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tockingLicker ♥

少年奴隶说

少年奴隶说 – 蔷薇后花园

“啊…..要断粮了……”十四五岁的瘦弱少年看着银行余额暗暗叫苦。

少年一个月前离家出走,说要闯荡一番,但没文凭又年幼使他处处碰壁,现在急需找一份工作。

他的眼睛不停的扫视周围,寻找着工作。忽然,一个街边的小广告排引起了他的注意。“学生短期兼职…..嗯….地点…..去看看吧。”看到地方并不远,少年觉得碰碰运气。

看着眼前的气派的五羊大酒店,少年觉的自己来错了地方“为什么这里会召兼职啊………”但少年还是进去了。

等前面的人办理完入住手续,少年走上前台询问:“请问是这里召兼职吗?我看到广告来的。”前台的人闻言,抬头看着少年:“嗯,对,你先等等。”少年被眼前的女孩惊艳到了,浅黑的中短发打理得当,白皙无暇的瓜子脸上带着衣服细框眼镜,脸上带着微笑,给女孩增添了一股知性的感觉,再往下是雪白的脖颈和白色的女士衬衣,但胸部差强人意,要是我女朋友该多好,少年意淫着。在少年打量女孩的时候,女孩也在打量他,“等等。”说着,女孩从台子里走了出来,下面是黑色的一步裙,黑色的丝袜包裹着修长的双腿,脚上踏着8cm的黑色高跟鞋。女孩绕着少年转了两圈,点了点头,“行,你跟我来。”说完,莲步轻移,少年赶紧跟上。

来到一个像接待室的地方,女孩让他坐到椅子上然后倒了一杯水,说:“你先等一下,我去找老板。”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门被打开了,先前的女孩和一个身形高挑成熟的看起来有些冷艳的女强人走了进来,看起来就是女孩口中的老板了,“老板,觉得怎样?”女孩问。美女老板走到少年面前,这时少年才发现老板不是一般的高,自己151cm的身高只到老板的胸前。老板看了少年几眼,问:“你叫什么名字?”声音不很悦耳,但也算圆润,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居于高位的原因,说话时有一种命令感。“于越。”“嗯。工作十天,当看板娘,要求女装、笑容可爱,每天1000块,干不干?”老板提出了条件。“女装…”少年有些抗拒,“包吃住吗?”“吃有盒饭,住的话可以住员工房,但条件恶劣一点。”高额的薪水再加上包吃住,少年还是答应了。“你先等一下,把合同签了,明天开始工作。小娜,新人交给你了。”说完,老板快步离开了,看起来很忙的感觉。合同被刚才的女孩子,也就是小娜,拿了过来,上面内容大致就是一些要求和待遇,比如按要求着装之类的,少年看了看,签下了名字。

第二天一早,少年在酒店的小号的员工房里洗了个澡,然后被小娜带到更衣室,换员工服。小娜先给少年画了妆,然后带上一顶假发,看起来还挺像个妹子,然后换上工作穿的衣服。工作服和小娜的差不多,区别就是把黑丝短了一些,变成了绝对领域,高跟鞋变成了小皮鞋,毕竟少年不会穿高跟鞋走路。

穿好之后,小娜用纤细的小手整理着衣角裙摆,而少年则因为没穿过裙子而脸上发红,当小娜的手拂过他在女式内裤里的阴茎时,少年不自觉的勃起了,裙子被顶了起来。

“哎呀,小弟弟很有精神呢~”小娜看着裙子的凸起,捂嘴轻笑。少年的脸更红了。

“这样可不能工作呢……”

“娜姐,怎么办啊….”一听到不能工作,少年有些手足无措,“办法是有,但有些辛苦哦?”

“没问题! ”少年坚决的回答。

“那你先把内裤脱了,我去准备一下。”

“欸?等等……”但小娜已经走了,少年只好先把内裤脱了下来,因为穿着裙子又没穿内裤,少年觉得小鸟凉飕飕的,胀的也更大了。过了大概5分钟,小娜回来了,左手拿着一个红色的像茶叶罐一样的罐子,右手则拿着一个一个用几根钢条接成的东西,最宽的一个钢条上还有一个小钢管,下面是弯曲的。

“娜姐,这时什么啊?”

“贞操带,能让你的那玩意老实的道具。”

“啊?”少年并不知道贞操带是什么。

“把裙子提起来…..快!”小娜看面前的“少女”有些不情愿,催促道。少年红着脸,提起裙摆,露出了挺立的老二。

“挺粉嫩的嘛~”小娜笑着,然后打开红色的罐子,用手指从里面挖出一些白色的乳液,涂抹到少年数量不多的阴毛上,少年只觉得涂到的地方有些发热, “这是什么啊娜姐,怎么有些烧的感觉…..

“脱毛膏,不然夹到会很痛的。”过了一会儿,,小娜用卫生纸把乳液擦干净,露出了光洁无毛的皮肤,和正中依旧挺立的老二。小娜用水杯接了一些冷水,然后把少年的老二泡了进去,在凉爽的环境下,老二渐渐低下了头,小娜则眼疾手快的把贞操带穿过少年的双腿,并把已经萎下来的小肉棒在湿润的时候塞进了小筒里,并上了锁。

钢管里金属的刺激,让肉棒开始充血,但弯曲的钢管则牢牢的束缚了他,前面依旧平坦,但少年感觉有些难受。

“以后你就戴着这个吧,明天晚上洗澡的时候我会给你打开的。

“上厕所呢?

“有洞的,没事。而且这也算是个比较高级的了,睡觉穿也没事。

“好吧…..”少年把内裤穿上,“拿着那个牌子,去酒店前的马路上举着就好了,吃饭会喊你的。

“好。”少年拿着情侣八折的牌子离开了。

————————————————– ————

晚上,房间的卫生间里。

少年的双手被手铐铐在背后,浑身脱光,只剩下贞操带的坐在塑料凳子上。

“娜姐…….为什么是这么洗啊…….”少年看着眼前一手钥匙、一手花洒的小娜。女孩没有说好,只是微笑着用钥匙打开了贞操带,露出了少年的小肉棒,然后打上浴液,开始用双手揉洗着。

小娜的手法十分熟练,用双手快速、周密的清洗着蛋蛋和肉棒。“等…娜姐….”少年的呼吸和肉棒开始变粗,少女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继续逗弄在少年的肉棒和蛋蛋。“嗯…….啊……….娜姐…要、要射了….嗯….”少年到了忍耐的极限,但就在这时,少女停了下来“洗好了哟~”“欸?!明明马上就………”“嗯?什么?”少女疑惑的问。“没事….”看着女孩的脸,少年低下了头,肉棒也马上疲软了。“今天辛苦了哟~把这个穿上,明天还要加油呢~”小娜把贞操带给少年带上,“咔”的一声锁好,根本没有理会一脸失望的少年,然后把手铐打开,离开了卫生间。

小娜给少年带上贞操带后,则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老板富有特色的声音“进来。”小娜开门进去,看到老板坐在豪华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有事吗?”“第一天弄完了哟,主人~”小娜的表情突然荡了起来,走向老板。“哦?你觉得他资质怎么样?”老板闻言将椅子往后一蹬,伴随着“哧溜”一声,老板的裙子下面竟然立着一根粗长、满是晶莹液体的肉棒!而办公桌下面,则有一个黑长直的女孩子,张着嘴,嘴周围满是粘乎乎的体液,看起来刚才的声音就是把肉棒从她嘴里抽出来的声音,女孩带着金属的项圈,项圈的铁链则拴在桌子腿上,如果少年在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在办公桌下的女孩子是酒店的前台人员之一。“嗯——”女孩子发出了不满的声音。“抱歉,紫苑,我有些事对主人说。”小娜说着,攀上了老板的椅子,双臂环抱着老板细长的脖子,吻了上去。老板把自己的套裙往上拉了拉,让肉棒挺的更高一些,同时露出了肉棒下面光洁的小穴,老板竟然是个双性人“紫苑,小穴就拜托了。”说完,老板和小娜吻了起来,而紫苑则保持姿势,向前爬了两下,开始用舌头服侍老板。等老板把小娜吻得红透了脸后,唇分“我问你资质怎么样呢。”老板一边说着,一边将小娜的裙子提了起来,露出直达大腿根的吊带袜,没有内裤,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隐藏式的粉红色包裹式贞操带,看起来乖巧可爱。老板把手伸到小娜嫩白的屁股后面,摸索了一下,拔出了一个银白色的肛塞。“咿呀——”肛塞一拔出来,前列腺的刺激让小娜发出了比女孩子还淫荡的叫声“资质…….还可以啦…..呼…”小娜喘息着。老板抓着小娜的屁股,将他的菊穴对准自己的肉棒,然后让肉棒缓缓的滑进去。“啊——嗯”异物的进入引起伪娘的娇吟,这时老板开口问:“你觉得他能撑多久?”然后拍拍小娜的屁股,示意他赶紧动,小娜的腿部开始发力,让肉棒在自己的菊穴里抽动“嗯…….大概五天?”“我猜五天以上,七八天吧。要不要赌啊?”“啊….. .嗯…..赌什么嘛?”“我赌他能撑5天以上。”“我赢了呢?啊……主人的好粗,要不行了…. ”小娜贞操带笼子头的尿孔里不断的滴落透明的液滴,身体上下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你赢了的话,就把这玩意儿打开,让你拿他爽爽,要是输了….”老板用修长的手指把玩揉搓着粉红色的鸟笼,似乎隔着粉红色的树脂能看到里面马上决堤的小鸟“那就把这个焊死怎么样?”似乎是对“焊死”起了反应,老板感觉身上人的菊穴收紧了一下。“根本不对等啦…….虽然想想摘不下来还是挺兴奋的…哈….哈….不行、啦,主人,用不出力了…….”小娜说完软倒在老板丰满坚挺的双峰上,“那就改成给你穿个AC环吧。”老板看着软倒在自己身上的肉体,更改了败者惩罚,同时解开了小娜的上衣和小巧的胸罩,露出已经挺立的乳头和上面金色的乳环,然后伸手一拉“呀— —哈….哈…..可以,那如果刚好5天呢?”“两个都做喽~阿姆….”老板说完,一口含住了小娜的乳头,用舌头挑弄乳环,同时双手托住小娜的屁股,继续让小娜开始上下运动。来自乳头和前列腺的双重快感,瞬间让小娜叫了出来“啊!嗯!行、可以啊!要…..要去了!”说着,贞操带的尿口里喷出了大量的稀稀拉拉的乳白色粘液,竟如少女高潮一般。看着自己衣服和吊带袜上的液体,老板有些无奈,再看着自己依然挺立着、没被满足的肉棒和已经瘫软的小娜“啧…..我还没爽自己先去了……”老板站起身,把小娜放在办公桌上,给他调换了一下姿势,让他俯身趴在桌子上,撅着屁股,而身下原来正在用口舌来侍奉的紫苑觉得突然世界明亮了,仔细一看,发现老板正要将肉棒塞进小娜的屁股,连忙说:“主人,用我也可以!”说着,提起百褶短裙的裙摆,露出了和少年于越相似但更加精美的盾式贞操带,而且内行人都知道这款是以带上后完全没有办法收到刺激而著称的高级货,完全没办法作弊,甚至有专门的菊花锁来防止通过刺激前列腺等方式来高潮“不行呢,谁让你自己偷偷自慰,今天让你给我口已经是看在你表现不错的份上,再说距离惩罚结束就只有有十天了。”说罢,老板也不理他,开始在小娜的背后做起活塞运动。“呜…….. ”被拒绝的紫苑发出了可爱的声音,二十天的性器管理让早已沉迷欲望的小性奴到达了理智的极限,她先是把手伸进了自己的上衣,摸向了自己的胸口,但金属的胸罩让她无法感到任何快感,这时她脑子里已经除了高潮没有别的东西了,突然,她停止了无谓的行为,弯下身子,爬着穿过了纠缠在一起的四条黑丝美腿,跪在小娜的两腿之间,张开小嘴,开始舔舐小娜贞操带尿孔中滴落的液体。老板抽弄了一个小时之后,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小娜,有些意犹未尽的将大量的精液射进了他的后庭中,已经有些松垮的菊肉根本无法包裹住,流下了一条精柱,已经躺在地毯上休息的紫苑,马上调整姿势,让其流到自己的嘴里。老板看到如此丢人又淫靡一幕,有些好笑,坐在老板椅上,“紫苑,过来继续。”紫苑马上连滚带爬的过来,将老板粗长的阴茎含进嘴里“主人最好了….”

————————————————– ———–

第二天少年结束工作后,依然是被小娜洗了个爽,依然没有射精。

第三天同样如此,但少年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敏感了许多,尤其是乳头,工作的时候因为与上衣不停的摩擦,内裤被弄湿了。

第四天晚上,小娜在给老板口交之后,让老板明天做好准备。

第五天的晚上,少年依然脱得只剩贞操带,双手被铐在背后,低垂着头,等小娜进来后,少年开口了:“娜姐,我….不行了…请…..让我射精…..”“欸?可是距离结束只有五天了哦?”“抱歉……”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老板带着四个穿着工作服的美女,出现在门前。“小娜,还没好吗?”“马上啦,主人。”主人?少年心中疑惑“?哦,我们都是主人,也就是你老板的性奴隶哟~”说着,小娜提起了裙子,露出了粉色的贞操带,但从外形上,都能看出是男用的,“!娜姐,是男孩子?!”“是主人的性趣啦,我们都是呢~”说着,撅起屁股,冲着老板,脸对着少年说:“少年,你要不要呀~(肛塞被拔出),主人真粗暴,嗯….你要不要换个合同呢?接下来的五天做和我们一样的事,附带今晚爽飞天,怎么样?”说完,老板把套裙脱了下来,再把黑色的蕾丝内裤脱下来,然后用手把插在自己菊花里的粗又长拔出来,一柱擎天,下面没有睾丸,取而代之的是光洁粉嫩的阴唇。“老板是…..双性人?”老板没有说话,只是将肉棒插入了小娜的菊穴,“呀啊——少年,你的回答呢?”双手不得动弹的少年看着老板用肉棒将满脸淫荡快乐的小娜干的娇喘连连,心中瘙痒难耐,“快点,我可不想和小娜在卫生间来这个,感冒了怎么办?”“主人真坏,嘴上关心人家自己却干的起劲嘛~”“那我停了?”“不要嘛~人家错了,再用力点~啊~那,同意还是拒绝?”说着,纤细的小手抚摸着少年的脸颊,少年的肉棒在狭窄的空间里胀大,并开始分泌液体,想要射精,想要

…….变得快乐……“我要…..签…”“嗯,真乖……”说着,正在被老板狂干的小娜吻上了少年的唇。

啊啊啊——已经无所谓了………..

————————————————– ————

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

“娜姐?为什么还要换回制服啊?”签订了五天性奴合同的少年躺在一张能躺十个人的大床上,双腿摆成M型,亮着自己身上的贞操带,小娜坐在少年下方的床上,老板则手上拿着一串钥匙,挺着大屌走到少年的身边,看到老板手上的钥匙,少年满脸渴望,老板挑出了一柄钥匙,递给了小娜,他拿着钥匙,对准少年贞操带的钥匙孔,“快,快解开…..”但马上就要捅进去的钥匙,却又收了回去“欸?为什么..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别忘了你签的是什么合同,你现在是主人的性奴哦~”老板则适时的将大屌向前蹭了蹭,感觉要戳到少年脸上去了“主人还没爽呢,你应该还有事情做呢。”少年看着眼前的阳具,沉默了一下,然后认命般的含了进去“嚯,还挺上道的。”老板似乎很满意。“对了,就是这样,别咬到哦。”这时,房间的门开了,三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搂着老板其他的几个性奴走了进来,从他们鼓鼓囊囊的裆部看得出他们应该和老板是一路人“哟,小五,我们来了,生日快乐!”打头的人和老板打着招呼,“不愧是自己当老板的人,质量真高啊。”搂着紫苑的人说。“来啦,随便玩。”老板打着招呼,感觉到少年停了下来“我的朋友不用在意,继续。”就在少年接着吮吸时,小娜则将手指通过贞操带肛门的大洞探进了菊穴“!!!”满口大屌的少年有些惊慌,“没事,马上就会舒服咯~”小娜熟练的刺激着少年的前列腺“!!!——”渐渐,一种从来没感受过的快感从后庭传来,没过一会儿,不那么强烈但微妙的快感让少年达到了一种以前从没有体验过的高潮,从贞操带前面的尿孔中,流出了比精液要稀的乳白色液体“啊拉,这样就高潮了?”老板说着,将肉棒从少年的嘴里抽了出来,与少年的嘴角练着一条晶莹的丝线,但少年沉迷于“为什么”“明明没有碰到啊” “这是怎么回事”的震惊中。“看来你已经爽了嘛,那就不需要这个了呗,主人的性欲就交给我吧~”“大话说过头了,每次都在一半就晕过去了吧。”看着小娜将钥匙又收了回去“别….我还没…….”“但,怎样能获得快感,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小娜弯动着刚从菊花中抽出的手指。

是啊

我不是已经知道了嘛…..

少年红着脸,撅起了屁股“请…用…主,主人…….”

资质真tm好…………

老板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插了进去。

我草真捡到宝了!未经过肛门开发的话只有小娜比他厉害一些啊,脾气还差的要命。

就是贞操带的洞小了点。

当老板将肉棒插进去之后,少年只是觉得有些胀,之后就是难以言喻的快感。等老板觉得宽松度差不多了,将整个肉棒插了进去,“啊——嗯——唔…….”“发出了雌性的声音呢,不过我很喜欢呦。”老板将丰满的胸部贴上了少年的后背,在他的耳边说着。本来有些放不开的少年,感到背后令人安心的丰满,渐渐的放开了声。而小娜则是用钥匙打开了少年贞操带的锁,在拆卸的一瞬间,充血的肉棒弹了出来,小娜顺​​从的躺在少年的身下,包裹着黑丝的四条美腿缠在了一起,他接着用左手手指撑开了自己的菊穴,右手则摸上了少年的左脸颊:“来啊,一起快活啊~”配合着充满媚气的眼神和小巧的贞操带,散发着淫荡的气息,少年马上就把持不住了,将他的肉棒插了进去,温暖而湿润的菊道将其包裹的十分紧密,而经过训练的专业性奴懂得如何让正在使用他的人获得最大的快感,少年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感受着巨大的吮吸感“喂,你一会儿不是要上他吗?今天第五天。”老板似乎有些不爽自己的榨汁机被用了“主人用过的肯定松松垮垮的,我的可没那么粗,再说还是这样爽的多呢~”少年的主人停了一下,将挂在肉棒上的少年的贞操带拿了下来,然后加大了抽插的力量,原来更大的冲击让少年双臂一软,压到了小娜身上“你能不能用力动啊,锁几天锁废了?”小娜十分不满身上人的能力,“主人的太大了,用不上力…….啊——”小娜感觉到自己被注入了一些温热的液体,“真没用……”小娜不满抽身而出:“不过,主人觉得如何呢?”“你应该试试,跟你资质差不多。”老板将插在自己的肉棒上的软烂肉体拔下来,放到床上“小五,这是啥?”一个人指着紫苑身上的铁裤衩,“那个正在受罚,他口活不错”老板从自己的乳沟里掏了掏,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遥控器,扔给了他(随便选了一个)的朋友,“使这个。”然后就听见了紫苑开始不停的浪叫。

淫乱的聚会继续进行着,四个扶她先是干趴了所有性奴,然后又在奴隶的“尸体”上耕耘许久,然后四个朋pao友开始互搞,其间穿插了在小娜的粉嫩小虫上穿环,老板尝试泌乳(失败了),把肉棒插进别人嘴里用来引流烈酒,看谁的阴道能装最多的精液,但因为无法精确测量所以没有胜者,尝试进行四人串联,但人数太少失败……….少年关于这个淫靡夜晚的记忆只剩下粗​​壮的肉棒,老板精液特殊的味道,他的最爱(其实别人的他也吞了,不过不记得味道)和小娜的一声尖叫(穿环),以及从未有过的快乐…………

————————————————-

两个月后,五羊大酒店董事长办公室。

性感冷艳的美女老板坐在老板椅上,伸个懒腰,两团下流的炮弹乳险些崩开了衬衣的纽扣。伸完了懒腰,他给自己在椅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遥控器,下面挂这个小牌子。

按。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响起,进来的一个身材瘦小的可爱女孩“主人…..”女孩轻声细语的,脸色潮红“主人,下次叫人别开强档…… ..人家内裤都湿了…….”“给我看看是不是真湿了?”“唔……”女孩还是有些羞涩,但还是听话的提起了裙子,里面的白色内裤确实湿了一块。“知道了,下次你可以不穿内裤,然后记得把假发处理一下,现在,脱了它。”“嗯……”女孩先扶了下长达腰际的假发,然后脱下了内裤,里面是一个粉色的男用贞操带(小娜同款),原来是个可爱的男孩子。老板从自己的裙子里掏出自己的大肉棒,揉搓着,冲可爱的小奴隶勾勾手指,小可爱顺从的跪到老板的两腿之间“主人,先…关掉好吗.. …”美女老板不怀好意的笑笑,将玩具开到最大,小奴隶可爱的撅了噘嘴,但还是张开双唇,将他主人的大屌含进去,直至咽喉。

美女老板坐在椅子上,享受着优质的口舌服务,

他放在办公桌上遥控器的铭牌上“于越”两字,散发着愉悦的气息。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tockingLick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