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生物

生物 – 蔷薇后花园

“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

傅玄

“那我出門嘍~”

啪噹一聲, 正輝跟母親報備後. 關門時摔出了一大聲響..

正輝今年剛升國一, 是個非常典型的陽光少年, 不過就是有點那麼粗神經就是了. 不過這種童心未泯可能算是很珍貴的. 因為不像其他同學在學校聊天打屁, 或是在鎮上的唯一的網咖集合, 正輝下課後一回家把書包一扔, 跑的方向是距離家大約兩百公尺外的後山.

這後山, 就是正輝的遊樂場.

正輝的爸爸也是個大自然的愛好者, 很明顯的, 正輝是直接的得到了遺傳因子. 從小到大跟著爸爸在山裡到處趴趴走. 在山裡的湖中釣魚, 在森林裡採收天然的果實, 蘑菇. 更重要的, 享受大自然尚未污染的空氣. 正輝也因爲這樣, 對於山裡的路途地點都瞭若指掌.

而今天, 也不例外.

“嗯~不知道在湖邊的的那棵樹結出果實了沒~?”

正輝穿著簡便的休閒服及短褲在山裡走著. 不到一會, 就到了他口中的湖邊. 而寧靜的湖畔旁的李子樹則結著豐盛累累的果實.

“哇~~好多喔~”

正輝以矯健的身手爬上了樹, 背上背著他上山時絕對會帶的輕巧背包. 正輝先吃了一個.

“嗯, 雖然小, 但甜度跟外面賣的根本就不能比.”

“帶一些回去好了”

將李子一一摘下後, 放進了背包裡. 突然的, 正輝的腳一滑—

“哇啊~~~~~~~”

砰一聲的一屁股摔在地上. 但是既然是從小到大都在山裡玩的正輝, 這點小傷根本就不算什麼.

“哎呀…真痛…真是的, 又刮傷了.”

看著大腿上大約三公分的傷口和破裂的褲管.

“又要被媽罵了吧…”

正輝稍微跛的走到湖邊, 合起雙手舀起一手掌的清水, 潑在稍微流血的傷口上. 陣陣的刺痛讓正輝皺了幾下眉頭.

“痛痛痛…”

當正輝要舀起第二掌水時, 注意到了在水邊一個奇怪的暗灰色物體.

一隻像是水蛭的生物.

“…這啥啊? 不像蛞喻, 這是水蛭嗎…? 不對, 我從來沒在這湖裡看過水蛭, 而且也長的不太對, 什麼時候跑出來的? 還活著嗎?”

身為愛好自然的少年, 竟然從來沒見過這生物. 正輝拿起剛才摔下來時不小心折斷的樹枝, 往那隻生物戳.

扭動了一下.

“嗚哇!”

突然的被嚇到, 正輝一屁股坐了下來. 割傷的傷口提醒了它的存在.

“痛痛痛…”

這時候—

“嗚哇啊~~~~~~”

那隻生物跳到了正輝手上. 這樣的現象證明了那不是水蛭.

正輝不停的甩手, 卻偏偏無法把那隻”東西”甩下來. 當正輝試著用手把它摘下來時, 更恐怖的事發生了…

噗咻!

那隻生物伸出類似口器的器官, 噴出了透明的液體. 那道液體正正準準的噴到了正輝的臉上.

“噁啊~~~真噁心啊!”

正輝似乎忘記了生物的存在, 拼命的用衣服上的布料將液體擦去. 但是並沒有那麼簡單…

“…怎……怎麼回事…?”

正輝的臉突然變的紅潤, 心跳也漸漸的加速. 身體則沒了力氣的倒了下來.

“啊……”

這現象, 就像以前在電視上報導的”迷姦藥”的症狀. 正輝的抵抗也停了下來.

“可…惡…”

似乎是要折磨他似的, 正輝並沒昏過去, 留下了一絲的意識. 那生物也開始行動了.

“嗚……”

生物順著手臂爬進了衣服裡, 漸漸抵達的地方竟然是乳頭.

“啊!! 嗚嗯……”

正輝感到十分困惑, “為什麼會這樣…” 這麼想著. 但當自己的兩顆乳頭漸漸的勃起時, 同時也對自己感到厭惡.

那生物將口器擴大, 並吸住正輝左邊的乳頭. 開始扭動刺激著.

“啊?!?! 啊嗚! 啊啊…”

經過這樣的刺激, 正輝的陰莖也漸漸的勃起了.

“不…不要啊!!”

不只是肉體上的玩弄, 正輝身為男性的自尊心也被凌辱了, 而且是被一隻來歷不明的怪蟲. 正輝不由自主的留下了一道眼淚.

接著, 似乎就像男方對女方的前戲玩夠了, 生物也鬆開了口器, 並往下方爬行, 不用說的, 下一個目標就是硬硬勃起的陰莖.

“嗚…做什麼…?”

因為邁入了青春期, 正輝的下體有不久之前才長出來的稀疏的陰毛. 當時還以為生了怪病而鬧了一陣子. 但是這樣的天真少年, 並沒想到今天會被一隻不明生物這樣玩弄吧.

現在看起來, 正輝的樣子就像躺在湖邊休息, 唯一不正常的就是在短褲裡有著蠢蠢欲動的影子.

生物將口器再度的張了開來. 沒錯—

“啊啊啊!!!”

生物用自己的口器將正輝的陰莖包裹了起來!

其實正輝以前就有過手淫的經驗. 是偷看哥哥學來的, 但是連長陰毛都會大驚小怪的正輝, 當自己的第一發精液射出來時, 竟然流到自己的褲子上, 驚慌的趕緊拿衛生紙擦掉, 看到正輝褲子上的一塊汚漬的哥哥, 自然是在偷笑.

但是, 對正輝來說, 這生物的體內遠比自己的手掌來的不可思議.

照理說像是水蛭這種生物應該是冰冰涼涼的感覺, 但在正輝那敏感的龜頭上, 感覺到的卻是溫暖的潮濕感.

“嗚啊~好…好緊啊~!!”

生物不斷的蠕動. 簡直就像是女性的陰道的觸感.

“…好…好怪的感覺…但是好…舒服…啊啊!!”

不到五分鐘, 正輝就輸給了強烈的刺激.

“嗚…嗚哇啊~~~~”

正輝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射進的自然就是生物的體內. 生物就像是要把汁液給徹底吸光, 而增強了吸力. 但不可思議的是, 精液似乎消失在那生物裡, 生物的苗小身體絲毫沒有膨脹. 反而收起了口器, 漸漸的縮小.

“…這…這次要做什麼……嗚!?”

生物爬到了陰莖頂上, 竟然開始往龜頭上的尿道口鑽!

“嗚哇啊啊~~~~~~不要啊~~~~好痛啊!!!”

正輝的慘叫生物自然是沒有聽進去. 一個處男的陽具就這麼被蹂躪了. 因為剛射完精的柔軟陰莖可以從外面看到因為生物闖了進尿道而腫脹起來.

“啊啊啊啊~~~~~~~~!!!”

正輝痛到昏了過去, 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唔…啊!!!”

正輝驚醒了過來.

“那…那隻東西呢?!”

正輝四處看了一下, 自己是倒在之前跌下來的李子樹下. 大腿上的割傷也提醒了正輝痛覺的存在.

“痛…原…原來是夢啊…”

正輝輕鬆的嘆了口氣.

“太好了…只是, 為什麼會做這種夢呢?”

正輝忍著痛的站了起來. 看了天色, 和自己手腕上的手錶.

“哎呀~時候不早了~該回去了~!”

正輝趕緊抓起裝著李子的背包, 開始往山下半走半跑.

“真痛啊…回去趕快消毒的好, 肚子也餓了.”

在正輝自言自語的同時…

咕……

正輝的下腹部傳來一陣蠕動.

那並不是胃的蠕動.

其實, 正輝並不知道, 在他的體內, 正進行著將他的身體徹底改變的計畫…

“吃飽了~”

“咦? 這麼快? 以前不都是吃兩碗的嗎?”

正輝的媽媽對正輝的食量提出質疑.

“沒有啦~最近都不太餓~”

正輝拿著自己的空碗往流理台走去, 並轉著頭解釋著.

“有什麼煩惱嗎? 不要忍著不說喲.”

“正輝的青春期啦~媽~會煩惱是當然的啊, 還不都是那些過剩的荷爾蒙作祟.”

正輝的哥哥, 惠介, 突然的插進來說道.

“很吵喔, 哥.”

正輝拿著自己的馬克杯, 喝著裡面的牛奶, 不屑的對惠介抗議.

“怎麼? 我又不是沒有體會過? 青春期的少年的憂鬱如果不是因為身體的變化, 就是…”

惠介露出了一撇奸笑, 並伸出自己的右手的小指.

“…初戀嘍.”

噗!!

馬克杯裡的牛奶濺出一陣巨大的水花, 噴的正輝滿臉都是.

“亂…亂說!!!”

“嗯? 要不然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反應? 該不會是說中了?”

“吵死了~~~”

“嘿嘿~~~”

正輝追打著敏捷逃亡著的惠介. 這對兄弟的線條不是普通的粗. 不過相對的, 感情也比一般兄弟濃厚.

“真是~不鬧了! 我要去洗澡了~浴室有人要用沒?”

沒有人有異議. 正輝便進了房間拿了自己的換洗衣物和浴巾.

走進了浴室後, 關上了門.

“受不了…全身是汗…趕快洗一洗比較舒服.”

說著, 把自己身上的白色休閒服和內外褲都脫了放進洗衣籃裡.

現在的正輝, 是全裸的狀態.

正輝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 檢察著身體是否有變化. 畢竟很在意青春期嘛.

“嗯~沒啥不同, 只是,..胸前的…乳頭, 好像變大了一點?”

正輝將右手食指蜻蜓點水般的碰了一下.

“啊嗚~!”

有如電流般的刺激從正輝脊椎中流過.

“好…好奇怪…”

正輝納悶著. 這也是青春期的徵兆嗎? 如果是的話, 那就隨其自然吧. 這麼想著.

“…我…我在幹嘛? 我不是要洗澡嗎? 啊~放熱水放熱水~”

正輝將浴缸裡的堵水塞塞住後, 轉了幾圈水龍頭左邊的紅色握把, 並小轉了幾圈右邊藍色握把作溫度的調整. 把水放到七分滿後, 試了水溫, 正輝便一腳跨進了溫暖的浴缸裡.

“呼……出去後喝杯柳橙汁最棒了~”

正輝瞇著眼像老頭子般的自言自語.

同時, 正輝拿起身旁的肥皂, 開始對自己的肌膚做適當的清理.

到胸前時, 不用說的, 肥皂和乳頭的摩擦產生了一股股的快感.

“啊啊嗚…”

正輝的臉漸漸的變紅, 是水太熱的關係呢, 還是這種刺激的副作用, 正輝自己也不知道.

“…啊啊…先…先洗別的地方好了…”

如此逃避現實的說著, 話說回來, 要洗的部分只剩下半身. 正輝看了一下.

“嗚…已經硬起來了…”

最明顯的目標, 絕對是那已經精神抖擻的分身.

好奇心, 是能殺掉一隻貓的恐怖誘惑力.

“好…好像很…那麼…再來試一次好了…

正輝想起了他第一次手淫的經歷, 雖然弄得一團糟, 不過那難以形容的感覺, 自己還想再確認一次.

想著想著, 正輝握起了他的陰莖.

“是…是要這樣吧?”

手開始了上下動作, 浴缸裡的水也噗喳噗喳的濺出水花.

“嗚嗚…啊嗯~!”

不…不太對…上次並沒有那麼刺激…幾乎是三倍的敏感.

隨著快感的倍增, 正輝的手也加快了速度.

“呀啊! 嗚…嗚啊…”

讓人遐想的呻吟聲從少年的口中發出來, 並且愈來愈大聲.

但不令人擔心的是, 正輝所在的浴室的隔音效果是出奇的好. 在浴室裡大聲的聽搖滾樂也不會被外面的人抗議. 惠介就經常那麼做.

也就是說, 正輝不管叫的多大聲, 家裡的人也不會懷疑.

“啊啊…哈…哈…嗚…好像…好像要出來了…”

肉紅色的陰莖漸漸的腫大, 好像一隻火箭準備發射一樣.

“嗚~~~~”

白濃的精液從龜頭上的尿道口射了出來, 浮在水上, 量居然是他第一次手淫時的兩倍.

而從開始到結束這段時間, 竟然不到十分鐘.

要是以後有了女朋友的話, 絕對會被嫌的吧.

“啊……好不可思議的感覺…”

正輝嘆了口氣. 從浴缸裡爬了出來, 抓起浴巾, 洗澡的事似乎也不管了.

就算時間頗短, 他也大概滿足了吧.

其實, 還沒有.

“咦? 爲…為什麼還是硬的?”

就好像要求繼續似的. 正輝的分身仍然屹立著. 跟第一次的手淫後軟趴趴的樣子完全相反.

正輝稍微畏怖的握住.

“啊?! 嗚…怎…怎麼搞的?”

握住竟然就有感覺.

“啊…啊! 呀…更…更舒服了…”

敏感程度竟然和剛才手淫時更乘上一倍.

“啊…不行…腳站不直…”

正輝坐倒了下來, 並躺在冰冷的浴室瓷磚上. 繼續了快樂的饗宴.

“呀啊! 啊嗯…啊! 不…不會吧?! 啊嗚!!”

正輝射出了第二發.

時間, 居然不到七分鐘.

更可怕的是, 陰莖, 居然還是硬的.

“啊…好像還可以…那…就…繼續吧…”

正輝再度握起了分身.

“啊! 嗯…嗚啊…好…好厲害…”

“…呀啊! 咿啊…哈啊…呀嗯!”

“呀啊~! 哈嗯~~! 啊啊啊~~~”

正輝的呻吟聲愈來愈高, 從原本尚未變聲的男少年聲變為男孩子氣的女聲.

不可思議的是, 精液的量絲毫沒有變少. 只是, 射出來的精液的白濁度, 從第三發時就開始變淡.

過了大約三十分鐘後…

“呀啊~~~~~”

正輝射出了第六發.

正輝的精液, 已經變成完全透明的黏稠液體. 並且微微的散發出一種似乎曾經聞過的味道…

但是, 正輝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啊嗯~~! 好…好棒喔~啊~忍不住了~~~”

再三十分鐘後…

“哈啊…哈啊…今天…就夠了…”

正輝苦笑了一下. 全身軟趴趴的, 地上也沾滿了射出來的透明精液. 正輝拿起蓮蓬頭沖洗身體, 順便往地上刷洗. 消滅證據嘛.

液體所散發出的迷幻香味, 正輝似乎也免疫了.

“哇啊…我是玩了多久啊…”

正輝的聲音回到原來的少年聲.

把自己的身體擦乾後, 換上了乾淨的休閒服.

“…外面的人一定覺得很奇怪…”

當然的. 就算外面聽不到, 進去了浴室一個小時洗澡. 不覺得奇怪的人才奇怪.

正輝打開門走出去.

“洗好了~”

“天啊~你是睡在浴缸裡了嗎? 洗了一個小時? 敲門也沒回應, 還以為你昏倒在裡面哩.”

站在門外守候的惠介向正輝抱怨著, 糟糕, 沒聽到敲門聲…果然被懷疑了..

“對…對啦…是睡著了…”

正輝打哈哈過去. 被知道在裡面做那種事還得了.

“真是…害我想刷牙洗澡都不行.”

惠介雖然是高中生, 但是生活習慣相當的好. 每天準時十一點睡. 睡前不刷牙不洗澡就睡不著. 簡直龜毛的像個女高中生.

“是是是~現在可以用了~”

惠介碎碎唸的走進浴室. 注意到正輝浴缸裡的水忘了放掉.

而且, 注意到水上浮著的一塊白色物體.

惠介詭異的微笑了一下.

“那小子, 也到了這年紀了嘛.”

正輝擦著濕潤的頭髮, 走回自己的房間.

“嗯…下次要注意時間控制…要不然又要被懷疑了.”

沒錯, 還有下一次, 還有下下一次…

正輝紅著臉, 微微的笑著.

“明天, 在洗一次澡吧.”

心中想著, 明天要如何的玩弄自己的肉體…

但是, 正輝沒發現到的是,

自己的肌膚, 和洗澡前相比,

變的更白皙, 更柔軟了.

沒錯, 就像女孩子一樣…

“正輝.”

坐在沙發上看著音樂雜誌的惠介對正在看電視的正輝指定了名.

“怎麼了?”

“你又不經允許拿了我的書對吧?”

正輝的背後激起了涼意.

“我又不是不會借你, 幹嘛偷偷的拿? 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

看著雜誌的那雙眼流露出邪惡的嘲笑感.

開什麼玩笑. 那是A書耶. 正輝冒著冷汗的想著.

“算了. 反正好奇心就是這樣不單純.”

惠介攤了攤手站了起來.

“就借你幾天唄, 記得還啊, 我先去睡了.”

笑著笑著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留下尷尬的正輝在客廳裡.

“唉…”

正輝在自己床下摸索, 抽出了一本書皮有著穿著暴露的女郎的薄本書.

“我真是笨蛋啊…”

翻了翻書的內容, 百分之百都是有關男女關係的圖片及話題. 正輝的臉也紅了起來.

正輝摸了摸褲襠裡的堅硬物體. 只有精神過剩這句話可以形容.

“但是…我忍不住…”

說著, 並緩慢的把短褲和內褲都脫掉, 成為下半身裸體的狀態躺在房間的木製地板上.

“哈啊…啊嗯~~”

正輝的手淫行為已經不限定在浴室裡了. 除了每天晚上洗澡時都會滿足自己以外, 在自己的房間裡一天都會至少一次. 但是不像浴室的隔音效果, 隔壁的惠介是能聽到這房間裡的動靜的. 因此, 正輝不能發出太大的聲音.

正輝的聲音, 再度的變成中性的女高音.

“嗚…嗚啊~~”

空閒的左手, 不由自主的伸進了上衣裡, 搓揉著勃起的乳頭.

“啊~~好舒服…這就是…性感帶嗎?”

很諷刺的, 向哥哥(偷)借來的黃色書刊竟成了正輝的第一本性教育課本. 正輝從那本書裡知道了一些男女交合時會用的術語.

這影響實在是非常不良到好笑.

就這樣, 正輝好奇的探索自己身體的各個部分. 其中一個就是乳頭.

“啊啊~~~嗯~變的比之前的還刺激…嗚!!”

“啊~~~~~”

透明的液體從陰莖頂端噴了出來. 奇怪的是, 雖然仍然的敏感, 陰莖的尺寸已經比一星期前來的細小許多. 睪丸的大小也縮了起來. 感覺像是小學一年級的小弟弟. 和書裡的比對, 正輝也注意到了變化.

“奇怪…精液不應該是白白濃濃的嗎…? 而且…弟弟…變的這麼小…”

正輝坐了起來, 拿出床頭櫃抽屜裡的小型鏡子. 照起自己的下半身.

“嗯~真的變小了…但是有點可愛呢…呵呵”

正常的男性, 是絕對不會這麼說的.

正輝摸了摸裝著睪丸的陰囊. 這時—

“啊啊~~?!”

跟陰莖幾乎同樣感覺的快感, 一口氣的衝上了正輝的神經系統.

“怎…怎麼回事?”

爲了再確認一次, 正輝輕柔的撫摸陰囊, 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但是卻微笑著.

“呼啊……好舒服…以前都不知道…嗯~!”

正輝再次的躺了下來. 右手撫摸著陰囊下方的部位, 左手則一樣的繼續刺激乳頭.

這樣的風景, 好像在那本書裡見過…

簡直就像…

“這…啊嗯~好像女孩子…嗚嗯~! 女孩子在手淫…啊~”

沒錯, 如果無視那勃起的陰莖, 正輝的樣子, 就像個乳房尚未發育的少女在自慰.

身體不斷的扭動, 但手指卻絲毫沒有離開或停止的意念.

“啊~~不行~~怎麼~~怎麼那麼快~~~~啊~啊啊~~~~~~~~~”

就像全身的皮膚都緊繃起來一樣, 叫出了一聲艷麗的呻吟後, 身體一動也不動, 接踵而來的, 是來自下腹部內部的一陣陣筋攣.

大約二十秒後, 身體總算放鬆了下來.

是因為過度刺激嗎, 正輝眼邊左右似乎有淚痕. 嘴邊也有一道亮晶晶的口水流下. 雙眼則是空洞的看著天花板.

第一次的女性高潮, 幾乎讓正輝完全不能思考, 腦內一片空白.

連在自己的撫摸的陰囊的下方, 裂開了一道裂縫都不知道…

在粉紅色的肉縫中, 流出了一絲透明的液體.

正輝, 就這樣睡著了.

…之後, 正輝作了一個夢…

…夢裡, 他還保持著以前少年感的模樣…

…突然的, 在他後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物體…

…暗灰色, 蠕動的身軀…

…是那天, 在湖邊看到的未知生物…

…正輝害怕的想逃跑, 但他的身體卻不能動彈…

…那生物伸出了一樣的口器, 竟然一口把正輝吞了下去…

…但奇怪的, 在生物的體內, 很溫暖, 很舒服, 就像一個胚胎在子宮裡…

…好想繼續留在這裡…正輝想著…

…但不如願的, 生物把他吐了出來…

…全身沾滿黏液的正輝, 發現自己變了…

…美麗烏黑的長直髮, 俏麗的瓜子臉, 白皙的肌膚, 修長的身段, 豐滿的乳房, 以及誘人的陰部…

…正輝, 完全的變成女性了…

隔天早晨, 仍然躺在地上的正輝醒了過來.

慢慢的睜開眼睛, 意識也回復了. 發現了自己的身體並沒完全變化. 仍然還有男性的樣子, 不, 是變成了中性的感覺.

只是他作的夢, 仍然清晰的在腦裡撥放著.

這時候, 正輝才發覺到,

那時, 自己被那隻生物襲擊的事,

並不是夢…

現在是夏天的最盛期.

高達3開頭的溫度, 不管是柏油路, 還是小巷裡, 都沒有人的身影, 因為沒有任何笨蛋想出門受煎熬.

有的只是冷氣機轟隆隆的馬達聲, 和風鈴的清脆鈴聲.

就算是這炎熱的氣溫, 正輝家的家庭會議也仍然繼續著.

“不會吧? 又要出差?”

惠介嘟著嘴的抱怨著.

“是啊, 老爸接到了加拿大的一個案子. 要去至少一個月. 你老媽也要跟著去當翻譯.”

“也就是說, 好好的照顧正輝唷~”

兩兄弟的母親附和著.

“是是是, 洗衣服, 買菜, 料理, 以下省略, 對吧? 你們出國那麼多次, 都已經背起來啦.”

“嗯~~不愧是媽的乖兒子~~”

媽媽抱了抱惠介.

“哇! 媽妳少在那裝年輕了啦~~”

“那麼, 正輝你也要好好的聽你哥的話喔~”

“…嗯? 喔…”

從剛才坐在旁邊默默不語的正輝, 從口中發出了中性的回應聲.

“怎…怎麼啦? 怎麼那種聲音? 像女孩子一樣…”

惠介疑惑的看著正輝.

“哪…哪有?”

“而且, 你最近好像變可愛了. 臉白白細細的, 睫毛也蠻長的. 如果我有女朋友, 就像這樣子呢~”

“不…不要亂講好不好~”

正輝紅著臉的對惠介抗議.

“話說回來, 當初在你媽要生你的時候, 還蠻期待是女兒呢.”

“女兒的確不錯呢~”

“那, 正輝你從今天開始穿女裝吧~我可愛的妹妹~~~”

惠介搔著正輝的頭髮開玩笑的刺激著.

真是一個粗神經家庭.

“別~別鬧了啦~”

“嘿嘿~”

看著現在的正輝, 白皙的肌膚, 烏亮的短髮, 跟惠介在一起的話, 的確像是一對感情好的兄妹.

雖然口中鬧著鬧著, 但和正輝從小一起洗澡的惠介, 對最近正輝的變化感到怪異.

算了, 是多心了吧. 美少年也沒什麼不好的.

這時, 被”性騷擾”的正輝站了起來.

“那我要去洗澡了, 沒有人要用吧?”

家裡的其他三個人默認以示同意. 正輝便帶著盥洗用具走向浴室.

當他鎖上門時—

“嗯啊~~忍不住了~~~”

正輝立刻的把左手伸進自己的白色T桖, 右手則伸進運動短褲裡.

“嗯~~啊~~~好舒服~~~~”

似乎已經忍很久了. 正輝開始自慰著.

而他的身體, 跟兩個禮拜前比較, 有著極大的變化.

在脖子以下的體毛全部都短細到看不到, 配合著自己的鮮白皮膚, 就像女神一樣美麗.

兩邊的粉紅色乳頭都已經腫大到像彈珠一樣大了, 乳暈的面積也擴大了兩倍.

更重要的是, 在他的胸前稍稍漲起來的的一對白嫩的肉球.

已經接近B罩杯的大小.

“呵呵…好軟喔~~啊嗯~~~~”

正輝不停的搓揉.

“啊~~~衣服真礙事~~”

正輝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褪去, 當然, 內褲也是.

就這樣, 呈現出全裸的姿態.

“啊啊啊~~~還要~~~”

正輝躺在冰冷的浴室地板上, 就像他第一次發現身體的變化時一樣的姿勢.

只是那時候的他, 股間並沒有裂縫…

“呀啊~~~~嗯~~好~好棒~在裡面一點~~~”

正輝的手指, 伸進了在陰囊地帶的裂縫內部抽插著. 睪丸已經完全消失. 剩下來的陰莖只剩下三公分的長度, 可以說是完全的失去功能了.

因為內部分泌的潤滑液體的關係, 手指的運動完全的沒有痛楚, 快感有如電流般的在他神經系統的穿梭. 整個浴室裡悄悄的回蕩著咕啾咕揪的淫蕩聲響.

他自己, 似乎也知道自己變成什麼樣子了.

但他在乎嗎?

沒有.

他享受著這漸漸的變化, 就像一隻毛蟲等待著羽化.

“啊~~啊呀~~~~要~~要去了~~~啊~嗯~~嗯啊~~~~~~~~~~~~~~~”

從裂縫內部噴射出大量的透明黏液, 小小的陰莖頂端也射出了一些. 正輝全身緊繃的享受的高潮. 然後全身軟化下來.

正輝兩眼無神的自言自語著.

“…爸…媽……我…我已經…是你們的女兒了…”

從他的聲帶發出來的聲音, 不是中性, 而是真正女孩子的高音…

隨著飛機的起飛, 惠介和正輝在機場外看著天空.

“好了~搭車回去吧~”

惠介兩手抱著頭閒閒的說著.

“聽好了, 雖然這次爸媽給我們的生活費還蠻多的, 但是也不要太瘋. 要用就用你存的零用錢, 不要亂花, 聽到沒?”

“嗯~~~!”

正輝微笑著點著頭.

看到這笑容的惠介, 心跳動了一下, 臉稍微的紅了起來.

“不會吧…我該不會…對自己的弟弟有意思吧?”

其實, 不管任何男人看到正輝的微笑, 都會動心的.

那是有如天使般的笑容…

…還是, 魔鬼的誘惑呢?

父母出國後的第六天, 惠介穿好制服的跟在同在屋內的正輝喊了一聲.

“正輝~~我去打工了~~午餐自己處理吧~~”

“好~~~~”

聽到了門關起來的聲響後, 坐在沙發上的正輝站了起來.

“好了, 我也出去吧.”

正輝拿了自己的錢包和出門會帶的背包, 帶了鑰匙, 也一並出門了.

但是目標, 不是他愛去的後山.

“回來了~~”

在夕陽西下時, 正輝回到了熟悉的家, 走進家門時—

“終於回來啦~~~你又跑去後山玩到不知道時間啦~~~”

在旁埋伏的惠介扣住正輝的頸部, 用指關節扭壓著正輝的太陽穴, 稍微生氣的笑著.

“痛痛痛啊~~對不起啦~~”

“真是…趕快去洗澡~待會就吃飯了~”

“是是…”

正輝提著背包走回房間, 關上了房門

“搞什麼…自從爸媽出國後就不讓我進房間, 然後還偷偷出門, 到底在做什麼?”

然而, 在閉鎖著的正輝的房間裡…

“啦啦啦…”

正輝哼著歌的露出一抹微笑, 拿出背包裡的東西.

是一件純白色的連身裙. 正輝摸著輕柔的絲製裙擺.

“一定很合我的身體呢…”

正輝再拿出兩件布製物品, 是一套同色系女用內衣褲. 水藍色的胸罩配著水色和白色橫條紋的內褲.

正輝的臉紅了起來. 如果是以前的他, 絕對想不到他自己會主動的買這些東西吧…

接著, 將內衣褲都穿了起來, 也將連身裙從頭上套了進去. 然後看了看房裡的等身大的鏡子.

鏡子裡照出來的是一個可愛的美少女.

“難怪女孩子這麼喜歡買衣服…真可愛…”

在少女在鏡子裡, 陪襯出來的背景是…

水色的床單, 泰迪熊玩偶, 蕾絲的窗簾, 還有許多女裝…

這裡是, 女孩子的房間.
原村一家, 由四個家人組成.

父親是某個知名建築企業的設計師, 經常接受外國的委託, 出國辦事. 母親則是外語系畢業, 擔任翻譯. 當父親出差時, 兩人通常是一起行動的. 因為雙親都有就業, 家境算是小康.

同時, 家裡的照顧就落到了哥哥, 惠介的肩膀上.

當家裡只剩兩兄弟時, 雖然工作有平均分攤, 但烹飪, 清理, 打掃都是以惠介為主.

責任感特高的惠介, 不會因為家裡稍微富有, 就揮霍父母給的零用錢, 自己要花的錢都是自己打工來的.

不只如此 對自己儀容要求更是高. 頭髮一絲不茍, 刷牙洗臉無法妥協. 早睡早起. 眼神絕對炯炯有神.

像這樣難得的好青年, 居然沒有女朋友. “沒時間和金錢去交, 況且家人總是比較重要.” 他是這麼說的.

惠介和正輝從小就很要好, 感情相當濃厚. 興趣雖各有所好, 但哥哥會尊重弟弟, 弟弟也會順從哥哥. 完全和天天吵來吵去的典型兄弟沒有關聯. 不過沒營養的玩笑倒是常常開就是了.

但是, 惠介也發現到了…他以前所知道的弟弟…已經不一樣了

“我出門囉~”

站在玄關的惠介往家內部聲明.

“慢走~”

一陣粉紅色甜甜的聲音回覆惠介.

“…”

惠介似乎想說什麼, 但又吞回了喉嚨. 便去打工了.

一對眼睛躲在牆旁邊

“…走了呢…”

正輝微笑了一下.

“呵呵…家裡一但沒人, 就是我的樂園了…”

正輝笑著走出來, 身上只穿著粉紅色的女用內衣褲. 頭髮已經長到肩膀部分. 身體曲線呈現出女性的流線型, 肌膚有如白雪公主一般美麗. 乳房也膨脹到B罩杯了. 私處的內褲也幾乎看不到任何礙眼的東西. 正輝的雙手開始撫摸光滑的身體…

“啊啊啊~~~想要~~好想要~~~~~”

不穩不穩的走到沙發旁, 撲通的倒了下來.

“嗯~~~好棒的感覺~~”

纖細的手指伸到股間.

“啊…更敏感了…呀啊!”

絲毫無法習慣的電流感在體內穿梭.

舊身體所剩下來的陰莖雖然縮小許多至3公分左右, 但有如神經都被濃縮起來一般, 正輝的身體無法忍受持續的刺激. 聲帶有種想大聲喊出來的慾望.

“啊~~!!! 忍…忍不住…嗯啊啊~~~!”

正輝的下腹部裡擴散出一種男性時沒體驗過的感覺, 內褲上遮蔽住裂縫的部分漸漸顯現出水漬.

“啊…又濕了…”

臉頰開始紅潤的正輝把手伸進內褲裡. 局部感覺到的是黏滑的濕潤感. 這同時也代表著進入的許可.

“那…那麼…”

正輝將自己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入裂縫中.

“哈啊……今天……好像不一樣…”

一種滿足感從下腹部傳上來.

接著, 便是手指的來回運動…

“啊啊~~嗯~~再快一點~~還要~~還要~~~~~”

正輝的口中傳出媚惑的呻吟聲. 他的心理幾乎已經被慾望侵蝕了.

但是, 在正輝腦內深處, 有著他身為男性的人格. 這人格恐懼著這身體的緩慢變化. 強力反對著身體的背叛.

但是, 這人格的地位漸漸縮小了. 被新製作出來的女性人格取代.

“這樣…真的好嗎…?

正輝在心裡掙扎著…

“沒問題的…你其實也喜歡這樣子…對不對?”

“但是…哥…爸媽…怎麼辦…?”

“放心…只要你完全的蛻變, 家人一定會接受你的…他們也想要個女兒…不是嗎?”

“但是…我好怕……”

“沒什麼好怕的, 你只是變成你所想要的樣子而已…”

“我…想要…的?”

“沒錯…你所想要的…美麗的樣子…就像你喜歡的大自然的蝴蝶一樣……那麼…差不多了…”

“啊~~~好像…好像要消失了~~~”

“你不會消失的, 你只是成為一個完美的完全體而已…來吧”

“嗯啊啊~~~~~~~~~~~~!!!”

尖銳的呻吟聲劃破了寧靜的客廳. 這是正輝到目前為止感覺最好的一次高潮. 正輝股間的裂縫潮吹出大量的愛液. 染濕了正輝所躺著的布製沙發.

“啊啊……”

正輝微笑著享受著筋攣的下體.

“真是的…我之前在怕什麼呢? 有著那麼美好的身體, 爸媽一定會喜歡的…”

“我也該讓哥哥欣賞我的身體了…然後…呵呵呵…那麼…在哥哥回來前, 再多玩一下吧…”

名叫正輝的人格, 已經的完全變質了, 現在的正輝, 對自己的變化毫無疑問.

正輝的雙手, 再度的回到乳房和陰部上.

只有正輝自慰著的客廳, 瀰漫著一種暈眩的香味…

“我回來了~”

打工完回家的惠介向家裡的人招呼.

“嗯?”

惠介注意到一片漆黑的客廳和廚房.

“怎麼不開燈呢? 該不會不在吧?”

當惠介接近客廳, 走到燈開關前時…

“嗚…? 這…這是什麼…味道…?”

瀰漫在客廳的香味使得惠介腦裡產生一股混亂的暈眩. 接著開始四肢無力.

“呃…”

惠介倒了下去. 當他的臉頰碰撞到冰涼的木製地板時, 注意到了地上一灘一灘的水漬. 香味似乎就是來自這個液體. 但是意識並撐不下去.

“不…不行了…”

就像是吸入高濃度乙醚一般. 惠介昏睡了過去.

深深睡著的惠介旁, 出現了一個人影…

“唔…?”

不知道睡了多久, 惠介睜開了雙眼.

“這…這是哪裡…? 嗚…”

窗戶照進來的月光被雲遮住, 除了窗外微微光源以外, 的惠介所在的地方一片漆黑. 空氣中稍稍漂著之前讓他昏迷的氣味. 想要起身時, 發覺自己的四肢肌肉似乎被麻醉了一般, 完全不能動彈. 惠介所在地的提示只能靠自己的手掌去摸索.

“布…? 我在床上嗎?”

憑著自己所躺著的地方的硬度與材質, 惠介推斷自己所躺的地方是一張床. 但並不是自己房間的床.

“難道…正輝…! 正輝!! 你在嗎!?”

“在喔…”

寂靜的黑暗中傳出了一聲女性回應.

“正輝…?”

“終於醒了呢…惠介哥哥.”

雲, 有如戲劇般的散去. 滿月的皎潔月光照了進房間. 黑暗裡顯現出一個人影.

一位穿著純白連身裙的可愛少女.

在那明亮的月光下, 到肩長的烏黑長髮反射出銀河般的深奧. 帶著細長睫毛的雙瞳有如星星一般閃亮. 配襯在月亮下的光白肌膚, 更是顯的動人許多.

“妳…妳是誰?”

“真是的~都不認得人家啦~? 也對喔, 人家變的很多呢~”

“難…難道說?”

“是我啊~你的弟弟正輝~只不過啊, 現在是你的妹妹囉~”

“那麼…這裡是…?!”

“沒錯…這裡是…我 . 的 . 房 . 間 .”

正輝靠近牆邊, 打開牆上的開關.

啪!

天花板上的白日光燈管亮了起來. 房間所有的黑暗一掃而空. 顯現出來的是放滿填充玩偶的牆腳, 貼著可愛海報的牆壁, 整齊的書桌, 衣架上掛滿五花八門的少女服飾. 惠介所躺的床的床單帶著蕾絲邊.

不管怎麼看, 都是一個不折不扣女孩子的房間.

“你的房間…怎麼搞的…還有你, 為什麼變成女孩子了…?”

“怎麼了~哥哥不喜歡嗎~?”

“我問的不是這個! 我從以前就發現到你怪怪的了…你到底怎麼了?! 為什麼?!”

“呵呵…”

正輝慢慢靠近床邊. 爬上無法抵抗的惠介.

“我啊, 只是變成更適合我的樣子而已…而且, 哥哥不想要個妹妹嗎?”

“那…那只是說笑…”

“每個人的潛意識裡, 不管男女, 都有個和自己的性別相反的人格…以前的我, 就是被男性的人格給抑制住…現在只不過是解開枷鎖罷了…”

“開…什麼玩笑…”

“不只是人格而已, 這個身體也很棒唷~看吧~”

正輝說著脫掉自己身上的連身裙. 露出令男人血脈噴張的內衣褲打扮.

“嗚…”

惠介的臉紅了起來, 心跳也開始加速. 但似乎不是因為飄在空氣中的迷魂香氣所影響…

“怎麼樣? 很美對不對? 其實這個身體呢…非常的色喔~”

正輝將雙手繞到背後, 解開胸罩的扣環. 兩顆一手快掌握不住的乳房顯現在惠介面前. 尖端上的粉紅色櫻桃令人難以抵抗. 正輝用左手將左邊的乳房捧起來

“多虧哥哥你借我的書…我的身體才能變的這麼舒服…”

惠介雖然後悔, 不過這種事也不是他能想到的. 惠介現在只想逃出這個房間, 不過四肢不但無法動彈, 他的下半身也背叛了他.

正輝脫下失去抵抗力惠介的長褲及內褲, 露出雄偉勃起的陰莖.

“呵呵呵…好大呢…”

“不…不會吧…?”

正輝將陰莖含了起來—口交.

高深的技術, 是從書裡學來的呢, 不, 那薄薄的一本書不可能有那麼多內容. 此時唯一的解釋就是—本能.

“嗚…嗚啊…!!”

“嗯……”

咕啾咕啾.

口水和舌頭在嘴裡翻滾的聲音組成了淫蕩的交響樂. 而且因為香氣的催促效果, 陰莖頂點更是敏感.

“嗚…不…不行了…要射了…”

“嗯…來吧…”

“…嗚啊!”

大量的精液, 一口氣的射入正輝的口中.

“哈啊……”

咕嚕一聲的吞了下去.

“嗯…唔…真好吃…”

正輝舔一下嘴唇. 臉上也明顯的顯現出紅潤的幸福感. 並且將右手伸向自己的私處.

“呵呵…又濕了呢…虧人家還新換一件內褲.”

正輝脫下自己的水色內褲, 食指和中指撐開兩片陰唇, 裂縫之間滴下透明的液體.

虛脫的惠介, 又聞到了濃濃的香味.

“嗚…這是什麼…”

“這個啊, 是女性費洛蒙的味道, 只不過我的比較特別, 可以讓男性暫時的麻醉, 並且…”

正輝握住照理說應該已經軟化的陰莖.

“讓 . 男 . 人 . 興 . 奮~”

惠介也對自己再次的勃起的陰莖感到驚訝.

“怎…麼…”

“我說過了, 這是可以讓男人發狂的氣味…那麼…可以進入最後的儀式了…”

“儀…儀式…?”

“沒錯, 其實, 我的身體還沒變身完成…只差最後一個步驟…那就是…”

“不會…不會吧…!?”

“呵呵…人家的處女是特別留給哥哥的唷~很高興吧~”

正輝將自己的私處往惠介硬硬勃起的陰莖瞄準.

“正輝!! 不要啊!! 振作過來啊!!!”

“真是的~叫人家正美啦~”

噗滋!

陰莖插進了濕滑的陰唇, 並刺穿了處女膜.

“啊嗚~!!”

不習慣開苞的痛楚, 正輝的眉頭皺了一下.

“不…不要啊! 你自己也很痛吧?”

“…沒關係的…只要能將第一次獻給哥哥…就可以…”

惠介這時, 才體會到正輝…不, 正美身為妹妹, 對哥哥的戀慕之心.

同時, 正美開始上下搖動自己的腰. 刺痛的感覺漸漸的轉變成快感.

“啊嗯~~~好滿~~漲漲的~~完全沒體驗過~~~”

正美的呻吟聲逐漸的帶著快樂. 咕滋咕滋的抽插聲在半夜的房間裡回蕩.

“嗚…嗚啊…好緊…好熱…”

“啊~~哥哥的~~~哥哥大大的陰莖~~在體內~~~”

“嗚嗯…嗚…受…受不了…”

“呀嗯~哥…哥哥也很舒服吧…我…我也好幸福~~~好棒~~”

“嗚啊…! 不…不行了…好…好像要…射…”

“啊啊嗯~~~射進來~~~把好多好多的精液~~~全部射進來~~射進人家體內~~~”

“嗚哇…!! 射…射了…!!!”

“人~~人家也要高潮了~~~呀啊~!!”

“嗚啊…!! 嗚啊啊!!”

“啊啊~~~來了~~高潮了~~~哈啊啊~~~~~~~~嗯”

一對感情好的兄妹, 一起高潮了.

彷彿之前的口交完全沒影響似的, 惠介射出來的精液量絲毫沒減少. 那些精液一滴不漏的流進了正美新生的子宮內. 並且完全的吸收…

在筋攣的期間, 正美的臉型變的圓潤, 頭髮一瞬間的長到腰間, 乳房漲大到C罩杯, 陰唇上方的陰莖完全的退縮到一粒豆子的大小, 成為女性的陰核. 那個樣子, 就像自己那天夢到自己徹底變身的樣子.

正美的變身, 完成了…

“啊…謝謝哥哥…我…已經完全的是女孩子了…”

正美喘著氣的向自己底下的惠介道謝.

“……”

“那麼, 接下來, 就是換哥哥囉~”

“什麼…?”

正美將陰莖抽出陰道, 抽出時還有許多透明, 紅色, 和白色的混合液體跟著流出. 正美跪在仍然躺著的惠介旁, 將自己的陰唇再度撐開.

“唔…呀啊!”

正美開始對下腹部用力, 就像要擠出什麼似的. 這時…

呼扭.

一隻灰色的生物從正美的陰道爬出來.

“看吧, 哥哥, 這個就是讓我變身的小生物喔~”

惠介的臉色瞬間發青.

“妳…該不會…要…”

“放心~痛只有那一下下, 接著什麼都完全感覺不到唷~然後…會變的愈來愈舒服…”

正美露出了一個意義深奧的微笑.

“不…不要!!! 住手!! 住手啊!!!”

“來 . 不 . 及 . 了 . (心)”

危險的頑皮微笑.

同時, 那生物以迅速的反應爬上了惠介的腳, 接近大腿…接著胯下…

“嗚哇啊~~~~~~~!!!!”

一種即視感.

沒錯, 就像正輝那一天…

兩個星期後. 兩兄弟的父母回來的前三天.

照理說應該在打工的惠介, 在這十幾天, 把工作都暫停了. 天天都跟自己的”妹妹”在一起.

而那個房間, 三不五時傳出兩個少女的呻吟聲.

“嗯啊~~嗚~”

“呵呵~比我還敏感呢~~那這裡呢~?”

正美將手指點在惠介的乳頭上.

“呀啊~~!!”

“啊哈~是性感帶對不對?”

“討…討厭…”

“那這裡, 一定更舒服唷~”

正美的右手輕柔的撫摸惠介的陰部.

“啊啊~~!!”

“嗯~~變身的比我還快喔~其實哥哥想要當女孩子的慾望比我還大, 對吧?”

“…討厭…不要那麼說…”

惠介把早已赤紅的臉轉過去. 正美則趴倒在躺著的惠介身上. 兩人的臉頰只有十公分的距離.

啾.

“兄”妹互相熱吻了起來, 兩條舌頭在嘴裡交纏, 持續了一分鐘. 分開時還牽出一條透明的絲線.

“呼啊…”

“不過現在啊, 我們是一對姊妹囉~對不對~? 姊姊~?”

自從那天惠介被正美和灰色生物襲擊後, 身體開始產生劇烈的變化. 男性體毛掉的一乾二淨, 平坦的胸腔增大成乳房, 深褐色的頭髮伸長至肩膀, 因為年齡的差異, 惠介的身材比正美更成熟, 更動人. 股間的陰莖則縮小到嬰兒的大小, 毫無睪丸的陰囊打開了一個濕潤的裂縫.

或許是因為正美天天對惠介作肉體上的刺激, 惠介女性化的速度是正美變身時的兩倍. 其實, 回頭看惠介的個性, 也有可能如正美所說的, 惠介的變身慾望比正美還來的大也說不定…

兩個少女一起生活的這段期間, 除了家務事外, 專注的都是惠介身體的開發. 因為體型相似, 正美也很樂意將自己買的女性衣物借給”姊姊”穿. 但內衣卻不行了. 正美之前因為這件事而一直嘟著嘴著. 惠介也笑著笑著. 就像之前兩兄弟之間的感情玩笑一樣.

女性的快樂, 似乎有讓人變的隨和的魔力.

互相撫摸, 刺激身體, 享受快感, 惠介的男性人格也漸漸的被取代了.

“姊姊妳看~這是什麼~?”

“那個是…”

“嘿嘿~~沒錯~~是雙頭按摩棒~是我郵購買來的~”

惠介露出了羞澀的表情.

“姊姊還是處女吧? 姊姊還是男生的時候拿走了我的處女, 這次換到我囉~”

“等…等等!! 那是妳自己要…”

“不由分說~嘿嘿~”

正美將按摩棒的一頭插進自己早已濕潤的陰道裡.

“啊~~”

甜甜的呻吟了一下.

“那麼…姊姊~”

“等…等一下~會很痛嗎?”

惠介的語氣似乎喪失了抵抗心. 反而帶了種期待感.

“只有一下下而已啦~然後馬上就會變舒服的~”

惠介點了下頭.

“那麼, 進去囉…”

正美說著瞄準著惠介的陰道口推進去.

“嗯啊~~撐…撐開了…”

“姊姊的處女, 我就吃掉了~~”

一陣撕裂感從下腹部傳上來.

“呀啊~~!! 痛…”

“沒關係…接下來我會溫柔的…”

正美的動作開始來回.

“嗯啊啊~~~好…好奇怪…”

“感覺到了嗎? 那就是女性最棒的快樂唷”

痛覺彷彿就根本不存在, 快感的電流在神經裡慢慢的加大電壓.

“哈啊啊…啊…再…再進去一點…”

“進去哪裡呢?”

“進去…我的…小穴…”

“呵呵…姊姊也承認了嘛…”

正美逐漸加大了力道.

“啊嗯~啊嗯~~~~好棒~~正美~再進來一點~~~”

“呀啊~~~我也~我也好舒服~~”

兩位少女, 已經留戀在歡愉的世界裡了.

“啊啊啊~~為什麼~~~為什麼有這種感覺~~好像~要尿出來~”

“那個…就是…呀啊~高潮…!!”

“不…不行了…要出去了~~~”

“那麼…我們一起來吧…!!”

“呀啊啊~~~~~~~~~~~”

“嗯啊~~~~~~~!!”

情深的姊妹, 同時的體會到了女性的最強快感. 兩人體內的子宮劇烈的收縮, 兩人的按摩棒都抽了出來, 陰道口溢出大量的愛液. 大約二十秒後, 終於緩和了下來.

正美撒嬌的抱住惠介.

“惠介姊姊…我愛妳…我們…以後就一直…在一起吧…”

惠介敲了下正美的頭.

“小笨蛋, 這是當然的啊. 而且, 從今天開始, 要叫我小惠姊唷”

“嗯~小惠姊~”

兩人親熱的擁抱在一起.

“只是, 我還不是完全的女性呢…”

小惠看著自己尚未完成的女性陰部, 仍然還有一小根陰莖懸掛在那裡. 嘆了口氣.

“姊姊要找一位男性, 並且吸收他的精液, 才能完全變身喔~”

“是嗎?”

“嗯~然後啊, 在妳體內的那隻生物在妳變身完後就會爬出來, 去找下一個目標…也就是姊姊選的男性.”

“這樣啊…對了, 那我去找我班上的朋友吉野好了. 他長的蠻可愛的, 一定可以變成一個美少女的…呵呵呵”

小惠將食指輕點在嘴唇上, 帶著臉紅的微笑.

“其實啊…我最近還有發現一件事…看~”

正美將自己的陰唇打開, 裡面爬出了三, 四隻灰色的生物. 只不過體型小了一半. 小惠驚訝的看著.

“它在我的體內產卵孵化了呢~”

“也就是說, 有更多人可以變身了呢…”

“對呀~然後這世界也會慢慢的改變, 變成快樂的世界喔…”

“嗯…是百合盛開的世界呢…”

“呵呵呵…”

“哈哈哈…”

一對對著未來有所期待的美麗姊妹, 開心的笑著.
“吶~正美~”

“怎麼了, 姊姊?”

“爸媽後天就回來了, 我們這個樣子怎麼辦?”

“反正爸媽想要女兒不是嗎?”

“不是那個問題~他們認得我們嗎?! 我們現在這副模樣~!”

小惠左手拉著自己的長髮, 右手捧著膨脹起來的乳房.

“嗯~~也對吼~”

正美一臉天真貌.

“別說打工了, 我的學校怎麼辦啊~~~沒有人能認得我啊~~~~”

小惠著急的快哭了.

“那麼, 我們只好先把頭髮剪掉, 裹纏胸布囉~”

“說的還真輕鬆~!”

“要不然姊姊有辦法嗎?”

正美嘟著嘴的反駁.

“…算了, 雖然喜歡這頭長髮…但還是身分重要…”

小惠嘆了口長長的氣.

“怎麼樣? 像男的嗎?”

小惠轉了轉身, 身上穿著男性休閒服, 自己的頭髮已經剪回她仍是男性時的樣子.

“…像男人婆…”

正美瞇著眼的吐槽.

“要不然勒~~?! 還不都是妳讓我變成這樣?!”

“要不然妳就說妳改變造型了~改成…不男不女…”

正美噗滋一聲的用手遮住自己的爆笑.

“正美~~~~~~~”

兩兄弟, 不, 兩姊妹的追逐戰又開始了.

“好啦~不鬧了~快幫我裹纏胸布啦~”

“是是~”

小惠脫掉自己的上衣, 正美則從抽屜裡拿出長約三公尺的白布.

“話說回來, 妳什麼時候買纏胸布的?”

“小說唄, 別計較小節~”

“我感覺好像被騙了…”

“來~兩手舉高~”

小惠將雙臂伸向天花板, 臉紅著的看著妹妹纏著布料.

“哇~~姊姊妳的胸部又比昨天大了~”

雖然正美的身材也不差, 不過年齡的差異是無法補足的. 正美一臉醋勁的盯著小惠的雙峰.

“呵呵~羨慕嗎? 這是小孩子的妳沒有的唷~”

“人家才不是小孩子~~~~”

“國中生當然是小鬼囉~”

“唔唔~~~那麼~給你看看小鬼的厲害~~~”

正美的臉突然的靠近小惠的胸前, 含住右邊山峰上的櫻桃.

“呀啊嗯~~妳~妳幹嘛~~?”

“燕在偶要告戶妳~咬毀也胡是熬惹的~~~” (現在我要告訴妳~小鬼也不是好惹的~~~)

“呀啊啊~~~~不要~~”

正美空閒的兩手一手就抓住左邊的乳房, 另一隻便攻擊小惠的下部. 兩人的重心失去平衡, 倒在床上.

“姊姊…妳好漂亮…人家好忌妒…”

“哈啊~~~正美…討厭…”

另一個饗宴, 又開始了…

…話說回來, 善後呢…?

2 thoughts on “生物”

  1. 这文不错,这是楼主原创的还是转载的?

    如果是转的,能不能说下出处的网址

    如果是原创的,希望加qq交流,求楼主把qq号发到cccp1944@hotmail.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