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礼物

礼物 – 蔷薇后花园

這天,天氣依然是酷熱無比,午休之後的我洗了洗臉,看看桌子邊上的小瓶子裡,上午看毛片的時候忍不住,打手槍,射出來的東西還沒倒呢~

“呵呵”我忍不住對著鏡子笑了,自嘲了起來“我還真是個淫蕩的男人啊,哎~要是我是個淫蕩的女人該多好啊。好想嘗試下做性奴的滋味,一定爽死了”想著想著不自覺下面又硬了起來……

電腦響了起來, 有新郵件了。我鎮靜了一下,打開信箱:只見一封署名為“心魔”的未讀郵件 “心魔??0”我腦海裡泛起了疑問“這是誰啊?好象不認識吧?又是封垃圾郵件”正當我要把它當成垃圾刪掉的時候,我的眼睛楞住了,因為我看到了標題,不看郵件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他認識我?”我更加不解了,雙擊打開了郵件,裡面的內容讓我驚訝了,一張活脫脫的人心照片,卻被關在了一個冰塊裡。下面是一張典型的乳膠緊身衣調教的圖,一個女的全身被各種各樣的SM乳膠裝備束縛到了極點~只見她全身穿著一件純黑色的全包乳膠衣,只漏出兩個鼻孔,還是被一種不知名的道具堵著。

(“估計是限制呼吸的吧?”我猜想,因為在網上見過這樣的調教,所以大概可以猜測),

嘴巴處有個特殊的塞口物,外邊連著一個氣囊,看樣子已經沖到極限了吧?嘴巴被塞的鼓鼓的,脖子上更是沒有人道的帶著一個金屬項圈,明顯小了一圈,已經完全陷進去沒有凸出的部分了,與周圍的乳膠衣幾乎相平了,“這還能呼吸嗎?”往下胸部帶了個金屬胸衣,很明顯是束縛用的,但是從外卻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別的。只見這個胸衣下面幾個鎖扣緊緊扣著一個乳膠束腰,也是收到了極限的,明顯細的不成人腰了。

(“真是小蠻腰啊,呵呵”我笑了起來,同時下身已經硬的有點疼了,於是我干脆脫掉了內褲,這樣還舒服點,繼續看圖)

只見她的下身穿了一個金屬的貞C帶,同樣漏出兩個氣囊在外邊,但是另我不解的是,除了這兩個氣囊,還有個細細的皮管,不知道干嗎用的,這皮管太細了,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不止這些,她的腿上還穿著一雙乳膠的長襪,腳上穿著一雙幾乎把雙腳直立起來的高跟鞋,不可思議的是這長襪和高跟鞋都還帶著鎖。

天那,我按住心頭狂跳的熱焰,這身裝束令我心潮澎湃,“要是我能穿上這樣的裝束感受一翻,死也足了”~這樣想著,繼續往下看信,只見下面是一個契約似的文件,大概意思是,這是一個乳膠衣生產廠家的試穿模特招聘契約。說是只要我簽了契約,就可以免費試穿他們的新產品,並且那些試穿過的樣品我都可以自己留下,只要穿的時候給他們幾張自拍就可以。當然最後跟了一句,本契約最終解釋權歸本公司所有。看到這裡我興奮的心情再也無法壓抑,直接就用屏幕觸摸筆寫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看到下面有張表,要我填上我的身高,體重,三圍等等尺寸,然後居然還要我拍一張全裸照片,注名是可以遮掩面部的,然後我想又不漏臉也沒啥,就自己量了尺寸然後拍了照片發過去了~

發完之後我發現個問題,像這樣的乳膠衣不都是女性穿的嘛?而我是個男性,為什麼要找我做模特呢?而他們又是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呢?剛才由於心潮澎湃,完全沒有考慮那麼多,現在這一大筐的問題突然都湧上心頭,卻又令我稍微有些不安起來。可是隨後一想,最多也就是張蒙面的照片,他們也難有什麼大作為,這樣自我安慰著,又放心了些。然後這一天相安無事的過去了。

第2天

由於昨天晚上看網站看的太晚,所以早上都10點多了,我還在做夢穿乳膠衣呢,呵呵。不過好夢不長啊,我正在夢裡舒服呢,就被敲門聲給叫起來了…… “大清早的,誰啊?”我滿不情願的喊了一聲。

“對不起,送包裹的”我一聽,送包裹的?我沒有買什麼東西啊,而且也不是什麼節日,不可能是禮物啊?反正猜不透,先去領了回來繼續做我的美夢,我這樣想。開了門,我卻稜了,只見一個年輕姑娘站在門外,相貌清秀,一頭披肩長發如黑色的瀑布一般,更令人心動的是她上衣穿著一件白襯衫,通過早晨陽光的照射,幾乎可以看見裡面粉紅色的胸衣,而下身則被一件緊身牛仔褲襯托的凹凸有至,可是奇怪的是她的私處好象鼓出來一點,我的眼神就這樣盯在她下身研究,好象她也意識到了我的不禮貌,不自然的紐動了下身軀,然後從背包裡拿出一個盒子“請問您是蕭先生嗎?”

“恩,我就是”“那請您在這裡簽個名,這是您的包裹”…………領了包裹之後,當然是口水+鼻血+呆滯的眼神目送她離開。看著她婀娜多姿離開的身影,我使勁咽了下口水。

“哎~~~”我長歎了口氣,回到屋裡,我看著包裹,奇怪的是上面並沒有寫發件地址,連郵政編碼都沒有,“私人郵政來的?”我邊想邊拆開包裝紙。

裡面的東西著實讓我吃驚不小,一件黑色的全包乳膠衣,金屬項圈,金屬胸衣,乳膠束腰,金屬貞C帶,乳膠長襪,還有一包看不明白的東西。這不是昨天那張圖上那個女模特的裝束嗎?看到這裡我下面再次激動了起來,顫抖的雙手,撫摩著光滑的乳膠衣,心情興奮到了最高潮,忍不住拿起這件乳膠衣對著沐浴室的大鏡子想象自己穿上的摸樣。這時才發現,原來這件乳膠衣是頭套分離的,而且從後腰的位置有條拉鏈一直延伸到脖子那裡,順著乳膠衣的展開有幾張紙掉了出來,我拿起來一看,一張是昨天信裡那份契約,已經打印出來了,上面自己的字跡,自己的名字再熟悉不過了。還有一張好象是溫馨提示之類的東西,上面說了乳膠衣穿著和保養的方法,這些在網上早就看過了,也不用他們說,然後居然還有張照片,就是昨天郵件裡圖片上的那個女孩子,不過這次是跪著的,而且也沒有帶面部的裝束,所以可以清晰看到臉,看到這裡,我覺的就好像晴天霹雳,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那居然是我自己的臉,而且是那麼癡迷享受的表情,眼神呆滯,嘴角微跷,嘴邊還掛著一絲口水或是其他的什麼東西。“現在的照片合成真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

”我這樣想著,隨即把包裹全倒在了床上,想看看還有什麼令我吃驚的東西,這時一張光盤映入了我的眼簾,上面不太清晰印著一張張淫穢的圖片,寫著幾個大字“東奴跪收”看到這裡,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感覺,有點莫名的興奮,但是還是有點生氣,這誰啊?先不管他,穿上乳膠衣試試再說,然後我又把那份提示說明看了一遍,找到身體潤滑劑,去快快沖了個澡,把全身塗上潤滑劑,不過這潤滑劑好象不太一般,因為塗完之後我突然感覺自己興奮是興奮了,可是卻不是想要找女人發洩那種,而是覺的自己下面癢癢的,還有種空虛的感覺,好象希望有東西可以插進去,嘴巴也不自覺的張開,想咬住什麼東西好好允吸一翻,實在忍不住,我拿起前幾天吃剩下的香腸,又來到了浴室,順便把那潤滑劑往後門塗了點,慢慢的一點一點開始用香腸添塞,剛開始還有點痛,可是慢慢的居然開始我有了充漲舒服的滿足感。

(這時我並不知道,其實是我的後門開始分泌液體了,剛剛我塗了這個潤滑劑,我的身體正在開始被它一步步的改造,而我卻還在自我陶醉,全然不知)然後我一手握住我的小DD上上下下快速運動,另一只手握住香腸在我的後門進進出出,這次居然很快就射了,而且一直射個不停,大約有1分钟吧,射出來的東西足足有一瓶500毫升的礦泉水那麼多~可是我居然還有繼續的沖動,於是那跟香腸繼續在我的後門瘋狂的做活塞運動,過了好久,突然我全身顫抖,雙腿不自覺的緊緊夾起,隨著數聲“啊~噢~”的淫叫,後門居然流出來了好多透明的液體,這一次確實把我累壞了,我躺在浴室裡好久都站不起來,滿腦子都是剛才高潮時的興奮。

過了好久,終於我恢復了一點力氣,試著爬了起來,然後清洗了身體,又一次塗上了潤滑劑,可是剛塗到兩個葡萄的位置,不知怎麼的那種空虛的感覺,又一次籠罩了我的全身,不過比剛才稍微輕了一點,我還能忍住,我咬緊牙關,塗了全身,拿起那件令我向往很久卻一直無緣的乳膠衣,純黑的色澤,散發著神秘的氣息,借著晨光的反射,亮的可以照出我高潮過後不自然的臉莢,我不僅倒抽一口涼氣,剛才真的好舒服,從來沒有的感覺,突然我感覺到一股強力的吸力,是從乳膠衣上傳來的,我不禁自問“這是人體磁鐵做的啊?

”於是,沒有多想,我卷起褲腿,雙腳擺正,這件乳膠衣做的很是特別,居然連腳指都有,於是我不得不把一個個不聽話的腳指頭放入那十個黑洞裡,然後小心翼翼的把乳膠衣拉到小腿的位置,奇怪的是它並不像我以前偷偷穿的絲襪那樣,在腳跟和腳裸中間的部位有空隙,居然是緊緊貼在腳上的,雙腳頓時感受一股強力的約束,火辣辣的疼,好象我42的腳穿了一雙39的鞋子似的,可是此時的我可顧不了疼痛,慢慢的往上拉起膠衣,等我拉到膝蓋位置的時候那種疼痛感已經沒有了,只剩下小腿肌膚被緊緊包裹的感覺,繼續往上穿,看著乳膠衣一口一口吃掉的兩條腿,那種迷失的感覺,隨即一股一股的暖流充斥著雙腿,還夾雜著一絲的瘙癢,好象雙腿被無數雙手同時撫摩一樣,這樣的感覺我還是頭一次嘗試,然後我看到了這件乳膠衣下體的設計,同樣的別出心裁,只見它裡面有一個小小的護套,剛好可以放下我的小DD,而外面居然還有個逼真的陰道,緊貼著裡面的護套,而後面居然有個小小的凸起,於是我拿起小DD勉強放入那個護套,同時把那個凸起對准後門放了進去,剛開始還沒什麼感覺,可是當我拉到腰部的時候,突然下身感覺到一陣刺痛,同時外面的假陰道上面一點開始流出米黃色的液體,我納悶著找個鏡子對著下面觀察了起來,原來那裡有個小口,連著一跟特別細小的導管,正在往外流東西,我沾了一點一聞就知道,這是我的尿液,然後我想到那張圖片上的導管,明白了,原來這是導尿用的,流了一會兒,停了下來,我想這種導尿管不是都要插到特別靠裡面膀胱的位置才有用嗎??

難道它已經插進去了??
我怎麼不知道?
看來這件乳膠衣還真不是件普通的產品啊?

我開始對這家廠家有了一點佩服的心情,想著想著我的手可沒停下,拿起垂在前面的癟癟的黑色雙臂,又塗了一點潤滑劑,對准那個黑洞先把手套了進去,然後逐步拉到肩膀上,另一只手臂依法炮制,可是當我把乳膠衣貼緊胸前,把後背合上的時候,神奇的感覺又來了,這次是兩個葡萄,好象有一張嘴在允吸似的,令我又有了點點沖動,我低下頭,看見那裡其實並不是緊貼的設計,而是稍微有些突出,不明白這裡面有什麼文章,反正只要我舒服就可以了,於是我把後備的拉鏈一點一點的往上拉,可是每往上拉一寸,我的腰就感受到強烈的緊束感,好像要把我腰圍縮小一圈似的,忍著肚子裡五髒六腑緊緊擠壓的感覺,慢慢的往上拉,這時不止我的上身,我的下身好象也受到了牽連,開始一點一點的往上滑動,而臀部更是隨著腰腹的逐漸收平,開始慢慢的往上跷起,等我拉到了盡頭,頓時全身一股電流開始流竄,前後各敏感部位更是瘙癢不止,而在這緊要關頭,我稜是不知覺放了一個,我不好意思的收緊後門,可是不管怎麼用力只覺的後門涼飕飕的,我奇怪的用手摸了一下,這一摸還真讓我心頭一顫,剛才塞在後門小小的凸起現在已經被拉開,變成一個洞口了,而且好象還變的特別硬,特別長,一直延伸到直腸裡面,讓我後門一直撐開,怪不得自己都不知道放了呢

“哈哈,這樣再加上前面的導尿管,我可真是大小便不能自理了啊”我這樣自嘲了起來,

隨著臉上滿足的表情,我合上了後背的拉鏈,這時乳膠衣卻不再滑動了,因為它已經徹底吞噬掉了我的整個身軀,而且一絲空隙都不流,甚至好象已經死死的粘在了我的皮膚上,我的雙手開始不自覺的撫摩起我的下身,這時我突然有個想法,想找個東西插進我的假女性的下面,於是我開始翻著那些倒在床上的東西,還真有一個粗大的假陽具靜靜的躺在那裡,我拿起來一看,用“粗大”來形容還真是貼切,這個東西足足有20多CM長,直徑決不下4CM,天那,這東西能插的進去嗎??

可是當我在考慮這個的問題的時候我卻不自覺的用嘴巴允吸了一下,好期待,可憐的嘴巴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想咬個東西,想著想著,這跟20CM長的假陽具已經被我吞下了四分之一了,這時喉嚨裡傳來一陣干嘔的感覺,可是這時我卻並不想把它拿出來,我又深入了一點,無法壓抑的嘔吐感覺蓋過了我的興奮,我把它小心翼翼的拔了出來,看來它確實是用在下身的,先試試其他的,然後我找到了配套的頭套,可是這個頭套好象也不一般,它只露出了眼,鼻,嘴幾個孔,而且是帶著脖頸的,腦後有一段拉鏈,它的側面就是耳朵的部位卻有幾個暗扣,不知道是干嗎用的,我又去洗了洗臉,徹底清楚了面部的油漬,開工了,我先把頭套反了過來,對准面部留下的幾個孔,貼緊了臉,然後慢慢的往後翻,看著容易,真正帶起來卻難的很,又怕把它撕壞,但是又不得不用力拉,終於用盡了吃奶的力氣把這個不聽話的頭也給塞進了這個黑洞,開始拉拉鏈了,這是最難受的,因為不止一次我的頭發被拉鏈給卷到,疼的我呲牙冽嘴的,等我小心翼翼拉到底端的時候卻正好摸到了背部的拉鏈,而這兩個拉練好象做出來就是一隊似的,上面的剛好嵌入下面的拉鏈裡,隨即我想也沒想就把這兩個拉鏈鎖在一起了,鎖好之後頭部被一種緊緊的包裹感壓迫而來,連嘴巴都只能張開的很小很小,突然變成了櫻桃小嘴。

過了一會頭部好想適應了這種感覺,不是剛開始那麼疼了,我開始繼續尋寶,這時我發現了一個肉色的半透明面罩,封住了整張臉,只露出了兩個鼻孔,嘴巴那裡連著個小巧玲珑的陽具,我試著拿起面罩,閉上雙眼,

想象著這是一個男人的東西,張開小嘴,強迫著塞了進入,可是這個東西看似不大,塞到嘴裡才發現它足夠漲滿我那淫蕩的穴口,正在我假想自己嘴巴被強迫口交的時候,我聽到了耳朵附近暗扣合上的聲音,隨著幾聲微弱的聲響,這個面罩已經扣死在我的頭套上了,

這時我才發現這一組頭套配合起來的妙用,雖然緊貼臉的一層留有眼孔,可是外面的一層卻限制了眼皮的活動,令我的視力僅僅夠我看清楚面前一點點的距離,而雙層的面罩也給我的臉部更強的緊束壓迫感,不自覺摸了一下外面的面罩,卻發現在嘴巴處有個沖氣小孔,於是我開始搜尋照片上的氣囊,

找到後我迅速把它連在那個沖氣孔上,開始一點點往嘴巴裡打氣,可是嘴巴裡的小陽具卻不是一味的擴大,而是一張一縮,這感覺讓我不禁閉上雙眼,想象自己被人用大陽具抽插的情景,慢慢的它已經漲滿我的嘴巴,壓緊了我的舌頭,令我只能從喉嚨裡發出微弱的“恩~呃~噢”之類的聲音,拔出了沖氣氣囊才發現,原來這個小陽具居然是單通道,只能往裡沖氣。興奮感又一次籠罩我的全身。我的乳膠手不禁向下身摸去,但是卻碰到了個硬幫幫的圓環,我拿起來一看,是那個金屬項圈,“對呀,有了這個才更像一個性奴呢”毫不憂郁拿起項圈就往脖子裡套,可是這個項圈好象故意做的小了一點,帶上之後雖然還可以呼吸,

但卻受到了極大的限制,由於嘴巴給完全封死了,只能用鼻孔做微弱的呼吸,可是正在我興奮的時候,我又聽到一聲暗扣鎖死的聲音,肯定是項圈鎖上了吧,到了這一步,我再也按壓不住心頭的激昂拿上剩下的一件件裝備開始往自己身上套。

我拿起著件不尋常的金屬胸衣,研究了起來,只見它內部並不是完全中空的,而是中間部位有跟管子伸出,我拿著比畫了一下,然後把管子對准膠衣上胸部的凸起帶了上去,當我用力合上背後的鎖扣時,胸前立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拉扯感,好象要把我的兩個葡萄憑空吸出似的,雖然強力的拉扯令我疼痛,

可是因為是敏感部位,這樣的疼痛被心頭的沖動拋在了一邊,繼續往下,我拿起那件軟軟的乳膠束腰才發現,原來這裡面也是有文章的,它的內部鑲嵌著一條條冰冷的金屬條,這樣可以令我穿戴起來的束縛感更加強烈,可是卻有個問題,因為它是在背後合上的,而這個尺寸明顯比我的腰圍小了不止一兩圈,

還好我本身就是特瘦的身材,對於男生來說或許一尺九的腰圍是不可能的吧?但是我確實只有1尺9,所以我平時買褲子很多時候都是買些寬松的女褲,這樣給我的感覺也很舒服。而此時更可怕的是這個束腰似乎只有1尺6左右,因為靠我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帶上它,我用手量了下,背後的開口起碼還有半跟手指頭那麼長,怎麼可能合的上嘛,不過難不倒我。

我還是想了個方法來穿戴它,浴室咯,把蓮蓬頭取下來就是一個自來水灌腸器,一個人的時候我也經常給自己洗腸,一方面可以清潔腸道,當然主要還是自我奴役的感覺,我像往常那樣先調節了水溫,先用溫水把水管對准後門,這次卻輕松放了進去,因為後門本來就是撐開的嘛,

第一次隨著水流沖出了不少污穢的東西,第2次我用了冰水,剛一打開水管,立刻我的後門就一陣痙攣,自然收縮了起來,這麼冰的水我也不敢用太多,這一次已經基本是稍帶黃色的清水了,然後第3次才是重點,我用了稍微燙點,但還能承受的熱水,因為前兩次已經基本把腸道裡的東西清光了,留出了好大的空間,而且由於自來水水壓比較高,灌的比較深,所以用這個灌腸能感受到比用灌腸器高出好幾倍的膨脹,

隨著小肚子一點點的漲大,腸道裡已經徹底灌滿了,後門那裡也開始從管道邊上往外面漏水了,在水管拔出來的一瞬間,水流像決了提的洪水,一湧而出,而前面的導尿管也同時開始往外排尿,身體裡的水分,隨著這兩個無法閉合的洞,像被水泵抽出似的,無法自控的傾洩出體外,此時的我早已經雙腿發軟,攤在地上了……

過了好一會,我才勉強爬起來,這次由於肚子基本已經被清空了,立時癟下去了,我拿起束腰,乳膠的雙手碰到同材質的東西,而這裡面卻由於金屬條的內嵌,柔軟中還帶者堅固的束縛,忍受不了它的誘惑,我先極力把肚子吸了下去,圍上束腰後,背部的開縫還是有一點剩余無法合上,這時我摸到了在開縫兩邊的小圓環,靈機一動我找來兩跟繩子,沿著縫的邊緣串了進去,這樣正好可以形成一個交叉的網狀繩結,然後把繩頭圍著腰拉到前面,一邊拼命吸肚子,一邊拼命拉繩子,

真是幾乎把吃奶的力氣都用盡了,終於後腰傳來“啪”的一聲細想,是束腰開口上的暗扣合上的聲音,終於可以松口氣了,可是立刻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好象腰部裡面的五髒六腑全給擠在一起,馬上就要從嗓子裡擠出來了,這感覺,好難受,但是我卻好喜歡它~這是我做夢都想感受的極限束縛,

現在終於得願一償了,好開心,然後我靈機一動想起了那個粗壯的假陽具,現在我想我已經明白那是干什麼的了,我拿起它,擦滿了潤滑油,對准剛剛清洗過的後門,一點點的塞了進去,本來我還想這麼大的東西要塞進去一定很難受,很疼的,但是我卻沒費多大力氣就塞進去了,而且是整跟沒入,只剩外面一個小小的底座,我想是因為後門被撐開的緣故吧,然後我找到了那件我最幻想卻這輩子都不能嘗試的東西-金屬貞C帶,拿起來一看,好家伙,果然是純金屬的,分量好重,而且這款貞C帶設計的很科學,腰部內裡有一層橡膠層,

不至於金屬擦到皮膚,至於下身那裡居然全是一點點的小凸起,“要是女孩子帶上一定舒服到死吧?就是不知道我帶上什麼感覺”本來還以為我下面塞了個小DD,壓在那上面會很疼的,但是讓我調整好尺寸,(當然此時我是用的最小尺寸)鎖上後門的時候,感覺到的卻是下身的一陣陣的瘙癢,更神奇的是我的後門卻突然間特別舒服,好象一直以來內心最深處的空虛給添滿了似的。

“呃~啊~~”我發出滿足的呻吟,然後我想轉身看看還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可是我卻發現我完全無法扭轉我頭部以下的身軀,“怎麼回事?”我開始慌了,低下頭仔細檢查了起來,原來這整套的金屬裝備是連在一起的,上面的胸衣,中間的束腰,下面的貞C帶,現在已經被暗扣鎖在一起,連成一個整體了,不要說扭轉身軀了,就是稍微的玩一下腰我都作不到,因為畢竟是金屬的。這時的我是已經全副武裝的肉體,或許應該說是個全身束縛的性愛玩具吧??我站在浴室的大鏡子前,只見裡面一個全身散發著神秘氣息的黑金屬般的人一會雙跪抓胸,一會大字平躺,一會母狗爬行。 不禁自歎,這套乳膠金屬裝簡直就是專門為我量身定做的嘛,我愛死它了~

可是,正當我像個淫蕩的妓女在地上學母狗爬行的時候,突然聽見“啪”一聲響,“有人??天那,我這樣的裝扮怎麼能給人看見?”我立刻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心跳加速,呼吸急喘了起來,可是這一急只覺的頭暈目眩,眼前只冒金星,“呼吸~~天那”我的呼吸本來就是被限制了的,這一急,差點導致窒息,

想到這裡我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慌,一定要鎮定,用鼻孔慢慢的吸了口氣,緩緩呼出,這樣來回幾下,總算好了點,然後我開始貼在牆上,靜心聽浴室外面的動靜~可是過了好久卻再也沒有聲音了,“難道是錯覺?”我又等了一會,確定外面已經安靜下來了,先是開了一個門縫,摸模糊糊中看見外面確實沒有人,才走了出來,檢查剛才聲音的來源,“原來是它?”是那張光盤掉在了地上,“給風吹的吧?或是剛沒放好,自己掉了下來?”我安慰自己,“還沒看過它呢,反正無事,就看看吧”這樣想著,放進了電腦,畫面出來了………………

長長的兩個小時過去了,真的是漫長啊,而我如同下了躺地獄一般渾身發抖,原來這張光盤上刻的居然是從我拆開包裹,穿上乳膠衣,帶上頭套,面罩,胸衣,束腰以及在嘴巴和後門深深插入假陽具還有帶上貞C帶的過程,一分一秒,連我灌腸,前射後洩的每個細節都錄了下來。怎麼會這樣?然後我覺得這件事從頭到尾居然充滿了那麼多不可思議的事,而我一興奮就什麼都忘了,現在想起來真是後怕啊,我決定先脫下乳膠衣再說。可是,想到這裡我更加慌了起來,天那,我全身上下都是給暗扣鎖在一起的,尤其是外面的金屬一套,要是沒有鑰匙,別說脫了,我連轉下身體都不可能的,“鑰匙呢??–鑰匙—”我開始發瘋了似的翻起了包裹。然後最後,我不得不放棄。根本就沒有。

可是我這樣怎麼行呢??中午父母是直接在單位吃了飯,晚上6點钟可就回來了啊,折騰了那麼久,現在已經快5點了,要是給父母看見我這樣,而我帶著頭套,塞著陽具口塞,嘴巴說不出話,他們也認不出來,那該怎麼辦啊??而我好想掉進了萬丈深淵,全身冰冷,絕望的恐懼從心底而來,“完了,完了,死定了”然後在這股從未感受過的恐懼襲來的時候,我卻全身顫抖,連聲“恩恩呃呃” 的淫叫,我又一次達到了高潮。然後我躺在床上,回味剛才突然襲擊的高潮……正在我的大腦全被欲望淹沒的時候,一聲清脆的“DI~DI~DI ”傳入我的耳中,是電子郵件!!

我不情願的打開信箱,還是那個“心魔”,只是這次的標題卻比上次更加吸引我“鑰匙”。他怎麼又知道??

我打開信件,仔細閱讀了一邊,原來這個包裹內藏有隱蔽攝像頭,他就知道我不會動那張光盤,所以給我現場拍攝,而光盤裡還帶著一個自動發送的程序,現在我剛才的“精彩影象”已經自動發給他了,他說喜歡我的奴性,我是一個天生的性奴隸,這種東西後天培養的遠不如天生的,所以他決定將我調教成最下賤的性奴隸,一個沒有人的思想和意識,時刻准備好自己肉體,隨時等待主人調教的玩具。如果我願意的話就簽個名,那麼我就正式成為他的第100個性玩具,他稱為是“產品”也就永遠喪失了人的權利,是個純粹供人淫樂的玩具。

而我現在身上穿的就是性奴必須時刻穿戴的裝束,當然是無法解開的。

但是他也給了我選擇的權利,說如果我不願意就在簽名處寫上“不”。他就會告訴我身上的東西解開的辦法。“這不正是我想要的嗎??我還猶豫什麼?那麼久了我期待的不就是這個嗎?而我不是也自認為自己是個天生的賤貨嗎?”於是,我毅然在合同書上簽了名字。

過了一會他回信了:“很高興你選擇了自己該走的路, 如果你選擇了“不”,我可不會那麼輕饒你,索性告訴你了吧,剛才你擦在身上的那瓶其實並不是潤滑油,而是一種人體改造液,剛才它已經把你體內殘余的男性因子全部排出,而經過多次高潮,已經在你的體內制造了大量的女性因子,經過長時間的改造作用還有性亢奮的催發,你現在的肉體需要已經初步轉變為女性。而且是無法扭轉的改造,而那身乳膠衣更是已經逐步在和你的皮膚互相融合,經過改造液的結合作用,往後的你會擁有一層乳膠肌膚,當然你的性器官也會在乳膠和改造液的作用下,慢慢的向女性轉變。

所以,作為獎勵,在你身體完全改造成功之前,你可以退下頭套,但是從項圈以下的,已經徹底鎖死了,永遠無法取下。你去把那瓶改造液放在冰水中5分钟,然後把它塗在你的頭套上,就可以拿下頭套。現在你要做的就是每天享受自己身體的快感,等你身體改造完成,我會再來聯系你的。

4 thoughts on “礼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