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无可奈何的选择

无可奈何的选择 – 蔷薇后花园

“这…..是哪里?”
一醒来眼前一片灰暗,以及肉色的墙壁。
出现在我面前的居然是空母栖鬼。

“我亲爱的明九提督,落到你最恨的敌人手里滋味如何呢?”
“别得意!!卑鄙的深海棲艦,长门她们不会放过你们。”
“不愧是史上最年轻提督,果然年少气盛啊,身体阶下囚,嘴上依然不依不饶。”

明九提督愤恨的看着眼前的恶鬼,纯白的海军军服满是一副大战后的凄惨景象,他万万没想到,原本已经节节败退的深海棲艦,竟然在迂回潜伏了一支小队,趁得胜回府途中,对观战的提督发动了奇袭。海军的荣耀让他命令大队撤退,只留自己和少数轻巡断后,但最终敌不过深海棲艦航空兵轮番消耗。

“看你样子应该是空母栖鬼是吧?我早该叫金刚她们在阵前将你变成废铁。”明九提督对眼前的恶鬼还有印象,原本应该是敌军大将战舰栖姬的左膀右臂的她,竟在乘乱飘出来把他抓住一起潜入海底,此刻,围绕房间肉壁好像脉搏不停跳动,深海巢穴对身为深海棲艦的空母栖鬼来说像空气般正常,对身为人类的明九提督却是觉得十分恶心,尽管体内的军人骄傲告诉他绝不可以低头,但在深海领域稀薄的空气下,落难的提督只能艰难的一丝丝移动身体,向墙角慢慢退缩。

“确实,正面交锋,我必定不是金刚四姐妹的对手,”空母栖鬼浑浊的双眼带着狂气盯着明九提督军服下包裹的身躯,身为军人精干的体魄带着一股刚强的感觉,但越是这种感觉,却越能激起深海棲艦心中的征服的欲望。

“但是,战舰栖姬大人将我留在奇袭部队,自然有她的道理,明九提督,你知道我心目中完美的杀戮兵器是什么样的吗?”

空母栖鬼毫不掩饰的视奸让明九提督觉得十分恶心,但还是随着空母栖鬼的话,将尴尬羞恨的目光移向房间的另一个方向。

暗红色双眼光在肉壁的另一端传来,先是出现一个女性的轮廓,白银色的头发带着双马尾,苍白色的皮肤,两个饱满的巨物像皮球般悬挂在胸前,丰硕的臀部左右扭动,一身黑色皮革装,仅仅一个背影,就带来可怕的气势昭示着这个女子的身份。

轮廓渐渐清晰,居然是南方栖鬼。

“其实深海棲艦才是地球上最强生物,不像提督大人必须呼吸空气,我们可以在高温高压的地方来去自如,对任何舰装身体也有很高的契合度,只可惜,身为纯种深海棲艦,注定会难以找到生育对象,因为我们基本只有雌性,只能依靠弱势智慧族群来繁育下一代。”
“哼,可怜的掠食者,那是你们活该。”
“怎么能这么说呢,提督大人,你手上沾满了我们同胞的血,为了我族的繁荣,我觉得你必须对我们负责到底。”
“你!”明九提督又羞又怒,身为一府之长,就算在海军高层也要让3分,更是所有舰娘顶礼膜拜的对象,自小带着神童光环的他,高洁而高傲,就算在心里,也不会有人产生任何亵渎的想法,如今,却被眼前的恶女拿来和卑贱的生育工具做比较。
“怎么,提督大人觉得我的话无法想象吗?”

虚空中突然伸出肉色的触手,捆住明九提督的四肢,将他双手双脚提起来。在稀薄的空气中虚弱的明九提督已经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抵抗,将他牢牢固定成一个悬空的姿态,鼻尖传来腥臭的味道,身上感到一股滑腻腻的感觉,明九提督皱眉扭过头。

“啊啊啊…”

虽然以海军提督的身份工作了多年,但明九提督毕竟是个男人,十分自制的他从未和舰娘有过肌肤之亲,在触手突如其来的惊吓下,瞬间恢复了男人的本性,惊恐的大叫。

“不错的反应,我觉得你需要这个。”

空母栖鬼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捏住明九提督的下巴,皮肤一接触,舌尖就传来滑腻感觉,空母栖鬼用力一倒,掏出一个暗红色液体的试管,向明九提督嘴里灌去。冰凉粘稠的液体,入口有种怪异的甘甜,携带着一股异香,顺着提督的食道滑落。

“咳,咳…你,你给我自白剂吗?”
“没这必要啊,那是我们深海棲艦的血液,具有天生的催情效果,古板的提督大人一定没品尝过吧,不知,是否和提督大人的口味呢?”
“你竟敢…啊!”

一句话没说完,明九提督就被强烈的快感打断,在古铜色的脸上,透出一抹嫣红。

“该你上了,南方栖鬼。”
“是,空母栖鬼大人。”
衣着暴露的南方栖鬼,踩着黒色高跟靴,千娇百媚地走向明九提督。
“你,滚开…”

明九提督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此时的语气已经变得越来越尖锐低沉,就像一个女人一样。
南方栖鬼手指捏住了他裤子上的系带,轻柔的解了开来。
南方栖鬼猛然扯下了明九提督的裤子,他那只年轻的阴茎此时正勃然挺立着,南方栖鬼手指在垂落到明九提督小腹的裤头上抚弄,与少女心爱温存一刻的渴求慢慢蚕食着明九提督仅存的理智。

在南方栖鬼的套弄下,仿佛随时可能到达欲望的巅峰,但每次即将到达时,南方栖鬼便放慢了节奏,剧烈的快感让明九提督一下落入谷底。

“啊!”

在南方栖鬼的折磨下,明九提督的阴茎很快便瘫软了下去。
我亲爱的明九提督,你的命运从此刻起,已经注定!

然后,明九提督身体产生变化

原本光洁的皮肤,此刻布满了的裂缝,暗红色的光芒从裂缝中射出,仿佛随时会炸开一般。
裂缝渐渐消失,明九提督被触手放再地上,渐渐归于平静。
古铜色的皮肤变得惨白。
隐约看到胯股。
居然什么都没有了。
那代替女性的秘所。
乌黑头发变得原来越长。
一直延伸接触到脚那里去。
胸部膨胀了。
身体整体收缩,手脚变细。
肩宽窄,屁股膨胀,腰变得原来越来越细。
就像一个女人似的。

“我…,怎么变成女人了吗?”

修长的双手按着地面,明九提督以一个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妩媚姿势坐了起来,再也不会因为稀薄空气而难受,磅礴的力量再次充满全身,但总有一丝说不上来的维和感。

“哈哈哈哈…提督大人刚才的表演真是精彩啊,也不枉我特意为你花了这么多心思啊。”空母栖鬼在一旁狂笑,脸上的表情似是真的在陶醉,又似在嘲笑。
“你!”

空母栖鬼的话让明九提督突然想起刚才的一切,羞耻,愤怒,所有情绪一瞬间爆发开来,周身的磅礴力量应心而动,刚刚想冲过去时。

唔,不错的反应,明九提督的动作,在他自己看来,和他平日里英姿飒爽作战指挥无异,但在空母栖鬼看来,昔日的提督,刚才风情万种的挥了挥玉手,腰肢的扭动,眼角挑动的弧度,简直千娇百媚。

在拳头距离空母栖鬼脸上不到1厘米时,身体不受控制地停了下来。

看着明九提督的姿态,空母栖鬼十分满意眼前的作品,不愧是当上提督的人,就算是堕落成深海棲艦后,也是深海棲艦中的高等级。

“像其他所有舰娘一样,提督大人是无法对自己的创造者动手的。”
“你说什么,啊…”

尽管已经心里有数,但当真正听到空母栖鬼话语时,还是让明九提督痛苦的无法接受。
空母栖鬼慢慢的走近。

明九提督突然痛苦的跪到地上,他原本是打算冲上前和这个毁了他的恶鬼拼命,突然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像大山一样袭来,空母栖鬼虽然算不上顶级深海棲艦,但作为镇守一方的深海棲艦,也是深海棲艦中的上位者,又是自己的创造者,比起新生深海棲艦的来说,实在高的太多了。

“战舰水鬼,还当你是高高在上的提督吗,和九州镇守府提督的身份说再见吧。”
“你…不能…这样…”

明九提督艰难的抬起头想要反抗,但来自深海棲艦上位者的气势一波盖过一波,自己昔日无所畏惧的气场当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身体本能的想要畏惧和顺从,仿佛,自己才是那个随时就能被湮灭的蝼蚁。

“唔,唔。”

舌头粗鲁的顶开明九提督的嘴唇,明九提督全身像是被抽光了力气,任由空母栖鬼的侵犯。

“好甘甜的口水,战舰水鬼,你此刻,还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提督吗?”
“知道为什么身为战舰水鬼的你还是这么怕我吗?的确,论等级你不在我之下,但你不过是被转生的深海棲艦,和身为天然天生深海棲艦的我不同,所以你只能作为只能作为我们奴隶,真正决定你身份的东西,是我们从你们人类哪里学来的东西,制御环,被制造出来的舰娘是注定成为工具的存在,正巧,我手里,就有仿制你们人类制御环。”
“什么制御环,你不要乱说。”
“啊…,居然不知道吗?也好…让我大发慈悲说给你知道吧”

空母栖鬼不怀好意的看着弱不禁风的明九提督,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散发着不详气息的项圈

“不要,不,我。”
项圈出现的刹那,明九提督就本能的感到一股危机感。
“制御环是你们人类用来控制舰娘的,也是舰装的一种,能压制舰娘力量,束缚舰娘的灵魂,一旦舰娘被带上制御环,舰娘会成为拥有者的忠实尖兵,无法抗拒主人的任何命令,战舰水鬼,曾经作为提督的你,怎么会害怕这么一个小玩意,制御环呢?”
“不要,拿开,快拿走。”

此时的明九提督没空听空母栖鬼的调侃,项圈发出出一阵阵另他畏惧的波动,明九提督感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面对小小的项圈节节败退。

“哦,我差点忘了,昔日的提督此时也是一个舰娘呢,那么,战舰水鬼,为什么不在你今后的主人面前,现出你自己所拥有的舰装呢?”

此时制御环发出一道强烈的波动,明九提督跪倒在地上,满脸挣扎的神色,仿佛在抗拒身体的某种变化。

“啊…”

终于,明九提督发出一声勾人心魄的长啸,头上渐渐伸出一个黑色的恶魔小角,变化最大的,莫过于明九提督上的衣物,一身白色军服像冰雪般渐渐消去,露出下面吹弹可破的皮肤,胸前的衣物越来越薄,不停改变形状和颜色,最终化作一件染成黑色的晚礼服,胸前乳房大半部分暴露在空气中,四肢被也被套上黑色蕾丝衣物,优美的鞋型,性感的曲线,衣物完全融为一体。

手脚都被带上黑色铁镣,和可怕双头深海舰装连在一起。这和平时在镇守府资料馆看到的深海棲艦简直一模一样。

南方栖鬼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变化,很难想象这个高等级深海棲艦就这样被创造出来。作为素材的人类是必须拥有强健的体魄和强大灵魂,明九提督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素材,但当女性清纯的容貌,配合身后可怕的舰装,竟能产生如此之大的视觉冲击力。

新生的明九提督终于找回了平衡,看着身上暴露的衣着,悲愤的明九提督恨不得自己当时应该死在战场上,但身上衣料和舰装那种比血脉还亲密的感觉让他知道,所有这一切都将是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明九提督捏紧拳头,眼神像简直可以杀人,但配合他暗红色眼影,也显得无比妩媚,他看着目瞪口呆的南方栖鬼和兴奋的空母栖鬼,却不敢轻举妄动,被人工创造的深海棲艦是不能攻击上位者的,不知何时,明九提督已经接受了深海棲艦中战舰水鬼的身份。

“来!战舰水鬼,看着我手这制御环。”

明九提督的变化,让空母栖鬼不及待的开始了接下来的步骤。
制御环又发出可怕的黒光,瞬间吸引住明九提督的眼球,尽管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但此时的身体,似是脱离了明九提督的控制,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制御环。
渐渐的,明九提督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某种东西,竟开始有了松动,慢慢被制御环吸去。

不要,不要,快给我停下来啊!!!

无声的呼喊根本停止不住留不住身体往外飘出,在空母栖鬼看来,一个透明的明九提督渐渐从他的身体里飘出,透明的明九提督,逐渐被黑光所影响,此刻就连灵魂,也已经变成战舰水鬼。

一声无声的波动,透明的灵魂与身体的最后一丝链接最终断裂,像是处于漩涡一样,被吸入空母栖鬼手中的制御环,灵魂和制御环一接触,两者就紧密无缺的融合到一起,在这一瞬间,明九提督感到自己和空母栖鬼手中的制御环产生了某种精神联系。

制御环在黒光中闪动,形状也开始改变,最终,定型成一个的带黑色牙齿首轮。样子十分狰狞可怕

看到制御环终于定型,就连空母栖鬼也忍不住狂笑起来。
“可悲的人类,你已经是我的了。”
眼神空洞的明九提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空母栖鬼握紧手中制御环。
“告诉我你新生的身份和名字。”
朱唇薇启,妩媚却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从明九提督口中发出。
“是的,空母栖鬼大人,我是空母栖鬼大人的奴隶——战舰水鬼。”

这时的九州岛镇守府。

“所以,你们见到提督被掳走后,然后深海棲艦快速撤退?”  长门向负责断后的夕张确认着,“ 长门,我们遇上了空母栖鬼……北上、大井她们都被炸伤大破了……”  夕张试着向长门解释,然而她的努力解释却并没有被长门理解,反而更进一步激起了长门的怒气,“所以你们就逃了回来,白白看这提督被抓!”长门抓着夕张的衣领提起来,又向着其负责断后的舰娘吼出来,那神情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同伴的重伤,纯粹只是发泄心中的闷气,“既然北上、大井已经打破,你就应该连她们的份一起努力才对啊!舍弃同伴逃走,又带了这样的惨状回来!这算什么啊,不知羞耻的家伙!”。完全是小孩程度的无理取闹了,在一旁的大和开始考虑要不要做点什么,而另一方面,露出痛苦表情的夕张依旧试图安抚长门的怒气。“不是的,长门……我,我们没有逃,我们差点也被深海棲艦抓住了,但是……大和特意赶过来救了我们,还把我们运回来,如果不是她的话……呜!”。

“大和,不是说过你主要的任务是驻防镇守府吗?随随便便出击!万一防守力量不够怎么办!”长门猛地甩开夕张,然后对大和投以敌意和警惕的目光。长门对于原本落选秘书舰的大和当成眼中钉孤立起来,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就是这个女人就一直很受大家欢迎,那种人缘,怎么想都不甘心。“你……你说她从深海棲艦手中救了你们?” 不敢对上大和生冷的目光,长门指着大和向夕张等人确认,但这无礼的动作却引来了大和的不快,“就是这么回事。”大和双手抱在胸前,偏头瞄着长门,战列舰的威压自然流露出来,后者被吓得吞了口水。“让轻巡冒死去上前线,而自己却躲在安全地方指手画脚,你还真窝囊啊……”大和毫不留情的放言着,长门顿时涨红了脸,露出要发作似地神情。
然而大和却直接把长门无视了过去,走到旁边抚起夕张,轻轻拍去她身上的尘土,回头以轻蔑的目光看着长门,然后如此说着, “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只是一味把情绪宣泄到后辈的身上。你也就只有小鬼的程度罢了……” 大和的目光扫过脸色苍白地长门,落到旁边同样周身重伤惶惶不安的金刚、比睿、榛名、雾岛四姐妹身上,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她拍了拍夕张,转身走出镇守府,把其他那群惶然舰娘抛在了脑后。

大和漫无目的来到海岸码头边,遥望着海天一色大海, “……这是什么?”大和聚精会神地看着海面上的黑点接近,“提督!!”只见明九提督扶着木夹板慢慢飘来,大和顾不上身上没有舰装,拼尽全身气力把明九提督拖回岸边,“提督、提督、提督……”没办法,大和只能马上带回医务室了。

虽然无法相信,疑点很多,不过提督的归来比什么都重要,几天后…
「啊」地一声惊叫,明九提督猛然醒来,发现自己半身滑落床外,只觉得之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从噩梦中醒来的明九提督有些筋疲力尽。从眼缝里看去,房间里已是阳光普照,只见床边的大和还在睡着,“提督,雷达有反应,深海棲艦再次进攻。”这时长门非常急躁地冲了进来,连大和一起吵醒。

“哼,还让他们没学乖吗?全体准备迎击。”

刚强自信的提督发出命令,镇守府的信仰,明九提督带领联合舰队,再次出征。
阵前,一身白色军服的提督傲然而立,对面,是来势汹汹的深海棲艦,一双双浑浊的眼光,不停在提督身上扫动,深红的瞳孔仿佛要喷出火来。

“我们日本海军是爱好和平,若你们就此退去,我以九州镇守府提督的名义宣誓,不会就此追究。”
深海棲艦中,一双浑浊中带着皎洁的红色瞳孔,似笑非笑的盯着明九提督。
呵呵,可爱的小奴隶,镇守府提督的身份可是早已离你而去了,深海棲艦的目标,可不仅仅是九州岛那么简单。
为首的空母栖鬼并没有回话,举起一指,身上舰装上的战机,扑去明九提督。

“真是急着送死家伙。”
长门的声音不含一丝犹豫,手一挥,炮击朝进攻的空母栖鬼飞去。
“奇怪,提督现在的声音和平时有些不一样。”赤诚说道
“别胡思乱想,现在这是战场。”加賀沉着回答
“知道了,加賀。”

可是,就连明九提督本人,此时也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今天,原本和他水火不容的深海棲艦,此刻竟让他有种熟悉、依恋、惧怕的感觉,甚至,有一股冲动,隐隐间让他想要顺从眼前的每一个深海棲艦。
平时高亢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不同以往,此刻竟呈现有些柔和的感觉。
眨眼间,炮击打在“闪避不及”的空母栖鬼身上,瞬间倒下,原本毫发无损的深海棲艦们,却像受到了重大打击一般,纷纷溃退。
先前还来势汹汹的深海棲艦瞬间溃不成军,在长门面前四散逃跑。

“哼,只要有我big7在,就别想打日本本土的主义。”
晚上,镇守府的牢房,在白天战斗中落败的空母栖鬼,掏出了一个黑色的首轮。
可怕的力量注入首轮,丝毫不像受过伤的样子,黒色光芒在牢房中绽放,彭的一声,牢房的大门打开,出现一个穿着睡衣的明九提督。
“这…这是怎么回事…”
明九提督突然醒来看着周围,上一刻自己还在办公室加班办公,突然脑袋昏昏沉沉,就来到了牢房中。
“提督大人,还认得我吗?”
“你是深海棲艦的空母栖鬼。”
“提督大人,这么迫不及待地来到我身边,是不是之前的调教好不够?”
“笑话?你这阶下囚在说什么?”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
“哦!!!不。”

首轮发出光芒,光芒消散,黒色长发,暗红瞳,红唇,黑色的晚礼服,黑色丝袜,头顶的小角,可怕的深海舰装,紧紧连接着四肢,先前还威严十足的明九提督,此刻恢复了他原本的战舰水鬼姿态。

“镇守府提督的外表,只是一点就破的伪装,这才是你的本体啊,战舰水鬼人。”
“不,这不是我…”
“战舰水鬼,乖乖看着这个制御环吧。”

制御环瞬间被明九提督的目光所吸引,慌乱的眼神变得空洞,但是,这次,明九提督的灵魂没有被吸取而出。

“仿制人类的制御环,只能做到这个地步吗,也罢,这倒方便调教的进行,战舰栖姬大人应该都想到了。”

眼神空洞的明九提督,一动不动盯着那颗和他有精神联系的首轮,灵魂还在本体的他,并没有像上次那般变成没有意识的人偶,可是,精神上的联系,却让他的意识处于受控制状态,任何修改,都将像烙印一样潜入他的灵魂深处,无法修改。

这就是战舰栖姬的计划,被制御环摄取灵魂的明九提督,只是一个没有意识,只会听从命令的傀儡,但却不是空母栖鬼想要的,她想要的,是一个不仅身体变成深海棲艦,就连灵魂也变成深海棲艦的明九提督。

“说出你的身份。”
“我是镇守府提督。”
“镇守府提督会像你一样跪在深海棲艦面前吗?会穿着这么暴露的衣服吗??装备深海的舰装、会长出的角来吗?”
“不,我…”
“承认吧,你和我一样都是深海棲艦,一个受人类厌恶的敌人。”

明九提督的潜意识深处,他知道自己身份的变化,但在长期的海军教育和身为人类的自尊,一直无法接受自己堕落成可恶的深海棲艦,此刻,来自心灵最深处的反抗情绪,在空母栖鬼的引导下,慢慢浮现出来。

“不..不…我是海军提督,我是人类,这不是我,这不是我的身体。”
空母栖鬼伸出触手,就像男人的阳具,在明九提督的脸上游来游去,尽管来自灵魂的感受是深深的畏惧,但是雌性的身体,已经对雄性的气味,本能的感受到一股兴奋。
“喜欢吗?”
“不要,快拿开…”
“可是你的身体,明明喜欢的不得了呢,”空母栖鬼握紧手中的制御环,“亲亲它。”
不!明九提督的原本想要抗拒,但身体却颤抖的向前伸去,张开鲜红的樱桃小口,像对待情人一样含住了眼前的触手。
在明九提督的刺激下,肉棒一样触手的早已分泌出粘稠的液体,明九提督的双唇违背本人的意愿,温柔的在粘稠物上滑动。
“喜欢吗?”
“唔…唔…”明九提督嘴被填住说不出话来,痛苦的摇头。
“用舌头涂满你的口腔。”
“唔…”
“咽下去。”

明九提督浑身颤抖起来,剧烈的反抗,喉咙一阵滚动,突然睁大双眼愣在原地。
吃下去了,竟然吃下去了,本来身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居然像个荡妇一样,竟然将像阳具一样的分泌物吃下去了。

暗红色眼影覆盖的眼角,顿时戳满泪花,可是,下一刻,一股暖流忽然席卷全身,像是口渴多时的旅者,突然喝到甘甜的泉水,异样的满足感占据了大脑。然而,短暂的满足感过后,跟随而来的,是更大的空虚感。

还要,不够,还想要…
没有命令,没有控制,精神恍惚的明九提督,主动套弄起空母栖鬼的触手,索取渴求的东西。
握在空母栖鬼手中原本黑色的制御环,就像受到感应一样,一丝丝带有明九提督本人的气息融入其中,然后消失不见。

牢房内部,跪在地上的深海棲艦着穿着黑色晚礼服,黑色小角在不停摇晃,苍白脸庞,本应在办公室中办公的明九提督,此时却穿着黑色丝袜的屁股翘的老高,小嘴紧紧将触手包住,像珍贵的玩具一样捧在手心,来回套弄。

“哈哈哈哈…,再来,射了,快射了,必须给我一滴不剩的接住!”
“唔,唔唔…”

喉咙不停滚动,舌头终于把嘴角的最后一滴液体填尽,变成战舰水鬼的明九提督意犹未尽的回味着,空洞的脸上满是痴痴的媚笑。诱人的胴体在吸收精液后,散发出淡淡的红色的光芒,胸前的尺寸也有所变化,让本就魅惑的身躯,变得更加妖娆。

“味道怎么样,我的奴隶?”
“很…很…很美味。”
“那好,我要你永远记住这个气味,记住这个感觉,这将是你永远追求的目标,以后一旦闻到这个气味,你就会控制不住的发情。”
“知…知道…”

然后陶醉的嗅了一下,让精液和触手的气味深深嵌入他的大脑,与此同时,奇异淫粹的红色纹路的,出现在他左手上。

天空已经渐渐发白,暗红色的气息在牢房中飘荡,昨天奋战的舰娘们已经沉沉入睡,特别是赤诚一直留着口水在床上抱着刚刚吃完饭煲,还像在做美妙的梦。

“你发现了没,最近提督大人声音好像越来越尖了?”翔鶴说道
加賀没里好气地说“怎么连你都这样说,提督只不过是有点疲劳,不过,好像最近变得有点…”
“有点什么?”翔鶴紧张地问
“说不清楚,可能是深海棲艦最近一直在附近游荡,我太紧张了。”
“其实,我的感觉也和你一样。”
“提督大人,雷达显示深海棲艦又在九州岛附近出现。”
“深海棲艦…”
明九提督的脸上闪过一丝苍白。
“知…知道了,大淀,马上准备吧。”
此时的明九提督十分紧张,完全没有以往的气定神闲,另到上报的大淀有些担心。
当夜,拥战舰水鬼外貌的明九提督出现在牢房中。
“你的身份。”
“我是战舰水鬼。”
“你最憎恨东西的是什么。”
“人类,每一个人类。”
“你的主人?”
“每一个上位深海棲艦。”

空母栖鬼满意的看着眼前调教的结果,明九提督的潜意识,已经完全接纳自己作为战舰水鬼获得新生,只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明天的战场上,就算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深海棲艦,也会变成他至高无上的主人。

眼前的战舰水鬼双手、双脚都已经出现暗红色的奇怪纹路,那是深海棲艦的象征,象征着主人对他身体、心灵的束缚,而属于明九提督原本纯黑的制御环,也出现变成了同样的纹路。

第二天,战场前线,明九提督扭捏的站在指挥平台,对面深海棲艦,竟让身为提督的他感受到一种来自身体本能的畏惧,尤其是为首的本应在牢房的空母栖鬼,让战场上的舰娘十分惊奇,个个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亲爱的提督大人,几天不见,你还好吗?”
“怎么会?你怎么逃出来的?”
“哦,提督大人可能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就让我来帮你回忆一下吧。”

黒色的带齿状首轮,带着一股熟悉亲密的感觉,向明九提督散发出红黒色光芒。
在所有舰娘眼前,明九提督沐浴在诡异的红色光芒中,舒展四肢,发出了一声另人惊心动魄的长啸。

皮肤变得苍白,胸部慢慢变大,身材变得婀娜多姿,头发慢慢长及腰间,一股比墨水还要浓的黑色,像墨水般浸染在提督的长发上,属于海军身上白色,迅速退去,变成薄薄的,闪亮的黑色晚礼服,黑色纹花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靴,就像冲破封印而的恶鬼,从消退的白袍中,显露出来。

所有舰娘都惊呆了,想不到人类外表下的明九提督,竟然变成这样。
“不,怎么会这样,不要看…”

明九提督完全手忙脚乱,惊恐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与生俱来的艳丽妆容,一个娇小的恶魔小角出现在头顶,特有的深海舰装也在身后闪现,双手双脚,浮现出黑色金属圆环和深海舰装连接在一起。

原本在众舰娘身后,自信高傲的镇守府提督,转眼间,就变成了人类和舰娘的死敌深海棲艦——战舰水鬼
“提督大人?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大和紧张地问道
“不…不是这样的,”明九提督拼命撕扯自己头上的黑色鬼角,但为他平添魅惑的鬼角不仅纹丝不动,还传来一阵阵刺痛,“是你,是你对我施了什么邪法!!!”
“这可冤枉本小姐了,提督大人不是很久以前就已经投城我们,白天假装成提督,晚上变回深海棲艦为我们效力,难提督大人忍心想用伪装一直欺骗你的舰娘吗?”
“哦,原来是伪装啊…”
“我就说提督最近怎么老古古怪怪的…”
“我们竟然被这个可恶的家伙骗了这么久…”
“卑鄙的家伙,早就不爽他了,原来本来就是深海棲艦嘛…”

舰娘传来阵阵议论声中,责骂、鄙视、不解的眼光纷纷传来,明九提督呆立原地,撕扯自己变得深黑色的头发,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
“提督大人不是早就舍弃人类身份,已经成为深海棲艦了吗?这些事情,难道还要本小姐来提醒你吗?”。
潮水般的记忆从脑海中涌出,昏暗的深海巢穴,可怕的触手,还有自己那个战舰水鬼的姿态,趴在空母栖鬼,下贱的渴求空母栖鬼的触手。
“给我过来!”空母栖鬼嚣张的叫道。

在所有舰娘的注视下,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
抬头望去,是深海棲艦大军,一个个凶残的深海棲艦,在明九提督眼中无限放大。
好强壮,好想顺服她们…
眼神渐渐迷离,原本还是海军提督的战舰水鬼,像母狗一样趴到地上,扭动黒色丝袜,向深海棲艦们爬去。

痴迷的毫不廉耻的战舰水鬼,爬到空母栖鬼胯下,陶醉的嗅着空母栖鬼的气息,像一条水蛇,攀上空母栖鬼的大腿,艳丽的容貌本能的挑动空母栖鬼的欲望,但是身奴隶为的战舰水鬼,在得到上位者的命令之前,是无法继续其他行为的。

其他深海棲艦强忍身体的欲望,这个由提督化身的战舰水鬼比她们见过的任何深海棲艦都要更加惹人犯罪,但是她们知道,一旦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空母栖鬼会毫不留情的她们分解。

终于,像母狗一般趴着的战舰水鬼放弃了以前自己提督的身份,空母栖鬼没有回应战舰水鬼的挑逗,战舰水鬼对主人的触手渴望越来越强烈,对面的舰娘们,也看得面红耳赤。

“空母栖鬼大人…”妩媚的声音柔的像是要滴出水来,战舰水鬼嗅着主人的气息,脸颊隔着衣服,在主人大腿上使劲磨蹭。
“用嘴。”

触手突然伸到战舰水鬼面前。
战舰水鬼如获大赦,急不可耐的抬起了头。
熟悉的气味让化身为战舰水鬼的明九提督差点当场就泄出来,最终,本来应该是海军骄傲的海军提督,趴在巨大的触手下,像是在对自己的主人宣誓自己的奴隶,渴求的看着头顶上方摇晃的身影。

“你在想要什么?”
“我想要吃主人的触手…”
“作为曾经的提督,在自己的部下面前不知羞耻的取悦深海棲艦,你觉得这样没有问题吗?”
“我不是提督,是深海棲艦,是下贱奴隶,我只想吃主人的触手。”
“既然如此,用你的真名,宣誓效忠于本小姐吧。”
巨大的触手在战舰水鬼眼前摆动,眼中的挣扎之色一闪而过。
“是主人,我,战舰水鬼,在此宣誓,成为深海棲艦最忠实的雌奴隶。”

声音落下的刹那,战舰水鬼光洁的脖子上浮现出一个暗红色的纹路,空母栖鬼抬手一挥,漆黑的牙齿状制御用深深的嵌入了战舰水鬼脖子上,象征曾经的镇守府提督,如今的彻底堕落成深海棲艦。

原本眼神空洞的战舰水鬼,双眼瞬间回复清明,只是此时,双眼里满是妩媚,战舰水鬼,像面对久别重逢的亲人般,紧紧抱住空母栖鬼大腿。
此时的战舰水鬼,依然保留着身为提督的记忆和人格,但是灵魂和本能,已经像所有深海棲艦一样。

“想要本小姐的触手吗?”
“想。”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曾经信任你的舰娘说的?”

战舰水鬼没有一丝迟疑,依旧抱着空母栖鬼的大腿,转过头对目瞪口呆的舰娘说。
“可是从今往后,过去的镇守府提督,将成为空母栖鬼大人脚下最忠实的奴隶,只要大家像我一样成为深海棲艦,我战舰水鬼也将像会像以前一样是大家的好提督!”
“战舰水鬼?”空母栖鬼骄横的说道
“是的,主人。”
“想不想为主人办事?”
“战舰水鬼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

空母栖鬼抬手一挥,空荡的海面瞬间卷起黑雾,大量身影从黑雾中出现。
身影渐渐清晰,数目众多的驱逐栖姬、轻巡栖鬼终于显露出身影,全都是和战舰水鬼一样,脖子都被套上了制御环,四肢浮现出暗红色的纹路,看上去声势十分浩大,另原本敌我势均力敌的形势发生转变。

“原本抓来的一百多个人类,现在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空母栖鬼抚摸着战舰水鬼的黑色小角,战舰水鬼则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任由主人的玩弄。
“能替本小姐杀光对面那些讨厌的废铁吗?”
“战舰水鬼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

失去了提督的指挥,慌乱的舰娘马上溃不成军,穷途末路的她们本想作最后的反击,不过可怕的炮击闪过、铺天盖地的空袭、密布的防空火炮,舰娘不断颤抖挣扎。
大战,不,单方屠杀很快结束了。

九州岛提督府的大型会议室中,战舰栖姬正坐在原本属于提督的座位上,看着其它深海棲艦在九州岛附近不断破坏,把仓库的资源一扫而光。

“啊…啊…主人。”
一个战舰水鬼被粗鲁的抓住,在战舰栖姬手里娇喘着。
“这次大战大家都非常努力,大家玩玩可以,不过人类可以成为我们的生力军,所以记得不要杀光全部人类哦,另外可以获得任何自己想要的赏赐。”
办公室中走出一个身影,竟然是之前在牢房中调教明九提督的空母栖鬼。
“没有你的努力,我们不可能登上日本列岛,占据这么重要的战略要地,说吧,你想要什么。”
“嘿嘿,我想要什么,战舰栖姬大人还不清楚吗?”
“战舰水鬼,去吧。”
“是的,大人。”
战舰水鬼扭动屁股,踩着黑色的高跟鞋,缓缓走上前,细嫩的手臂环上空母栖鬼的脖子:“主人,请您夺走战舰水鬼的的第一次。”
“早就想干你这只贱货了,你不是敌视深海棲艦吗?你不是目空一切的海军提督吗?”空母栖鬼粗鲁的将战舰水鬼推到,将她的长裙和丝袜扯烂,这一刻,空母栖鬼在调教明九提督的日日夜夜里,已经忍了许久了。
“卑微的奴隶,我要让不可一世的海军提督,用属于深海棲艦的子宫,以深海棲艦的姿态,心甘情愿的替深海棲艦生下最强壮的舰娘!”

9 thoughts on “无可奈何的选择”

  1. 吓坏我了,我虽然是忠实的舰r玩家,还在捞着e3.5
    但是这个2333可啪可啪没撸点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