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蜘蛛女郎的妖淫补习 第三章

蜘蛛女郎的妖淫补习 – 蔷薇后花园

蜘蛛女郎的妖淫艷習

第三章

老师的裤袜还紧紧地贴合着双腿,鸡鸡不安分地跳动着,后庭莫名地有些灼热,然后瘙痒从深处蔓延上来。不行….就这样回家的话…理树害怕自己偷穿丝袜的秘密被父母发现,阴阳师名门的长男做出如此行径,被父亲知道的话,会大发雷霆吧?逐出家门也是可能的。

他忽然对阴阳世家的姓氏产生了一丝厌恶。

丝袜包裹下体的欢愉让他根本不曾考虑脱下,心怀被家人发现丑态的恐惧,理树最终踏入了法度森严的仓桥家大门。

“老师,那个地方让我有些害怕。”仓田凌子本能地对仓桥家的宅邸很是抗拒,传承千百年的阴阳世家,法力低微的小妖仅仅是踏过门槛,就好像有柄刀指着自己的眉头,不得再进一步。

“好孩子,再忍一忍。”礼奈把手伸到仓田的裙底,抚摸着她新生的后庭,那里就好像粉嫩的小嘴般敏感,伴随着仓田湿热的喘息一张一合。“啊,老师…”仓田拼命地扭动白皙的屁股,想要把老师宛如纤葱的手指吞没进去。后庭开合地更剧烈了,礼奈却把手指抽了回来,“乖,忍着点,做得好的话就给你奖励哦。”礼奈把粘上爱液的手指塞到凌子口中,凌子听话地含住指头,舔干净后期盼地说道:“是,老师。”

悬挂于走廊的招魂幡一路铺排,惴惴不安的理树行走在中央,清晰地听得到脚步在地板上起落。

这些描绘着画卷和经文的招魂幡足有上百个之多,每一个都象征着一只为祸人间的妖魔毙命刀下,其中不乏美艳的魅魔。仓桥家的先祖斩杀妖魔后,为了消弭他们的怨恨,把妖魔的魂魄封印在招魂幡中,时日一久,便灰飞烟灭了。换言之,这里是仓桥家妖气最重的地方。

后庭温热的感觉又传来了,理树隔着裤子摩挲大腿根。丝袜服帖地包裹着那双妖艳的美腿,理树内心蓦地燃起无法抑制的渴望。他想把丑陋的裤子脱去,让双足纤毫毕现地展露在这个群魔环肆的地方。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他终于压抑不住,用力扯下裤腰。鸡鸡一下子跳了出来,与其他男人成熟黝黑,好似狰狞巨兽一样的阳具不同,理树的几把显得白嫩而青涩,用丝袜套包裹着,还绑着可爱的蝴蝶结。好像艺妓全身和服盛装裹得严严实实,唯独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充满了挑逗的味道。

理树并拢双腿相互摩擦,指甲刮过龟头的敏感点。他面红耳赤地玩弄着鸡巴,热流涌上尿道,肉棒滚烫,口中发出的不是男子低沉的喘息,而是少女羞人的娇吟。理树逐渐支撑不住双腿,瘫软在地,诱人的黑丝腿分开,好像上岸的八爪鱼扭动纠缠着。

“啊,老师,我感觉……感觉好奇怪。”迷乱的理树梦呓般呼唤着老师,他的肉棒干涸了,虽然处在射精的边缘,却怎么都射不出来。

“理树,理树……”恍惚中,老师好像就在面前。他不由得满面痴笑。

“理树,是偷了我的丝袜吧?”老师嘴上说得严厉,脸上却绽开了妩媚的笑容,伸手攀上学生的鸡鸡。

“理树,穿上丝袜和老师一样骚呢。这里,已经受不了对吧?”她冰凉的手指在龟头上画圈,肉棒反复抽搐,却只流出透明的前列腺液。

“因为,理树是女孩子呢。女孩子怎么可以用前面呢?”礼奈分开理树的双腿,暴露出娇嫩的菊眼,裤袜裆部已经湿了一大片。

“很漂亮哦,理树,这里,”她隔着丝袜顶了一下理树的后庭,肉穴骤然受到了刺激,开始剧烈吞吐起来,

“好好满足自己吧~”老师的声音逐渐模糊了。理树贪婪地嗅着礼奈残余的味道,心中只剩一个淫秽的念头:

我是女孩子,我要插我的屁眼……

伴随着这个念头,肉欲就好像无穷无尽地滋生出来,理树不知道他身体里寄生着成千上万的淫妖虫,这些东西感受到了宿主的兴奋,开始在后庭中钻进钻出。

理树迫不及待地把手指塞进屁眼里。不,还不够,更深的地方,痒的受不了!他挣扎着站起来,想找寻什么更长更粗的东西。

每走一步,挤压到肿胀的前列腺,理树都好像触电般地颤抖。淫毒流经四肢百骸,他的肌肤泛着潮红的光泽,奇痒从后庭深处蔓延开来,全身一阵阵酥麻。理树瞥见了不远处的一柄扇子,那是祭祀仪式上用的的和扇,上边绘有仓桥家的家徽。

如果把那个塞到屁股里,是不可饶恕的亵渎吧?理树略微迟疑。汹涌的肉欲仿佛海潮般拍打他的内心,燥热瘙痒得难以忍受时,理树终究舍去了尊严,发狂地抢过扇子,塞进菊蕾。

“啊――”这声浪叫未免太大,然而理树沉溺在心愿得偿的狂喜中无暇他顾。他开始拼命地抽送,改造后的小穴真是绝伦的性器,肉壁把扇子紧紧包裹其中,哪怕是稍微挪动一下,都能激起巨大的快感。

“好舒服,啊,啊,”理树变换姿势压迫前列腺,液体顺着小穴滴落到檀木地板上,妖毒挥发在空气中散发出淫靡的味道。

理树的乳头挺立起来,他一边揉捏着微微发育的乳房,一边加快递送的速度。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最里面的地方始终触碰不到,那是淫乱的源头,妖虫的母巢。最深层的瘙痒得不到舒缓,理树也就无法攀上最终的高潮。

“凌子,好好看着朋友的丑态吧。”礼奈饶有兴致地观赏代表仓桥的人偶张开双腿,露出那朵娇嫩的菊花,伴随着抽插一声声呻吟着。凌子看得脸庞发烫,小手不老实地在下面动作。

“真是欲求不满呢,理树,不,现在应该叫理惠酱了。”老师直起盈盈一握的柔软腰肢,翘起一条修长的腿,鱼嘴高跟鞋里露出石榴籽般的脚趾,上边涂有紫色指甲油。她凑到人偶耳边,声音软腻得像化不开的蜜:“知道为什么还是痒吗?女孩子最喜欢的东西,是肉棒呢。”

“不用肉棒插的话,是满足不了的哦?”

“让老师帮你吧~”

耳边好像有人在窃窃私语,理树只听到了一个词:肉棒。

理树觉得内心有些什么东西崩碎了。

流淌着阴阳师血脉的理树,即便没有高深的修为,匡扶正义、斩妖除魔也是代代相承的使命。这种信念能够坚守本心,不为邪魔外道所蛊惑。直到此刻起,他一直以来信仰的东西被肉欲吞噬了。

想要肉棒。这个念头一经出现,理树便吓了一跳。他最深的欲望好像被牵动了,潜藏在内心隐秘处的色欲纷纷浮出脑海。理树开始细致地回想肉棒的形状,精液滴落的气味,以及,被插入的,那无与伦比的快感,仿佛直上云霄。

他的抵触越来越小,那内心的渴求一点点泛滥,鸡鸡和菊穴,都起了反应。

“啊,我想要肉棒~”这般不知廉耻的话语,终究是脱口而出。

女装再度出现在理树身上,随之出现的还有老师的小礼品,假阳具。

“嘻嘻,人家是女孩子呢。”理惠睁着无神的双目,把假阳具整个含入口中。

初入口感觉很大,嘴里被塞得满满的。好棒。理惠想,表面似乎还有诱人的肉香。他开始吞吐整根鸡巴,一开始还有些生涩,慢慢地娴熟起来,也加快了动作,用双颊撞击龟头,直到整个阳具都湿淋淋的。

理惠津津有味舔着鸡巴,啧啧作响。他捧着肉棒反覆舔舐,灵巧的舌尖划过龟头沟,嘴唇去亲吻龟头,让唾液沿着肉棍流下,再把它舔吃回去。口舌跟肉棒仿佛成了一对最契合的性器。

“呵……呵……唔……恩恩……阿……”他舔得逐渐出现了难言的快感,菊穴的酥麻跟口舌舔舐的触感逐渐融为一体。理惠爱上了肉棒的味道,他自己的小鸡鸡早就又红又烫,淫液沾湿了丝袜,肆意横流。

“真是淫乱的小鬼。”

“仓桥家的长子原来是条下贱的母狗。”

“阴阳师名门的继承人居然是妖魔,何等讽刺。”

各个角落里传来微不可闻的低语,这些肉身消亡的妖魔,灵魂被封印在招魂幡中,神志依然清醒。他们目睹着理树下作的模样,或冷嘲热讽,或尖声咒骂,行廊之中鬼气森森,回荡着理树欲仙欲死的淫叫声。

理惠依依不舍地把鸡巴从嘴里抽出来,塞进了忍耐已久的菊穴。粗大的阳具长驱直入,摩擦着敏感的肉壁,然后一气贯穿花心。理惠浑身好似被巨大的快感击中,伴随着疼痛,下身的空虚被狠狠填满,整个人恍如被撕裂,口中忍不住高声浪叫起来。

他慢慢抽插饥渴的菊穴,下身迎合着肉棒的节奏,一阵阵的快感让他头脑发懵,除了沉沦在肉欲中外,什么也不愿想。

一些微妙的变化显露端倪,理惠感觉有股力道在拉扯着自己的乳头,胸脯微微耸起。女性化的特征让他愈发兴奋,涨红了的鸡鸡一跳一跳,肉棒更快地冲击后庭。他小腹愈发燥热,高潮来临,听得“啊”的一声叫喊,许久不曾射精的鸡鸡喷发了,浓稠的精液一滩滩地涌出,射的裙子丝袜上边到处都是。

理惠的脑子仍然一片空白,忽然感觉手中的阳具一顿抽动。该不会……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然而为时已晚,阳具骤然喷发,把滚烫的热流射入理惠的小穴。

“啊啊……”理惠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刚发育的胸脯起伏着,裙摆被掀起,露出湿漉漉、还在不停颤抖的小玩意,白浊液体沾满了整条黑丝大腿,看起来就像一番云雨后色气满满的荡妇。菊穴酥酥麻麻的,好像有虫子在啃咬,腹中灼热,“我到底被射进去了什么……”

“是虫卵哦。”老师笑盈盈地说道,“理惠,马上就要做妈妈了。”

19 thoughts on “蜘蛛女郎的妖淫补习 第三章”

      1. 你很有才华,把你的qq号发到cccp1944@hotmaik.com吧

        我会加你然后推荐你进某个重口味论坛,那里你会喜欢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