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野生的秋山

“还真是影蜘蛛的素材……”

正值壮年的铁匠史密斯,眯着眼睛把蜘蛛腹部的浆膜在太阳底下仔细照着,看了又看。

“虽然这个皮子有点奇怪,但确实是影蜘蛛没错。艾略特,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到,你真能打倒它。”

面前的清秀少年怯生生的站着,皮肤比平日更加苍白了,除了男猎人穿的初始狩猎套装,几乎与女性无异。

“大叔麻烦快一点把素材打造成装备吧……今天不太舒服。”

不知为何少年颤抖着夹紧双腿,纤细的身体微微发抖。

铁匠困惑的眯起眼。

“身体不舒服的话,明天你来拿吧?”

“请务必……今天……。”

少年哆嗦的更厉害了,右手扶住棍子一样的武器维持平衡。

“我这就造。”史密斯狐疑的答应下来,开始修剪影蜘蛛的腿甲。“你打倒影蜘蛛,用的就是这个?从没见过的武器啊。”

艾略特呆了一下,脸涨的通红。

“……太……太刀。”

“很长的刀身啊,感觉倒像是棍子……护手在哪里?”

“啊,哈哈……”

少年讪笑着无视掉了这个问题。

“商业秘密。”

铁匠打趣道。

“对,对,商业。。。机密

两人之间陷入了一阵沉默,在装备接近制造完的时候,沿着大路走来了穿着雄火龙装的高大猎人布拉德。

“哟!艾略特,一起去上厕所吧?”

布拉德轻浮的笑着。“你那没有小姑娘会喜欢的小鸟,不看看是不会长大的哟!”

艾略特的脸,唰的一下变的面无血色。

“今……今天……算,算了……”

“有什么关系!来来来!”

少年像是看到山崩一样惊慌的后退。布拉德不屑的吐了口吐沫。

“呸,你今天不跟我去我就在这扒了你裤子!娘炮样,像是我要把你怎么样了一样。”

“够了。”

铁匠史密斯警告样的敲敲锤子。“布拉德你别欺负他,艾略特不舒服。”

“哼。”

布拉德不屑一顾,扬长而去。

“装备也造好了,快回去休息吧。”史密斯将带有影蜘蛛刺状装饰的盔甲交给艾略特。

“……谢谢。”

艾略特默默地鞠躬。颤抖没有停止。

“走吧,走吧。”

史密斯挥挥手,看着纤细的背影消失在路的尽头。

“是个好孩子,但是不适合当什么猎人。”史密斯摇摇头。叹气道。

“那套盔甲给他打的太像女装了……。”

快要不行了。

下身在被那奇怪的虫子吸喰,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射精好几次了,还有奇怪的丝开始在身上扩散。勒在腹部很不舒服。

艾略特用最后的气力走回自己家,关上房门。脱下衣服。

诡异又充满邪魅美感的景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拳头大的虫子,和自己的下体咬合在一起,已经看不到生殖器官。翅膀在平坦的小腹部向上伸展缠绕变成有着繁复花纹的鲜红色束腰,向下变成吊袜带垂着等待丝袜套上如女性般柔弱的双腿。臀部开始感觉奇妙的肿胀。

“快从我身上离开……。”

艾略特喃喃细语,像是在请求那奇怪的虫。

“说好的就是这样,我帮你打倒影蜘蛛,你给我个容身之地。”

虫子用口器与退化的四肢摩擦发出阴森的声音回答少年。同时加紧了对腹部的束缚,艾略特惊恐的看到自己的腰被勒紧到比集会所里的小姐们还要细。

“我给你找个好地方。”

艾略特恳求道。

“少和我废话,这里我觉得最好。你们人类不知道我的性趣,我就喜欢看你这种好孩子留着放荡的金色长卷发,穿着露出大奶子的麒麟套装,配上迅龙套的连身黑网袜,配上黑蚀龙套装的漆皮高跟大腿靴。欲求不满的在荒野上扭屁股。寻找个能满足你后庭,嘴巴,身上所有的洞的家伙——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可以。”

听了这样的宣言,艾略特浑身颤抖。

“我不会喜欢这样的。”

虫用翅膀相互摩擦,听起来像是嗤嗤发笑。

“也就今天你能这么说了。”

束腰开始向胸前延伸。末端吸吮着少年豆大的乳头,触电样的刺激让他叫出声。

“请……请放开……”

又一阵兴奋感传来,瞬间下体洪水般的高潮满足感排出体外。

“现在把影蜘蛛套装穿上吧,不穿那样全包围的盔甲挡住脸和身体,明天早上村民就要看到你胸前多了两个西瓜了哟。”

艾略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胸部随着一阵阵的快感显著变大。羞愧的穿上紧身的盔甲套装。艾略特发现整套装备是相连的,由影蜘蛛透明的筋膜连接并且覆盖自己身体。他将脚趾伸进外面有毒刺装饰的尖头白靴,看着腿部一点点被吞没,啪的一声,吊袜带在看不到的地方与超长的白靴连在一起,只露出开始涨大的雪白臀部。正当他要将腰部的裙甲套上身时,脚踝部传来了微弱的啪哒声,剧痛让他倒在地上。

“怎,怎么这样……”

原本几乎平跟的靴子,沿着脚踝处的缝隙,跟开始变高。粗暴的将艾略特的脚扭成与地面垂直的角度。少年试图爬起来,但是足足有20公分高的跟把重心移到脚尖,难以掌握平衡的他一次又一次摔倒。

“别忘了影蜘蛛也是虫子,我干掉它的时候,也给它身体做了一点改造。”

虫嘲讽道。

“服从我吧,否则你只能活活饿死在自己家里变成一具尸骨。”

艾略特泪眼婆娑,微微点了点头。确认了那微小的动作后虫子将长筒皮靴的跟缩短了一半。

“继续穿。”

十公分的高跟鞋虽然依旧很高,但是还没有到完全不能应付的地步,少年扶着墙摇晃着站起来。将裙甲套在腰间,与下体的虫合成一体。虫发出舒服的呼呼声。

“表现不错给你些礼物。”

艾略特惊恐的发现,被筋膜覆盖的下身迅速的变得湿润。先是火辣的触感,然后瘙痒。他伸出手去挠,大腿靴闪着充满威严的白色光芒拒绝了他的手指,隔着沉重的皮革,艾略特纤细的手指是那样无力,“隔靴搔痒”四字就是描写这样的情况。艾略特看着自己的腿仿佛变成淫荡女奴充满性欲暗示的符号而不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疏远感让他绝望。然而改造不会停止。影蜘蛛套装分泌的液体开始从龟头从肛门流入自己的身体。

“给你脱毛。”

艾略特已经无力抵抗正在身上发生的一切,他木然的将接下来的装备往身上套,黏湿令人毛骨悚然的触感也完全不在意。厚实的胸甲覆盖到了身上,威武的外观后面却是影蜘蛛带有麻痹毒素的口器,吸喰着少年开始急剧发育的乳头。束腰收的更加紧迫,艾略特不得不挺胸,乳房完美的锁进胸甲缝隙之间。他转而将注意力转向手甲,打算最后戴上机械感十足的面具状头盔,却发现护手手套五指末端,鲜红色的长指甲正在伸长。

“戴上那个手套,指甲会自动接在你手上,好看吗?

咔的一声,护手已经与艾略特化为一体。随着影蜘蛛带有些许致幻效果的麻醉毒素作用,他眼前出现了模糊的幻影:留着金色长发,鲜红的指甲划过精致的脸蛋,划过因为性欲高高挺立的E罩杯巨乳,划过蕾丝花边的情趣内衣,划过后庭,抚摸着尼龙丝袜的花边,到臀部的超长皮靴是白色的,指甲是红色的。指甲越来越长,手指已经无法抓住东西了……自己的一切都被虫子带来的淫糜外物所替代了。

“啊啊啊啊啊……”艾略特又一次高潮了。却感觉有种奇妙的空虚感。

头盔,自己抱着的头盔一定能够排解掉这种空虚感吧。艾略特像沙漠中饥渴难耐的旅者,将自己最后一丝属于男性的身体投入了黑暗。

“小子,挺上道的吗。”

一切都沉入了黑暗之中,只有虫的声音变得十分清晰。“还说自己不想当淫荡的假女人?”

头盔里,奇怪的胶膜覆盖住了五官灌入口腔中,在下体泛滥成灾的淫糜液体终于灌进了口中。随之塞入口腔的是巨大的棒状物,直直捅入喉咙。艾略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说话,连呼吸都无法自主。

在黑暗中,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他和虫两个,少年在虚无中挣扎,发出呜呜的声音。

“艾略特小姐,你是不是打心底渴望着变成巨乳的淫荡女奴,穿着风骚的衣服被开发后庭?”

不是……艾略特心底拼命抗拒道,嘴里却无法控制的说起话来。声音尖细充满情欲,简直是花柳街风骚到极点的妓女的声音。

“愿意,愿意!我现在就是您的女仆,看着我的大奶子,请您尽情射精在上面吧!这个身体还不够性感,请把我的腰再变细,屁股再变圆!靴子跟太低,根本不够穿吗!我还想要穿女仆装,公会看板娘装,南瓜装,麒麟套!丝袜,网袜我想要好多好多!”

虫子耻笑起来。

“贱人。”

“对啊对啊!现在我的后庭好空啊!请快点,快点!”

不对……

我不是想说这样的话……

艾略特一边用完全女性化的嗓音请求着调教,眼睛一边默默流着泪水。套着及臀高跟长靴的腿已经无法自主站立了,连私自移动都不可能。已经被束成蜂腰的身体,无法弯腰脱掉装备。更不论锁在胸甲中,被尖刺刺激的E罩杯巨乳。伸出手去甚至都是不可能的,那长长的鲜红色指甲几乎无法拿住东西。眼睛看不到外界,鼻子无法自主呼吸,连用言语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手段也被剥夺了。!

“艾略特小姐,看着镜子中的你自己。”

视野突然恢复了,他发现自己站在镜子前面,摇首弄姿的摆着淫荡风骚的动作。

“沉迷于自己的肉欲吧,让肉体指引灵魂。”

盔甲骤然收缩,后庭有什么东西侵入,向雏菊发起凶猛的进攻。一次又一次。

面前这个穿盔甲的女人,好淫荡啊。简直就是魅魔的化身。

好想在这个女人的身体里射精。

好想操她的屁眼,把她身上每一个孔都用精液填满。

什么,这就是我?

好棒啊,在这么淫荡的假女人身体里面,高潮了。

塞满她,塞满她……

塞满我,塞满我……

一阵剧烈颤动,头盔落了下来。刚刚生出的长金发垂到胸前,少年看到眼前的假女人,抹着深紫色眼影,睫毛又黑又长,嘴唇像饮了人血一样鲜红。五官端正却浸满淫糜。她正扭着屁股伸出手去,一只试图抚摸胸甲后的乳头,另一只想伸进后庭……

艾略特进入了生来最亢奋的高潮。随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醒吧,艾略特小姐。”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被虫唤醒了。发现自己又戴上了头盔,一切重归黑暗之中。

“好的,主人。”

他挣扎着尝试着用高跟靴的后跟站立起来,昨晚那种光彩,好像上辈子的事情一样。

“今天我们要去猎杀飞虫。”

“简单的任务呢,主人。”

“不要失望,艾略特——你见过飞虫套装的样子吗?”

艾略特在脑海中回忆穿飞虫套女猎人的倩影。

“小礼服连衣裙,有花边的丝袜,纯蓝色的手套。”

“感觉很纯洁吧。”

“穿着那样的衣服,被调教会怎么样?”

艾略特浑身又开始颤抖起来。

“想要,想要!”

虫子得意的笑了。

“拿起棍子。”

少年迫不及待的拿起武器。

虫,从盔甲缝隙溜出来,与棍子合成一体。

“走吧艾略特,太阳底下头一个操虫棍猎人,月亮底下最淫荡的变装女人。”

“艾略特,这是你前几天订的飞虫套装

“谢谢你史密斯先生。”终日闷在盔甲后面的少年声音听起来闷声闷气的,正值壮年的铁匠皱眉。

“就算是你头一套能穿得出去的装备,也不要整天穿着啊……会发霉的。”

“您说得对。”

“现在脱了头盔透透气。”

“……非要现在吗?”少年表现出些许犹豫。

“现在。”史密斯斩钉截铁的挥挥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年轻人,一个个答应的好听着,回头就给忘掉。把头盔摘了呼吸下新鲜空气,’要不我就学布拉德当场把你裤子拖了。”

“………………”

一阵难堪的沉默后,艾略特将头盔摘下来。和往常没有任何不同的神态,可能尚且沉醉在打倒影蜘蛛的喜悦中,脸上多了几分英气。

“上次造的盔甲是女孩子的型号,这次不会给打成女装了吧?”艾略特吐了下舌头:“飞虫套可男女区别很大,没法应付。”

看着少年脸上一扫前几日的阴霾,史密斯感到一丝欣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样走正路的好孩子,终究会有他所匹配的幸福。

“你不信我手艺,就仔细检查检查。”

“那怎么会。”艾略特谢过铁匠,将男飞虫套夹在腋下准备离开。视线一角却突然瞥到了什么,雷击一样僵住不动了。,

沿着艾略特的视线,铁匠看到了一男一女的身影。穿雄火龙套的男性高大健壮,破例穿了G位染色型飞虫套的少女小鸟依人。感觉像是在原野间看到的翩翩飞蝶,在巨龙鼻上起舞般和谐。众人纷纷投去靥羡的目光。

“啊,你不知道么,布拉德和村长孙女亚丽莎交往了……”

片刻的工夫,艾略特已经游魂一般走远了。看着那失魂落魄的背影,铁匠叹息道:

“可怜的孩子呀!”

 

艾略特居住的小屋的低洼阴影处。趴着一团像破布一样的东西,一般人不会有兴趣看哪怕一眼,但是如果接近了仔细看,他们会看到令人震惊的东西——此地几乎无处寻觅的奇面族被奇怪的虫子捕食,被吸取体液奄奄一息。

“下等生物,知道吗?微小的伤疤反复撕裂,最后的伤口会狰狞到让看到的人晕厥过去。”

“帕,帕帕不会把面具给你帕帕!”

“你那烦人的口癖去跟死神讲,看他有没有耐心听。”虫不耐烦的挥舞钳角将奇面族砍成两半。从尸体上取下面具。

“不是那个小子无意识的时候说了那样的话,我还不知道自己捡到了宝贝……”

“把他直接玩坏太可惜了,让他在善良的懦弱男孩与淫乱的巨乳女奴之间挣扎。以为剪了头发,装出一副阳光的样子就能摆脱了吗?现实最终会让他屈从于我,有多少压抑就会有多少欲望。他内心累积的绝望,能让他变成什么样子,大有可待啊……在荒野上扭屁股算什么,她的素质,是能让整个村子变成淫乱魔窟的水准啊。艾略特要学习的东西还太多,先从淑女的素质开始,大概没有问题吧。”

飞虫用触角把玩着透明的面具自言自语道。

“这东西足够教给她,她已经回不去了。”

少年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家中,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眼泪哗哗的在脸上流淌。

“亚丽莎啊,如果不是有你在我可能就永远堕入深渊,变成虫子操纵的玩物,用那副羞耻淫荡不男不女的样子度过余生。”

“被扭曲的欲望支配时,我最后也是看到了你,才能从那淫邪的外表中解脱出来。我下定决心努力上进,希望能成为与你的美貌相配的优秀猎人。然后堂堂正正的赢取你的芳心。”

少女在太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闪耀金发,俏皮的扎成两股纤细的马尾辫垂在脑袋两侧,水汪汪的眼睛好像永远在歌颂世上的美好事物,温暖柔软的唇似乎永远不向其他人恶言相向。在幻想中曾经很近,在现实中已经属于他人。

“你倒是真多愁善感。”

听到这段独白,在窗边晒太阳的虫子叽笑道。

“你不是走了吗。”

“大爷我从不不告而别。我只是去帮你圆一颗少男心。”虫后足一推,传来铛啷一声,透明的面具掉在地上。

“奇面族的面具……”艾略特的注意力暂时被吸引了。“这块大陆已经没有奇面族了,你是从哪找到的?”

“这块大陆不是没有奇面族,而是极为稀有,土著的奇面族其实是因为有着一种极其罕见的面具才会被人类赶尽杀绝。”虫解说道。“这种面具,可以让佩戴者变成心中所想的人的样子。”

“……!”艾略特想到了什么,不由得一怔。

“怎么样,只要戴上这个,就可以和亚丽莎永远生活在一起,保管合你心意——想怎么玩都可以。你的亚丽莎可以是纯情少女也可以是放荡浪妇,爱怎么折磨她的身体都可以。”

“呸。”

艾略特转身要走。

“你真不想听她说一句`我喜欢你'吗?”虫把讥讽的语气收起了七分。

“……”

“想要什么身材的她,穿什么衣服,我帮你就是。”

“怎么突然这么好。”

“我本来就是口味独特的善人,崇尚任侠之道。”

艾略特开始默默的脱去衣物。胯下的肉棒已经充血涨大高高挺立起来。

“来吧,到我身上来。”

“多谢惠顾咯!”虫张开翅膀张牙舞爪的扑向少年的下体,一阵强烈的吸喰感之后下体的巨物已经消失在视野之中,虫子的背甲闪着妖异的金属光泽,像是造型独特的贞操带锁住艾略特的身体。第一性征消失的少年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除了胸部平坦与短发少女无异。那天被恶魔诱惑变身成的淫荡外貌在心底浮现,伴随来的是那股冲上云霄的惊人快感。艾略特低下头深深呼吸,将再次变成淫荡女奴的冲动勉强压制住。

我要当……亚丽莎。

只要变成她,就能学到她那种积极乐观的精神了吧?有着像早上的太阳一样笑容的她,哪怕只是模仿来的假货,也有着足以驱散一切阴霾的力量。

艾略特下定决心戴上面具。除了奇怪的冰凉感没有其他感觉,完全与面部吻合时手里一轻,奇面族的面具在脸上消失了。

“……合成一体了吗……”艾略特心里回忆起一直默默思慕的少女的一眸一笑。镜子前的面容开始扭曲。

“虫子,头发长到腰间,扎双马尾,不是这个位置,向上,扎的头发少点。胸部要C杯,腰细一点不要再多,对,就这样,屁股要大,再大,对。腿再细一点,不要细那么多才对。”

“观察的倒是很仔细。晚上梦里不知道狠狠的操了多少次了吧?”

虫子一边配合艾略特的指令一边耻笑道。一人一虫的组合头一次像一个微妙的团队般融洽。

几分钟之后,一个如假包换的亚丽莎赤裸着站在镜子前。看着一丝不挂的梦中情人穿戴着奇怪的贞操带怯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艾略特努力把邪念从脑中驱走,他不想用自己的欲望污染这个少女的外表。

“飞虫套你也能变的吧,反正都是虫子。”

“是啊,我的主人~~”虫子摆出小吏的语气,拖长音怪里怪气的说。“已经办好了。”

摆在桌上的男性飞虫套,已经变成了中午看到的,G位染色型的女性飞虫套装。小洋装上标志性的蝴蝶翅膀,昆虫背翅状的花哨纹路,圆滚滚的边缘装饰的花边,一点不差。少女外表的艾略特将连衣裙套在身上,没有内衣裤,感觉下身发凉。

“虫子这次你倒是老实的很。”

“想让你的小情人穿那天那种情趣内衣扭屁股?现在就可以办。”

“不要!你的品味太差。”艾略特慌忙拒绝,手里慢慢拉紧胸衣的尺寸,没有胸罩,套装冰冷的贴在少女水嫩的乳头上,触电般的感觉让那个晚上在影蜘蛛套装里被调教的记忆再次复苏。

好想用这个身体再来一次啊。

邪念开始涌动。

“不要,不要!”少女捂住头拼命驱逐噩梦般的记忆。

穿好刚过膝盖的白丝袜,将平跟小皮鞋的怑扣搭上,最后戴上同样装饰了蝴蝶翅膀的小手套。艾略特指挥这个身体跑到镜子前仔细端详,就是他心目中的太阳无异。

“真的可以一模一样,

艾略特感叹道。

随后他想到了,可怕的东西。

密室,爱慕的少女,没有穿内裤,戴着奇怪的贞操带。变成女性后敏感的触觉开始化作快感冲进脑海。

“哦哦哦哦哦唔……哈,哈……”艾略特拼命克制住这股强烈的欲望:必须快点把想说的话说完……脱掉面具,不然自己一定会再次变成淫荡的魅魔。

镜子里的自己,面颊微微泛红,娇艳欲滴,轻声娇喘着,邪念极为难以克制。手开始不由自主的向下体,向乳头伸去。如果开始自慰,就永远无法原谅自己了……

想想,那个笑容!我,存在的意义!

手停下了,艾略特指挥亚丽莎的双手十指交扣,做出少女害羞的样子。似乎勉强战胜了内心的欲望。

露出在梦中见过无数次的那个笑容,太阳般的笑容,一切污秽都会在这光芒下无可遁形。只要有这笑容,哪怕只看到一次——我也可以以后坚强的走下去,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内心。

哪怕孤独一人。

“我呢,现在不能和你在一起哦,艾略特。”

把想说的话,全部在这里说出来。嘴唇还能正常工作,少年的内心像是沸腾一样燃烧着。

“但是呢,只要努力下去,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猎人。”

“当你被怪物打倒,躺在猫车上时,不要气馁。

“天空中的星星,有一颗是我为你祈祷升起的。你永不会孤独。”

“站起来,不管多少次挫折,不要放弃……总有一天,我们会站在同样的地方,共同欢笑。”

“到时候还请我为你缝制,合身的护甲。

都说出来了。

艾略特默默的注视着,镜子前亚丽莎的虚假倩影。

“感觉好空虚啊……

艾略特叹息道。

一点也没有摆脱阴霾的畅快感。不管是性欲还是斗志都没有。只有虫,在裙下嗤之以鼻的粗鲁笑了一声。

“到底还是太年轻。”

“你说什么!”艾略特娇斥道。“你只虫子,又懂人类的什么!

“年轻人,我活的已经够长了,又比你们多了几对翅膀,能看到的东西比你这种小年轻多太多。哪怕我不是想要你的身体,也有这个义务让你认清实际——那些冠冕堂皇的心灵鸡汤没有意义。

脸皮内部有什么东西在碎裂。艾略特惊恐的发现,亚丽莎的面容在变化。眼神变得疏远冷漠,瞳孔中不再有光芒闪耀。

“你……不要……啊……”喉咙又不听自己的使唤,身体也开始违背自己的意愿动起来。

“啊啊,总算出来了。

亚丽莎不受控制的说起话来。

“艾略特?那个可怜虫,穷、没本事、家里也没背景。恶心死了,像地上的痰一样。昨天还鬼鬼祟祟跟我后面来着,我可得看好晾在院里的内裤别让他偷去闻了。

“闻了也无所谓,布拉德你前天给我屁股来的那一发全射内裤上了,他闻的是你的精液臭味,噗还以为会是原味内裤吧。一想就好玩,还是快来偷了吧我换新的。”

“对亲爱的布拉德,待会再走次后门吧,还挺带劲的。

“结婚去波凯村看雪山?土鳖死了,那破地方又冷又潮还尽是虱子。去纳古力村海边吧,那边听说还有新海景房打折卖,买一套吧,诶,真的啊~捏捏小弟弟谢谢你。哈,白色的东西出来了,真不乖。

别开玩笑了……

趁着细微的空当,艾略特用最后的理智夺回了身体,说出话来。

“别再诋毁她了!编出这种话来你以为我就会相信吗?”

娇弱的躯体随之一抖,控制权再次移交。

面前的亚丽莎女皇一样搬来凳子,坐下,翘起二郎腿。狠狠把身上的小洋装撕开,露出不小的乳房。

“这个身体蹩脚死了,比我自己的差太多了啊。”

“这个下面,下面!乳房下面有颗痣的啊!知道吗男人都喜欢在床上舔老娘这里。不信去我家赏你看看。”

红色的痣从皮肤下浮现而出。虫子笑道。

“看的真仔细啊,可惜你看了十多年还不如我个老头子在窗外看了场春宫图来得透彻。”

啪,艾略特的内心,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光明,从一开始就是虚假的,不存在的。

“不对,艾略特小姐,光明是存在的。”虫不知如何感知到了少年的想法。“但是你追寻它的思路有问题。去指望其他人做你的光,他们注定不会一切随你所愿。就像现在。”

陌生然而无比真实的亚丽莎躯体站起来,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表情不再冷漠,眼神娇艳似火。

“现在这个身体完全是你的,你要怎样对她,问问自己的内心。”

艾略特在内心的惊涛骇浪中沉浮。世界一切都静了,随着呼吸,只有那少女的乳房随着喘息在胸前微微抖动。

艾略特操纵那小手去爱抚乳头,很舒服,快感一阵阵冲上来。感觉站在原野间,如沐春风。

“太小了。”

乳房骤然增大。

“还是太小。”

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腹部了。

“再大,再大!本小姐叫你再大一点!”

乳房顶到了镜子上,少女看着奶牛般的豪乳妖媚的笑起来,花枝乱颤。

“你们这些垃圾有谁见过本小姐这样完美的身材?艾略特艾略特,亲爱的艾略特,亚丽莎小母狗是你一个人的专属女奴哟,亲一个吧主人?什么,要射在我高高挺着的大奶子上?好吧好吧,好棒啊!”

少年站在镜子前,用亚丽莎外表的身体滔滔不绝的向已经不存在的自己恳求着调教,两只光滑的大腿互相摩擦,不存在的阴穴好像也开始产生快感,两只手拼命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是那个害羞的少年艾略特,还是虫子的淫贱女奴,或者是村子公主般的亚丽莎。

“啊啊啊啊!”

喉咙发出高潮前的喘息。

好棒好棒这个身体太棒了我是艾略特的巨乳女仆我的一切都是他的我是淫荡的母狗最喜欢艾略特主人开发我的后庭刚才说的话做的事不对这辈子说的话做的事都是错的我要深刻的忏悔艾略特主人不原谅我怎么办呢

“主人对不起……”镜子里的亚丽莎玩弄着比头还要大的乳房,转过身来。“您还想要这样肮脏的我的后庭吗?”

不要,亚丽莎要惩罚自己哦。

艾略特在心里下了命令。

你这样——外表看似纯洁实际上那么淫荡的母狗……应该被这样对待。

被撕碎扔在地上的小礼服开始重新组合变色。鲜红色的乳胶紧身衣,圣洁纯白的婚纱配上超高跟及膝靴子,还有手铐脚镣和项圈。

穿上这个亚丽莎,穿上你就相当于永远被我调教着,永远无法摆脱母狗的命运。

“好的,好的!主人你太棒了!”

亚丽莎外观的身体开始把紧身衣往身上套,刚过脚踝便是熟悉的啪哒声,鲜红的小脚被掰的笔直。艾略特早已忘了自己还是艾略特,把这种熟悉感丢到脑后。

亚丽莎,以后只能穿二十公分的芭蕾高跟鞋了才能走路了哟。

“是的,主人。”

少女丧失了正常行走的权利,依旧兴高采烈的把胶衣往腰间提,不时用手掌摩擦让衣服完全与身体相合。

“呀,这个是……”

胶衣后庭部,一根同样材质的胶棒高高挺立。

把它塞进去,以后每动一下,就是我对你的惩罚。

“好的主人,这是母狗该有的。”

身体饥渴的应承,巨大的假阳具进到了肛门内部。

“好舒服,好舒服。亚丽莎太淫荡了,怎么可以对不是主人的东西起反应,啊,啊……。”

假阳具完全盖过了身体其他的感觉,异物感,不适感在肠道里蔓延。她在地板上挣扎着蠕动,但是这又让异物的奇妙快感愈演愈烈。过了很久才平息。

啊,胶衣把手指全覆盖了。

以后自己伸出手去,都会被认出是淫荡的胶衣性奴了。

好羞耻但是好棒。

啊,胶衣包裹着全身胸部

好闷啊,像是两个大气球。隔着橡胶抚摸乳头自慰感觉好奇妙,好像马上要漏出奶了。

啪,胶衣全部妥贴的穿在了身上。少女坐在地板上抚摸着自己的新身体,每一寸都像宝物一样,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

“项圈,项圈……”亚丽莎将黑色的项圈套在脖子上,用附带的锁牢牢锁住,沉重的呼吸被限制,只能微弱的发出喘息。长链的手铐也如法炮制,从此他的身体无法自由伸展。接下来是脚镣和长靴,她将长长的靴子套在脚上,比想象中的要小,脚趾在尖头的靴子里承担整个身体的重量,乳胶在汗水的作用下,在靴子里打滑。她晃晃悠悠的站立起来,后庭里的假阳具逼迫她拼命的扭着屁股。

把钥匙全扔进靴筒里。

艾略特暗暗道。自己的身体服从了指示。

咯哒一声,脚镣也被锁上了。今后她只能穿着20公分跟高的靴子,迈着淑女的小碎步拼命扭着屁股迎战野外的各种怪物。而且无法解开——钥匙被锁在了本就被用脚镣锁死的靴筒里。

“主人你看我美吗?”

哪怕只是站着,这个身体都快要高潮到顶点了。艾略特的意志也快要升到高空。

美,但是还不够。

还有婚纱,穿上之后你才是我专属的淫荡女奴。

“好的!立刻就穿!”

百依百顺的亚丽莎服从了他的指令,套上束腰,将细腰拉的紧紧的,套上衬裙,红色的乳胶衣依旧在白纱缝隙后清晰可见,长长的婚纱裙穿上了,露出鲜红色的巨乳,披肩与长裙连接,盖到肩头时又与项圈连成一体,婚纱也无法从身上除掉了。故意不做手套设计的衣物整个露出鲜红色的乳胶手臂。只戴腕上几朵绸缎做的白花手环欲盖弥彰般盖住手铐,衬的红色更加扎眼。面纱戴好,淫荡的婚纱乳胶女奴就此完成。纯洁的白色无法掩盖住红色胶衣的淫糜,随意一动,这具肉体便陷入高潮颤抖。

“啊……我现在就是主人的母猪奴仆……”

她喃喃自语道。

“布拉德布拉德,我们一起去捉蝴蝶吧!你看爸爸送我的独角甲虫王……”

远处传来银铃般的笑声,两个熟悉的身影向艾略特的小屋接近。

艾略特慌忙想躲进窗户的阴影里,不让外面的人看到房间里穿着乳胶衣和婚纱的巨乳怪物。迈出一步就在脚镣和长靴的双重作用下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他让假的“亚丽莎”身体站起来,二十公分跟高的长靴无情的阻止了他站起来的愿望。他只能倒在地上,默默注视着真正的神仙眷侣消失在视野之中。

窗外那个,是亚丽莎。

那这个是谁呀?

陷入狂热中的少年忘记了这一点。

“对呀,这个是我啊。”

面具的效果恰是时候的解除了,艾略特发现自己梳着自己梦中情人的俏皮发型,倒在自己狭窄小屋的地板上尝试用尖头芭蕾靴尖站起来。穿着豪华的婚纱,露出的身体却被黑色的皮革与鲜红的乳胶完全包裹。

“呵呵……”

艾略特甜美的笑了,发现镜中的自己比窗外走过的本体还要美艳的多。

“谢谢你哦虫子主人。现在的我感觉好棒啊。”艾略特慵懒的趴在地上,放弃站起来的意图,重新开始玩弄自己那对被红色乳胶覆盖的乳房。

默默旁观这场奇异自我调教的虫子,微微一笑。!

“年轻人知错能改是好事。”

两个小时后。旅团巡回执行任务的某个四人组,在遗迹平原遇到了穿着从未见过套装的女猎人。像是穿着婚纱一样的奇怪女孩,迈着毫无战斗力的步伐,连小鹿都砍不到打不中。

“嘿咻!”

她居然撑起棍子一样的武器跳了起来。然后扑了个空摔在地上。

跳起时候裙怑飞扬。露出的身体十分奇怪,鲜红色似乎还有着金属的反光。

“几位小哥,能不能把我扶起来呢?”她指指穿着的高跟靴子,钢制的跟像踩着什么杂技高跷一样尖长锐利。“跟太高了我站不起来哦。”

“这女孩子是个怪人啊,我们还是走吧。”

最年轻的队员纳贾尔向队长建议。

队长詹森久经磨练老于世故,嘲讽的笑了笑。

“这忙要帮。”

“会有麻烦吧?”

“管她!”队长嗤之以鼻。指了指婚纱女孩的胸部。“胸这么大,就是帮忙的理由!”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补全

27 thoughts on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1. 我是作者本人。
    这是谁转的?还留了自己微信二维码?
    转载的这位朋友马上出来说清楚,管理请立刻撤掉。

      1. 同类的东西我一般是在堕落方舟发的。
        这位转载的朋友不知从何种渠道获取了最开头的部分,还请这位朋友立刻把撤下。我没有授权你在这个站点转载,还留了自己的微信码。
        希望哪位认识管理员的老爷能帮我联系一下。就算是转载,我也希望能在著名作者和完整转载的前提下进行。

        1. 呃,不好意思哈,我是在SexInSex! Board上面看的还是2014年发布的,微信码的话是当初注册账号的时候放的,没其他意思,而且我也不经常上号,我就是觉得好看,然后分享出来,没想到你们会想这么多。不好意思了,给我下了吧,抱歉

      1. 唉,算了
        加这个QQ号,2957652873
        你把微信码撤掉。我给你目前的全文在这一起发了吧

          1. 已经给上传这位朋友全文了,等审核完应该就能在这发出来了。
            诸位多等一下就是了,我也挑一些别的比较新的发上来。
            这几天加我QQ的好多…不知道谁是谁

  2. 不经许可转载,还可以说是分享,跟原作者讲清楚就好。
    挂自己的微信是几个意思?偷文章卖钱?你还真以为会有人打赏?我写的那篇,一百二十个红心,也没挂二维码。
    收了钱就得办事,我不挂微信,更不更随我高兴。我要真缺钱,同样的时间我打字都比这个挣得多。纯粹是出于兴趣。

  3. 偷文章过分了吧。。。要说没有二维码那还叫分享什么的,就是没做好,你这样是剽窃了吧。

  4. 批评什么 这算是有良心的 人家要是不出来你能人肉到?起码这个的态度很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