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小女生

小女生 – 蔷薇后花园

嗨朋友们还记得我吗?我回来了,最近事情很多,没时间原创了(反正也是短小无力╮(╯▽╰)╭)所以转载一些文章

第一章

全场的焦点现在都在我脚下。我用鞋尖轻点着皮球,挥手指挥着队友压上接应。

「秦钦!加油!秦钦!加油!」 球场边的欢呼声越来越大,一滴紧张的汗珠从我额角流下。挡在我面前的是隔壁班那个该死的后卫,他壮实的体型几乎是我的一倍。但我的灵巧应该胜于他。裁判在不停地看表,比赛就要进入伤停补时了,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我咬紧牙关,左脚腕轻晃,那个大个子后卫似乎被我的假动作骗过了,我立刻右脚用力蹬地,以最快的速度向他相反的方向冲去。 「过了!」我心里想。可一瞬之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离开了地面,天啊,那个家伙的反应速度怎么这么快,他竟然能撤回身体又重新挡在我面前,还把我硬生生地撞飞了!皮球已经落在了他的脚下。我趴在地上,仅剩的力量已经在刚才的突破中用尽了,我再没有力气爬起来。球场边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嘘声,我把头埋在草地里,不敢接受失败的结果。比赛结束的哨声在我耳边响起,那么尖利刺耳——

「啊!」 我突然从床上直直坐起来。原来是早上的闹钟在叫。我捂着左胸口,感觉自己心跳得快要冲出来了。怎么又是这个恶梦?自从去年我们班在学校足球联赛被淘汰之后,这个恶梦就像幽灵一样不停缠着我。其实同学们赛后都在安慰我,拉拉队的小月哭着对我说不是我的责任,明年我们可以再来过,后卫田天则不断自责说是自己防守不力导致的失球。但我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我在那场比赛被对方那个大个子后卫盯死的话,比赛的结果一定会是另一个样子。

「杰森,」 我心里暗暗发誓,「今年我一定要彻底击败你!」

因为这个恶梦的关系,早上的数学课我都上得漫不经心,同桌的小芳下课后问我一个习题怎么做,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跟她讲了,答案对不对我就管不着了。她微微笑着向我说谢谢,脸上还有一丝少女的羞涩,我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下午班级足球队的练习赛一定要来捧场哦。」

她点点头说:「嗯,我们整个拉拉队都会去的。」

小芳每次在我面前就是个乖乖女的样子,其实她私下里和那些拉拉队女生在一起的时候八卦得不得了。我这样想着都觉得有点好笑。

下午的风很大,球场上草皮还没长好,有很重的风沙。我到了场边时,看到拉拉队的女孩子们在那里拿着蓬蓬球排练舞蹈。我对她们吹了声口哨,好几个女生都回头害羞地看着我。说起来小芳和小月长相和身材都挺优的,找她们其中一个当我马子也不错呢。

队长把我们召集起来,做着赛前动员:「今天的对手就是去年淘汰我们的球队。虽然是练习赛,大家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洗刷我们上次的耻辱!」

我往球场的另一侧望去,杰森,那个大个子后卫还是像铁塔一样矗立在他们的禁区线上,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奇特的微笑,像是很狡猾的样子。我心中的无名火又再次燃起,今天我一定要晃过你的防守,个人独中三球,把你彻底踩在脚下。

场边的小月她们已经举起蓬蓬球开始助威了。 「加油,加油哦!」 她们娇娇的声音听得我心里痒痒的。小芳还自己用泡沫塑料做了一个大大的「七号」形状,挥舞着为我加油。七号是我球衣的号码,我选择它是因为它也是 Beckham在英格兰队的号码。不过由于队长的喜好,我们班的球衣是阿根廷国家队的蓝白色球衣。其实我也蛮喜欢的,蓝白色带给人宁静飘逸的感觉,和我的球风相似。

比赛开始,田天在中场把球一拨,很快转移到了沿右边路快速突进的我的脚下。不出所料,和去年一样,杰森也移动到了右侧来对我进行贴身防守。我心中窃喜,来得正好,让我把一年的怨气彻底清算了吧。我再一次做出了向左移动的假动作,杰森没有被骗过,但他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因为我没有选择突破,而是直接起脚远射!球像离弦的箭一样直奔对方球门。进啊,进啊,我心里默念着。遗憾的是,对方守门员横身扑救,指尖刚刚好触到皮球,把球碰出了底线。场边爆发出一阵惋惜声。我不禁仰天叹息。杰森笑着对我说,干得不错啊。我回头瞪了他一眼。我一定会再找机会破门的。

球虽然没进,但我们队得到了一个角球的机会。田天走到场边准备主罚角球,我则在禁区里拼抢着身位,准备接应角球头球攻门。球发出来了,是一个侧旋球,球速快,而且非常刁钻地直奔球门右上角。我正好是离得最近的球员,好机会!我双脚蹬地,整个人腾空而起,全力向球的方向顶去。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又闪现在我眼前,怎么这个阴魂不散的杰森会在这里出现?他依靠身高的优势比我抢先顶到了皮球。一次漂亮的解围。场边响起对方拉拉队的欢呼声,但接着全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原来我顶球时用力太猛,身体刹不住车,巨大的惯性竟然让我的头直接撞在了球门柱上。随着「砰」的一声,我的眼前顿时漆黑一片,整个世界在崩塌,我的听觉和触觉都在迅速地消失。我在昏迷前最后感觉到的是拉拉队女生的哭叫声,还有我的身体离开了地面,被一双结实的臂膀抱了起来。 继续阅读小女生

♥ 作者: 啊我也卡了 ♥

并列人格

并列人格 – 蔷薇后花园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天了,精神上来说感觉已经要到极限了,没有进食,没有饮水,但是却完全感觉不到饥渴。没有光源,没有自由,在一个仿佛很大的房间里也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也不知为何,虽然能够呼吸,但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明明没有做过什么,身体却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疲倦。衣服仿佛是被换过了,换了一身相当轻薄的衣服,但是并不觉得冷,可能现在冬天已经过去了?

我曾尝试着在这片黑暗中狂奔,结局是我撞到了墙面,然后昏了过去,醒来后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躺在地上,站起来慢慢的摸索,得到的信息也只是一圈毫无缝隙的墙壁,我甚至在怀疑我为何还能呼吸。

贴着墙面愣愣的坐在地上,感觉脑子里已经快要不能思考了,无光,无声和来源不明的疲倦叠加在一起简直要把我逼疯,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会死在这么……

不,不能这么想,这么想下去我会疯掉的,快回忆一下,我到底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隐约还记得是在比赛完回家的路上,输掉比赛的不甘随着寒风一股脑的顺着衣领往身体里钻,走到公园的自动贩卖机买一罐热饮,坐在秋千上喝着喝着就……就……

好像是遇到了……一个阿……

咔嚓——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粉红色的强光,我下意识的抬手去挡 继续阅读并列人格

♥ 作者: ♥

水银

水银 – 蔷薇后花园

第一节

公元2073年,丹麦法罗群岛。一支全副武装的小队乘武装直升机在金泰克科技的总部附近降落。“猎犬行动正式开始。伙计们,准备好抓住那个违逆政府的混蛋了吗?”身穿全套64式辅助型战术服装的士兵们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金泰克科技的大楼。“1组到达a点,无异常,完毕。”“2组已控制电梯, 完毕。”听到部下们的报告,本次行动的指挥官,维克多上尉十分满意,“在k点集合,然后前往二层。伙计们,快点,贝塔小队很快也会过来,我们不能让他们抢了我们的功劳。”他下令道。

第二节

很快士兵们就到达了集合点,然后通过楼梯间到达了二层,不远处就是实验室大门,一名士兵将炸弹安放在门上,然后跑开了。10秒钟后,随着一声巨响,大门直接被炸的粉碎。“前进,注意观察敌情。”士兵们鱼贯而入,冲进了实验室。这时,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根长枪,从背后插穿了一名士兵的胸口,“操!小心墙壁!”维克多骂道。然后,实验室大厅的天花板上突然降下了一把机枪向士兵们开火。小队顿时损失惨重,幸存者则被迫散开作战。半小时后。德雷克中尉亲眼看到了他身旁最后一个队友中弹倒下,他知道自己现在真的是孤立无援了……更加不妙的是,他自己也中弹了。虽然得益于他的防护服,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他现在根本无法移动,只能静静的等待死亡。突然,他前方的大门突然打开,走出了一个蓝发的女子,她正是金泰克科技的ceo兼首席科学家,玛利亚-莫罗菲雅。5年前,她从她的父亲,麦克道尔-莫罗菲雅那里继承了这个公司。

第三节

“我想你也知道我是谁,不过,你不知道也无所谓。我想请你来参加一下我的实验,必须同意哦~啊呵呵呵呵~”玛利亚说,然后她有些癫狂的笑了起来。“现在,让我们开始吧~”玛利亚将一罐看起来像是水银的东西倒到了地上,然后她打开了自己的操作平台,进行了一番操作。很快,“水银”就爬向了德雷克,然后将他裹了起来。德雷克十分恐惧,但他无法移动,只能看着“水银”将他慢慢的裹起来。突然他感觉他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中弹的地方很快就不疼了,于是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他的眼睛被裹住了,什么都看不见,而且腿也莫名的发软……他感觉自己的胸口突然变大、变沉了不少,自己的腰似乎也变细了,全身都感觉快要融化了……这种奇怪的感觉在一分钟后消失了,德雷克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跟“水银”一样的银色,很重要的是,他(她?)的身体完全变成了一个18-19岁少女的样子,不过她还没来得及震惊……“觉得新身体怎么样?不过,你的旧思想我恐怕不能保留了呢~不过不要担心,亲爱的,你将会成为我的女神~”看到这一切,某个女魔头十分满意,说道。 继续阅读水银

♥ 作者: ♥

永恒的女王

永恒的女王 – 蔷薇后花园

星历2334年,虫族入侵银河系,摧毁了数百个有生命星球,但很快在各国的联合绞杀下全军覆没,在最后的天鹰座阿尔法战役中,人类联邦舰队重创并俘虏了一只虫族母虫。在母虫大脑内植入了正电子刺激器(用于控制母虫)后,母虫被安置在天平座贝塔进行研究。2356年,由于操作人员的失误,正电子刺激器被烧毁,同时母虫的大脑也被严重损伤,母虫在获得自由后,带着安放在其身上的研究站逃离了天平座贝塔……

第一节

塔曼醒了过来,在刚才的混乱中他的头被撞到了,昏了过去。他当时就记得研究站里的另一个人,他的导师,维克多博士,大喊一声:完了,我操作错了!然后就是一声巨响和母虫那极其古怪的哀嚎,他感觉地动山摇,头撞到了什么,就晕了过去。塔曼定睛一看,就在他身旁,博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塔曼立刻过去检查了一下,博士已经没有了心跳呼吸,显然已经死了。完了,这怎么办?其他人不在,研究站里就他和博士两人,博士已经死了,就剩下他了,塔曼绝望的坐在地上。很快他又爬了起来,打开了研究站内的计算机,试图确定位置,很快他就发现,母虫带着研究站,正在超空间内穿梭,无法确定位置和目标地,更无法发出信号。这下真的没救了,塔曼想,他无力的坐在地上,已经放弃了治疗,打算听天由命了。很快他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继续阅读永恒的女王

♥ 作者: Akira ♥

永夜国度

永夜国度 – 蔷薇后花园

罗尔对自己被推上王座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感触。登上王位之后的一个月,总会从不知何处蹿出衣着华丽的白胡子老头老妪,沉痛哀诉着自己对前任国王——罗尔的生身父亲尼斯特十五世的忠贞,一边将涕水抹到自己的新衣服上。同时相伴左右的侍从恰到好处的哭成一团。这假惺惺的态度让年幼的罗尔非常焦躁:他在王位继承权上,处于第七顺位。在正常的情况下,王位的竞争完全轮不到他大展宏图——一场激烈如骤风暴雨的传染病,来得快去的也快,将年仅十三岁正在贪玩的年纪的他,推上了最高的位置。

“罗尔国王陛下,明天要学习骑马。”自小一直不离左右的女佣特丽斯,端着个头颇大的白匣子走进国王的寝室。个头较同龄人尚现瘦小的罗尔,正踩在铺着松软天鹅绒垫的扶手椅上,眺望后院嬉戏打闹中的同龄人们。女仆那平板干涩的嗓音在房间中响起时,惊的他浑身一震,险些从椅子上摔下去。

“我不想要跟老头子一起骑什么马。”罗尔不满的嘟囔道,眼神依旧向窗外游移。“要是跟佐德,提度斯他们一起,那倒还有意思些。”

“摄政王伯劳大人亲自教您,这是他事先送来的礼物。”

罗尔微微皱眉,伯劳虽然绝非什么年老腐朽之辈,在国内贵族中也是相当受到好评的青年。但是少年的直觉让他隐隐察觉到,这个人有些什么地方不讨人喜欢。在议政过程中,罗尔一直有意的保持与这位摄政王的距离。但是有礼物永远是好的。“什么东西,特丽斯拆开看一下。”

女佣打开匣子,用轻薄的白色纱布覆盖着的,是一双长筒的皮靴。“伯劳大人希望这双马靴,合您脚的尺寸。”

“放在那里吧。”罗尔努努嘴,兴趣迅速转移到窗外飞来的一只麻雀上。“明天早上换上就是了。”

“但是……伯劳大人吩咐我,‘请务必让国王陛下试过,如果尺码不对,会影响一整天的心情。’”特丽斯语气中,为难的成分表露无疑。

罗尔愤懑的别过脑袋。“说不穿就不穿,当国王为什么还要被你们呼来唤去的?这还有什么意思……咦?”

一个伟大的想法,突然在罗尔脑海中浮现出来。

“我现在就试鞋子,随便怎么试都可以,等会儿让我去下面花园玩一会儿可以吗?”

试穿马靴这种小事,拿来交换宝贵的游戏时间,哪怕是尚且年幼的罗尔都觉得不可行。但是这样的交换模式,拿来作为试探一定是相当行而有效的。这正是罗尔内心打的小算盘。然而出乎小国王意料的,女佣露出欣慰的笑容。

“可以哦。今晚玩多久都可以。”

“哎?”

罗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靴筒怎么这么长的,特丽斯?”

脱掉长裤,换上紧身短裤的罗尔国王赤裸着双腿,双手紧紧抓着女佣衣襟,将两只小脚往靴筒的底端滑落。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闪亮白皮靴不需要支撑并挺立在地板上,长长的靴筒几乎能触及少年国王的腰际。表面有珐琅银的漂亮搭扣和淡金色的滚边,靴尖像鸟嘴一样锐利,还有着同样锐利的金属高跟——大概是为了让年轻的国王身高能显得更有权威一些。整双马靴看起来高雅精致,更像是年轻小姐骑马出行时吸引登徒子的一样饰品。

“穿好就带您出去玩,罗尔陛下。”

女仆抚摸着罗尔的发梢,在耳边低语道。这给了少年勇气,双脚触到了有明显弧度的靴底。一种双腿被包裹的奇妙触感传来,暖暖的很舒服。特丽斯将沉浸在新奇的感觉中的少年扶到椅子上,恭敬的跪下,将连接搭扣的坚韧饰带用力绷紧。

“呜,很疼。呜。”

罗尔抗议道。但是生怕交易被取消的他,只敢将不满的情绪在嘴角表露。下半身奇妙的包裹感更加剧烈了,长靴的内壁像是活的生物一样贴合上来。靴筒的边缘顶在罗尔的屁股上,有些痒痒的。

片刻之后,特丽斯站起来,示意年轻的国王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毕。

“麻烦您试试走路合不合脚。”

罗尔试着用平常的姿势,将双脚后撤,后移重心让自己站起来。但是第一步就受到了靴子的阻碍——坚韧皮革束缚下的双腿,几乎动弹不得。在椅子上挣扎了数个回合之后的罗尔,最终选择了放弃:特丽斯用有力的臂弯将国王幼小的身躯扶持着站立起来。

“呜,哇啊!”

刚刚试图用自己的脚板支撑身体重量的罗尔,便差些整个身体扑倒在地毯上:年幼的国王从未穿过有着这样高跟的鞋子,在镜中看来,大概有十公分以上——年轻国王那毫无赘肉的双腿,被皮革包裹着更显纤细。

“用整个脚掌!挺胸抬头!”

特丽斯指示道,踩在高跷上一样的罗尔慌忙按着来做。身体的重量整个压到脚底上的时候,某个鞋底的机关发出了咯哒的响声。年幼国王的脚底,被金属细跟伸出的细小针管刺中了,开始注入什么不祥的液体。然而不幸的罗尔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继续阅读永夜国度

♥ 作者: ♥

魔纹

魔纹 – 蔷薇后花园

作者:星辰_陨落_(又名:未亡人)

简介:星辰终将陨落,心亡人未亡。

作品感想:第一次弄出较为完整的短片,虽然感觉问题颇多,人称没搞清,人物塑造也不怎么好,但也算个不错的开始了……

我叫关云,不带长字,性别男,才十几岁,属于不安分和接受能力很强的青少年。虽然我已经到了初三这个需要努力学习的时间段,但是互联网却不曾中断,我把我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投入到了这方面。

说到互联网,不得不提到网购,网购是一项受大众喜爱的购物方式,我也不例外的爱上了这项购物方式。虽然我关云不像女生那样喜欢购物,但也常常去淘一些低价的物品。

今天也不知道是走了哪门子运气,居然看见网站上出售不要钱的保暖内衣。虽然说最近临近冬季,有些可能是为了消灭存货,而通过打折促销的手段来出售去年的存货,但不要钱是怎么回事?反正不要钱,我抱着这个想法点了进去:嗯,的确不要钱,粗略的看了看介绍,并阅读了下购买条件,介绍旁的贴图显示出这是一套很普通的内衣,内衣显示为肉色上面有一些淡淡纹路,分为衫子和裤子俩部分。

对于它的介绍是:采用特殊科技,可以更好的保存体温,并且可以缓解疲劳之类的一大堆东西,反正大义就是说这个衣服很叼,不过只是试验品,因为公司自身原因不好测试,现在就直接在网上找人试穿。

购买条件几乎没有,唯一需要干的就是反馈穿上去后的意见感觉和想法。

看完这些我觉得挺不错的,至于说试验品?衣服还有试验品?管他的,反正不要钱,好就穿不好当抹布用,那啥反馈瞎弄点打发就行了,反正都是赚,有便宜不占都是笨蛋。填写了订单再逛逛,看看小说就睡了等睡意浓了就睡了,不过夜猫子般的青少年时期,再怎么也弄到了后半夜才会睡着。

由于父母引工作长时间在外地,家里面也没什么亲戚朋友的,所以我是独居所以虽然很自由,但也很麻烦,比如说吃饭,上学的时候都是前一天就早早的弄好了放冰箱,回来再热着吃,可到了周五谁还高兴弄饭?所以今天我就悲剧了,昨晚就是星期五,熬夜弄迟了,现在早上也起来迟了,等一切忙活完都过了中午十二点。草草的抄了碗蛋炒饭给自己吃,就准备出去买菜,等买完菜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家们前的垫子下面多了个大盒子,盒子超过门垫一倍大接还近半米高,被门垫盖着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回到家把东西放好,一打开电脑就发现卖家回复我是已经把东西藏到我家门垫下面了……有这么诡异的藏法么?!! 继续阅读魔纹

♥ 作者: ♥

疗养院的故事

疗养院的故事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捂脸君

此时的我,穿着一条糖果色的兔子印花吊带裙,里面是白色的蕾丝衬衣,正坐在被我称为主人的女性脚边,双膝着地。

我面前的主人则穿着一身粉色的护士服,丰满的胸部将制服衬托得恰到好处,下身是小短裙样式的,大腿上则包裹着白色的蕾丝吊带袜,和我腿上的一样。而她则坐在我房内的梳妆台前。

“来,我的小奴儿。”主人示意着我要更加靠近她一点。

我轻轻的用膝盖挪过去更加靠近了她一些,然后微微抬起头,满心期待着她下面的动作。

她从桌上拿起了一只淡色的遮瑕膏,轻轻的挤出了一滴托在了右手的食指上。

然后她的左手有些不紧不慢的向我移来。我的目光也随着她细腻修长的手缓缓移动着,我觉得我的心跳有些加速了。

她的左手托起了我的下巴,而右手的食指则触碰我的嘴唇,仔细的沿着我的上下唇涂抹着,覆盖着我原有的唇色。我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主人,我能感受到她此刻的目光都集中在的双唇之间。

“小奴儿,把嘴抿一下。”主人将唇膏轻轻的放在了一边,但依旧托着我的下巴。

我很听话的将嘴唇抿了起来,使我的双唇轻轻摩擦着,让淡淡的底色变得更加均匀。然后微微张开了嘴唇,像是为了方便主人检查一般。

主人对此还比较满意,然后又拿出了一根细长的唇刷,微微的蘸上了些枚红色的唇彩,然后又将刷子对准了我并未完全闭合的双唇。透过唇刷下产生的略微有些冰凉的触感,我能感觉到这次是在我的唇间着色。

当主人结束了对我唇间的第二次上色之后,她盯着我的双唇仔细端详着,然后又微微的向后仰了仰身子,最终满意的点着头。

在仔细的为我上好了唇妆之后,主人并未觉感到任何的疲惫,反倒提起了更多的兴致。

“乖乖地把左手伸过来。”主人再次将目光转向了我的双手。

我听从着主人的话,有些怯懦地将左手举起伸了过去。

“嗯,就是这样,嘿嘿。现在让我来给你的指甲上点色。”

说着她就拿起了刷子,一点一点的将裹着亮粉的淡粉色半透明指甲油涂均匀的刷在了我的指甲上,感觉凉凉的。接着又给我的右手每根手指都上了色。

我看着变得更加可爱的双手,不住的将他们来回的轻轻舞动着,上面覆盖着湿润的液体,有些黏稠,带着点点亮粉闪烁,心里有点美美的。

女主人望着正在欣赏自己双手的我。向前欠了欠身子,然后用双手穿过了我的腋下,想要用力将我提起,而我也顺着主人的力量,轻盈的站了起来。然后我就侧着身子被主人放到了她的腿上。

“现在看起来更加的可爱了呢,你也很喜欢这种感觉吧。”

不知怎的,主人的声音好像比刚才更加好听了。

我小心翼翼的坐在主人的腿上,面对着化妆台上的镜子,镜子里映射出的我,被主人涂上了精巧的咬唇妆,分外的清纯可爱。

我望着镜中的主人,略微有些脸红,将双手叠放在裙摆上,羞涩的点着头,并用尽可能甜美的声音说道:

“是的,主人。”

“小奴儿你没有我的话,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呢。”主人慢慢的抬起左手,绕过我的肩膀,轻轻的搂住我。

“是的,主人。”我的呼吸变得稍微有些急促起来。 继续阅读疗养院的故事

♥ 作者: ♥

生物

生物 – 蔷薇后花园

“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

傅玄

“那我出門嘍~”

啪噹一聲, 正輝跟母親報備後. 關門時摔出了一大聲響..

正輝今年剛升國一, 是個非常典型的陽光少年, 不過就是有點那麼粗神經就是了. 不過這種童心未泯可能算是很珍貴的. 因為不像其他同學在學校聊天打屁, 或是在鎮上的唯一的網咖集合, 正輝下課後一回家把書包一扔, 跑的方向是距離家大約兩百公尺外的後山.

這後山, 就是正輝的遊樂場.

正輝的爸爸也是個大自然的愛好者, 很明顯的, 正輝是直接的得到了遺傳因子. 從小到大跟著爸爸在山裡到處趴趴走. 在山裡的湖中釣魚, 在森林裡採收天然的果實, 蘑菇. 更重要的, 享受大自然尚未污染的空氣. 正輝也因爲這樣, 對於山裡的路途地點都瞭若指掌.

而今天, 也不例外.

“嗯~不知道在湖邊的的那棵樹結出果實了沒~?”

正輝穿著簡便的休閒服及短褲在山裡走著. 不到一會, 就到了他口中的湖邊. 而寧靜的湖畔旁的李子樹則結著豐盛累累的果實.

“哇~~好多喔~”

正輝以矯健的身手爬上了樹, 背上背著他上山時絕對會帶的輕巧背包. 正輝先吃了一個.

“嗯, 雖然小, 但甜度跟外面賣的根本就不能比.”

“帶一些回去好了”

將李子一一摘下後, 放進了背包裡. 突然的, 正輝的腳一滑—

“哇啊~~~~~~~”

砰一聲的一屁股摔在地上. 但是既然是從小到大都在山裡玩的正輝, 這點小傷根本就不算什麼.

“哎呀…真痛…真是的, 又刮傷了.”

看著大腿上大約三公分的傷口和破裂的褲管.

“又要被媽罵了吧…”

正輝稍微跛的走到湖邊, 合起雙手舀起一手掌的清水, 潑在稍微流血的傷口上. 陣陣的刺痛讓正輝皺了幾下眉頭.

“痛痛痛…”

當正輝要舀起第二掌水時, 注意到了在水邊一個奇怪的暗灰色物體.

一隻像是水蛭的生物.

“…這啥啊? 不像蛞喻, 這是水蛭嗎…? 不對, 我從來沒在這湖裡看過水蛭, 而且也長的不太對, 什麼時候跑出來的? 還活著嗎?”

身為愛好自然的少年, 竟然從來沒見過這生物. 正輝拿起剛才摔下來時不小心折斷的樹枝, 往那隻生物戳.

扭動了一下.

“嗚哇!”

突然的被嚇到, 正輝一屁股坐了下來. 割傷的傷口提醒了它的存在.

“痛痛痛…”

這時候—

“嗚哇啊~~~~~~”

那隻生物跳到了正輝手上. 這樣的現象證明了那不是水蛭.

正輝不停的甩手, 卻偏偏無法把那隻”東西”甩下來. 當正輝試著用手把它摘下來時, 更恐怖的事發生了…

噗咻!

那隻生物伸出類似口器的器官, 噴出了透明的液體. 那道液體正正準準的噴到了正輝的臉上.

“噁啊~~~真噁心啊!”

正輝似乎忘記了生物的存在, 拼命的用衣服上的布料將液體擦去. 但是並沒有那麼簡單…

“…怎……怎麼回事…?”

正輝的臉突然變的紅潤, 心跳也漸漸的加速. 身體則沒了力氣的倒了下來.

“啊……”

這現象, 就像以前在電視上報導的”迷姦藥”的症狀. 正輝的抵抗也停了下來.

“可…惡…”

似乎是要折磨他似的, 正輝並沒昏過去, 留下了一絲的意識. 那生物也開始行動了.

“嗚……”

生物順著手臂爬進了衣服裡, 漸漸抵達的地方竟然是乳頭. 继续阅读生物

♥ 作者: ♥

叶子

叶子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Liz M

第一节

“今天有人送来一个包裹,妈妈。”我对母亲说,这时候母亲正在收拾她的房间。

我的母亲叫卡瑞茵.福特,她是一家银行的经理。我叫查尔斯,是她的养子,今年二十岁,还在大学念书。现在是六月,正在放暑假,我正呆在家里,我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份工作能够帮助到家里,但遗憾的是到目前还没找到。

“一个包裹吗?”妈妈问了一声,然后说,“哦,那可能跟律师来的电话有关,它应该是我婶婶苏珊留给我的遗物。”

妈妈从来没见过她那位听说是很富有的苏珊婶婶,而且她也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婶婶。只是在一星期以前,一位律师打电话来告诉妈妈,苏珊婶婶去世了,她唯一剩下的亲戚就只有妈妈和我。

律师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找到妈妈。然后他打电话给妈妈,所有的费用和税支付后,妈妈还能够得到十万美圆的遗产,同时,他还将一些苏珊婶婶的个人物品和书籍通过包裹寄来。

“打开它看看,查尔斯。”妈妈对我说。

我找出一把剪刀,将包裹的外包装纸打开后,看见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厚纸板盒子,有一个信封放在上面,我将信封递给妈妈后,开始进行打开盒子的工作。

妈妈读了这封信,然后对我说:“是律师写的,他告诉我那十万美圆已经存入我的银行帐户了。这下好了,查尔斯,现在你不用为找不到工作烦恼了,苏珊婶婶的遗传足够维持到你念完大学。”

“太好了。”我高兴地说,这时候我已经打开了盒子。

“里面有些什么?”妈妈问。

“没多少东西。”我看着盒子里面说。

盒子里面的东西并不让人值得期待。没有所谓属于个人的特别的东西,也没有照片或是信件。里面只有一对大蜡烛,一条看起来象是项链的短链子,一支使用过不知道多少年月的旧钢笔,还有一块大约三寸,形状象一片叶子的金属块,不过已经严重地失去了光泽。

“看起来全部都象是垃圾一样。”妈妈皱着眉头说。

我仔细观察了那块叶子状的金属块,然后说:“妈妈,你仔细看这东西,它原本是金色的而且还很软,我想可以将它清理一下确定它究竟是什么。”

“我认为它没有任何价值,查尔斯,”妈妈提醒我说,“律师已经对所有的东西都作了估价,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拿去拍卖了。”

“是的,我知道,”我点头说,“不过清理一下它花费不了多少时间,我只想仔细地看一看。”

“好吧,随便你,不过你得在晚餐后再做这事,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做的晚餐。”妈妈微笑着说。

吃过晚餐,我将使用过的餐具都清洗结束后,开始了自己既定好的工作。

将洗涤液放进一个玻璃杯中,我将叶子放进了玻璃杯,仅仅只摇动了一下杯子,附在叶子上的那些褐色斑点就全部脱落了,然后我把叶子取出来,用自来水冲洗干净,再擦干了它。

走进妈妈的房间,我说:“妈妈,它的确是一种金属制造的,但肯定不是黄金。”

“孩子,你已经将它清洁干净了,”妈妈说,“你甚至能看见它上面最细微的纹路。”

“它可能是手工制作的,”我猜测说,“在这里有很多地方可以看出来,妈妈你看,它的背面还有字。”我指着上面一个极小的浮雕花纹的中心位置。

“我看不清楚。”妈妈说。

“我也看不清楚,不过我有一个放大镜,也许我们可以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我走回到自己的房间,经过一翻寻找,终于找到了放大镜,然后我拿着放大镜来到了餐桌前,对着叶子看起来。

“能看清楚吗?”妈妈在旁边问。

“是的,妈妈,你看这里。”我回答说。虽然有一点模糊,但还是能够清楚地看到,上面写着:握紧我将实现一个愿望。

“这是一个不错的吉祥物。”妈妈笑着说。

“那么,你快许一个愿吧!妈妈。”我对妈妈说。

“好啊!”妈妈点头说。

我将叶子递到妈妈手中,妈妈用右手紧紧地握住它。

“我希望自己是工作中那家银行的副总裁。”妈妈许愿说。

“唔,妈妈,上次你不是说你会是成为那家银行的副总裁,怎么现在你许这个愿?”我奇怪地问。

“不再有机会了,亲爱的,”妈妈苦笑了一下说,“董事会今天已经决定将副总裁的职务给杰克.比佛德。”

“那太可笑了,妈妈,你比杰克.比佛德优秀那么多。”我替妈妈不平地说。

“我知道,亲爱的,但是董事会的那些人并不考虑如何让银行进一步发展,没人愿意为我说话。”妈妈有些忧愁。

“你仍然会去争取,是吧,妈妈?”我打气说。

“哦,我想不会了,有一个事实我要告诉你,现在银行的五位副总裁和董事长都是男人,董事会做那样的决定纯粹是性别歧视,我也不想同他们争了。”

“你可以争取的,妈妈?”我继续说。

“不,孩子,你不了解,我没有一个丈夫支援我们,就算是现在我们得到苏珊婶婶的遗产,那也只够你在学校念书的费用,要是我继续去争取那个职务,我也许很快就会被解雇,那样我们的生活就非常艰难了。”

这样的不公平待遇妈妈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我感到非常地难过,但却帮不上忙。

妈妈现在三十八岁了,不过看上去还很年轻,好象三十不到的模样,而且她长得也非常漂亮,她原来的丈夫不知道什么原因抛弃了她,出于排解孤独妈妈收养了我,但正是由于我的原因,妈妈到现在也没找到爱她的男人。

第二天是星期六,出于在学校养成的习惯,我一直睡到十点种才起床。我披上一件宽松睡衣向厨房走去,然后我看到一个男人正坐在那里。

“恩,对不起,我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在家。”我羞怯地说。

眼前这个男人长得很英俊,看上去不到四十岁,他穿着登妮姆衬衫和牛仔裤。我怀疑他是我妈妈的男朋友,也许他们已经交往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一定是银行里的人,从他身上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嗨,查尔斯,”男人对我招呼说,“坐下来说话。”

我拉动了一下自己的睡衣,在男人对面缓缓地坐下,然后我发现男人正一直盯着我看。

“查尔斯,是我,卡瑞茵,你的妈妈。”男人说。

他究竟再说什么,这个家伙是谁?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睁大眼睛望着他。

“还记得那叶子吗?查尔斯,你昨天晚上让我许愿。现在它实现了我的愿望,我现在是银行的副总裁,而且现在我成了一个男人。”

这并不好笑,我不想和这男人说什么,只对着他吼道:“我妈妈在哪里?”

“我正在告诉你,我就是你妈妈,那个叶子一定具有魔力,它实现了我的愿望,虽然看起来不是我预想的那样。”男人说。

“我不相信,你知不知道你说的有多可笑?”我说。

男人往后靠在椅背上,说:“好吧,那你问我问题,问我只有你妈妈才知道的问题。”

我咬着自己的唇,问:“好,我的全名叫什么?”

“查尔斯.安德森.福特,安德森是我收养你的时候你的名字,你一直不愿意放弃它。”男人微笑说。

“那我的生日是哪天?”

“九月五日,不过你还有另外一个生日,就是我收养你的那天,七月十九,你把它当作你的生日。”

“以前我们住的那座房子,现在谁住在里面?”

“没有人住,那里一直都是空的。”

我一连问了十几个问题,男人全部都回答对了,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我妈妈一个人知道。但这事情太离奇了,让我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跟我来,”男人站起来说,“我想要你看一些东西。”

我的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这家伙难道对我的妈妈做了什么?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

我跟着男人来到了二楼妈妈的房间。我看见了,房间在一夜之间已经改变了,所有女性存在过的痕迹都消失了,现在里面被换成男性的衣服,男性的装饰。

我看着壁橱,那里面没有礼裙,各种颜色宽松的上衣和高跟鞋,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外套,男人的裤子和男人的鞋子。

我坐在了床上,感觉自己的腿在发软。

“怎么会这样?”我轻声问。

“我已经告诉你了。”男人回答说。

接下来的半小时,我听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妈妈早晨醒来,就感觉到事情不对了,然后她花了一小时了解了已经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从“卡瑞茵.福特”变成了“肯恩.福特”,“她”现在成了“他”,在接听了几个电话后,妈妈就确定了现在她“他”已经是银行的副总裁,而且现在没人知道有卡瑞茵.福特这个人,每个人只知道肯恩.福特。

所有卡瑞茵.福特的财产也已经转换了,衣服,帐单,汽车驾驶执照,合法的文件还有以前放在化妆台上的照片。除了记忆以外,以前的卡瑞茵.福特的一切都消失了。

肯恩说完,我坐着沉默了一会儿。

“现在我该叫你什么?”我哑着声音说。

“现在我是男人,所以,恩,你不能再叫我‘妈妈’了,我也不是你的父亲,那你就直接叫我‘肯恩’,这样好吗?”

“好的,肯恩,”我艰难地开口,然后接着问,“那么,我们还能够象以前那样生活在一起吗?”

肯恩看着自己的房间,“当然,查尔斯,”他说,“但不仅仅是这些,这提供给我一个极好的机会,我对于身边的一切也很好奇,还有,不知道那叶子还能不能再次实现我们的愿望。”

我很不想听到这些话,妈妈是我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但现在看起来他离我是那么地遥远,我只知道,我已经失去了妈妈,现在的我很不快乐。

“你为什么认为那叶子将你变成了一个男人?”我问,“你不可以是一位女性的副总裁吗?”

“恩,”肯恩说,“我推想银行那里不允许出现一位女性副总裁,那是人们一惯的方法态度造成的,如果我要当一位副总裁,那么我就必须是一个男人。”

“你真的是一个男人吗?我是指在生理方面的感觉。”我问。

“我能够正确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包括那里,查尔斯。”肯恩给了我一个属于男人的微笑。 继续阅读叶子

♥ 作者: ♥

蜘蛛女郎的妖淫补习 第三章

蜘蛛女郎的妖淫补习 – 蔷薇后花园

蜘蛛女郎的妖淫艷習

第三章

老师的裤袜还紧紧地贴合着双腿,鸡鸡不安分地跳动着,后庭莫名地有些灼热,然后瘙痒从深处蔓延上来。不行….就这样回家的话…理树害怕自己偷穿丝袜的秘密被父母发现,阴阳师名门的长男做出如此行径,被父亲知道的话,会大发雷霆吧?逐出家门也是可能的。

他忽然对阴阳世家的姓氏产生了一丝厌恶。

丝袜包裹下体的欢愉让他根本不曾考虑脱下,心怀被家人发现丑态的恐惧,理树最终踏入了法度森严的仓桥家大门。

“老师,那个地方让我有些害怕。”仓田凌子本能地对仓桥家的宅邸很是抗拒,传承千百年的阴阳世家,法力低微的小妖仅仅是踏过门槛,就好像有柄刀指着自己的眉头,不得再进一步。

“好孩子,再忍一忍。”礼奈把手伸到仓田的裙底,抚摸着她新生的后庭,那里就好像粉嫩的小嘴般敏感,伴随着仓田湿热的喘息一张一合。“啊,老师…”仓田拼命地扭动白皙的屁股,想要把老师宛如纤葱的手指吞没进去。后庭开合地更剧烈了,礼奈却把手指抽了回来,“乖,忍着点,做得好的话就给你奖励哦。”礼奈把粘上爱液的手指塞到凌子口中,凌子听话地含住指头,舔干净后期盼地说道:“是,老师。” 继续阅读蜘蛛女郎的妖淫补习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