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黑泥降世

黑泥降世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我敲了敲门。
深吸一口气。
老实说,我很紧张。
柳洞一成,作为学生会长,把持着太多的东西——而我这个刚刚当上弓道部社长的二年级学妹,要跑去学生会去申请社费,这是非常苦难的事情。
更何况,申请经费需要非常的仪式。
“请进。”
门里面传来的是一个好听的声音。
“打扰了,按照约定,我过来商谈弓道部的经费问题。”
我推开门进去,望着坐在桌子旁边的男人。
男人在那里工作着,桌上应该是材料和文案之类的东西,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正趴在男人胯间,用嘴巴上下起伏着——
“那个,柳洞前辈,我是新任的弓道部社长美缀绫子,请多关照!”
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褐色的头发洒落下来,挡住眼睛,这样子柳洞前辈看不到我的眼神瞄向哪里——
哇,好大啊——
“弓道部吗?”
柳洞前辈示意女孩子站起来,女孩子吐出他的肉棒,舔了舔嘴边白色的东西,在柳洞前辈的示意下走了出去。
“是的,现在就要快要社团招新了,我想申请一下加大弓道部的支出!”
我又鞠了一躬。
老实说美缀绫子这样子谦卑是不大可能的,但是小安老师教导我,女孩子要谦卑有礼,这样子才会被人喜欢。
【为了经费】,这点委屈不算什么的!
我忽然感觉下面传来异样的舒适感,仿佛电流一样,流过之后让我的身体抽动起来——
随着身体的抽动,我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没错,【为了经费】。
所以,【为了经费】,要先去讨好学生会长对吧?这也是小安老师教给我的东西。
——在利益面前,要学会忍让和服从。
“你也知道申请经费得经过仪式把?现在先做一些准备的课程,晚上你来我家,我们进行最后的仪式——你现在先去换衣服。”
柳洞前辈说着本应该是莫名其妙的话,但是我却是理解了他的意思。
柳洞前辈指着桌子上的衣服,是一套内外两件式的连身洋装。
外面是一袭低胸薄纱带有淡紫色水彩花纹的水摆裙。裙摆的高度则在大腿的一半左右。里面是一件肩带式同色系的丝质紧身衣裙。长度刚好够包住臀部而已。内衣则是同色系
的前扣式半罩杯蕾丝缕空胸罩,和同款的丁字裤,以及一双搭配服饰色系的高级透明丝袜。
老实说——
我讨厌丝袜,更没有试过丁字裤,平时的搭配都是以牛仔裤为主,很少穿的花里胡哨的,这样子实在是有些过了吧——
我看着柳洞前辈的脸,试着要求说:“可不可以不要穿丁字裤和丝袜,然后礼服改穿连身长裙?”
“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吧——谁让你来求我呢,弓道部部长美缀绫子——”柳洞前辈无奈的说,“毕竟【为了经费】,你也要努力吧?”
听到那四个字的瞬间,我忽然感到有千百条闪动的电流,刺激着全身上下所有的性感带,在瞬间引发多次的快感。我的身体随着这些快感不自主地抽动了两下。当这些窜流在全身各性感带的快感忽然一齐汇集到脑袋中时,我的意识在瞬间被这些快感所淹没。
——
没错,【为了经费】,我要努力。
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沙发上前发呆。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梳妆完毕了,甚至连头发都吹烫妥当了。
因为换成了前扣式半罩杯的胸罩,使我的双峰有明显地被集中提高了些,在紧身衣裙的束缚下,我的双峰是如此的波荡。简直自己都忍不住想摸它一把。
学生会室里面有大镜子,我起身站在穿衣镜前欣赏我的下半身。那薄纱样的水摆裙,根本挡不住任何光线穿透直达里面仅仅包住臀部的丝质衬裙。
现在倒是十分的感谢柳洞前辈提议的丁字裤了,如果是一般三角裤的话,很容易在衬裙上印出痕迹而破坏掉下半身玲珑优美的曲线。
薄纱般的裙摆轻沾在柔密丝绢触感的丝袜上,我享受着便愉悦地沈浸在作为女人的乐趣中。
“ok啦?”柳洞前辈笑着,望着我,我倒是有些感动的点了点头。
为了经费的仪式,让柳洞前辈费心了。
“那么,现在要进行最后的准备了——”柳洞前辈说:“绫子,回去躺在沙发上,拉下内裤及丝袜 ,然后弯起膝盖张开双腿。”
哎?这是要做什么?
虽然说申请经费需要仪式,但是仪式的内容我不是很清楚——
“要干什么?”我照做了,躺在了沙发上,一脸疑惑地望着天花板,现在看不到前辈的脸,只能看见天花板——
“没什么,要把分离出来的此世之恶寄生在你的体内,这样子就算你清醒了,你也不可能逃掉的——”
前辈从背包里面,拿出来一个小盒子——
这是……
前辈打开盒子。
里面是黑色的粘稠的物质,不停地蠕动着,撞击着盒子壁,好像有生命一样——
“这是我拜托Caster从圣杯里面取出的东西哦,仪式完成的话,可必须让这个东西在你身体里面扎根呢——”
柳洞前辈似乎说着很可怖的话,我的本能慌乱起来——
扎根——?
那种恶心的东西?
前辈示意我不要挣扎:“没办法了呢,这可是【为了经费】哦——乖乖的,把腿张开,阴道肌肉放松——”
是啊,做这种事情都是【为了经费】啊。
经前辈这样一说,我焦虑的心情立刻一扫而空,原本想抵抗不肯张开的阴户也松懈了下来。
“这个东西会夺取你的意志,控制你的思想,这样子就算催眠解除了,你也不可能逃离的——更何况,你或许会沉浸其中吧——”
前辈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然后他将那个蠕动的,黑泥一样的东西,送到我阴道的洞口。
碰触到我的阴道,黑泥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变得活跃起来——
“不,不要——啊!”当黑泥爬上我私处的那一刹那,我敏感到立刻高潮起来,阴道里面流出淫水。
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阴户顿时全开。
那个东西仿佛拥有灵智,拼命的往我的阴道里面蹿。
我根本无法进行任何的思考,只能任凭着黑泥钻入我的体内——
此时在身体内的黑泥,似乎想要吸取养分,因此当黑泥发现淫水这种营养的液体时,毫不客气的吸收了起来,并且不断的刺激子宫以及阴道,淫水分泌的更多——
子宫里的黑泥因为吸收淫水,而又变大了一点,甚至往里面钻,钻到了子宫还有卵巢里面,疼痛被转化成剧烈的快感,我的双腿几乎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知觉。
那个东西,已经贯穿了整个子宫。
我两眼上吊,接近崩溃状态,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流下。
实在,实在太,太快乐了!
我在欢愉的峰顶喊出最后一声,便瘫软在沙发上上。
黑泥已经安静的盘踞在阴道里面。
我现在已经完全地销魂了,
整个人彷彿坠入五里云雾中,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
“很棒,对吧?这个黑泥可是此世之恶呢——只要它存在你的阴道里面,只要你一有自由意志的念头,黑泥就会控制你的的阴道做不自主的收缩,之后制造出一波一波的高潮将你的的思想整个淹没掉。直到你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为止,它才会停下来。 ”
“好了,美缀绫子,一切都过去了。告诉我你目前的状况。’
我悠悠坐起,喘了一口气道:‘我已经没有自由意志了,我是你的傀儡。我的一切思想,接受你的控制,我的所有行为,啊??-?听从你的指挥。’
我在叙述中有中断是因为闪过了一些念头,被黑泥纠正了的缘故。
柳洞前辈看着我双眼无神的样子,于是说:“绫子,尽量保持自然,不要被人发现你已经被此世之恶寄生了。”
“是。”我转了转双眸,又恢复了平时自然的模样。
“好,把衣服穿好。”
“是。”我起身,穿好丁字裤,拉上丝袜,放下裙摆。
拉起丁字裤的时候,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黑泥在我的子宫里面流动,不断地刺激着淫水的分泌,那种时时刻刻的被填满的感觉,完全的统治了我的意志。
柳洞前辈低下头,去见到我的酥胸,笑问道:‘这胸罩还舒服吗?’
“嗯,确实有集中提高的效果,其实我的双乳被挤得有些坚挺肿胀了。可是
并不会感到不舒服,反而觉得自己好性感——’
“那下面呢?”柳洞前辈微笑着,看着我,“你不是讨厌穿丝袜和丁字裤
吗?”
“呃,那是我没有试过的缘故。其实丁字裤很性感的。它好像一根绳似地紧
紧嵌入我的股沟,却又完全包住我的私处。这种感觉,真是舒服到了极点。”
我在描述的时候,丝毫没有羞耻的模样,“还有丝袜,这种整双腿柔密丝绢的触
感,让我不论触碰任何质料的衣物,或仅是吹过一阵清凉的微风,下半身都好像
有快要被融化似的愉悦。”
最重要的,是那个寄生在我阴道的东西——黑泥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我的阴道壁,缓慢的蠕动着,刺激着我的身体分泌他需要成长的养分。身体无时无刻的处在高度的敏感当中,只要稍微有些自由的意识,黑泥就会感知到不断地触发我的身体进行高潮,直到没有自由的意志为止。
“这样就好啦——等下放学以后你来我家,我们来完成最后的仪式。”柳洞前辈说,我欢欣的点了点头。
“去上课吧,保持平日里面正常的状态,不要被发现哦!”
我关上学生会室的门,感受着下体里面不断的涨出来的幸福感,仿佛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仪式准备已经完毕了,就差最后的仪式了。
我倒是十分期待着,期待着仪式完成的那一刻——
毕竟,这可是【为了经费】啊

第二章

晚上。
虽然最近流传着杀人魔的新闻,但是我并不觉得那个杀人魔能够打过我——在穗群原私立学园弓道部部长美缀绫子面前,就算是十个男人也会趴下。
这并不是本人的吹嘘,而是的确的事实。
自己觉得自己也算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十六七岁的身体已经长得很开,不是很喜欢长发所以留着一头清爽的短发,稍微有些男孩子气了些,但是相貌上面,不用过分的装扮就能够脱颖而出,这是自己的骄傲。
不过似乎仪式必须要穿着洋装还有丝袜——所以尽管自己不是很愿意,【为了经费】,自己也要去努力下去。
啊??—?
腿稍微软了一些,子宫里面的东西更加的猖獗了,下午装病装了好久,才没让弓道社的成员发现自己的丝袜上面全部流淌着自己的淫水,也没有让他们发现,我这个平时风光的弓道社大姐头,居然无时无刻的都在高潮——
这里——就是柳洞前辈的家了吧——
阶梯循序而上,白色的玉石切成的阶梯,应该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但是这时候却是莫名的阴森——仔细听的话,似乎还有女人的娇笑声。
幻听了吧?
我感受着越来越敏感的身体,内衣与身体摩擦的时候,一种难以抗拒的欣喜在心湖里激起阵阵的涟漪。让我有种吸毒般的成瘾,丝袜的轻吻,是世上最美妙的触感。
经过这一下午的感受,下半身肌肤有种为着说不出的性感,而不自主地微微弹跳舞动着,已经不能一刻没有尼龙丝绢轻柔的抚触。
柳洞寺,冬木市里面的寺庙,据说柳洞前辈的哥哥是寺里面的主持,而我们班班主任葛木老师,也是寄宿在柳洞寺的。
“那个打扰了,我是来进行经费申请仪式的!”
我朝着守门的持着长刀女孩子,轻轻的做了一个揖。
女孩子打开门,示意我可以进去了——
我走过的院子, 院子里面都是古怪的石头的组合,排列成玄奥晦涩并且难以理解的图案,光是看一会,我的眼睛就难受的不得了了。
赶快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已经走过了院子,柳洞前辈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打扰了,柳洞前辈—?——”
柳洞前辈的眼神仿佛有些不对头,惊讶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一样——
“美缀绫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话说回来,你为什么穿成这样子啊!你丝袜上面东西——那是什么?难道被人侵犯了?”
柳洞前辈很惊恐的看着我,我似乎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头——
“穿成这样不是申请社团经费要进行必要的仪式吗?柳洞前辈你为什么会显得什么都不知道啊?”
柳洞前辈显得非常惊恐:“别开玩笑了!申请经费只需要你提交报告书面材料我批准就行了,哪里需要什么仪式……”
…………
“一成,【要乖乖的听哥哥的话啊】”
一阵风 吹过来,伴随着男人的呓语,柳洞一成呆住了,双眼无神起来,嘴角甚至流出黏涎——
“哎呀,你这样子还真丑呢——”男人的脚步声轻快的走出来,我听到这个脚步声,心里面仿佛有着无限的欢喜——
阴道里面的黑泥也莫名的活跃起来,一波一波的快感触碰着我的意识,身体变得超级敏感,仿佛风吹过,呢喃着的丝袜里面的淫水就能够滴出来到地上——
“嘛,你就是【被选中的人格】吧?
男人走出来,他披着宽大的袍子,带着中世纪女巫那种魔法师一样的帽子,帽檐遮住了他的脸,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在微笑。
“虽然说黑泥没有人格意识,要去选择一个人作为他人格的表现,但是你身上一没有魔术回路,而没有魔术传承,真的想不出来为什么黑泥会选择你这样的普通人去作为容器。”
男人说着我不懂的话 ,但是似乎他这里能够做主的人吧?
柳洞前辈既然不能拜托了,那么这个男人应该能够拜托他完成仪式吧?
“那个,十分的打扰了,我是来完成仪式的——”
我说着自己来的目的,感觉到男人笑得更开心了,我可以看见他的嘴唇上面,露出那种令人如愿以偿的微笑——
“嘛,你可以叫我主持,仪式已经准备好了,很快的,你会变成全新的自己——”
什么意思?
主持不说话,示意柳洞前辈回去,柳洞前辈呆愣了一会,忽然想抓住我的手,手抬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就放下了——
放下的时候,我似乎看见了他眼睛里面的泪水——
“可惜了,黑泥的力量并不够侵蚀他,所以只能暂时用这个力量了——很快的,他也会变成女孩子,成为我的一部分,你还有他都会被我包容,被我享有所有的思想与精神,一切都会给予我,那种幸福感,你体会到了吗?”
主持诉说着不可名状的话,但是那种幸福感我体会到了——
黑泥在我的子宫里面,也幸福的绽放着,每一次的激荡,都给了我无上的快感——
这种快感——就应该是主持所说的幸福感吧?
——————————————
“你是谁?”我惊醒了。
面前的男人神秘的把自己隐藏在宽大的袍子里面,这种程度的掩饰,虽然拙劣但是足以让浑身没有力气的我无法掀开他的袍子一探究竟。
“意识清醒了吧?你的适应度真的很好呢,也不枉黑泥废了好多的力气挑选出来你。”
男人说着我不理解的话,我想上去打倒他,但是身体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
“这里是哪?”
我现在全裸的躺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容器里面,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坑洞,但是周围的墙壁,都是金黄色的质地,显然不可能是挖在地上的坑——应该是某种东西制成的容器——
男人不说话,这样子我和他僵持了很久——
但是越来越忍受不了——
下体莫名其妙的传来瘙痒感,超级想用手探进去一探究竟-但是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自慰呢——
“时候差不多了——你的话,也该感觉到,身体里面的异样了吧?”
子宫里面好像有东西,一波一波的 冲击着我的心神,那种快感,如果不是及时的闭上嘴巴,很可能喊出来——
“该死,你最好放弃你的打算,否则我饶不了你!”
我威胁着他,他微笑着,全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的感觉——
然后,他做出了让我瞠目结舌的举动 ——
他用一把小刀,立刻贯穿了自己的脖子——瞳孔凸出来,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死了?”我惊讶的看着他,上去探了探他的鼻息,感受不到一点呼吸了——
看样子真死了——
死了就算了,现在想一下 怎么脱困。
“什么事情啊!这是什么鬼地方!”我望着光滑的墙壁,以及高耸的坑洞——
根本不可能跑掉啊——
该死————
我呆立着,想着办法,想要去救出来我自己。
但是我没有注意到,那个男人的尸体,漫漫的沉了下去,就好像在海面一样——浓缩成了一块黑色的东西——
那种黑泥一样的东西行动快速,我在沉思的时候,那个东西已经悄悄地爬上我的大腿,和小穴里面近似却不是相同的东西融合成了 一体。
“啊啊啊——怎么办啊,被人拐到这里 ,妈妈肯定会担心的!”
我苦恼的坐在地上,看着光滑的墙壁,能够映出来我美丽的倒影。
两乳非常的丰满,乳沟都能够凸显的很深,雪白的双峰粉红色的乳首衬托著嫩滑的肌肤,乳房傲然挺立。
【绫子,到倒影前欣赏一下自己漂亮的双乳吧,到倒影前看看自己的双乳,到倒影前看看自己的双乳…】
仿佛有一个声音,这样子不断地重复,和刚刚那个男人的声音一模一样——但是我觉得好温暖亲切。
我仔细的看着倒影的自己:“哎呀,乳房真是越来越大了,好漂亮啊——”
不对,现在应该想想怎么逃出去,不要看乳房了!
【抚摸它们吧,抚摸一下它们吧,好好享受一下双乳及乳头带来的快感吧…】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我只好把手放到那双乳房上慢慢地搓著,围绕着乳首在打转。
“呀呀…突然发现,原来这样摸自己是很舒服的…呀…呀…”
我那两颗乳头开始胀起,呼吸也开始急速起来。
【你的下体和小穴也很需要你抚摸,你很想抚摸你的下体和小穴 …】
我呐不安定的一双玉手,慢慢往下抚摸去,摸到了自己熟悉的的小穴里面——
哎呀,好多爱液淌出来了,真是好好害羞啊——
【直接把处女膜弄破,插进去吧…】
插进去啊——
插——
等等,什么情况!
我忽然醒悟过来,现在不就我一个人吗?
那个男人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那个声音一直在!
我停下来我的手,转过头去看向男人尸体的地方,男人的尸体不见了!甚至那里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来!
要遭——
我不知道男人搞什么鬼东西,但是显然他还没死!
“不能自慰了,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现在不能遂了他的意!”
我清醒的放下双手,沉着的看着四周无人的地方。
男人的声音并没有继续响起来,我警惕心非常的高——
但是小穴到一半就停止了抚慰,我越来越感到难受——
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子宫里面不停地蠕动,一波一波的快感从我的子宫里面传过来——
受不了了——
“就小小的探进去一下,只要不把处女膜弄破,就行了吧?”
我继续抚摸着自己的小穴,手似乎有意无意的拂过阴蒂——
【继续抚摸吧,真是很舒服的,不要停,加快速度更爽喔…】
那个声音似乎又响起来了,此刻的我,虽然意识到了,根本阻止不了自己——
我来回抚摸阴蒂附近的频率越来越快。
“呀呀…呀…唔唔哈…呀…”
我用手指以最快速度来摩擦小穴和处女模对上的阴蒂,另一只手则用力钳著自己硬化的乳头。
快要高潮了——
“不、不行了…呀,呀哈~~~~~~~~~~~~~~~~~~嘎——”
我弓着腰在颤抖振奋,高潮的快感流窜全身,女人的幸福感也流窜全身——
太舒服了——
“今天就这样吧——我还要逃出去呢。”
我这样自顾自的说着话,似乎想要取得那个声音的许可,但是却是发现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还未满足喔,再自慰多次吧,未满足喔…】
那个声音诉说着,我的手开始又抚摸我的下体——
“不啊,我满足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手,无奈的哭喊出来,
但是声音并不回答我,反而自顾自的继续说——
【那儿未满足喔,小穴的深处很有空虚感喔,想办法填满那空虚的小穴吧,把手指插入去吧,把处女膜弄破,插进去吧…】
【插进去吧…,插进去吧…】
我不要听你的!
【插进去吧…,插进去吧…】
不,不——我不要——
【插进去吧…,插进去吧…】
我——
【插进去吧…,插进去吧…】
很想——
【插进去吧…,插进去吧…】
很想有东西插进去,填满空虚的那儿——
【不要等了,把手指插了进去再思考吧,快点插进去吧,插进去吧…】
我痴笑着,把颤抖著的中指慢慢从处女膜的中央插进蜜穴内去了,把整只中指都放进小穴内,享受蜜穴被填满的感觉。
“啊…啊…痛~哟…我竟然…我竟然…弄破了自己的…呀 …可是真的很舒服又很痛…”
我的姿势是双膝盖跪地,屁股跷起朝天,上半身俯身伏地,一手用中指把玩小穴,另一只手垫著自己的俏脸。
然后——
似乎有什么滚热的东西插了进来——
“我的手不是在小穴里面吗?什么东西啊!”
我自慰时的振动,我背部的体温,我的发香,还有我紧紧的小穴,都似乎传递给了另外一个人。
我正在自慰的手的上面,似乎被塞进来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开始进入我的身体。
不,更准确的说,是我的灵魂。
我自慰的性快感似乎被另外一个人共享了,两个快感的叠加下,我几乎没法控制我的身体——
“啊…啊,我很想…再尝多次,再来一次这样快感的高潮~…”
我躺在地上叉开双腿,拼命的自慰…
“呀…呀唔…这样…不停玩弄自己,可是第一次…呀…”
我的一只手似乎已经被别人接管了,但是就算是我自己的意志,也想要自慰的吧?
没关系,只要能自慰就行了。
【一只手指不大够呢,把两只手指放进去…】
“啊……,一只…手指…不足够,用两只…呀…”
别人控制我的手的放了两根手指进入小穴,因为处女流出来的血已经停止了,只有不断流出来的爱液——
【呀…呀…两只好棒啊,啊…小穴都好像给塞满了…】
“呀…呀…两只…好棒啊,呀…小穴都…呀…塞满了…”
经过两只手指疯狂进出我的蜜穴后,这时已到了高潮的顶点。
我感觉到别人的思想跟我的思想渐渐拉近,好像快要和我跟二合为一。
这种感觉降临在我的意志上面,我拼命的自慰渴望得到那融合的一刻。
【啊…啊,我不行了,好舒服,要去了,女人真的好舒服…呀呀…啊…啊~~~~~~~~】
“啊…啊,我…不行了,好…舒服,要去了,女人真的…好舒服…呀…呀…啊…啊~~~~~~~~”
身体因高潮来临而开始不断抽搐起来,双腿在也抽筋而开开合合地乱舞…
【啊,美缀绫子,我要取代你的思想和记忆,从里里外外的成为你!今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我大声叫着:“啊,美缀绫子,我要取代你的思想和记忆,从里里外外的成为你!今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我瞪大眼睛,舌头突出,雪白的脖子青根暴现,叉开的双腿更加的紧缩,脚趾也用力紧缩,非常痛苦似的。两只手指仍在不受控地意识地抽插小穴。
【呀…我就是美缀绫子,我要永远当美缀绫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今生今世,永不分离!!哈哈哈哈…】
我全力大叫着“呀…我就是美缀绫子,我要永远当美缀绫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今生今世,永不分离!!哈哈哈哈…”
在极限刺激下的我潮吹了,阴尿道的爱液像水箭般四射,小腹、下体和两腿痉挛不断。
然后——
我——是谁?
思想融合的一刻,我已经知道我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弓道社部部长美缀绫子了,有人掌控了我的眼球,掌控了我的眉毛,掌控了我的小嘴,我的意识被那个人服从,我的人格被那个人统治,我的乳房的僵硬再也不是我自己的意志。
但是我仍旧拥有所有的快感,我仍然被别人替代活在这个世上,想到这一切,我的小穴,又湿了呢——
我是安哥拉曼纽。
从第三次圣杯战争中,莫名其妙就背负了此世之恶的普通人。
为什么我会这么弱,为什么我会莫名其妙的背负这个世界的罪恶!我在圣杯里面沉睡了这么久 ,终于成功地回到了 这个世界!
我要复仇!
我安哥拉——不,我美缀绫子,要向所有人复仇!
我要向爱因兹贝伦家族、远坂家族、间桐家族复仇!
等着吧,这片土地上面,参加圣杯战争的所有女人,都会成为我的身体,男人,都会成为我的玩物!
我在地上爬起来,和身体一同,化为了黑泥——
向着第五次圣杯战争,进发!

2 thoughts on “黑泥降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