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王子变公主

王子变公主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沃羅德和阿羅耶兩國的血腥戰役已經結束3天了,阿羅耶的軍隊完全被擊潰,沃羅德冷酷地追蹤最後的抵抗者。

最後他實現了自己的目標:抓住了阿羅耶的領袖阿坦王子。

在自己的指揮室裡,沃羅德命令把王子帶到面前。

阿坦王子有六英呎高,身材健壯,以公正的領導者和堅強的戰士而聞名於世。

就是在他的領導下,阿羅耶多年來一直抵抗著沃羅德的攻勢。

沃羅德心情舒暢地看著被他抓獲的敵人。

「做為膽敢反抗我的意願,起兵叛亂的代價, 我要殺光你們的人,阿羅耶將成為死亡之國,所有的人都要死,而你是最後一個去死的人,以便讓你親眼目睹同胞的下場,以及你們叛亂的結局!」

沃羅德惡狠狠地說。

阿坦知道沃羅德是一個冷酷的人,做起壞事來毫不手軟。

他絕望地想找到拯救自己人民和部下的方法。

「你的目標是我,」

他喊到,「憑著戰士的榮譽起誓,如果你讓我的人民活下去,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我想要的任何事情?自願的?」

沃羅德問道,他猶豫了一下,突然一個邪惡的念頭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我已經想到一個適合你的刑罰,不過我警告你,如果你中途反悔的話,我仍然將實現我的諾言」

「如果你讓我的人民活下去,並善待他們,我將接受你的任何刑罰,不管那有多可怕,我以戰士的榮譽起誓!」

阿坦王子回答,他意識到他可能會被迫做為戰士為沃羅德戰鬥(他的勇猛是舉世公認的),但是這樣一來他的人民就得救了,而這對他來說永遠是最重要的。

「那好,就這樣吧」

沃羅德笑著說,「如果你違背了自己的誓言,我會殺光你的人,記住!」

出乎阿坦的預料,沃羅德對身邊的大巫師吩咐了一下,大巫師開始念起神秘的咒語。他可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

他想問沃羅德這個巫師在做什麼,可是突然間他發現自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他有些困惑,但是緊接著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發生某種神秘的變化。

他試圖說話,可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張大嘴無聲的喊叫!

他癱在地上,全身的力氣好像一點點從身體中流出。

他舉起一隻手,驚奇地看到自己那棕色強健的大手慢慢變地白皙,纖細而優美;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在變化,滿臉的鬍鬚好像正在向皮膚中收縮!

原來的一頭短髮卻在奇蹟般慢慢變長,成了瀑布一般的金色長髮,披在身後。

他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的肋骨壓到了一起,讓他得腰變的很細,甚至有些喘不過氣來。

而同時就在他眼前,胸前的衣服慢慢隆起,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血肉在胸前慢慢膨脹成一對豐滿的乳房,略微有點下垂,沉沉地墜在胸前。

體內一陣猛烈的疼痛讓他差點昏過去,男人的器官正在一點點萎縮,融入體內,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奇特的空白感,接著他聽到自己尖細的聲音驚叫。

恐怖而奇異的感覺衝擊著他,讓他精神恍惚起來。

在他恢復神智之前,沃羅德粗魯地一把將他拉到自己腳下。

他的褲子對於他的腰來說,已經太大了。

由於被沃羅德粗魯的拖動,褲子理所當然滑落到屁股以下。

他試圖掙紮,可是他的身體實在柔弱,根本無法和沃羅德抗衡,被沃羅德輕而易舉地制伏,後者正在仔細查看他的身體!

「不錯」

沃羅德不懷好意地說,一邊將手緩緩從阿坦衣服的下襬伸上去,揉搓著他的乳房,享受著用強力控制一個苦苦掙紮的「女孩」的快感。

「你對我做了什麼?」

阿坦氣喘吁吁的問,他的新的女性的聲音透露出他的恐懼。

沃羅德獰笑,「記住」,他在阿坦耳邊輕聲說,「你同意任何刑罰,你是自願的」

「不」,他喘息道,「我不幹,不能這樣,我不」

「噢,你可以,而且你願意,」沃羅德平靜地說,「是你同意自願接收任何刑罰的,不是嗎?當然,你可以改變主意,然後接下來。。。」

他沒有說出自己得威脅,因為他知道阿坦會服從自己,否則他將使自己的人民遭受屠殺。

阿坦看著沃羅德,他明白這個惡棍是冷酷無情的,如果自己膽敢反抗,他真的會下屠殺令。

一定還有其他的辦法,他是一個戰士,而不是一個婦人!

他絕望地想著各種方法,可是當他看到沃羅德的眼睛時,他知道這些方法對眼前這個邪惡的人來說是毫無用處的,他絕望地慢慢閉上了美麗的綠眼睛。 继续阅读王子变公主

♥ 作者: ♥

壁橱

壁橱 – 蔷薇后花园

第一节

当我十三岁那年,我有了第一次的偷盗行为。我趁父母去外面工作,姐姐艾莉丝也不在家的时候,进了她的房间,从她的小猪储蓄罐里偷了一些钱出来。姐姐有时候去帮别人照顾小孩,得到别人的一些报酬,所以她有一些现钱存放在房间里,而我,父母给的零花钱是从来不够花的。

所有人都不在家,整个家里就我一个人。我放心地做这样的勾当,也不怕被家里人发现。拿了一些钱后,我放进自己的口袋,就准备离开姐姐的房间了。

我转身的时候,目光落在了地板上,在那里,放着姐姐艾莉丝的一件胸罩。看着胸罩,我莫名地感觉到一种兴奋,是的,我根本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我弯腰拾起胸罩,看着它直入神。

也许没有人能明白我的情绪,要知道,对于我的姐姐来说,我从来就没把她当成一个女孩,她是我的姐姐,也就仅仅是我的姐姐,我从来没有对她有任何的兴趣。但她的胸罩却让我着迷了。

我将胸罩带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放在手中摆弄着,想象它是如何罩在一个女孩的乳房上。然后,一个主意从我的脑子里冒了出来,为什么要凭空想象,自己穿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我脱掉身上的衬衫,将胸罩穿上,然后又在外面穿上自己的衬衫。对着镜子我转了个圈照了照,我看到了胸前有了伪装出来的突起,感觉到全身都轻飘飘的,很美妙。

接着,我又感觉到自己做的这些全都是错事。我很快脱下胸罩,将它放回到原处。然后就带着偷姐姐钱出门玩去了,当然,我有意识地忘记刚才做的那些事情。

但从那天起,我就迷上了姐姐的衣服。当我看见晾衣绳上挂着艾莉丝姐姐的裙子的时候,就有一种想要穿上它们的冲动。我会看着那些裙子,想象着它们穿在身上的感觉。

当艾莉丝姐姐和她的朋友一起出门,而我又是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就会溜进她的房间,将她的一些衣服穿在身上。当然,做这些事我都非常小心,没有一次让别人发觉。

艾莉丝姐姐在以前,在还没有认识她现在的朋友的时候,她最喜欢穿的是粉红色的衣服,无论是内衣还是裙子。但现在她的朋友全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就连她们的头发也是黑色的,甚至她们的手指甲涂的也是黑色的指甲油。姐姐和她们交往以后,穿着也慢慢变得跟她的朋友一样了。

这是我的一个机会。如果艾莉丝姐姐不再穿她的粉红色裙子,那么即使是我拿到自己的房间里放着,或者是穿了裙子,却没有将裙子正确地放回原位,她也不会轻易地注意到。

艾莉丝姐姐每天都会和她的那些奇怪的朋友出去,而且一出去就是好长的时候,对我来说这正好,我可以每天都穿她的衣服来打扮自己。

那一次,我甚至使用了她的一些化妆品,然后,当我对着镜子看时,我突然恐慌起来,我看到镜子里出现的,完全就是一个女孩的装束打扮。 继续阅读壁橱

♥ 作者: ♥

须眉化妖 第五章

须眉化妖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104k104

须眉化妖

第五章

不知過了多久,王力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誒?又走神了嗎?」

王力的面前有一張濃妝艷抹的面容:茶色的俏皮短發,發梢則是粉色,眼角
被涂上了淡粉色的眼影。他的手中握著一面鏡子,映出自己的容貌,而另一只手
則拿著口紅。

「我剛才……是在補妝嗎……完全不記得了呢……我……應該是在補妝吧」

王力想著,然后看向四周,發現自己在一輛車上,一看駕駛座,看見自己的
的身旁是妻子麗麗正在開車。

王力看著車窗外的場景,再看著妻子,感到奇怪「我……真的是這樣的麼?」

「怎麼?一個月景色變化不大吧,不過老公做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王力的,
哦不,是妹妹」

妻子的話讓王力在奇怪的同時有股暖意升起,之前發生了什麼,腦中只有模
糊的影像,但是說不出具体發生了什麼。

「我們……到底怎麼了……現在要去干嘛?」王力捂著頭,緩緩說道,看著
她微笑的面容不知為何有種信任感和安心感。

「我……支持我……我又?……」王力開始疑惑起來,到底是支持什麼?

但是正當王力開始思考自己之前到底說了什麼的時候,大腦又開始變得混沌
起來,記憶又變得混亂起來。 继续阅读须眉化妖 第五章

♥ 作者: ♥

野蛮游戏

野蛮游戏 – 蔷薇后花园

麦可和兰妮是我大学时代的好朋友。他们最近买了一栋房子。就像所有想要拥有自己温心小窝的年轻夫妇一样。他们省吃俭用存了五年的薪水。终于找到一间理想的房子。这栋座落在乡间的老房子让他们的梦想成真。也恰好符合他们的计划。

我暗自想着麦可是把自己当成农场的绅士。而兰妮就真像是南方的美女。当然这大部分的因素是她不但美丽而且明亮动人。没有一丝像村姑般的腊蹋。虽然唸大学时我曾经尝试想要和她约会不过没有成功。后来她和麦可在一起后。我们却变成很好的朋友。那时候她很明白的告诉我说。她希望和我成为亲密的挚友。不过不是爱人的那种男女朋友。

当然刚开始时我的男人自尊确实受到很大的伤害。慢慢地我们的友谊却更加紧密。到后来我们就像是三人行的死党一般。兰妮和我可以整个晚上一起数落麦可的不是。虽然我把麦可当成是最好的朋友。而麦可却常开玩笑的说我是兰妮最好的闺中密友。还建议我应该当她的好姊妹才对。每次他这麽说时都会让我尴尬到脸红。但是我偷偷想着兰妮说的话。说不定她也希望我是个女孩。我们常常分享许多特别的心事就像是两个姊妹淘一样。

兰妮是第一个让我分享自己内心隐藏深层秘密的人。而她的回应也让我感觉到相当的窝心。一天晚上在喝了不少红酒后。我告诉兰妮自己曾经在小时候打扮成女孩的事情。原本会害怕她的反应。没想到她却相当着迷地追问我详细的情形。我解释说自己过去会幻想可以变成一个女性。不过我都一直还是只喜欢女生而已。她告诉我。 她一直把我当成她的女性朋友。只不过为了避免我不好意思而从没告诉我吧。当麦可不在时。我们就像好姊妹一起出去逛街。有时候她还鼓励我进一步改变自己。不过我对变性可一点兴趣也没有。因为我只是要满足幻想而不愿让自己有任何的伤害。

麦可和兰妮是从法拍屋市场买到这间房子。这房子原先的主人是从遗产继承而来的。虽然这房子需要不小的整理。但是对麦可他们来说这可是本世纪最棒的不动产交易。当然我也一起替他们高兴。这是一栋很古老的乡村庄园。 大约佔地有七亩大。站在门口眺望和邻居是相隔了有一段的距离。不过说实在的我并不会羡慕。我还是比较习惯住在市区的大楼裡。

这一天的改变让每件事都变得不一样。我和麦可的弟弟保罗一起过去帮他们搬家。保罗比麦可小五岁。在我认识麦可的同时。几乎我就认识他了。保罗在他们家裡算是天才儿童。 他16岁就申请进入大学。几年后他已经长大成为优秀成熟的年轻人。我的意思是说他有很好的工作而且已经不再是大家心目中的那个蠢小子。

当我们将傢俱搬进屋子裡的时候。兰妮正在清扫房间。我们发现这房子并不是空荡荡的。几个陈旧的大箱子就放在阁楼的角落。兰妮坚持要将房间杂物清理乾淨。所以我们决定等傢俱都搬进去后。再将那些杂物搬上货车然后载到垃圾场丢弃。

我们将货车上所有的傢俱都搬进房子的客厅。这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一整天大家也都累翻了。保罗和我还是将那几个大箱子从阁楼搬出来。这时候兰妮叫住我们说她想看看那些箱子是否还可以利用。我们就先将箱子摆在客厅的角落让兰妮有空时再去瞧瞧。

麦可找到一家距离最近的外送披萨店订了个大披萨。我们从冰箱裡拿了几瓶啤酒。打从我们开始搬家就冰了一整箱。最兴奋的当然还是兰妮和麦可。保罗和我也相当乐意分享他们的喜悦。我们在乱七八糟的客厅随意的坐下来。在等待披萨的同时我们不停来回的开着玩笑。我建议麦可应该去买一套白色衬衫。然后就坐在门口招呼来往的行人。我想他也蛮赞同这个想法。只不过这是让大家觉得有趣的开玩笑。

外送工读生送来热腾腾的披萨。我们已经饿得想狼吞虎嚥起来。兰妮将餐桌清乾淨铺上桌巾和碟子。我们快乐的享用培根香肠和起司。这披萨真是美味极了。应该说我们真的是饿坏了。兰妮叮咛我们不要弄得到处都是碎屑。我们听完后一起哈哈大笑。

当我们吃完披萨时。保罗带着一个旧木箱走进来。

“嗨。小子们”他大声嚷嚷着。 “看看这个!” 他把箱子就摆在餐桌上。 “在一个大箱子裡我发现这东西。这东西看起来像是游戏盒。名称叫做男与女”这让大家原本无聊的心情起了複杂的变化。

麦可大声的将木箱上面的标题文字读了出来。 “假如你够勇敢那就用你的方法跨越溪谷迎接任何挑战。”麦可和我们面面相视。 “呵!也许标题的意思和我们想像的一样。”

“这看起来是不是有点像那部叫野蛮游戏的电影?” 兰妮兴奋的发问。

“我想或许应该是吧。不过这名字听起来像是性爱游戏。”我附和着说。兰妮却笑着用力打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们坐在椅子上茫然地望着这个深色的木箱。这木箱大约长20吋宽约8吋。上面烙印标籤还蛮新的。箱子上面没有任何的螺丝钉和裂缝。外表看起来手工做得相当精緻。

兰妮说。 “我们来玩吧!” 大家都瞪大眼睛看着她

保罗说。 “不行!现在这裡只有一位女性。而且她已经和我哥哥结婚了。我可不想一辈子需要做心裡治疗 !”

“我同意!”我马上附和着说

麦可对这两个不同意见皱着眉头。兰妮不介意的继续。 “你无论如何都得去做心裡治疗。除非你能完全掌握一些事情。”她旁若无人似的对着我说。这让我突然脸红了起来。还好他们两人搞不清楚我们到底在说些什麽。

麦可收拾剩馀的披萨和餐具进到厨房。 “还有人要啤酒吗?” 他随口问了大家。

我们都答应说要。他带着四瓶啤酒回到客厅。我不敢相信看起来他竟然像是赞成要玩游戏。 毕竟这是他老婆。如果他都不介意那我和保罗还能说什麽呢?

“喔。 来玩吧!” 兰妮说。 “开始囉!” 当麦可坐下来。我们一起望着他。而他只是耸耸肩表示没问题。我们都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位置刚好相对就在餐桌的四边。我看着保罗。他也对着我示意微笑。我们两人算起来都不吃亏。既然麦可和兰妮要自愿如此。我也对保罗点头扬眉微笑。我们两人有默契的同时相视而笑。

兰妮打开木箱的盖子陈列出游戏板。这宽度足足是箱子的两倍大。板子上面有一片窄长条形的字幕版。我们注意到四个角落都有方形的两个箭头符号。上面写着’开始’和’结束’。 继续阅读野蛮游戏

♥ 作者: ♥

疗养院的故事

疗养院的故事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捂脸君

此时的我,穿着一条糖果色的兔子印花吊带裙,里面是白色的蕾丝衬衣,正坐在被我称为主人的女性脚边,双膝着地。

我面前的主人则穿着一身粉色的护士服,丰满的胸部将制服衬托得恰到好处,下身是小短裙样式的,大腿上则包裹着白色的蕾丝吊带袜,和我腿上的一样。而她则坐在我房内的梳妆台前。

“来,我的小奴儿。”主人示意着我要更加靠近她一点。

我轻轻的用膝盖挪过去更加靠近了她一些,然后微微抬起头,满心期待着她下面的动作。

她从桌上拿起了一只淡色的遮瑕膏,轻轻的挤出了一滴托在了右手的食指上。

然后她的左手有些不紧不慢的向我移来。我的目光也随着她细腻修长的手缓缓移动着,我觉得我的心跳有些加速了。

她的左手托起了我的下巴,而右手的食指则触碰我的嘴唇,仔细的沿着我的上下唇涂抹着,覆盖着我原有的唇色。我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主人,我能感受到她此刻的目光都集中在的双唇之间。

“小奴儿,把嘴抿一下。”主人将唇膏轻轻的放在了一边,但依旧托着我的下巴。

我很听话的将嘴唇抿了起来,使我的双唇轻轻摩擦着,让淡淡的底色变得更加均匀。然后微微张开了嘴唇,像是为了方便主人检查一般。

主人对此还比较满意,然后又拿出了一根细长的唇刷,微微的蘸上了些枚红色的唇彩,然后又将刷子对准了我并未完全闭合的双唇。透过唇刷下产生的略微有些冰凉的触感,我能感觉到这次是在我的唇间着色。

当主人结束了对我唇间的第二次上色之后,她盯着我的双唇仔细端详着,然后又微微的向后仰了仰身子,最终满意的点着头。

在仔细的为我上好了唇妆之后,主人并未觉感到任何的疲惫,反倒提起了更多的兴致。

“乖乖地把左手伸过来。”主人再次将目光转向了我的双手。

我听从着主人的话,有些怯懦地将左手举起伸了过去。

“嗯,就是这样,嘿嘿。现在让我来给你的指甲上点色。”

说着她就拿起了刷子,一点一点的将裹着亮粉的淡粉色半透明指甲油涂均匀的刷在了我的指甲上,感觉凉凉的。接着又给我的右手每根手指都上了色。

我看着变得更加可爱的双手,不住的将他们来回的轻轻舞动着,上面覆盖着湿润的液体,有些黏稠,带着点点亮粉闪烁,心里有点美美的。

女主人望着正在欣赏自己双手的我。向前欠了欠身子,然后用双手穿过了我的腋下,想要用力将我提起,而我也顺着主人的力量,轻盈的站了起来。然后我就侧着身子被主人放到了她的腿上。

“现在看起来更加的可爱了呢,你也很喜欢这种感觉吧。”

不知怎的,主人的声音好像比刚才更加好听了。

我小心翼翼的坐在主人的腿上,面对着化妆台上的镜子,镜子里映射出的我,被主人涂上了精巧的咬唇妆,分外的清纯可爱。

我望着镜中的主人,略微有些脸红,将双手叠放在裙摆上,羞涩的点着头,并用尽可能甜美的声音说道:

“是的,主人。”

“小奴儿你没有我的话,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呢。”主人慢慢的抬起左手,绕过我的肩膀,轻轻的搂住我。

“是的,主人。”我的呼吸变得稍微有些急促起来。 继续阅读疗养院的故事

♥ 作者: ♥

蜕变:化奴

蜕变:化奴 – 蔷薇后花园

蜕变

我睁开眼睛,自己身处在一个通体银色的房间内。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脑袋里一片空白。

房间里有一张大屏幕,一个身着被黑色全包乳胶衣,头部只露出被一个白色口塞球堵住的红唇,和一双有着魅蓝色眼影的魅惑双眼,腰部被一件大红色束腰紧紧的束缚着,堪堪只有十五寸的程度。阴部开了一条口子,露出正不停吞吐着粗大肉棒的小穴,和不断蠕动着粉嫩肛门。

脚下踩着一双至少十五公分的黑色高跟鞋,脚背和腿被绷成一条直线。

女人趴在墙上,屁股高高撅起,努力摆动着,配合着男人的抽插。男人每一次挺进,都伴随着女人高昂的淫叫声。

我看的有些痴迷,身体渐渐的感到空虚,两只手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揉搓着乳房和阴蒂,小穴不断的流出大量的淫水,身体愈发变的空虚,渴望着肉棒和雄性。

我用嘴吸着自己的乳头,舌头不断的舔着心形的乳晕,大量的口水遍在身体上流淌,手指在小穴中不断的抽动着。

小穴不断的流出淫水,身下已成一片水泽,我不断的加快速度,随着一声高昂的淫叫,身体一阵僵直,小穴猛的夹紧,随即喷出大量的淫液,一波波连绵不绝的快感不断的冲击着我,深深的刻印在空白的脑海中。

房间里一直充满着明亮的光,因此我并不知道时间的流逝,每天就是不断的手淫、高潮、手淫、高潮。周而复始,性已近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中。随着不断的手淫,我感到身体愈发变的空虚,需要雄性的肉棒填满我那空虚的肉洞,粗暴的蹂躏我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天都渴望着高潮,感受那至死般的愉悦。 继续阅读蜕变:化奴

♥ 作者: ♥

叶子

叶子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Liz M

第一节

“今天有人送来一个包裹,妈妈。”我对母亲说,这时候母亲正在收拾她的房间。

我的母亲叫卡瑞茵.福特,她是一家银行的经理。我叫查尔斯,是她的养子,今年二十岁,还在大学念书。现在是六月,正在放暑假,我正呆在家里,我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份工作能够帮助到家里,但遗憾的是到目前还没找到。

“一个包裹吗?”妈妈问了一声,然后说,“哦,那可能跟律师来的电话有关,它应该是我婶婶苏珊留给我的遗物。”

妈妈从来没见过她那位听说是很富有的苏珊婶婶,而且她也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婶婶。只是在一星期以前,一位律师打电话来告诉妈妈,苏珊婶婶去世了,她唯一剩下的亲戚就只有妈妈和我。

律师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找到妈妈。然后他打电话给妈妈,所有的费用和税支付后,妈妈还能够得到十万美圆的遗产,同时,他还将一些苏珊婶婶的个人物品和书籍通过包裹寄来。

“打开它看看,查尔斯。”妈妈对我说。

我找出一把剪刀,将包裹的外包装纸打开后,看见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厚纸板盒子,有一个信封放在上面,我将信封递给妈妈后,开始进行打开盒子的工作。

妈妈读了这封信,然后对我说:“是律师写的,他告诉我那十万美圆已经存入我的银行帐户了。这下好了,查尔斯,现在你不用为找不到工作烦恼了,苏珊婶婶的遗传足够维持到你念完大学。”

“太好了。”我高兴地说,这时候我已经打开了盒子。

“里面有些什么?”妈妈问。

“没多少东西。”我看着盒子里面说。

盒子里面的东西并不让人值得期待。没有所谓属于个人的特别的东西,也没有照片或是信件。里面只有一对大蜡烛,一条看起来象是项链的短链子,一支使用过不知道多少年月的旧钢笔,还有一块大约三寸,形状象一片叶子的金属块,不过已经严重地失去了光泽。

“看起来全部都象是垃圾一样。”妈妈皱着眉头说。

我仔细观察了那块叶子状的金属块,然后说:“妈妈,你仔细看这东西,它原本是金色的而且还很软,我想可以将它清理一下确定它究竟是什么。”

“我认为它没有任何价值,查尔斯,”妈妈提醒我说,“律师已经对所有的东西都作了估价,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拿去拍卖了。”

“是的,我知道,”我点头说,“不过清理一下它花费不了多少时间,我只想仔细地看一看。”

“好吧,随便你,不过你得在晚餐后再做这事,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做的晚餐。”妈妈微笑着说。

吃过晚餐,我将使用过的餐具都清洗结束后,开始了自己既定好的工作。

将洗涤液放进一个玻璃杯中,我将叶子放进了玻璃杯,仅仅只摇动了一下杯子,附在叶子上的那些褐色斑点就全部脱落了,然后我把叶子取出来,用自来水冲洗干净,再擦干了它。

走进妈妈的房间,我说:“妈妈,它的确是一种金属制造的,但肯定不是黄金。”

“孩子,你已经将它清洁干净了,”妈妈说,“你甚至能看见它上面最细微的纹路。”

“它可能是手工制作的,”我猜测说,“在这里有很多地方可以看出来,妈妈你看,它的背面还有字。”我指着上面一个极小的浮雕花纹的中心位置。

“我看不清楚。”妈妈说。

“我也看不清楚,不过我有一个放大镜,也许我们可以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我走回到自己的房间,经过一翻寻找,终于找到了放大镜,然后我拿着放大镜来到了餐桌前,对着叶子看起来。

“能看清楚吗?”妈妈在旁边问。

“是的,妈妈,你看这里。”我回答说。虽然有一点模糊,但还是能够清楚地看到,上面写着:握紧我将实现一个愿望。

“这是一个不错的吉祥物。”妈妈笑着说。

“那么,你快许一个愿吧!妈妈。”我对妈妈说。

“好啊!”妈妈点头说。

我将叶子递到妈妈手中,妈妈用右手紧紧地握住它。

“我希望自己是工作中那家银行的副总裁。”妈妈许愿说。

“唔,妈妈,上次你不是说你会是成为那家银行的副总裁,怎么现在你许这个愿?”我奇怪地问。

“不再有机会了,亲爱的,”妈妈苦笑了一下说,“董事会今天已经决定将副总裁的职务给杰克.比佛德。”

“那太可笑了,妈妈,你比杰克.比佛德优秀那么多。”我替妈妈不平地说。

“我知道,亲爱的,但是董事会的那些人并不考虑如何让银行进一步发展,没人愿意为我说话。”妈妈有些忧愁。

“你仍然会去争取,是吧,妈妈?”我打气说。

“哦,我想不会了,有一个事实我要告诉你,现在银行的五位副总裁和董事长都是男人,董事会做那样的决定纯粹是性别歧视,我也不想同他们争了。”

“你可以争取的,妈妈?”我继续说。

“不,孩子,你不了解,我没有一个丈夫支援我们,就算是现在我们得到苏珊婶婶的遗产,那也只够你在学校念书的费用,要是我继续去争取那个职务,我也许很快就会被解雇,那样我们的生活就非常艰难了。”

这样的不公平待遇妈妈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我感到非常地难过,但却帮不上忙。

妈妈现在三十八岁了,不过看上去还很年轻,好象三十不到的模样,而且她长得也非常漂亮,她原来的丈夫不知道什么原因抛弃了她,出于排解孤独妈妈收养了我,但正是由于我的原因,妈妈到现在也没找到爱她的男人。

第二天是星期六,出于在学校养成的习惯,我一直睡到十点种才起床。我披上一件宽松睡衣向厨房走去,然后我看到一个男人正坐在那里。

“恩,对不起,我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在家。”我羞怯地说。

眼前这个男人长得很英俊,看上去不到四十岁,他穿着登妮姆衬衫和牛仔裤。我怀疑他是我妈妈的男朋友,也许他们已经交往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一定是银行里的人,从他身上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嗨,查尔斯,”男人对我招呼说,“坐下来说话。”

我拉动了一下自己的睡衣,在男人对面缓缓地坐下,然后我发现男人正一直盯着我看。

“查尔斯,是我,卡瑞茵,你的妈妈。”男人说。

他究竟再说什么,这个家伙是谁?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睁大眼睛望着他。

“还记得那叶子吗?查尔斯,你昨天晚上让我许愿。现在它实现了我的愿望,我现在是银行的副总裁,而且现在我成了一个男人。”

这并不好笑,我不想和这男人说什么,只对着他吼道:“我妈妈在哪里?”

“我正在告诉你,我就是你妈妈,那个叶子一定具有魔力,它实现了我的愿望,虽然看起来不是我预想的那样。”男人说。

“我不相信,你知不知道你说的有多可笑?”我说。

男人往后靠在椅背上,说:“好吧,那你问我问题,问我只有你妈妈才知道的问题。”

我咬着自己的唇,问:“好,我的全名叫什么?”

“查尔斯.安德森.福特,安德森是我收养你的时候你的名字,你一直不愿意放弃它。”男人微笑说。

“那我的生日是哪天?”

“九月五日,不过你还有另外一个生日,就是我收养你的那天,七月十九,你把它当作你的生日。”

“以前我们住的那座房子,现在谁住在里面?”

“没有人住,那里一直都是空的。”

我一连问了十几个问题,男人全部都回答对了,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我妈妈一个人知道。但这事情太离奇了,让我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跟我来,”男人站起来说,“我想要你看一些东西。”

我的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这家伙难道对我的妈妈做了什么?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

我跟着男人来到了二楼妈妈的房间。我看见了,房间在一夜之间已经改变了,所有女性存在过的痕迹都消失了,现在里面被换成男性的衣服,男性的装饰。

我看着壁橱,那里面没有礼裙,各种颜色宽松的上衣和高跟鞋,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外套,男人的裤子和男人的鞋子。

我坐在了床上,感觉自己的腿在发软。

“怎么会这样?”我轻声问。

“我已经告诉你了。”男人回答说。

接下来的半小时,我听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妈妈早晨醒来,就感觉到事情不对了,然后她花了一小时了解了已经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从“卡瑞茵.福特”变成了“肯恩.福特”,“她”现在成了“他”,在接听了几个电话后,妈妈就确定了现在她“他”已经是银行的副总裁,而且现在没人知道有卡瑞茵.福特这个人,每个人只知道肯恩.福特。

所有卡瑞茵.福特的财产也已经转换了,衣服,帐单,汽车驾驶执照,合法的文件还有以前放在化妆台上的照片。除了记忆以外,以前的卡瑞茵.福特的一切都消失了。

肯恩说完,我坐着沉默了一会儿。

“现在我该叫你什么?”我哑着声音说。

“现在我是男人,所以,恩,你不能再叫我‘妈妈’了,我也不是你的父亲,那你就直接叫我‘肯恩’,这样好吗?”

“好的,肯恩,”我艰难地开口,然后接着问,“那么,我们还能够象以前那样生活在一起吗?”

肯恩看着自己的房间,“当然,查尔斯,”他说,“但不仅仅是这些,这提供给我一个极好的机会,我对于身边的一切也很好奇,还有,不知道那叶子还能不能再次实现我们的愿望。”

我很不想听到这些话,妈妈是我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但现在看起来他离我是那么地遥远,我只知道,我已经失去了妈妈,现在的我很不快乐。

“你为什么认为那叶子将你变成了一个男人?”我问,“你不可以是一位女性的副总裁吗?”

“恩,”肯恩说,“我推想银行那里不允许出现一位女性副总裁,那是人们一惯的方法态度造成的,如果我要当一位副总裁,那么我就必须是一个男人。”

“你真的是一个男人吗?我是指在生理方面的感觉。”我问。

“我能够正确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包括那里,查尔斯。”肯恩给了我一个属于男人的微笑。 继续阅读叶子

♥ 作者: ♥

蜕变

蜕变 – 蔷薇后花园

李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通体银色的房间内。除了自己身下躺着的这张两米长宽的平台,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事物。

李可对于自己如何来到这里的脑海里却没有任何的印象,他只记得最后他打了一辆车准备去酒店,其它的一无所知。

“叮”

平整的墙壁突然打开了一道门,伴随着“嗒、嗒、嗒”的的声音,走进来一个女人。

李可清楚这个女人时,他不由得吃了一惊!只见其脚下穿着一双长至大腿中部的粉色高跟鞋,鞋跟至少有十二厘米高,脚背与腿几乎绷成了一条直线,仅仅靠着四个点支撑着身体。从脚尖到到大腿浑然一体光滑耀眼,紧紧的包裹着双腿,只在脚腕和大腿处各有一条银色的圆环。束缚着不能够被脱下。雪白浑圆的屁股至少是普通人的三倍大小。而其并没有穿内裤,阴部光洁无比,阴唇从阴蒂延长至肛门向两边分开,上面穿满了金色的圆环,后者又在园环上各自挂了一排小指大小的金色铃铛,使阴唇只能向下分开。露出其中不断的往下滴着淫水的两个肉洞,肛门也变的和小穴一样,后面和中间的隔膜也都变成了阴蒂一般,三个阴蒂上各自又穿上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铃铛,迫使阴蒂只能垂直向下。

肚脐中也穿上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粉红宝石,绽放出妖冶的光芒,向下大约三厘米处粉色的阴毛被修剪成一个完美的心形。

本就细的不可思议的腰,被一件粉色束腰紧紧的束缚着。再往上便是一对如西瓜般雪白乳房,乳头各自被一个金色铃铛拉扯着微微向下,而心形的粉色乳晕边缘,一颗颗粉色的珠子,深深的陷入乳肉里。

脖子被一条粉色的金属项圈紧紧的勒住,中间镶嵌着一颗粉色的心形宝石。双手也和大腿一样,戴着一双粉色皮质手套,在手腕和手臂处又各自都有一个银色圆环

一头长长的粉色大波浪发型下是一张被快感不断冲刷的淫荡妖娆的脸,穿满舌钉形成一个十字图案的舌头不断的舔着粉色的双唇。就连鼻子上都挂有一个金色铃铛。

李可顿时感到身体变得有些火热,看着不断喘息着的女人,肉棒变得坚硬无比。直到现在李可才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而且身体呈大字形的被锁在平台上,他挣扎了几下发现纹丝不动,不由得怒气冲冲的向女人吼道“你究竟是谁,这是什么地方,为什把我锁在这里?”

“银奴说的这些粉奴都不知道,只是主人让粉奴来服侍银奴,帮银奴”。粉奴盯着李可得阴茎道,双手还不断的自己乳房和阴蒂,嘴里不断的发出娇喘!

“等等,这个女人叫自己银奴?”李可有些茫然,随机大怒“我是男人,不是什么银奴!”

而自称粉奴的女人只是一脸淫荡的表情,双眼始终盯着李可的肉棒,过了许久才道“银奴是和粉奴一样的女奴,只是身体还没有发育而已,好了,粉奴要服侍银奴了”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李可有些惊慌,怕这个粉奴对他做什么手脚。

“呵呵呵呵”粉奴发出一阵娇笑,接着便从她推进来的车里面拿出两罐液体。打开一罐没有任何颜色的液体。接着在平台上一按。伴随着摩擦声李可发现自己躺着的平台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大水池,而自己就躺在水中间的一块稍小一些的台子上。粉奴往其中倒入透明液体,搅拌均匀。李可发现自己便沉入了水池中,他在水中不断的挣扎,但由于手脚被锁住,不一会儿就失去了意识。 继续阅读蜕变

♥ 作者: ♥

雌化工厂

雌化工厂 – 蔷薇后花园

我出生在内地一个小镇,生活在这种地方,你或者去种地,或者为镇上唯一的工厂打工,否则就只能离开这里。我不想为那么一点钱做一个辛苦的农民,但我又上起大学,就这样,最终,我还是进了镇上那家有几百人的厂里。

TriCounty 是当地的一家小公司,它生产高档服装已经有75年的历史。最近公司有了些新发展,它已经达到上市规模,但是由于太多的债务,董事会刚刚撤消了总经理的职务。我们都在担心自己的饭碗,如果工厂关门,或者他们把业务转移到劳动力低廉的海外,我们该怎么办?生活是艰难的,离开这家工厂我们只能背井离乡,去外地做苦力。我们都在等待,在开始全天的工作之前紧张地等待着新的CEO出现。

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子走向麦克风,她有着灰色的头发,淡淡的妆和非常严肃的表情,这位一定是新来的秘书。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埃莉诺 阿尔佛雷德逊,我是TriCounty公司的新任CEO。”

人群中传来小声的议论,哪来的丫头片子?许多在流水线上工作的家伙还从来没有让女人指挥过,这下可麻烦了。

“我首先要说的是,我知道你们都很担心自己的工作,我可不是一个只知道赚钱的无情男人,我是女人,我关心你们并了解你们的感受。

这样的话并没有得到大家的回应,下面在窃窃私语,甚至还有嘘声,厂里的工人门不关心感情问题!我们只关心自己的饭碗,而不是听一个小姑娘的废话!

“我知道让一个女人当领导会让你们中的一些人很不舒服,但请相信我,最后你们会发现我们之间会形成一种平等的关系,我们都一样,即便大家在一起,我——一个女人,对你们来说也不再是问题。”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嘘声,还夹杂着一些嘶嘶声,下面的噪音更大了,你没办法和这些家伙讨论感情和平等之类问题,然后还指望他们开心!咄。

“对于你们的未来,我有些事情要事先声明。首先,我宣布一个新计划,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获取公司优先认股权,如果有了更多的股权,你们将更关心工厂的发展,更好的工作,而且我们还会推行利润分成制度,只有公司运转良好,你们才可能更好。

还不错,这引来一些低声的赞许。

“其次,为了在市场上获取更大的利润空间,TriState从现在开始转为只生产女装。”

下面又是嘘声一片。

“最后,为了培养团队精神,我们将统一男女工作服,厂里每一个工人都要穿相同的服装,因为我们将会是平等的。”

就象他们在俄亥俄州那些日本的汽车厂所做的,我猜想。

然后她告诉我们在为未来的几个星期她会征求更多员工的意见,而对于一些重要的决定都要通过投票表决,我们将来会采取新的方法和程序,即将采用类似“JustInTime”的新价值体系,那或许也来自日本的汽车厂。

最后,她宣布了新的领导班子,所有高级管理职位,CIO,CFO和COO现在都是女人!她有了一个完全女性的管理团队,这也好,或许她们能更好地了解女装产业,只要我们能保住饭碗,我才不关心做的是什么。***

新的领导班子成立几个星期后,车间里慢慢地有了少许变化,其中一件事就是她们把运货车刷成火热的粉红色,并声称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它比黄色更醒目,这有助于减少意外的发生。新发的工作服带有淡淡粉红色,我们并不喜欢。

此外,我们的新经理温蒂,从现在开始每星期召集大家开一次会,她让我们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不要有思想包袱可以随便提意见。一开始我们不敢太放肆,但是不久之后发现她们其实很愿意听建议,如今我们已有几分喜欢这个新CEO了。

三星期之后,我们和首席财政官(CFO)嘉丝玟 威廉姆斯 开了个车间会议。

“员工伙计们。”她说,“我们有一个紧急决定,如你们所知,TriCounty过去几年的财政状况一向都很糟糕,很多同行的公司都开始准备裁员,但是我们会努力创新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下面传来低声的赞许,甚至还有一些零星的掌声。

“为保持创造性,我们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你们”将有最终发言权。过去我们的新产品线上出了一些质量问题,我们把一种新型服装投入市场,它经过了质检,但是市场只有一次机会让我们获得高额利润回报,它占据了我们很多的业务量,如果我们找不到正确的方法,这会让你们丢掉工作。

“以前的管理团队已经在外面雇了一家公司帮我们,我们给他们送去了我们将要推销的新服装样品,他们让它们通过了全部检查,然后将报告返回我们。然而,我们觉得这样做的代价太高昂了,和他们续签合同的花费超过雇30个你们。”

“因此我征求你们的意见:我们有一个选择,我们能进行内部测试,并利用我们已有的人员——你们,”(她指向听众)。“或者我们可以保留测试公司,但是被迫解雇你们中30个人。”(下面嘘声一片。)

“有问题么?”

“我们需要做什么?”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们将要求你们现场检验新服装,我们会让工人们穿着它们值班,然后在下午下班时把它们交回来。我们不能让它们离开工厂,因为它们还没有上市,但是如果几个星期就穿旧了,我们会得到一个非常好的反馈意见,并能在上市之前解决问题。”

“那么你说刚才说什么?有多少人希望内部测试?”

在场的每个人都举了手,谁会愿意下岗呢?这可是你自己的工作。

“哪位希望继续保留那家合作公司?”

沉默。

“通过!”

长时间的鼓掌,三十个岗位得救了!

“这位是堂娜劳伦斯女士,她会告诉你们关于我们最新的产品线,以及哪些测试是你们必须要做的。”

堂娜是一个充满魅力的性感女郎,人群中传来阵阵口哨,她看起来就象我们的广告模特。

“好了,”她说,“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想提醒你们关于合同里的部分内容,你们签定的是一份内部条款也就是说你们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未上市产品的信息,可以么?”

大家点头同意,类似这种情况我们已经被提醒过很多次。

“我们新的产品线将会是能改变市场的革命性内衣。”

一个模特走了出来,就象杂志彩页里的金发少女,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袍子。

“请看最新的极品曲线!”

模特落下她的长袍,当她的胸部露出来时我们眼睛都直了。她戴着红色的胸罩和与之相配的内裤,她的乳房是完美的!明显的乳沟以及略微的上翘,这会诱惑男人的,哇!她开始在台上展示自己……

“这种新型胸罩强调舒适、支撑和塑形的设计理念,按照科学的设计方法而设计,它对男人具有最大的吸引力,这是市场上最性感的胸罩,它不仅增强了乳沟的效果,还能让乳房略微上翘,就象一个含苞待放的少女。大部分男人的原始本能会被这样的女性所吸引,因为这意味着她们拥有更强的生育能力,因此我们会更好的改善乳房的形状,让它更有吸引力。” 继续阅读雌化工厂

♥ 作者: ♥

圈套

圈套 – 蔷薇后花园

转自百度贴吧

第一章 圈套

在这美好的春天的日子里玛格丽特真的对她自己感到很满意。

这天是1890年的濯足星期四(译者注:濯足节是基督教纪念耶稣的节日,在复活节前的星期四),就是那个日后以“颓废的年代”而闻名的无忧无虑、和平的时期的开端。

她精神很好地从长镜子中看她自己。即使是她最坏的敌人也必须承认她很美丽,不只是因为22岁的她有着被一件非常紧的束腹所塑造出的优美身材,还因为她费很多的心力用最时髦和优雅的方式来打扮自己。从给她带来神秘感觉的用羽毛缀成还装点着细致优雅花边面纱的帽子,到裹在一双四寸长小牛皮高跟后面系带的长靴里的小脚。她看上去好像正走在巴黎流行服装舞台上一样。

通常她穿不超过三寸的高跟鞋,因为这样比较舒服,而且在长裙下高跟鞋的高度是很少能看到的,而穿高跟真有种是在惩罚她自己的感觉。但是今天她有这样做的特殊理由,她想要在他见面的第一刻就显示特别的优越感,穿上高跟鞋会显得比较高一点。稍后她会特意让他看到她的腿,当然跟这样高的长靴肯定会让他更多注意她的容貌,而忽视正在他周围进行着的事情。这就是她方案的一部份。

她离开了镜子,回头满意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召来了她的女仆告诉马夫准备马车。在前往火车站的途中她回想起这过去的六年生活,听众父母的命令,16岁时她嫁给了一个几乎四倍她年龄的男人。这是真的,她的丈夫对于许多少女来说都是最理想的求婚者,因为他不只是一个老贵族(一个男爵),他实际上还精于工业投资,并且在1870/71年的德法战争后在柏林周围拥有许多的不动产,他还敛聚了不断增长的庞大财富。

但是一个16岁的少女除了和一个思想像是一个计算器一样的人分享她的时间和床外,还有其他的梦想。她富于幻想,但是她不能爱他。她开始慢慢接受这不可避免的事实并已经尽量地利用它。起先她的丈夫以为他可以通过和她生活和她的爱来使他自己重新年轻,但是他的性生活并没有因她的鼓励而改善,并且很快他就放弃他的尝试。她逐渐查觉到了这种不受关注的关系,感到有失体面,她渴望有那么一刻她可以发号施令。她显然不是一个她的丈夫希望找到的服从并害羞的少女。

然而她最后使婚姻得到了成功,虽然并不是她的丈夫所希望的方式。她成功地使她的丈夫接受她为一个生意合伙人。她用了六年的婚姻生活来尽可能多地学习,将和一个不爱的男人的婚姻看作是一种学校而不是一个爱人,他变成她的老师,而他也不得不承认在一段时间内她使他很高兴。当他在早先的一月份死于心脏麻痹的时候,他留给她的不只是极庞大的财富,并已教会她要完全地独立,做一个真正自由的女人。

她没有意图再次结婚,至少不是和那些几乎在葬礼之后立刻涌进她门阶的男人结婚。她知道她有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的金钱和智力。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是不顾别人的畜生,对女人都是沙文主义的态度。她所渴望的,由她的全部婚姻而总结出的,是温柔,一个几乎以女性方式来爱她的男人。

她看过一本由一位法国作家写的小说:《Faublas 骑士的冒险》,发现了一个如同她爱好的主人公。他被一个富有经验的女人引导到一种爱的方式里,在那种关系里他被装扮成一个美丽的少女被女人占有着。她也想占有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必须年轻,而且可以让她把他塑造成她所喜欢的样子。

在她丈夫突然地死去的最初的一段时间,她没有机会来实现她的梦想,但是这个梦突然因为一封信而苏醒。这封信仍是寄给她的丈夫的,是他的侄子让-马里寄来的。告诉她丈夫他在复活节期间将要毕业,他想要去柏林的大学。让-马里是她丈夫兄弟的儿子,他17年前在美国西部的小城镇内出生,他的父亲是一家铁路公司的工程师,在与一个法国女孩再婚后把他抛弃了。

她当然知道这个侄子的存在。他在一个由他叔父支付费用的寄宿学校读书,这两年他就像一个孤儿一样,他的父母没剩下多少钱来维持他的生活。立刻,她看到了这个侄子可能带来的危险。如果他叔父死时是一个单身汉他将会继承他叔父所有的财富,如果他叔父不提出留一半给他妻子的话也是这样。而且根据遗嘱的意志,在她死后他也将继承他叔父的不动产。遗嘱还要求她支付他教育的费用并每年给予他一定的收入。如果男孩能按照遗嘱获得那些的话她可是真的有麻烦了。至少,他也可以在不动产的管理中对她造成巨大的阻碍。幸运地是她的丈夫也安排她为他的监护人,从现在起大约四年之久,直到他21岁。

当她看着男孩的相片,一个主意慢慢地开始成形。为什么不试着去将男孩变成她的Faublas 骑士?他确实是很理想的类型。17岁的他明显是他班级中最小的一个。如相片所展现的,他有细致优雅的特征。学校的制服是普鲁士时代的军装,男孩们被要求留着他们的头发并束起来垂在背后。但是即使在这种军事行头中他看起来依然很优美。

她决定她要试着让男孩完全地依赖于她,远远地超过她的监护允许的范围。如此她不但可以除去危险,而且还可以提供她所渴望的特别的爱人。这个主意看上去相当完美,她用她全部的精力去布置一个计划并立刻准备开始实施。每个步骤,每件细节她都小心地计划和准备着。

今天就是大日子,圈套已经设好,而她自己就是诱饵。

“夫人是想要我去接客人还是由我陪伴去火车站?”马夫打断了她的思考。

“嗯,去接他过来,我在这里等。”她想要从第一刻起就给男孩她才是权威的印象。她平静并端庄地在马车中坐着等待他,这样他就不得不对她看并爬上来。

当马车夫和男孩回来的时候,她故意装作没看见他们,直到男孩向她致敬。

“你好,我是让-马里。”他十分礼貌地鞠了一躬。

“我是你的姑妈玛格丽特。你好,孩子,欢迎到柏林。你有行李吗?”

“没有,我将所有东西装进一个大箱子并装船托运了,是照你的提议做的。我就带了这个小袋子装了一些书和东西。”

“非常好,把你的行李票给马车夫,他会将它带回来的。现在告诉我,你的旅途如何?”

“很好,而且我一点也不疲倦,我想要立刻看看这个大城市,我非常兴奋能和你在这里见面。”

“嗯,爬上来坐下。”

他照做了,不曾漏看她一眼。很明显,他对她印象很深刻。

“让我们乘车在街道上走走。我很高兴你不累,因为我有一个约会,要去我最喜欢的流行服装沙龙,我希望你会陪我去。”

她热情地看着他并注意到她的手法明显成功了。她想要表现为他所见过的最悦人心意的女人,让他对她产生无限的仰慕,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吸引她这个很明显什么都拥有了的女人。

他无法将他的眼睛从她身上移开,并试着隐藏他的无礼注视。他只认识他的叔父,并预期他的姑妈会是相同岁数的人,虽然他知道他的叔父已经和一个年纪较小的妻子结婚。事实上她明显地并不比他年长多少,这让他很惊奇。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他立刻对她产生了仰慕。这完全是她想要的结果。

在他们上路之后,他沈默了一会儿,甚至有一点抑郁,他怀疑这样沉默是否正确,但是她让他的思维活跃了起来,她轻轻的闲谈着,不时的回答他指点的感兴趣的东西。他完全地享受了在城市中乘坐马车的舒适,他从不曾想像到柏林是如此繁华的城市。

当他们穿过菩提树街,一条300尺宽的街道时,在菩提树下的行人道上行走着的穿着悠闲的官员,优雅的女人和男人,让他惊异不已。对他来说这就是最佳的生活,他希望他很快会是他们的一部份。 继续阅读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