自己的奴隶也是拥有生命权,会被判刑的,他的生意也会无法做下去的。

埋了,埋了,在后院埋了,老爷想到了这个绝妙的解决方法。

漆黑的夜晚,老爷把白蔷薇装到麻袋里,去了后院,又觉得埋在家里太不好了,又离开院子,到比较远的城镇边缘,埋下了白蔷薇。

回到家中,老爷惊魂未定,想到了那一纸条文,马上把它撕毁,烧尽,撇清关系,他现在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连夜去找到当地黑帮,要求做掉那两个女仆。

然后一切都放心了,老爷睡下了,觉得不会再有事了。

可是白蔷薇还没死透,醒来发现自己在麻袋里,还有重物压在自己身上,便挣开麻袋,从土中爬了出来,一身脏兮兮的,回忆了一下发生了什么,老爷疯了吗,但现在,还是不要再过去为好,或许,因为这次死亡,又恢复了自由身呢……

又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就像被哥谭带出妓院那会儿一样,没有鞋子,可不仅如此还丢了帽子。土地又这么冰冷,还好没有下雨。

“还好没有花光所有的钱……”,白蔷薇刚要庆幸,却发现钱都是放在包里的,包不在手上。

往哪儿走呢?白蔷薇不知道去哪儿,如果出现在这个城镇里,会不会又被老爷盯上,于是踏着土地的寒气,离开了这个城镇,随便走着一条路,总能去到一个新的城镇吧。

哥谭跟着一个小队伍进入了遗迹,原本以为里面是有很多陷阱坑害冒险者,但其实是那些有着社会组织的生物,有些生物还有较高的智能,会制造金属物品,总有些家伙会带出地底的金银制品,来到这里,被冒险者劫掠,但是这些生物因为具有领地意识,认为人类是在与他们争抢这里的领土,于是视冒险者为不共戴天之敌。

这里似乎比较多的玩意就是大蚂蚁了,听着其他人说这些,还以为进来就会遇到那些有智能的生物,其实大蚂蚁大蜘蛛之类的放大版昆虫要多得多。他们的产物比如蛛丝和蚂蚁的分泌液是卖的比较好的东西,许多冒险者都是以这些东西为生,它们的繁殖也是飞快,根本杀不完。

有些老司机带队,哥谭的经验也是飞涨,亲手杀死一些蚂蚁和蜘蛛,让他忐忑的心也越来越平静,学会了获取蚂蚁分泌液和蛛丝的方法,以后或许也能一个人来,毕竟组队虽然安全,但是收获也是要平分的。

踏上归途的时候,队里的一个小伙伴跟他说:“哥谭啊,你有没有小女友啊。”

“啊?不要说这个嘛。”,哥谭想到了白蔷薇。

“蚂蚁分泌液和蛛丝搅拌彻底后,就是催情药和持久剂哦。不过很苦,要放点蜜糖。”

“…………别说了,我……”,哥谭超难受的。

“好,好。哈哈哈哈。”小伙伴笑了笑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砍蚂蚁,射蜘蛛,砍蚂蚁,射蜘蛛,这样的生活让哥谭有些心烦,一个人进入遗迹,也增加了不少伤口,药品的补充确实有些入不敷出。

“难怪他们会组队去砍蚂蚁,原来是因为没有药品支出啊……”,哥谭觉得两个人组队就好了,人太多虽然更安全但是太不赚了,于是又想到白蔷薇,但是白蔷薇又不会战斗,她会不会有魔法天赋啊?想不了这么多,哥谭睡下了。

白蔷薇从马车上醒来,她现在穿着有些厚的破旧麻布衣裙,一顶很丑很简陋的帽子,一双简单的布鞋,身上也不太干净,没有被遮住的地方也被太阳晒得微红。

“还好现在是冬天,太阳没那么猛烈,但真是冷啊……”,白蔷薇缩在一堆货物里,想要继续睡觉。

这些日子她把身上这些贵重的衣物都给了这个马夫,换了马夫的女儿这么一套破衣服,然后和马夫同行去往隆德奇迹。

“哥谭,希望你在隆德奇迹啊……”,白蔷薇还记得哥谭说过他解决装备和费用之后就要去隆德奇迹,所以找到这辆要去隆德奇迹的马车。

“你有见过一个一米八左右,黑眼睛,两边鬓角有小辫子的人吗?”,白蔷薇四处在问路人,商人,但是大家也不是很清楚这样的人。

一会儿,白蔷薇到了奇迹入口,有一些冒险者在外面聚集,准备去遗迹里,白蔷薇便去问着。

“你知道他叫什么吗?”,一个猛男问白蔷薇。

“叫哥谭·雅宾”

“哦,那就是他了,他刚进去遗迹呢,这个家伙跟我们组了一次队之后就总是一个人去遗迹里,胆子真的是大,不怕亏钱的。”,猛男笑笑又走开了。

白蔷薇知道了哥谭在遗迹里,可是不知道如何进去找他。踌躇时看见一队冒险者进去了,便跟着走,绕过一些奇迹建筑,就进入了一座遗迹。

那些冒险者也注意到她了,想着没什么本事的人怎么敢进来这里,就没管她,倒是注意到她有多漂亮,不停得在谈论。

谈笑中他们遇到了哥谭。

“那个白女孩啊,真的是想操。”

“得了吧,你没这胆。”

“谁不知道你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

哥谭听到这些,便问道:“你们说的那个女孩,是什么样子。”

“哦!超可爱的,白头发白皮肤,眼睛还是粉红色的!”

“对对对,可惜你没看到,说不定还是个魔法师,不过看起来挺穷的,可能是因为这个吧,往遗迹深处走了。”

“深处?”,哥谭已经确定了这个人一定是白蔷薇,可是她竟然往深处走了。

“你要想见她,现在跑过去可能还来得……”,这人还没说完,哥谭就跑得飞快,不见影了。

“哎呀,真是猴急。”,一些人笑了笑,又继续寻找大昆虫们的踪迹。

哥谭转过了无数条死路依然没有发现白蔷薇的踪迹,十分焦急,万一白蔷薇受伤更甚是死了怎么办。

而此时的白蔷薇非常害怕,一点点声音都让她竖起全身汗毛,看到前方有些光亮,便走了过去。

“哥谭……你在不在那里啊。”,白蔷薇轻轻说着,显然哥谭不会在那里。

走到了光亮处,白蔷薇发现是一面墙,为什么墙会发光呢,她摸了一模,软软的,还有些温度。她又把耳朵靠上去,不知道能听到什么声音。

下陷,她的手陷进去了,白蔷薇使劲往外拔也没有用,还没叫出声,软软的墙壁就把她吞噬了。过了一会儿白蔷薇的头被吐了出来,墙壁也变得有些更加透明,光亮更强,可以看到白蔷薇的四肢被伸展开来,衣服被剥离去,一些软组织正在进入她的小穴和菊花,但是她已经晕过去了,没有什么反应。

白蔷薇与更强的光,吸引来了一些大虫子,大虫子一靠近就被墙壁吞入,可依然还有很多虫子前来送死。

墙壁的软组织还在不停渗透白蔷薇身上所以容易进入的孔洞,阴道和子宫已经被塞满了,但并没有满到撑鼓肚子。更多的组织渗入了她的肠子中,小肠正在一点一点被灌满。

墙壁吞下了许多的虫子,对白蔷薇的渗入也更加活跃,她的胃已经被充满,还有在一点一点伸出他的食道。

她醒了,感到有股尿意却不能尿出,这是因为她的尿道也被填满了,软组织还在往输尿管渗透,想要进入肾脏。又感到肚子涨涨的,没办法,已经充满胃要突破食道。

终于倒了喉咙的位置,她也没有想呕吐,或许是因为口交的训练吧,软组织还一点一点包裹她的舌头。乳房也有了些许动静,好像被注入了凉凉的东西,其实只是软组织低于体温,让她感觉有些凉,她的原本小小嫩嫩的胸部涨大了一些。

“哥谭!”

“哥谭!!!哥……”,她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怎奈软组织已经堵住了她的气管,她正在窒息中。很快地软组织充斥了她的肺部,排去了所有空气,白蔷薇意识模糊。

一道气体的注入,白蔷薇又活了过来,几秒后又被抽干了空气,这样循环往复,被操控了呼吸。鼻腔里的软组织也已经伸出了鼻孔,连接上了充满口腔的软组织,伸出几根触须去了耳道,又一直填满到鼓膜,难以震动的鼓膜让她听不到什么声音。软组织还在在渗透,试图占满她全身所有有空的地方,没一会她的眼皮下也伸出了软组织,包裹了她的眼珠。

一点一点,软组织又进入了大脑的间隙、进入了各个内脏中有空的部分、腹腔、胸腔。

白蔷薇尽管还能思考但是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随着身体的每个部分都被充斥,她沉沉得睡去。

哥谭隐约听到白蔷薇的喊叫,又转了很多条死路,看到一些大虫子往一个方向走,便跟了过去,那极亮的亮光一下就吸引了他的眼球,仔细一看是一个人的头暴露在哪里。

“白蔷薇,白……”,哥谭跑到了亮光处,看清了面前的人,她就是白蔷薇。

“这个墙,透明的……”,透明的墙发着这样的微带蓝色的光,哥谭拔出剑,插入墙壁,想要割下白蔷薇。

这个墙壁外面并不是太软,有种切西瓜的感觉,但是越到里面越是像软泥。哥谭切开一个轮廓,把白蔷薇拔出来,分开了与墙壁连接的部分,墙壁的强光便转为了微光,白蔷薇身体里的软组织也失去了光芒。

哥谭带着白蔷薇又转了大量死路,终于离开了遗迹。

第六章 失去自由?更只如同玩偶!

哥谭抱着白蔷薇在众人的目光下回到旅馆,将白蔷薇放在床上,然后一点一点清理白蔷薇口中软组织,但是怎么拉也不能将软组织分离,放下了,它又会回到嘴里,而软组织似乎收到了危险的信号,把暴露在空气的部分全部收回去了,白蔷薇的嘴也紧闭起来,尿道阴道菊花处都无法直接触碰到软组织,哥谭只好去叫来医生。

“这个……”,医生没法撬开白蔷薇的嘴观察,但是听哥谭的描述也能确定问题,“这个是穴壁,通常就在阴暗的遗迹洞穴中被发现,所以就叫这个名字了。”

“穴壁的肉呢,没有大型猎物做诱饵的时候都是与周围环境相同的颜色,一旦附着捕捉了大型猎物,就会变得透明然后发出强光,将自己的软肉组织像水一样渗透到猎物身体的每个角落。”,医生向哥谭介绍了这个,但是马上又摇摇头,“这个没得治的……”

“她呢,醒不过来了吗?!!”,哥谭抓住医生大吼,口水都喷了出来。

“别激动别激动……”,医生挣开哥谭的双手,重新戴了戴眼镜,“能醒来,而且还有意识,能看见东西,就是不能动,呼吸也是受到穴壁的支配。”

“这…………”,哥谭低下头,特别伤心。

“所以要养好穴壁,才能保证她活着,不过很好养,只要把食物放在旁边穴壁就会伸出触手来吃,没有伸出触手就是饱了不想吃了,喂水的话,倒进她的耳朵或者是嘴巴,就算是……下体也可以。一般放到嘴边,嘴都会微微张开的……”,说完医生也准备走了,“对了,对她说话一定要对着耳朵说,她几乎是听不到周围的声音的。”

医生离开了,就留下哥谭呆坐着,五味杂陈。

哥谭拿了一些食物伸手往白蔷薇那去,白蔷薇的嘴里伸出一条透明的触手吸走了食物,然后又回到了她的身体里。于是哥谭又拿了一杯水放到白蔷薇的嘴边,她的嘴如同医生所说的微微张开,哥谭把水倒了进去。

“就这么等她醒来吗?”,哥谭失落,相当失落,早知道白蔷薇会跑出来,自己为什么要离她这么远,应该一直在哪个城镇守着她才是……

“可恶可恶可恶啊!!!”,哥谭捶着自己的大腿,连泄愤都做不到。

抱怨得没了力气,白蔷薇也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穴壁组织从她的眼球上退去,她发现自己在一间房子里,但是身体根本不能动弹,只有眼皮和眼球能够控制,呼吸被控制,但很规律,氧气不算充足也不算贫乏。现在她非常恐惧,心里只有哥谭,哥谭,多么希望哥谭在她的身边。

“白蔷薇。”,哥谭发现她醒了,叫了一声,白蔷薇的眼睛没有反应,似乎确实没有听到。

哥谭凑近了,让白蔷薇看到自己的脸,边喊着她的名字。

白蔷薇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哥谭真的在自己身边,但是哥谭似乎在说话,她很难听清,在她的面前说话却像是楼下的人在低语。

哥谭不知道白蔷薇是否听得到,就说听到了就眨眼睛,白蔷薇没有眨眼睛。于是哥谭凑到她的耳边说话,白蔷薇猛地眨眼睛,生怕哥谭不知道自己听到了。

“果然要凑在耳边啊。”,哥谭叹了口气,“白蔷薇,我果然要用尽一生爱护你了吗……”

“你或许一辈子就这样了吧。”

“我现在真的不能给你带来什么。”

“每次去遗迹都有些亏本啊……”

“冒险家什么的,我要是从没说过就好了,你就不会来这里了。”

“我就不该带你离开妓院……”

“啊,我就不该存在啊!”,哥谭懊悔地把脸埋在白蔷薇的胸上,比原先大了一圈的胸让哥谭就算是懊悔也想碰一碰。

白蔷薇现在超怒的,只觉得哥谭真是个废物,要是自己能动就把他揍到三天下不了床。

深深的懊悔后,哥谭出了门,为白蔷薇买了衣服鞋子,尽量选择与曾经相似的款式,又抱着愧疚,买了一条内裤。

回到房间为白蔷薇穿上衣服鞋子,她又到了以前哥谭所熟悉的样子,哥谭又把她的内裤脱下来。

“果然不穿内裤才有白蔷薇的感觉……”,哥谭这么说着,尽管白蔷薇听到不到,但是她大致知道哥谭在想些什么。

哥谭让她背靠墙壁伸直了脚坐在床上,这样能看见房间里的所有动静。

一切都做完,哥谭坐在椅子上歇息,又望向白蔷薇,一动不动真可爱……他的肉棒抬头了,如今白蔷薇真的,成为了人偶,更贴切的,真的成为了哥谭的玩偶。

“我的玩偶……”,哥谭吞了吞口水,性欲占领了她的大脑,早没了愧疚,过去抱起白蔷薇,脱了裤子,在白蔷薇耳边说着:“你是我的什么……”

到了做爱的时候,白蔷薇又怎么会不了解哥谭的想法。

我是哥谭的玩偶……白蔷薇只能在心里回答她,结合现在的状态,完美得契合了这句话,她的下体已经流出丝丝细滑,闭上眼,等待哥谭的动作。

哥谭把她抱起,将蜜穴对准了肉棒插入。

白蔷薇又得到了早已渴望的哥谭肉棒,睁大了眼睛,细细品味哥谭的爱。

哥谭将她抱起落下,抱起落下,完全被人操控的感觉再加上这根肉棒所带来的快感,白蔷薇的心理和身体都得到极大的满足。

哥谭的感觉越来越好,将白蔷薇抛下,她就像玩偶,在床上弹了两下,四肢随机地伸展,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

哥谭再次插入,让爱液发出咕哧咕哧的声音。

白蔷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点娇喘,哥谭并没有因此减少兴奋感,而是因为白蔷薇玩偶的身份,而更加激动,没一会儿又开足了马力。

啊,哥谭,哥谭,白蔷薇的内心世界早就没了别的思考,只有那点春心荡漾。没有露出声色的高潮,已经出现了好几次,本来拥有喷潮能力的她,也是因为穴壁而没能分泌出液体用来喷射,搞的哥谭以为她还没有高潮,连嫩嫩的肉穴都没有收缩几下。

直到哥谭射出,白蔷薇已经高潮了七八次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还想让哥谭继续插她。

哥谭却想到会不会怀孕啊,身体里面都是穴壁,子宫里面也是吧,那就是应该不会怀孕的吧……

而白蔷薇早就把怀孕与否忘在脑后了。

最终哥谭也没有为她做避孕,似乎是认定了不会怀孕了。

休息了会儿,哥谭把白蔷薇放到床边的椅子上,倒了一些茶,放了一点面包,度过晚餐。

睡觉时,哥谭把白蔷薇的衣服脱光,当了抱枕,白蔷薇则是想着:怀抱……哥谭这样的怀抱……当个玩偶也不错啊……

早上起来哥谭把白蔷薇打扮好,让她坐在窗边,面前的小圆桌放上茶点,把她的脑袋往外扭了点,靠在了窗子上,可以看到窗外的大部分角度的景色,然后在窗外置了一把小伞,为白蔷薇遮住太阳,于是又往遗迹冒险了,这次他进入了小队,还是要有的赚才好。

白蔷薇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听到小鸟的鸣叫,第一次觉得如此静谧,很幸福的感觉。

还以为他会让我在这晒太阳呢。

没有买夏装还算是有点智商,不会被冷死。

有点……无聊呢……

夜晚,回到家中的哥谭,发现白蔷薇的桌上有一坨胶状的物质,里面似乎包裹着残渣。

“吐出来的吗?”,哥谭惊骇中,“这难道是……排泄吗……”

扔了这块胶,哥谭弄来净水,为白蔷薇清洗身子,洗完擦干净了甩到床上,又清理自己的身子,最终沉沉地躺在床上,抓来白蔷薇解决需求。

一天的无聊就是为了现在的美好吗?白蔷薇这么想着,很值的样子,无法间断的高潮让她觉得一切都太值了,又想到是不是身体里的那东西让自己变得更敏感了呢?

一天天过去,哥谭算是混出了点头角,许多人也认识了这个新人。

“能抓住一个黑精灵也真是厉害啊。”,一旁的路人看到哥谭就开始讨论他抓住黑精灵的事,可惜那只黑精灵带回来没多久就死了,没法卖多少钱,这样的初具智能的生物,一只活的总是能保证几月时间不愁吃喝。死了却就不值几个钱了。

哥谭回到家里,看着床上好似自由落体后的玩偶,又起了需求,拿起玩偶花了些时间解决,又仍回了床上。

时间太久了,哥谭从一开始的很心细变得很不在意白蔷薇,懒得给白蔷薇穿脱就干脆让她一直穿着,只有很长时间才洗的一次澡才会褪下衣服,换上另一套干净的衣服。也懒得把白蔷薇安置在窗口让她可以看着外面的风景,早起之后就只是给她喂食然后忙碌碌地就走了。

白蔷薇有些不满,但是自己现在终究只是个玩偶,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了,甚至无法听清周围的声音,无法说话,还有什么权利可言。每天等着哥谭回家使用她,然后默默享受那点美好就行了。

后来哥谭发现白蔷薇也不流汗也不会臭,就连小穴分泌的液体和射入的精液都会被穴壁回收,就干脆连澡也不洗了,完全少了这套麻烦,只要在桌上准备好水和食物,甚至只要家里还有食物,穴壁就会伸出触手去拿,哥谭便彻底没有管白蔷薇了,只需要做扔掉小胶球这么简单的工作,白蔷薇也一切都无所谓了,更加敏感的身体,随着时日增多的高潮次数就是她最好的工资了。

而天气也越来越冷了,白蔷薇的衣服有些支持不住了,这时候穴壁为了保持宿主的健康,在她的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保温的胶膜,白蔷薇感受到了这层温暖,停下了希望哥谭想起她还活着的祈祷。

就这么度过了一整个冬天,天气回暖,只是冰雪还未消融,那层胶膜也消失了,白蔷薇的身子已经经不住什么摩擦,仿佛全身都长满了快感神经,有时让哥谭亲一下也好似牵动了全身,哥谭闲着的时候又会把她抱过来按揉手感舒适的部分,其实白蔷薇表面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内里已经失去思考能力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哥谭才想起白蔷薇活着,应该要有解闷的活动,于是把她抱出去,逛街,她一动不动的样子让人真的以为她是一个人偶,哥谭又把她寄租在真正的人偶店,成为了镇店之宝,被安置在门外,也幸好有雨棚,太阳无法从任何角度晒到她。

成为镇店之宝的她啊,每天会被很多人摸来摸去,大家都赞叹这个人偶的做工,纷纷要购买,但是店长怎么会卖,虽然如此,许多客人也买走了其他的人偶,也只有店长和哥谭才知道门外的人偶是活着的。

在人偶店的白蔷薇接受了更精心的照顾,总是换着各种漂亮的衣服,会被喂饱之后放置在更舒服的座椅上,其实这些精心的照顾在白蔷薇看来已经多余了,她现在只想多要一些休息的时间,整个白天的高潮体验,让她又爱又狠。

睡梦醒来,自己又被放在门前招揽客人,有些年轻的女孩儿把她抱在怀中,抢了她的座,与另外几个女孩儿聊天,只是白蔷薇什么也听不到,很是无聊。

可是这个女孩儿突然惊叫一声松了手,使得她摔在了地上。

不能捂着痛处让白蔷薇一下就哭了,但是并不能有所表情也无法流出眼泪,只能默默难受。

“她有呼吸……”,女孩很惊恐,但是旁边的女孩不以为然,觉得她想多了,是不是没睡好,又捡起白蔷薇把她放回椅子上。

店长以为穿帮了,但是似乎没有人在意这个女孩,也就放了心,之后店长把白蔷薇放到店里来,座位下铺了软垫,免得再被摔在地上摔伤。

这个晚上,店长把白蔷薇脱光,换上新的衣服,在穿上内裤之前,拿出自己的肉棒,享受这个精致的玩偶。

这已经是常有的事了,店长总是会在有需求的时候让她来解决,又舒服又快捷,白蔷薇自己也觉得舒服就好了,无所谓了,反正哥谭又把她租出去,说好不理他的。

过了一个月,租期到了,哥谭又把她领回去,白蔷薇不开心,当初说了不理你的,但是早就由不得自己了。

回到熟悉的房间,她又被扔到床上,哥谭拿出肉棒迫不及待得使用了一番,白蔷薇感受到最舒服的那根肉棒,又觉得不理他什么的,太蠢了。

后来店长过来找到哥谭,商量再租借,但是哥谭没有答应,店长便很气地要报复一番,于是跟一些色狼说了这件事,让这些人起了歹心。

在一天晚上,哥谭有些事要去处理,离开了家门,而那两个歹徒则进入旅馆,找机会撬开锁,将白蔷薇偷走。

这时白蔷薇已经熟睡了,又是一场春梦,惹得她心痒痒,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不认识的房间,那两个歹徒说着,睁开眼了!睁开眼了!其中一个,已经在与她交合了。

白蔷薇以为自己又被租去了,可是这歹徒凑得近近得,摆弄着她,一边还说着,这险冒得值啊,偷东西还是刺激哈。

她意识到自己是被偷走了,又要离开哥谭了,她受够离开哥谭的日子了,她……无法决定任何事情。

两个一点也不爱惜玩具的歹徒,压在她的身上用力抽插,要是以前,她肯定痛晕过去,但是现在却特别舒服,高潮不停冲击她被穴壁包裹的大脑。

歹徒一会儿揉弄她的四肢,一会儿踩着她的背走过,难道店长没告诉他们这是活的吗?

歹徒们就这样玩腻了,商量着明天把她卖给谁。

回到家的哥谭,发现白蔷薇不翼而飞了,看看地上的脚印,这才知道遭了贼。

怎么办,怎么去找,怎么知道白蔷薇被偷去哪里了。

报警!报警!这种事只能找警察了!

天哪,自己也有要依靠警察的时候。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7-1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weet-sweet

2 thoughts on “小小白蔷薇的冒险 5-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