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辉石战士-倒错融合

辉石战士-倒错融合 – 黑沼泽俱乐部

作者:重口味女王

噗,在群里玩現場寫文亂涂出來的作品。可能會有一些語句不通順。請見諒。有些想要繼續寫淫獸愛戰士呢…是分一個“女王的淫獸愛戰士”作為平行世界呢?還是接著白紙大大的版本繼續寫呢,困擾。

大沼俊太郎正在趕往國家電視台的路上。

這一次黑暗帝國襲擊了電視台,侵占了電視線路。現在除了東京電視台以外所有的電視畫面都是一位被捆綁為屈辱姿勢的婦人。

婦人豐婀的肉体被緊緊地拘束著,强制彎曲成弓腰的姿勢,光滑的大腿被大大分開,窄裙向上翻起在鏡頭前面暴露出裙底被褲襪包裹的股間,透過半透明的黑色尼龍可以看見若隱若現的內褲。聯系身上的職業裝來看,應該是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吧。

“抱歉,我馬上就來救你”大沼俊太郎低頭對自己說道,拼命地蹬著腳踏車趕去。

“不。。。不要。。。我是有丈夫的。。。不可以。。。羞死了。。。”大樓的電視銀幕上,婦人斷斷續續地抗拒著。黑暗帝國還算有良心,用一個面罩遮住了她的面部,只露出露出涂著淡淡的唇膏的雙唇。

“哦呵呵呵,接下來要用在這位夫人身上的就是這個哦,您的好丈夫說不定也在看呢。。。”黑暗帝國的人妖怪人費洛蒙女郎帶著詭異的“舞台感”笑道。然后又像料理節目一樣,向鏡頭介紹著手中的巨大針筒。

“這可是獸用的强烈春藥呢,只要一滴,就能夠徹底改變人体,讓人變成只知道交配的野獸。現在就要。。。。”

俊太郎瘋狂地衝上電視台的階梯,到處都倒著昏迷不醒的工作人員。要來不及了嗎?俊太郎一躍而起喊道:“輝石融合!”

俊太郎胸口的寶石大放光芒,晶瑩剔透的結晶從他的胸口蔓延開來,包裹起他的身体。

“晶鑽戰士!”隨著一聲怒吼,晶体應聲而碎,原本的外賣制服變成了純白的鎧甲。俊太郎陽剛的臉龐被流線型的頭盔所覆蓋。緊身的純白衣物凸顯出全身的肌肉,結晶狀的手腳裝甲流露著淡青色的弧光。

晶鑽戰士踮起雙腳,腳部的快速地變形,變成了高跟的樣式。“能量放射!”

鞋跟的位置噴發出大量的白色煙霧,托起晶鑽戰士直直起飛,飛向人質所在的樓層。

與此同時在銀幕上,人質的上衣被撕開了一個大洞,露出一對白皙的乳房。乳肉不自然地腫脹著,淡淡的紫紅色在皮膚下面的血管里蔓延。

“咦嘻嘻,現在你的乳頭和卵巢全部注入了大量的藥劑哦,現在感覺如何呢?和你的丈夫說一說吧。”費洛蒙女郎把空了的注射器扔向地面,輕輕一彈人質的乳頭。

“啊啊。。。不行。。。。我要不行了。。。老公。。。救。。。。操我啊。。。。操我!”人妻狂亂地搖著頭,臉上的面罩都要滑落了,可是此時的她早已無暇顧忌,像是野獸一半發出痛苦的哀嚎。

“到此為止了!”新聞主播間背后的大屏幕突然爆裂。一個白色的帥氣身影一躍而出。

“是晶鑽戰士?!”遠方銀幕前的各位發出了欣喜和遺憾的喊聲。

俊太郎在裝甲內快速地分析著戰況,然后迅速地行動。

“喝!”俊太郎的手甲打開射出一發晶石飛彈,打碎了攝像機。這樣一來,人質的聲譽至少是保住了。

“哦呵呵,晶鑽戰士,你終于來了“費洛蒙女郎媚笑道。

“受死吧!”晶鑽戰士飛身向前射出一連竄晶石水花,把人質和怪人隔絕開來。

“哼哼”費洛蒙女郎身体一傾,扔下人質向晶鑽戰士衝過來。

“喝!哈!”晶鑽戰士架開了荷爾蒙女郎的高根鞋側踢,身体卻不由自主地向后滑去。

荷爾蒙女郎能夠發揮出正常男性三倍的力量,在晶鑽戰士之上。

“嘻嘻,太弱了小弟弟,只有你一個都不夠塞我的牙縫!”人妖怪人狂妄地大笑著。

剛才為了趕路使用了能量放射,一時間晶石戰士只有通過召喚融合,和遠方的其他晶石戰士融合才能突破戰局。

既然如此,晶鑽戰士再度躍起,大聲喊道:“召喚融合!”

如果是力量型的紅玉戰士,在力量上就能占據上風,如果是速度型的天青戰士,就能夠救出人質,如果是智力型的琥珀戰士,能夠牽制對手,無論是哪一個戰士都好,都可以提升晶鑽戰士的實力。

結晶再一次包裹晶鑽戰士的全身,這一次卻閃著紫色的病態光芒。

“啊~”俊太郎喉頭發出了尖細的呻吟。

結晶應聲而碎,他身上的裝甲變成了女性的職業裝模樣。

“怎麼。。。回事?”與之前不同,一時間俊太郎的心中充滿了迷茫,恐懼,羞恥,几乎要哭出來。

胸口傳來沉重的負擔,他的胸前的襯衣里是一對豐滿的巨乳。

“不。。。不要啊。。。”俊太郎還是本間直美,說出了一樣的台詞。

腦袋一片混亂,直美的軟弱和懦弱也融合進了俊太郎的人格里。

他努力抬起頭看向拘束台,那里的人質已經不見了。果然是我和那個晶鑽戰士融合了嗎?

俊太郎搖了搖頭,努力抗拒本間直美的人格,恢復自己的思考,現在,應該要解除變身吧?

俊太郎向胸前摸去。

“啊。。。怎麼?。。。怎麼會?”只是稍稍一觸,胸口沉甸甸的胸部就傳來了强烈的腫脹瘙癢感

”不行啊。。。比。。。比原來的。。。還要大。。。“陣陣瘙癢感像是細小的電流在乳腺里四處亂竄,逐漸變成詭異的刺痛,一陣陣地蔓延。而乳肉中又有一陣陣的脹痛散發出來,仿佛有一股力量在胸中膨脹。

而變身用的項鏈深深埋在乳溝里,被職業裝的上衣緊緊束縛著,完全碰不到。

“唔。。。好羞。。。”俊太郎感到了恥辱,說出口卻變成了羞恥。無論如何在敵人面前脫衣服再解除變身實在是太糟了。

“嘻嘻嘻,好玩嗎?這可是特意為你挑選的對象哦,加上ip修改手環就被當成輝石戰士和你融合了呢,和這麼一個欲火焚身的美女合体是不是很棒呢?可惜,攝像機壞了,不然就可以讓大家欣賞你現在的樣子了呢。。。”費洛蒙女郎坐在主播台上翹起腿,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現在。。。現在該怎麼做呢?本間直美的心里充滿了荒亂和不安。要怎麼才能逃出這里呢?

俊太郎努力地撐起身体,剛站起身,便身子一歪,靠在了主播台上,腳踝傳來了一陣鈍痛。

是晶石裝甲和職業裝融合了,他的腳上陣穿著一雙精致的細高跟鞋,上面還帶著點點水鑽。

而順著黑色超薄連褲襪中的雙腿而上,是一條黑色包臀窄裙,把他的步伐限制在小小的碎步里。而腰部被緊緊地勒成平攤而細致的模樣,突顯出寬大圓潤的臀部,而小腹里面,有什麼東西正在抽搐著分泌著愛液。而上身黑色的馬甲卻包不住過于豐滿的胸部,在白色的襯衣領口撐開一個v字,露出蕾絲的胸部邊緣。而變身項墜正深陷在這該死的乳溝里面。

“不行。。。。必須要。。。逃。。。。”俊太郎扭動腰肢邯鄲學步似地慢慢向前走。一離開主播台的依靠身体便止不住地顫抖。

小腹里面傳來一陣陣詭異的瘙癢,仿佛有一團溫暖的火焰在燃燒,在渴求著他想都不敢想的東西。

他捂住小腹想要止住著騷動,而胸部則是碰都不敢碰,只是這樣走路,胸部帶來的搖晃和摩擦都要讓他發瘋了。

“啊。。。好癢。。。好難受。。。。啊。。。啊。。。”

意志衰弱之后,連咬緊嘴唇都做不到,只能用女性化的呻吟發泄難耐的痛苦。

“嘻嘻,好有趣,好有趣。。。”費洛蒙女郎朝著俊太郎孱弱而性感的背影做了一個飛吻。

一陣包含費洛蒙的香風向俊太郎飄去。

俊太郎麻木地向前,一搖一晃地向前。腦袋里混混沌沌地,意志已經疲于和感官作戰,只有把注意力集中在遠處的門上才能抗拒体內的誘惑。

捂著小腹的手不斷地下滑,只要稍稍放松,就會忍不住隔著裙子摸向那里。

但是俊太郎感覺得到,有更加糟的事正在發生。他的一步裙正在越來越緊,越來越窄。因為他的肉棒勃起了,在裙子的前擺頂起了一個丑陋而淫猥的凸起。

這時俊太郎的第一反應卻是害怕這可恥的一幕被身后的怪人發現。太羞恥了,會被當做變態的。

絲襪的摩擦,裙裝的輕盈感,高根鞋的束縛,女性胸衣的摩擦,這一切都讓俊太郎感到興奮,他也從不知道自己會有著這樣的性癖。心髒越跳越快,每一步都讓勃起的肉棒摩擦窄裙的布料,而肉棒也把窄裙慢慢地頂起,露出他的大腿和臀部。

“啊。。。嗯。。。嗯。。。唔。。。”心虛感反而讓他忍住了呻吟,只是不斷發出悶哼,一連竄的打擊已經讓他如同行屍走肉,艱難地抵抗著。根本沒有盈余去思考這是不是怪人的陰謀。

金色的門把手就在眼前,快要到了,不能在這里倒下,不能。。。要忍住。。。只要出了門。。。就可以。。。

終于他握住了門把手。

拉開門就能逃出去了,只要離開了這個房間,就能痛快地自慰了。。。揉奶子也好,搓肉棒也好,插。。。插那里也好,只要出了這扇門。。。

俊太郎嘴角溢出一絲絲的白沫,眼珠錯亂地抽動著。意志力已經到了極限了,只要離開這扇門就好,。只要出了門就能夠放棄了。

畢竟這麼大量的獸用春藥,誰都無法責怪我的。。。老公也會理解的。。我也是沒有辦法的。。。誰都沒辦法的。。。

他扭動門把手。

文章還沒結束哦,在這里插話真是抱歉,最近發現有人轉載了我的文章,而改了作者名字,真是令人火大。所以在這里聲明:作者重口味女王 首發:墮落方舟、伊莉、cdb

轉載沒有問題,但是盜我文還改作者的人,我一定要打死他!

一只手輕輕地搭在了他的臀部上。

“啊——”直美發出了滿足的嘆息,倒在門上,把剛剛拉開的門合了起來。

雙腿抖動著,漏出了透明的尿液,愛液也好,尿液也罷,無所謂了。

豐滿的胸部壓在門板上隨著彈性肆意地變形,夾到變身項墜傳來微微的刺痛。勃起的肉棒隔著裙子,硬硬地在門上摩擦。直美伏在門上顫抖。

“啊~哈。。。。哈。。。哈。。。”

那只手就像是她心中的欲望,隔著褲襪撫摸著她柔嫩的臀部。

她只能軟軟地扭動臀部迎合它的撫摸,

好舒服。。。太舒服了,被摸屁股竟然這麼舒服。。。

子宮一陣陣抽痛,吐出一陣陣愛液。這個。。。就是高潮嗎?

“哈。。。哈。。。哈。。。。啊~”在片刻的解脫之后,那感覺又來了,瘙癢刺痛燥熱煩躁,原本還能忍受的苦楚在一次解脫之后變得片刻都無法忍受。

直美撅起臀部向后靠去,緊緊貼著費洛蒙女郎的手。原本貼在門上的上半身滑了下來,變成了撅起臀部半蹲的姿勢。窄裙的前擺上已經透露出一片深色的水跡。

“嘻嘻,怎麼不跑了?還是說你只是在勾引我啊?”費洛蒙女郎嬉笑著問道。手指順著柔滑的曲線向下摸,用手指輕輕一勾。

“不。。。不要說了。。。快。。。快。。。啊!”直美羞恥地搖著頭,而臀部卻違背意願地上下搖擺著,努力想要手指再度觸及剛才輕觸的位置。無論是人妻還是晶鑽戰士,那樣的身份在肉体的飢渴面前不值一提。

費洛蒙女郎的手指搓著直美敏感的股間,只是這樣的揉搓每一下都讓直美心神具顫。“來吧,把你的褲襪和內褲都脫掉吧,然后大聲地祈求我誘惑我。。。。操你”

“真是。。。羞死人了。。太壞了。。。”直美一邊說著一邊手忙腳亂地解開自己的短裙,但是向上翻起繞在腰間的窄裙怎麼都解不開,又被肉棒死死頂住,難以脫下。只好拉下自己的褲襪和內褲。霎時間感到屁股一涼。

白潤的臀部失去了衣物的束縛仿佛又大了一圈,在主播間的燈光下泛著一陣光暈。

“哎呀,你這個男人屁股還挺翹的嘛”

“男。。。。男人?”這個詞讓直美渾身一哆嗦,如墜冰窖。

自己。。。自己在干什麼。。。。竟然。。。竟然在撅著屁股向敵人求歡。。。。

“唔。。。唔。。。。”直美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兩條細眉擰在了一起。

“啪”費洛蒙女郎一巴掌拍打在直美的屁股上,讓她發出了甜美的哀嚎:“啊。不是。。。我不是的。。。”

“什麼不是呀?晶鑽戰士?”費洛蒙女郎輕柔地撫摸發紅的掌印,在他耳邊問道。

“我。。。我不是。。。不是的。。。”直美痛苦地搖頭著,一雙明媚的大眼盈滿了淚水。

“不是什麼呀?不是晶鑽戰士?”說罷費洛蒙女郎在他臀上重重一啪。

“啊!”直美頭高高揚起,灑下淚花。哭了自己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徹底舍棄了最后的自尊,在敵人面前流淚了。

“不是男人?”費洛蒙女郎再一次重重一拍。

“啊!”直美尖叫一聲,下体的肉棒一抖。被敵人打屁股,被這樣玩弄。更可悲的是每一下都帶來深刺骨髓的愉悅感。讓她的眼淚流個不停。連內心都要變成女人了嗎?好像要回到丈夫的懷里,被保護起來啊。

“怎麼了?我得小美人?”隨著啪嗒一聲,費洛蒙女郎解開了自己身前的搭扣。一條粗壯的肉棒從她的緊身衣里面彈了出來。

“唔。。。。”直美止住了哭泣,抽動的鼻子嗅到了什麼味道。

這個是。。。。僅僅是聞到,就仿佛嘴里嘗到了似得,舌底生津。剛才還在哭的鵝蛋臉此時卻一臉茫然,仿佛還沒有理解發生了什麼。

“怎麼樣?香不香?是不是聞一聞就不想當男人了?”罪魁禍首得意地炫耀著著自己的肉棒,向空氣中散布著淫亂的費洛蒙。

“。。。。”直美咽下口水卻露出了恐懼的神情,她身体期待依舊的東西終于要來了。簡直心髒都要停跳了。這和肉体的瘙癢刺痛不同,這味道帶來的是心靈深處的興奮感,剛剛的漏出一小股精液的肉棒再一次硬得生疼。

“我來告訴你。。。你到底是不是男人,。。”費洛蒙女郎把肉棒夾在直美的臀肉之間用力一擦。

一時間炙熱的肉棒仿佛烙鐵,穿過了直美的肉体,深深地印在她的心頭。

濃烈而誘人的腥香,炙熱而黏膩的觸感,無一不讓她心亂如麻。想要抗拒想要記起最后一絲男人的記憶,卻只能想起丈夫的臉。

記憶中丈夫的臉也逐漸模糊,剩下的是身為女人和丈夫性交的記憶。

被這樣的東西頂著,哪個女人還能記起別的事嘛。

“我。。。。”

直美剛想要說話,費洛蒙女郎突然使勁插入了她的体內。

“啊——!”直美的思緒又一次被打散了。

記憶中飛舞的碎片只剩下她被男人侵犯被男人插入時幸福溫順的表情。那個男人是誰,是丈夫嗎?記不清了,好模糊。只有肉棒特別清晰,還有的就是“直美是個女人,是個被男人侵犯,被肉棒侵犯的女人。”

粗大的肉棒撐開大腿之間的嫩肉,狠狠地插入她瘙癢已久的最深處,僅僅是這樣的一擊,就讓直美眼冒金星。胸中充滿了澎湃的幸福和愛意。

“啊——!”長長的尖叫仿佛不會停止。猶如連綿不絕的快感,和体內翻涌的高潮。在瘙癢和刺痛被碩大的肉棒清除之后,送她直上云霄的就是綿長的酸軟和酥麻。

而她的肉棒也在這樣的一插之下,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終于壓抑了許久的性欲終于釋放了出來,每一次抽插都能讓直美到達一個小高潮,射出一股精液。她趴在門背上盡情地呻吟著,享受著,擠壓的胸部射出陣陣乳汁把襯衣變得濕滑透明。腦中只剩下一個念頭:這下我變成女人了。

“啊。。。啊。。。好舒服。。。好棒。。。啊。。。肉棒。。。。啊”直美的雙眼蒙上了一層水汽,眯成了一條迷離的弧線,翻白的雙眼里充滿了快樂和愛意。臉上泛起了一層玫瑰色的紅暈,表現出她的興奮與迷亂。一張小口喘息著吐出丁香小舌,喊出含糊不清的淫語,嘴角流滿了唾液。那痴痴的咧嘴傻笑,正是褪下理性的外衣后,身為女性直接而淺顯的滿足表現,沒錯,這就是女人的幸福。任誰嘗過了之后都難以忘記難以回到原本的樣貌了吧。

“啊——怎麼樣啊?小婊子,舒服嗎?你還想當男人嗎?還想當晶鑽戰士嗎?”費洛蒙女郎得寸進尺地問道,適時地減慢了肉棒抽查的速度、

“不。。。。不要。。。不要停。。。”直美狂亂地搖著頭,仿佛一個毒癮發作的人。拼命地扭腰擺臀,想要讓体內的肉棒再一次大力地抽插。很快地她想到了如何才能討好身后的怪人,討好這根肉棒,她揚起頭大聲喊道:“我。。。我不要。。我不要當男人了,不要當什麼戰士了,我。。。我要肉棒。。。。我是女人!”不知是演技還是她情緒使然,這一刻她只覺心頭一熱便流下淚來。仿佛之前收了多莫大的委屈,受了多麼大的屈辱,才不得不堅守男人的尊嚴和身份,而這一刻終于陳冤昭雪。

“嘻嘻,哈哈哈”費洛蒙女郎得意地大笑道,一挺腰,惹得胯下的直美又是一聲嬌吟。“女人?你可不是女人呢,女人哪有這個東西!”費洛蒙女郎翻開窄裙,一把握住了直美的肉棒。

“啊!不要。。。不要看!不要啊!”直美又羞又急,拼命搖頭,又低頭捂住自己的臉,仿佛這根肉棒可恥得讓她無法面對。

“噫,你這壞雞雞竟然偷偷射了這麼多!”費洛蒙女郎帶著黑色膠質的手套的手,就著精液搓弄起直美的雞雞。剛才直美大量的射精如同失禁一樣糊滿了門板,褪到腳踝的內褲和褲襪里也盛滿了果凍一般的濃精。

“啊啊啊啊!”直美狂亂地叫著。多次射精后的龜頭敏感得無以復加,被這麼一捏就抽動著射出了稀薄的液体。强迫射精讓她宛如失心瘋似地涕淚橫流,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口。

“你這淫賤的人妖婊子,射精人妻。。。。”費洛蒙女郎又一挺腰,俯身抱向直美用豐滿的乳房壓住了直美的背脊,伸手揉捏她腫脹的乳頭,擠出一股細細的乳汁。

“淫。。。賤。。。人。。人妖婊子。。。射。。。射精。。。。”直美啜泣著,僵著舌頭無意識地復述。

費洛蒙女郎再一次抽送“你聽好了。。。。你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

“啊!不。。。。不是。。。男人。。。啊!對!再來,快!快插!”

費洛蒙女郎逐漸加速,插得直美忘記了羞恥,隨著節奏前后顫動。“你是。。。我的。。。人妖娼婦,淫魔人妻!”

“對!對!啊~我是你的娼婦!娼婦啊!淫魔啊~。。。人妻!”直美隨著抽插的節奏一邊喘息一邊重復著,對現在的她來說只要肉棒不停讓她說什麼都願意。兩重絕對的刺激與快樂,甚至讓她不可自制地流出淚水與口水,那是──多麼無上的高潮與快感啊。而她身后的費洛蒙女郎,盡情地揉弄她肥美的乳房,腰肢熟練地挺動搖晃,每一次都深深插入直美的最深處,讓她的子宮一陣酸軟,有摩擦著嫩肉快速地抽出。而她的肉棒隨著抽插的節奏不斷搖晃,又在費洛蒙女郎的指尖摩擦打轉,男人和女人都無法体會的極致快樂讓她忍不住高聲浪叫:“直美。。。直美要爽死了。。。人妖太棒了。。。。娼婦好舒服——”狂亂的直美持續地呼喊著自己都不理解的淫言浪語,盡情扭動腰肢,試圖讓肉棒與下体獲取更多的高潮與快感。此時的她既看不到人妻的羞澀和矜持也不見了俊太郎的堅强和剛毅,只剩下徹骨的淫亂和妖媚,貪婪地苛求著肉体的愉悅。

“啊,不愧是晶鑽戰士。。。。我也要來了。。。接好了。。。小婊子。。。”隨著抽插的節奏,費洛蒙女郎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快感。直美圓潤的臀部里面原本就肉厚穴深。原本纖細柔軟的小腹融合后變成了運動型的緊致身材,小腹隱隱還能看出一些肌肉的痕跡,而小腹之內的蜜穴也豐滿而有力。此時的直美快速地從交合中吸取著經驗,無師自通地學習著淫亂的技巧,還是說,人妻不為人知的另一面正在快速地覺醒著。費洛蒙女郎感到緊緊包裹著肉棒的肉壁竟然越來越緊密,隨著自己抽插的節奏收縮、吮吸著自己的肉棒。原本任人魚肉的人妻現在仿佛一片泥濘的沼澤,越加誘人。

“啊~人家。。。才不是什麼。。。啊!。。。才不是戰士。。。”直美回頭媚眼如絲地白了一眼“再。。。用力。。。操。。。大雞巴。。。操我~啊~”

費洛蒙女郎氣喘吁吁地笑道“沒錯,你是我的娼婦人妻。。。我的人妖母狗,啊!我。。。。我要。。。。射了!”說罷用力一捏直美的龜頭,死命地往最深處插去。費洛蒙女郎的肉棒噴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大量黏稠精液,狂暴地射入直美的子宮。

“啊,射。。。射進來了!母狗。。。母狗。。。去了——啊!”飽含費洛蒙的炙熱濃精灌入直美的子宮,一時間只覺得一道炙熱利箭刺穿了她的身体,順著脊髓鑽向大腦。炙熱的液体仿佛衝刷遍了她的心靈和肉体,把另一個令她羞恥痛苦的男人洗刷殆盡,仿佛靈魂被這個熱流徹底淨化了。沒有羞恥沒有自尊沒有敵我,沒有束縛她的一切,只有無窮無盡的愛意和幸福。身后的怪人仿佛女神一般耀眼,而她的肉棒更是神聖而威嚴,值得她付出生命來侍奉。“咿咿咿咿——爽死了,母狗要爽死了!”肉棒顫抖著吐出一陣不知是尿還是愛液的稀薄液体。炙熱的精液几乎要把大腦都溶解了。這個快感是如此偉大,高潮是如此美好,讓她不由自主地,想要服從這天地的絕對真理。

愛的火焰在子宮內熊熊燃燒,擴散向全身上下。在這强烈的幸福感下意識渙散,身体失去了控制緩緩滑倒在了自己精液泊中,倒在了主播室的門前。

“啊。。。要升天了。。。。太美了。。。高潮。。。太棒了。。咕咕咕”直美紅潤得像是喝了酒的臉旁浸入精液泊中,依然意識不清地喃喃著,嘴角吹出一兩個精液泡泡。

“嘻嘻,跨過了這條禁忌的邊境線之后。。。你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我好期待啊~不過在離開前,我還有一些小禮物。。。。”

“本台新聞播報,震驚全日的電視台非法插播事件已被輝石戰士成功解決,在紅玉戰士和天青戰士的努力下,人質順利救出,主謀費洛蒙女郎與黑暗帝國如今在逃。而奇怪的是,直播中出現的晶鑽戰士如今下落不明。。。。。”

9 thoughts on “辉石战士-倒错融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