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改造女装子捕获榨精产卵强制女体化改造

改造女装子捕获榨精产卵强制女体化改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卷

「怎么办,魔物巢穴门口部署有结界?」

一位金色长发的十五岁长相清秀的少年,身高158的样子,很是娇小,穿着白色的无袖紧身上衣和黑色紧身裤,手里拿着一根魔杖说道。

「哎呀,果然是只有女性才能进入吗?真实狡猾的魔物呢……」旁边一位金色长发有着尖尖耳朵相貌美艳的精灵少年,将手中的宝剑放下,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那么,按照之前的调查,要进去我们只能打扮成女孩子了。」一位黑色长发的少年将背后的包裹放下,打开来以后,露出了很多丝袜,短群,高根鞋等女孩子的衣着。

三个少年脱下身上的衣服,赤身裸体,开始换上性感的女装。

「我看,我们干脆也起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吧,这样才更有意思呢……」

「那我就叫菲莉」金发少年将一个红色的丝斤扎在了脑后的发间,一双绿色的媚眼大大的,鼻子和双唇都很小巧,在脖子上系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低胸马甲,下面是红色的倒三角紧身丝衣,微微勃起的肉棒在上面凸起一个清晰的轮廓,手上穿着黑色长筒皮手套,修长的玉腿上也穿着黑色的长筒高根袜靴,看上去性感而且可爱。

「那我就叫露娜好了呢 ̄」精灵少年的头上扎着白色的丝线,穿着黄色的系脖紧身连衣露背百褶短裙,手上和修长的腿上都穿着黑色的到大腿中部和胳膊处的长筒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

「蕾丝…好了,我们进去吧。」蕾丝穿在纤细的脖子上戴着一个白色的领子和黑色的领带,黑色低胸倒三角紧身衣紧紧包裹着她嫌隙的腰肢和微微凸出的乳头,雪白的大腿露出来,穿着蕾丝花边的灰色长筒网袜和高跟鞋,手腕上套着白色的护腕。

三位女装少年说着拿起武器,走进了魔物的巢穴。

「有入侵者来了哦…」

在监视的水晶球上,三位女装少年身影穿过结界的影响清楚的传来。

「看身材好像是男扮女装骗过结界识别判定的三个绝美的女装少年哦……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派喜欢美少年榨精的魔物娘出场迎战好了,如何呢,妲克妮丝公主殿下?」说话的是一位男性恶魔。

「好,贝德,再好不过了……就让我来好好欣赏自己的魔宫建成后的第一战吧……」妲克妮丝有着一头金色的秀发,她是大魔王卡贝尔和女神奥露菲的女儿,有着极强大的魔力,并有着所有魅魔都无法媲美的绝色容颜,此刻她正穿着一件低胸的黑色镂空露背短裙,短裙由前后两片构成,旁边露出她修长白皙的大腿,修长的玉腿上穿着黑色的蕾丝吊带网袜和红色高跟鞋。

「公主殿下,要进行持久的战争需要大量的魔物战士,而您手头上只有……」

「怎么,难道要我亲自动手吗?……」妲克妮丝半闭着媚眼,交叠着双腿问道。

「不,只不过您手上魔兵稀少,而且品质不高,不如立刻产出一批,正好拿这三位绝美的女装少年作为练习的素材。」贝德笑道。

「哦,那要怎么做呢?」妲克妮丝问道。

「这可能需要您的帮助……属下有一只触手魔可以在被捕获的女人体内吸取与之相对应属性的魔力,然后产下各种魔物后代,母体越强,物后代的成长素质也越高…所以……」

「所以什么呢?」

「所以作为先发的魔物兵,我希望能以妲克妮丝公主殿下作为母体……」贝德笑着说道。

「哦……你是说,让那只触手魔和我交配,然后在我的肚子里产卵吗?」妲克妮丝单手托着下巴,媚笑着问道。

「是这样的……不知道公主殿下…」

「哼……你的胆子可真大呢…竟然敢提那么无耻的要求……想借机侵犯本公主的身体吗?」妲克妮丝慢慢的站起身,巨大的魔力从她的身上涌出来。

「属下不敢…只是长久之计,还是这样最好,等捕获了新的合适的母体后……」贝德额头冒着冷汗,连忙说道。

「……好吧……听起来倒是还不错……身为卡贝尔魔王的女儿,高高在上的公主被低级的魔物侵犯产卵……想一想就觉得很刺激呢…」妲克妮丝媚笑着站起身,跟着贝德朝产卵室走去。 继续阅读改造女装子捕获榨精产卵强制女体化改造

♥ 作者: ♥

绑架

绑架 – 蔷薇后花园

徐琳,女,32岁。身高165。体重55公斤。有着一副迷人的脸蛋。和那诱人的气质。不是一般女人所能散发出的魅力。A市一大型国营企业总裁。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总裁,在加上她那独有的气质。真的是让不少人迷到。这也注定了她的下面的悲惨的遭遇。

徐琳虽然在这个位置上已经2年了。公司在她的手上2年资金是莫名其妙的少了很多。聪明人多知道,当然是让徐琳自己给吞了。没错。所以这段时间A市反贪局一直在调查她。令她恰恰不安。

今天是周五,明天可以放假了。至少这两天可以安稳的放松下了。早晨8点,徐琳准时的来到公司自己的办公室里。心情不是太好。

“但愿今天不要在有人在烦我。累死了。徐琳边想边脱下了脚的靴子。这靴子买的有点小了。又是尖头的。有点挤脚。要不是看款式和靴筒高。自己怎么也不会买的。脱下了靴子。徐琳又把脚上的一双白色运动袜也脱了下来。里面既然还穿着一双丝袜。猜的不错应该是连裤袜。对了。徐琳虽然也才刚刚30岁出头。和所有的女人一样。非常喜欢穿裤袜。就是冬天很冷也是穿着那种很薄的那种。这样比较有种紧迫感(难道天生也对紧缚有兴趣吗?)

但是天太冷了,所以又在上面加了一双白袜。这样感觉更加的性感,同时又很保暖。

换上了特意买的那双平时在办公室里穿的毛拖鞋。刚刚还进绷的小脚立刻得到了解放。一下子松弛了很多,在加上运动袜的材质很好,与拖鞋里的毛料相互磨擦。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喂?是王总嘛?”哎,对,是我,我是小琳啊。你好啊。王总,我和你说的那事怎么样了啊。你知道的啊。最近几天反贪局一直在查我帐目呢。如果这1000多万补不上来的话。这几天就真的要传我去隔离审查了啊。到时,对我们真的不太好啊。喂?喂?喂?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徐琳放下了电话。失望了:”这个老东西,要是我出了事。你也跑不了。”哼!

“徐总,外面有两个人指名说一定要见你。”秘书通过分机打进了电话向徐琳报告。

“是谁?就说我今天谁也不想见。下星期在说!”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徐琳以为这样就没事了。没想到过了两分钟。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进来了两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一高一胖

“你们是谁?怎么闯进我的办公室?出去,在不出去,我叫保安了!”

“是徐琳吧?其中的高个子一边说一边掏出了证件。”我们是市反贪局的。现在有人检举你在织期间利用织物贪污公司公款。请你配合我们去局里接受调查。”

啊?徐琳一下子失望的坐了下来。”想不到。怎么快就来了。真的好快。

“对。我就是徐琳,今天一定能要去嘛?下星期行嘛?

“不行,来人很坚决。今天一定要去。请你快点动身。你是总裁。不会要我们动手带你走吧。还是不要让下属知道的好。

“好。好。我穿下鞋、袜。徐琳来到靴子边。拿出那双白袜子开始向脚上穿。在美脚刚离开拖鞋出来时。脚上的丝袜也清晰可见。

“哎。你不是穿着丝袜嘛?怎么还穿双白袜?还穿在这种尖头靴子里?胖子说话了

啊?徐琳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这样问。不知道回什么好。高个立刻瞪了下说话的那人。胖子似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刻正经起来:快快,穿上靴子和我们走。

“知道了,就好”徐琳将最后一只脚上的靴子拉链拉上。站起了身。穿上大衣。但她却没有注意到那高个眼中那诡秘的眼神。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车还在下面等我们。徐琳,走吧。说完。两人一左一右将徐琳夹在中间向外走去。

在公司的下面果然停在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胖子将车门打开。进了驾驶室。高个对徐琳说:”徐琳,上去吧。”徐琳很奇怪,怎么反贪局的车这么差。还不如那些开黑车的呢。但是来不及自己多想。在高个的推拉之下。也无奈的上了车。

一上了车。高个立刻将车门紧紧关好。将车窗也关好。对胖子说:”胖子,快开车。”

好来。胖子将车发动。开始上路。

在车上高个对徐琳说到:徐琳。知道象你这样的人和我们走去接受调查。人应该是怎么样的吧?我们现在已经有充分的证据知道你参与了贪污事件。所以为了防止你有什么自残或者逃跑行为,我们要对你的双手和双脚进行约束。知道了嘛?来,把手伸出来。

啊?那难道还要带手铐吗?徐琳不情愿的伸出了两只手腕。那你们铐吧。(其实徐琳应该也有这种嗜好)。

“不单是手铐还要脚铐,手和脚多要铐起来。”你现在是重犯。不过看你是个女的,要是总裁,又这么年轻漂亮。不用手铐了。用这个吧。高个说完拿出来了一套皮具出来,一只黑色的约束单手套和一只开腿皮铐,就是中间有根棍子连着的那种。

“这是什么啊?我怎么多没见过啊。徐琳奇怪的争大了眼睛,这些东西太奇怪了。真的可以铐住人嘛?自己真的要带上这些嘛?(废话,你当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了,知道你还上车吗?我这文章还怎么写:)呵呵)对,来,先把两只手放到后面去,对放到后面,放好。我和你带上。比钢手铐带着舒服。高个一边说一边把徐琳的外面的大衣脱掉。里面是一件绿色的紧身高领羊毛衫。在将徐琳的两只手臂全部拉到后面,然后先抓住徐琳的左手臂放进了手套中,将单手套向上拉了一点,在将徐琳的右手也放了进去。单手套开口有点小。高个费了很大神才将徐琳的两只手臂全部放进了单手套。徐琳感觉自己还可以把手抽出来。不算太紧。没想到,高个开始将手套向上拉。感觉一下子手套的最上端到了手肘上面还过了好多。徐琳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肘已经全部被这个奇怪的手套包了进去。这个手套上还有好多小孔,里面穿了两道细带。高个正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细带手紧。徐琳感觉自己的双只手肘全部紧紧的慢慢靠紧。徐琳想原来是这样,不过还是可以用力收紧啊。高个将细带全部整理好了以后在后面打了个蝴蝶结。徐琳心里在发笑:这个活结打了有什么用啊。 继续阅读绑架

♥ 作者: ♥

乳胶奴

乳胶奴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Balder

首先…..我不知道这个有没有别的….反正我是找了,没找到….自己爽一下写一篇新的  第一次写小黄文….激动…..

一个炎热和沉闷的午后,我整理完作业,准备回家,一想到即将就要到来的暑假,我的内心就一阵欢呼雀跃——–又是一个无拘无束可以随意放飞自己的时间!!

可走到家门口,我却发现门口摆放着一个不知是谁家的快递盒,这个盒子很大,几乎有一米长半米宽,但意外的是,盒子抱起来并不沉重,似乎里面有什么瓶瓶罐罐的东西。

“这是谁的啊?”我自言自语地嘀咕着,“算了,先把这东西拿回去看看吧。”

进了家门,我洗了个澡,光着身子,也顾不得没穿衣服就打开了箱子:哇!这些都是什么?

我双眼放光。箱子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束缚用具以及SM道具,皮带口塞假阳具自不必说,还有一件黑色的全包乳胶拘束衣!

平时一直都有着穿上这些东西的幻想,但无奈自己只是个学生,并没有经济和能力使用这些东西,然而老天似乎是眷顾我,给予了我这个东西。然而,我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被人预设好的。

东西的最上面摆放着一个说明书,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注意事项:您好,我们是天堂泪SM公司,这个箱子是我们的最新产品合集,因为处于试用期的缘故,所以不收取您的使用费用,但希望您能在试穿后给予我们评价,如果有进一步的使用欲望,请发送您的地址到这个号码:XXXXXXXXX。

我抑制了一下剧烈跳动的心脏,日日夜夜的幻想尽在眼前,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呢?

把自己家的地址向说明书上的号码发了过去,我轻叹一声万事俱备,就开始按照说明书背面的流程开始试穿起来。

首先拿出来的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只是一件在sm游戏中还算常见的乳胶拘束衣。这东西虽然常见,而我在各类拘束衣小说上知道了身体紧缚和被人掌控的那份无助而另类的快感,被紧致的乳胶包裹着,全身被拘束到几乎无法动弹分毫,眼不能见,耳不能听,口不能言,甚至连呼吸都要受到别人的支配,还有比这更完美而无助的性奴隶吗?或许称之为「性奴」,不太合适,应该称之为「人偶」!一个可以被人任意摆布和虐玩的活生生的人偶!

然而这件却是十分的小巧,从展开后几乎不到我身体一般的大小可以看出,将它穿在身上后一定会是多么的无比的紧致,恐怕能将我整个人勒的缩小一圈!我在想象中意淫了一下穿上这衣服后的情景,咽了一下口水。

在全身上下抹好箱子里提示用的润滑油,我开始穿起乳胶衣来。

没有意料之中的紧绷,这件乳胶衣的弹性相当好,从后颈展开的拉练让我的双腿得以进入下方,虽然没有脚趾的设计,但乳胶衣下肢的前段还是和丝袜一样很好地贴合在我的脚上,看着双腿被一点一点的黑色吃掉,我的心里砰砰直跳。

按照说明书的指示,我将自己的JJ套入乳胶衣里层的假阳具套,第一次尝试因为不知道套套里面居然还有尿道塞,我怎么用力都只觉得马眼前段有个东西堵着,后来仔细观察才发现,心里思量了一下,反正只是试穿,一会儿就脱下去了,也就没多想,直接在套套里的尿道塞上抹上些润滑油,顺着自己的马眼塞了进去。 继续阅读乳胶奴

♥ 作者: ♥

圈套

圈套 – 蔷薇后花园

转自百度贴吧

第一章 圈套

在这美好的春天的日子里玛格丽特真的对她自己感到很满意。

这天是1890年的濯足星期四(译者注:濯足节是基督教纪念耶稣的节日,在复活节前的星期四),就是那个日后以“颓废的年代”而闻名的无忧无虑、和平的时期的开端。

她精神很好地从长镜子中看她自己。即使是她最坏的敌人也必须承认她很美丽,不只是因为22岁的她有着被一件非常紧的束腹所塑造出的优美身材,还因为她费很多的心力用最时髦和优雅的方式来打扮自己。从给她带来神秘感觉的用羽毛缀成还装点着细致优雅花边面纱的帽子,到裹在一双四寸长小牛皮高跟后面系带的长靴里的小脚。她看上去好像正走在巴黎流行服装舞台上一样。

通常她穿不超过三寸的高跟鞋,因为这样比较舒服,而且在长裙下高跟鞋的高度是很少能看到的,而穿高跟真有种是在惩罚她自己的感觉。但是今天她有这样做的特殊理由,她想要在他见面的第一刻就显示特别的优越感,穿上高跟鞋会显得比较高一点。稍后她会特意让他看到她的腿,当然跟这样高的长靴肯定会让他更多注意她的容貌,而忽视正在他周围进行着的事情。这就是她方案的一部份。

她离开了镜子,回头满意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召来了她的女仆告诉马夫准备马车。在前往火车站的途中她回想起这过去的六年生活,听众父母的命令,16岁时她嫁给了一个几乎四倍她年龄的男人。这是真的,她的丈夫对于许多少女来说都是最理想的求婚者,因为他不只是一个老贵族(一个男爵),他实际上还精于工业投资,并且在1870/71年的德法战争后在柏林周围拥有许多的不动产,他还敛聚了不断增长的庞大财富。

但是一个16岁的少女除了和一个思想像是一个计算器一样的人分享她的时间和床外,还有其他的梦想。她富于幻想,但是她不能爱他。她开始慢慢接受这不可避免的事实并已经尽量地利用它。起先她的丈夫以为他可以通过和她生活和她的爱来使他自己重新年轻,但是他的性生活并没有因她的鼓励而改善,并且很快他就放弃他的尝试。她逐渐查觉到了这种不受关注的关系,感到有失体面,她渴望有那么一刻她可以发号施令。她显然不是一个她的丈夫希望找到的服从并害羞的少女。

然而她最后使婚姻得到了成功,虽然并不是她的丈夫所希望的方式。她成功地使她的丈夫接受她为一个生意合伙人。她用了六年的婚姻生活来尽可能多地学习,将和一个不爱的男人的婚姻看作是一种学校而不是一个爱人,他变成她的老师,而他也不得不承认在一段时间内她使他很高兴。当他在早先的一月份死于心脏麻痹的时候,他留给她的不只是极庞大的财富,并已教会她要完全地独立,做一个真正自由的女人。

她没有意图再次结婚,至少不是和那些几乎在葬礼之后立刻涌进她门阶的男人结婚。她知道她有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的金钱和智力。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是不顾别人的畜生,对女人都是沙文主义的态度。她所渴望的,由她的全部婚姻而总结出的,是温柔,一个几乎以女性方式来爱她的男人。

她看过一本由一位法国作家写的小说:《Faublas 骑士的冒险》,发现了一个如同她爱好的主人公。他被一个富有经验的女人引导到一种爱的方式里,在那种关系里他被装扮成一个美丽的少女被女人占有着。她也想占有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必须年轻,而且可以让她把他塑造成她所喜欢的样子。

在她丈夫突然地死去的最初的一段时间,她没有机会来实现她的梦想,但是这个梦突然因为一封信而苏醒。这封信仍是寄给她的丈夫的,是他的侄子让-马里寄来的。告诉她丈夫他在复活节期间将要毕业,他想要去柏林的大学。让-马里是她丈夫兄弟的儿子,他17年前在美国西部的小城镇内出生,他的父亲是一家铁路公司的工程师,在与一个法国女孩再婚后把他抛弃了。

她当然知道这个侄子的存在。他在一个由他叔父支付费用的寄宿学校读书,这两年他就像一个孤儿一样,他的父母没剩下多少钱来维持他的生活。立刻,她看到了这个侄子可能带来的危险。如果他叔父死时是一个单身汉他将会继承他叔父所有的财富,如果他叔父不提出留一半给他妻子的话也是这样。而且根据遗嘱的意志,在她死后他也将继承他叔父的不动产。遗嘱还要求她支付他教育的费用并每年给予他一定的收入。如果男孩能按照遗嘱获得那些的话她可是真的有麻烦了。至少,他也可以在不动产的管理中对她造成巨大的阻碍。幸运地是她的丈夫也安排她为他的监护人,从现在起大约四年之久,直到他21岁。

当她看着男孩的相片,一个主意慢慢地开始成形。为什么不试着去将男孩变成她的Faublas 骑士?他确实是很理想的类型。17岁的他明显是他班级中最小的一个。如相片所展现的,他有细致优雅的特征。学校的制服是普鲁士时代的军装,男孩们被要求留着他们的头发并束起来垂在背后。但是即使在这种军事行头中他看起来依然很优美。

她决定她要试着让男孩完全地依赖于她,远远地超过她的监护允许的范围。如此她不但可以除去危险,而且还可以提供她所渴望的特别的爱人。这个主意看上去相当完美,她用她全部的精力去布置一个计划并立刻准备开始实施。每个步骤,每件细节她都小心地计划和准备着。

今天就是大日子,圈套已经设好,而她自己就是诱饵。

“夫人是想要我去接客人还是由我陪伴去火车站?”马夫打断了她的思考。

“嗯,去接他过来,我在这里等。”她想要从第一刻起就给男孩她才是权威的印象。她平静并端庄地在马车中坐着等待他,这样他就不得不对她看并爬上来。

当马车夫和男孩回来的时候,她故意装作没看见他们,直到男孩向她致敬。

“你好,我是让-马里。”他十分礼貌地鞠了一躬。

“我是你的姑妈玛格丽特。你好,孩子,欢迎到柏林。你有行李吗?”

“没有,我将所有东西装进一个大箱子并装船托运了,是照你的提议做的。我就带了这个小袋子装了一些书和东西。”

“非常好,把你的行李票给马车夫,他会将它带回来的。现在告诉我,你的旅途如何?”

“很好,而且我一点也不疲倦,我想要立刻看看这个大城市,我非常兴奋能和你在这里见面。”

“嗯,爬上来坐下。”

他照做了,不曾漏看她一眼。很明显,他对她印象很深刻。

“让我们乘车在街道上走走。我很高兴你不累,因为我有一个约会,要去我最喜欢的流行服装沙龙,我希望你会陪我去。”

她热情地看着他并注意到她的手法明显成功了。她想要表现为他所见过的最悦人心意的女人,让他对她产生无限的仰慕,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吸引她这个很明显什么都拥有了的女人。

他无法将他的眼睛从她身上移开,并试着隐藏他的无礼注视。他只认识他的叔父,并预期他的姑妈会是相同岁数的人,虽然他知道他的叔父已经和一个年纪较小的妻子结婚。事实上她明显地并不比他年长多少,这让他很惊奇。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他立刻对她产生了仰慕。这完全是她想要的结果。

在他们上路之后,他沈默了一会儿,甚至有一点抑郁,他怀疑这样沉默是否正确,但是她让他的思维活跃了起来,她轻轻的闲谈着,不时的回答他指点的感兴趣的东西。他完全地享受了在城市中乘坐马车的舒适,他从不曾想像到柏林是如此繁华的城市。

当他们穿过菩提树街,一条300尺宽的街道时,在菩提树下的行人道上行走着的穿着悠闲的官员,优雅的女人和男人,让他惊异不已。对他来说这就是最佳的生活,他希望他很快会是他们的一部份。 继续阅读圈套

♥ 作者: ♥

洗脑金属喵娘

洗脑金属喵娘 – 蔷薇后花园

噗滋噗滋,随着男人的喘息,下体和一具美躯不断撞击着。
阴暗的房间内,只有电视机仍然在播放着无聊的午夜肥皂剧。
嗯哼哼~就犹如电子合成的女声从美躯的体内传出,美躯的主人正在深深地享受着交合。
啊~~随着一声低吼,男人猛地挺起,把自己的阳具深深地插入了美躯的最深处,注入了自己的精华,然后慢慢瘫软在了美躯的身上。因为纵欲过度的身体不自觉地抽搐着。
嘎!哈哈~男人翻转过来躺着直喘气,好累。
一根灵活无比的尾巴用尾巴尖推起已经瘫软如泥的阳具,然后犹如活蛇一样缠住开始撸动。
“爱莉,今天到此为此吧,我不行了。”男人面带微笑,疲惫的眼神怜爱地看着旁边的美躯。伸手推开了调皮的尾巴。
“不要调皮了,都第三次了,你老公我明天还要上班呢。”男人拍了拍少女的美臀,拍打处发出了厚实沉闷的声音。
美躯慢慢坐了起来,随着暗淡的灯光露出了光滑的躯体,在灯光下皮肤就犹如光滑的黑色乳胶,窗外的汽车灯光一闪而过,只见灯光中是一位身材傲人的黑皮美娇娘,这位美娇娘披肩的黑长直中双耳的地方是一对黑色带绒毛的猫耳,不时灵动地抖动着。
喵~可爱的大眼睛就这么瞪着主人,左眼黄色右眼绿色,随着眨动眼睛居然会发出快门一样的啪嚓啪嚓的声音。因为灯光的闪烁瞳孔还滋滋地缩小了。
至于嘴巴那里是乳胶制作成的小猫脸,随着小猫咪发出喵的声音,能看到嘴里就是红色的一片硅胶圆形口腔,露出了内里红色的肉摺。
喵呜~虽然嘴巴张开发出了很委屈的喵咪叫声,但是声音却是从脖子上的项圈传来的,只见项圈大概手机厚,就像一根金属的皮带箍在脖子上,因为包裹的略紧让脖子处的黑色乳胶皮都有所磨损了。在前面中间挂着个黄铜的铃铛,随着运动不时当啷当啷地响着。
看着猫娘蹲在旁边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样子。男人叹了口气。 继续阅读洗脑金属喵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