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bios001 ♥

乳胶改造之克隆飞行员

乳胶改造之克隆飞行员 – 蔷薇后花园

在这星际航行和远程克隆已经广泛流行的新伊甸时代,克隆飞行员已经是近乎不死的存在。但凡当前肉体的消亡,其意识都会转移到自己备份的另一个克隆体上。因此,在危险系数极高的任务以及大规模的战争中,克隆飞行员无处不在。布兰德是一个有着几十年作战经验的老道的盖伦特克隆飞行员,为谁工作并没有错,但是必定会得罪另一部分人。因此在盖伦特联邦拥有丰功伟绩的同时,艾玛帝国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当然,布兰德也不会在乎,暗杀、囚禁、枪杀或者暴尸宇宙,这在几十年的工作中已经数不清多少回了,只要能拿到赏金,死几次又算什么呢?

这一天布兰德像往常一样,接到了联邦海军探员詹姆斯的邮件:“尊敬的布兰德,现在有一个紧急的任务,你需要到位于多美-铎沃星域的艾玛皇家科学院窃取一份加密的星舰工程蓝图,据线报,这份蓝图很可能会是艾玛帝国未来三级科技战列舰的研究数据。请务必获取,或者破坏。”

布兰德很是无语,明明自己曾经驾驶着绝念级航母参与了加达里首星之战的老兵,却要干这种间谍行动。随即联系了詹姆斯:

“你好,布兰德。好久不见!”

“分明上个月才见过!我直接正题了。刚才那个任务确定没有发错?这种任务我做不太合适吧?上次我也说了,这种任务太费时间了,我就不信地上的情报部队没人做的了的。”

“哈哈!我知道,我知道。上次你是说过,不过这次是例外。”

“有啥好例外的,这种任务我不会接受的,费时费力不说,报酬也就这么些。不做!”

“所以说这次是例外嘛。这个任务不难,到了有人接应,你做要做的只是获取资料,实在不行就直接破坏好了,只要别暴露我们的线人就行。报酬吗,如果加密芯片带回来有3000万ISK,破坏的话也有1000万,比普通任务高多了。”

“恐怕没这么容易带回来吧?”

“尝试一下呗,这种任务风险太大,如果真的要破坏,很可能会有任务人员伤亡,这不就是克隆飞行员的优势所在吗?如果真的是三级科技的战列舰技术参数,下次给你申请一份蓝图!”

“好吧好吧!到头来还是被你们当枪使,对接人的信息记得发过来,我一会儿就动身,离这儿30个空间跳跃,可不近呢!”

“好的!没问题!”

布兰德往沙发上一躺,思前想后,没多大难度。这时人工智能奥拉提醒道,接收到了詹姆斯的一份信息,机密级别。布兰德检查了一下远程克隆体,便动身准备进入了太空舱。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一动身,他便无法再次回到这里了。

跃迁引擎启动,自动导航开始,目标艾玛星系……

随着一连串的语音提示,布兰德索性就在太空舱里进行一下短暂的休眠。

……

“到达目的地,自动导航关闭。”布兰德醒来,扫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无异常。联系上了詹姆斯提供的线人,对方用简短的几句话战战兢兢的告诉他了目标位置,好像是深怕自己被发现。经验丰富的布兰德当然也知道另一种可能,但是有什么好怕的呢?反正体内已经准备了自毁装置,只要能死就没什么可怕的。于是他便驾驶着护卫舰用事先准备的身份进入了空间站。按照塔台的指令把飞船停在了停机库后便进入了相配套的专为克隆飞行员准备的起居间。简单准备后,布兰德刚准备走出房间,一阵短暂的ECM脉冲波就烧毁了他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包括身上的自毁装置。此刻门对面冲进来一队帝国海军卫兵,将布兰德按倒在地。此刻老对手迪安的声音响起:“好久不见啊~布兰德。”

“我说谁呢?怎么?现在放弃在外太空跟我打,非要用这种手段把我引过来?”

“我也是没办法,你看,女王陛下早已将你的赏金提高到了5亿ISK,而且还要抓活的。”

“哈哈,挺看得起我的嘛。”

“反正这次不会让你多容易就溜了。带走!” 没多久,布兰德就被押到了皇家科学院,“既然你都知道我要来这儿了,干嘛大老远的赶过来?” “小心使得万年船,你真的来了估计这地儿就凄凉了~不过来了嘛也要带你参观一下现在科学院的成果,而且还是可以用在你身上的成果。” 继续阅读乳胶改造之克隆飞行员

♥ 作者: ♥

永动榨汁机

永动榨汁机 – 蔷薇后花园

头,好痛。陈安华想道。他只记得自己参加了美国旅行团,在参观休斯顿郊外的著名药物生产企业金泰克科技时,他因为肚子疼上厕所,离开了大队伍,等他回来时,参观团早就不知道去哪了,他本想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没电了……于是,他试图自己找到路走出去。突然,他感觉后脑勺一痛,失去了意识……

第一节

与此同时,公司总部,总裁办公室。“总裁,我们抓到一个在园区里乱逛的家伙,他可能看见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要不要解决掉?”在公司总裁麦克道尔的办公室内,一个保镖对总裁说。“不,唐纳德那里不是缺人吗?送过去改造之后…”总裁说。“是的。”保镖明白了。陈安华醒来了,他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变成了女性的了,震惊的他试图挣扎,但她现在的身体十分娇弱,根本没有力气,更何况她整个人都被固定在一个玻璃罩里了,她的脸上被扣住了一个面罩,一根管子直接插进嘴里面,自己的两个乳头则被连上了一个电动刺激器,蜜穴则被放上了一个联通妹汁收集器的跳蛋,后身也是连上了直接插入肠子的排泄物收集器,而其他地方则是被套上了一层金属外壳……当然,她又挣扎了很久,直到又渴又累,无力动弹为止。不知道过了多久,水和流体食物从软管里输入了她的胃里了,在解决了进食和饮水需求后,极度疲倦的她睡了过去…… 继续阅读永动榨汁机

♥ 作者: ♥

强制穿裙

强制穿裙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 败给女同学的惩罚

我叫伟文。颖雯、嘉丽和美琪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通识教育科”小组的组员。我们正在美琪家中讨论今次的题目:“社会中的性别歧视与偏见”。

她们三人都说社会的女性歧视严重,例如有妇女去应征工作,主管见她是个女人便不给她面试机会,不请女人就是歧视。我反驳说男女的生理结构不同,肌肉结构不同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才有不同的分工,例如男人多干粗活,女人少干,这叫分工不叫歧视。男女平等,不等于男女相等。

大家辩论争吵得很利害。最后我说,男女平等,不等于男女相等,是女人走火入魔,或扭曲男女平等的意思来占便宜,例如出门吃饭几乎都是男人在付钱。难道要男人切去老二,然后才叫男女平等?

这时嘉丽突然很奇怪的看着我,接着和美琪、颖雯轻声交头接耳,然后她们三人一起大声笑起来。嘉丽接着说:“你说男女的生理结构不同,男人比女人强壮。那你敢不敢跟我拗手瓜?”

我说:“为什么不敢?”然后我停了一停,想到嘉丽是学泰拳的,而我却甚少运动。可是,话已出了口,也不可能收回。

颖雯补充说:“可是你这个强壮的男生,万一输了给这个弱质纤纤的女生,那要怎么惩罚你呢?”

我借机开天杀价,希望可以推掉这场比赛:“那嘉丽输了呢?赌注是给我全身任搓任摸十分钟,好吗?”心想,嘉丽不可能答应。

可是,嘉丽立即回答:“好!可是你输了呢?赌注是你的老二。就如你所说:切去你的老二,实行男女平等。”

我呆若木鸡,不懂得回应。

美琪说:“怕没有了老二,你也可以选择投降,收回你的说话,并向我们跪下道歉陪罪。”

当然我不会,也不能退缩投降。然而,拗手瓜比赛一开始,我便知道嘉丽的泰拳不是白学的。我的手支撑不到三十秒便倒下了。

* * * * *

众女大笑了三分钟,而我的脸比红苹果更红。

“小太监,什么时候举行宫刑大典呀?要不要看通胜择吉日呀?”又是一连串笑声。

我尴尬地说:“你们只是开玩笑吧?”

嘉丽说:“手下败将,快脱下裤子接受阉割吧!哈哈哈!”

我侷促不安地说:“不阉割可不可以呀?罚其他什么都无所谓...”

嘉丽爽快说:“得!老二给我踢十次...”言犹在耳,她已起脚踢向我小腹,我疼痛得倒在地上蜷缩著身体。

“这祗是三成力度,给你试试我踢脚的利害!”

痛了三数分钟后,我再问:“有第三条路吗?”

“有!如果你公开承认没有老二!”

“???”

“伟文,什么人没有老二呀!?女生就没有啦!我给你选择:想做太监还是做女生?又或是给我踢十脚老二?”

我踌躇了一阵子,然后吞吞吐吐轻声地说:“做...做...做...女生!”

众女大笑。“我们听不见!你大声再说一遍!”她们明显有意羞辱我。

“我...要...做...女...生”

众女拍掌高叫,而我恨不得地下有一个洞给我钻进去,可是更大的羞辱还在后头。

“伟文,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做女生吗?女孩子当然要穿裙子啦!”“可是伟文他原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会有裙子呢?”“那没有办法,袛好把他阉割了!”“哈哈哈哈!”

“伟文,要不要我教你一个好办法?这里是美琪的家,裙子啦、胸围啦、丝袜啦、女孩子内裤啦、她当然应有尽有。你问她借,不就可以了吗?”

美琪义正词严地说:“不是问,是求!还是乞求!”

我看见颖雯用手势示意我跪下恳求,我一踌躇,嘉丽作势要踢我。刚刚那一脚的痛楚,令我马上跪了下来,说:“美琪,可不可以借我一条裙子?”

颖雯走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你应该说:美琪姐姐,求求你借给我一条裙子好吗?你的裙子很漂亮,我真的很想穿上它!”

我惟有照着颖雯的话再说一遍。

“真丢脸!男孩子也要穿着裙子当女生!如果我不借,那又如何?”

我再照着颖雯的提示说:“嘉丽姐姐会把我阉割掉!我好害怕呀!”

“好!伟文你记住,没有人迫你,是你自己选择当女生的!还要跪下来向我借裙子穿!”

“是的,美琪姐姐,嘉丽姐姐,颖雯姐姐,是我自愿当女生的!在我当女生的第一天,所穿上的第一条裙子,竟然是美琪姐姐的裙子,简直是我一生最大的光荣。谢谢美琪姐姐!还有,谢谢嘉丽姐姐不阉之恩,谢谢颖雯姐姐教导之恩!”

嘉丽姐姐马上更正:“不是穿上裙子就可以当女生的,你还要进行一个宣誓仪式,才算是我们的好姊妹。还有,如果你这个见习女生有什么不合格的话,我还是要阉了你!”

这时美琪从她房间走出来,手上捧著一条折叠起来的白色校服裙。

“你是学生,穿上的第一条裙子应该是校服裙。你到洗手间去换衣服吧!你是女生,校服裙内不可再穿着任何男性衣物了!”

“遵命,美琪姐姐!”

* * * * *

其实,一看到美琪手上的白色校服裙,我老二就硬了起来。这是不是“恋物狂”?

平日我也很喜欢看穿校服裙的女生,常常幻想跟一个穿校服裙的女生,就这样拉高她的校服裙跟她做爱。美琪、嘉丽和颖雯,当然也曾是我的性幻想对象之一。

在洗手间,一脱裤子,我老二应声弹起。把美琪的白色校服裙拿起来,便闻到一阵香味,是不是美琪的体香味?

我的身材跟美琪差不多,所以很容易就穿上她的校服裙。这条裙子十分合我的身材,我看看长身镜子内的我,要是盖上脸孔,镜子内的女生简直就是美琪,除了这个美琪的小腹下面有一座“富士山”。哗!我的老二快要爆炸了!

这时,我看到旁边的洗衣机内,有一条小内裤。对了,是美琪昨晚脱下来的小内裤。一拿起来,又是一阵香味,却比清洗后的校服裙浓烈得多。这一定是美琪的体香味。

我不假思索,拉高自己的校服裙,用小内裤包夹着老二前后动起来。大约十来次后,嘉丽突然拍门高呼:“你在洗手间这么久干什么?再不出来,我便进来阉了你!”

当听到“阉了你!”这三个字时,我身体突然好像被电击一样,跟着快感充满全身,下体的火山爆发了!一个美少女说阉了我,引起的性兴奋竟然比她说跟我做爱还要强,我是不是“受虐癖”呢? 继续阅读强制穿裙

♥ 作者: ♥

倖存者

倖存者 – 蔷薇后花园

原作 – Island Riter | 翻譯 – qwerasdw

邁克在樂奇酒吧外面尋找停車位時,發現這兒比通常週三晚上要擁擠的多。樂奇是這個地區最近很紅火而且是唯一的一家“紳士的俱樂部”。邁克從他的小貨車上下來,沙礫在腳下沙沙作響。一股從聯合藥物傳來的辛辣氣味讓他眉頭一皺,那家公司在本地被稱為“農場”。這氣味每天彌漫在整個鎮裏,尤其是在主製造場附近。通常邁克會忽略他們,不過今晚它讓他想嘔吐。

聯合藥物是一家由多家制藥廠組合起的大公司,給這個小鎮提供了75%的經濟來源。在這個小鎮上,如果你不是為聯合藥物工作,那麼你就是為它提供服務或者原料。因為科學的進步和過度的競爭,聯合藥物在前幾年陪了不少錢,這讓小鎮的經濟不那麼景氣。農場的股票已經降到了危險的程度,幾乎就要被對手並購或者破產。但是一個天才的,但是偶然的發現讓這個企業恢復了活力並且成了一個讓人恐懼的巨無霸。

一種被稱作‘重生’的嶄新化合物,現在正被廣泛使用,用來促進組織生長。聯合藥物是它的唯一生產商。它有98%的成功率幫助患者的神經,組織纖維乃至是斷肢重新連接生長!很簡單的,重生讓聯合藥物重新成為了華爾街的寵兒。

不幸的是,重生對異體器官移植沒有任何作用。它沒法成為兩個不同細胞結構間的橋樑。不過感謝布希總統對幹細胞研究的政策。聯合藥物已經差不多準備好了一種新的化合物,他們稱之為‘阿特龍’,它可以人工複製那些初始細胞。這種藥物被認為對治療帕金森症等許多症狀很有潛力。聯合藥物的高層知道他們正在創造另一個數十億美元的專利,頂尖的研究組被投入到這個方向,邁克就是其中一個實驗室助手,負責穩定部分實驗過程。

在連續三周沒有休假而且每天最少12小時的工作以後,傑裏,邁克最好的朋友,邀請他去工作後喝一杯。考慮到最近連續夜班和支票簿上馬上會出現的獎金數字,邁克覺得琳達大概不會注意到他今晚的活動或者是花銷,他很贊成傑裏的提議。

傑裏和邁克20多年前在布裏奇斯夫人的幼稚園時就認識了。邁克第一天見到他時,傑裏正在牆角大哭,於是他給了傑裏一些糖果。從那以後他們倆就是一對不可分開的好哥們。

在初中時,傑裏給邁克看了他的第一本花花公子,這是從他老哥的收藏裏面偷的。在高中時,邁克和傑裏一起找‘五姑娘’第一次嘗到男人的味道。到了大學時,他們住一個寢室,不過傑裏的晚上總是在課外輔導,而邁克則是在補上化學課。

大學畢業後,聰明的傑裏在一個研究組裏找到了位置,不是別的,正是聯合藥物。理所當然的,他為他的朋友邁克在這兒也找到了一個位置。

邁克在停車場沒看見傑裏的車,他朝著樂奇走去。酒吧上面閃爍著耀眼的招牌,那是“炫目的格洛尼亞”和她44FF龐然大物一般的胸部。邁克看著這個廣告想著這種尺寸真的是自然生長可以達到的麼?不過他並不太關心答案,他走進酒吧。

突然的昏暗讓他的眼睛有點不太適應,他給了大塊頭看門人十塊錢小費,然後走到門裏的吧台旁。這個看門人的個頭也讓他懷疑是不是自然生長的。

邁克享受著酒吧裏的氣氛,喝著一杯冰科羅拉酒,特別是強烈的酸橙味讓他著迷。他並不急著等傑裏過來。空氣中飄著淡藍色的雪茄煙霧,邁克以前也抽煙,他對這個味道也很欣賞。

喝了第二杯酒以後,邁克的身體開始在酒精的作用下起了反應,他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那些舞女的身上。傑裏很對,沒有娛樂不停的工作只會讓你自己搞成一團糟。

“先生們,讓我們為這些美麗的女士和她們的努力工作鼓掌。”一個司儀的聲音響起來。“讓我們向主舞臺上的達斯蒂和副舞臺上的芭比說再見。現在歡迎我們的新舞者。可愛的譚婭正走到副舞臺上,我們豐滿的舞者,炫目的格洛尼亞會到主舞臺上。起立吧男士們!”

想瞥一眼格洛尼亞都不可能!男人們全都擠到舞臺前去看她難以置信的胸部。邁克只能偶爾看見她的一縷金髮。

放棄了格洛尼亞,邁克開始把注意力轉到譚婭身上。她真的很可愛,帶給邁克的感覺比他想的還要多。她長長的栗子色的頭髮和天使般的面孔讓她像一位電影角色,不是那種跑龍套的角色。邁克從酒吧招待那兒換了一大把一美元紙幣,然後走到他的目標旁邊,更加的接近,更加的仔細看著。

大概一英寸長的棕色粗乳頭從譚婭中等大小——在這個地方指的是36D——乳房上挺出來。邁克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愛好大乳房的男人,這一對看起來真好,乳頭是他見過最大的,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她的屁股有南方女人的特點,正在合他胃口的搖擺著,讓他著魔。 继续阅读倖存者

♥ 作者: ♥

人豚

人豚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初明境况

制豚司有言曰:“人豚者,彘也,然微末处略有不同。为彘则须剔其面上三物,使之耳鼻口感官尽失,豚者莫行其事,仅去四肢而已矣。
R国处刑院下辖制豚司,是R国最专业的人豚制作中心,长期处理R国乃至国外一些极端犯罪分子的特殊处刑,即将罪犯制作成人豚供各国上层阶级玩乐——当然,如果你足够有钱,他们也不会拒绝私人订制人豚玩偶。
“李先生您确定要将您的宠物制作成豚俘?”
“恩。”李澈回答的很快,这件事他来之前已经思考了足够久,现在终于下定了决心。
“最后确认一遍,您的宠物将会接受清洗灌肠、制乳泌乳、人造阴道以及最终切割等全部调教和改造。如果您无异议,请在这份合约书上签字。”
“……没有,没有异议。”李澈从制豚司工作人员的手里接过纸笔签上名又递回去,这份合约就算正式生效了,而简的命运也将随之改变。
“那么您的宠物我们已经接收,请您五天之后过来取走成品。”工作人员一丝不苟的履行着他的义务提醒。
……
简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插满管子躺在一张宽敞的医用平台上。
“11号醒了。”
“要开始工作了啊。”
伴随着“嘀”的一声,连接他手腕的感应装置向制豚司控制中心传达了他醒来的讯息,负责他的两位工作人员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说道。
“额……”简瞪大了眼睛,他发现他的脖颈处又被戴上了久违的控声项圈,而且收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以至于连呼吸都有点困难,更别说进食了,不过他不用担心饿死,因为有一根鼻饲管直通入胃。
“阿李这次果然生气了……”简闭上眼睛痛苦地想,这次恐怕难以挽回了吧,算了只要能减轻阿李心中的恨,他怎样都无所了。简想调整一下自己现在仰面朝天的姿势,却突然觉得四肢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
“不用白费力气了11号,你的身体现在不属于你。”
“不要乱动哦,我们已经给你注射了肌肉松弛剂。”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的传来,前面那个低沉而严肃,后面的则略显年轻活泼。
简艰难的扭头朝音源处望去,黑暗里走出两个男人,看外貌都是典型的R国人,年长的那个长着一张方正的国字脸,一头黑发严密的梳向脑后,嘴角微微下撇,显得有些不近人情。而年轻一点的那个头发黑的发蓝,应该是R国权贵之流。这人虽然嘴上说着温和的话语,一双狭长的凤目却藏在金丝眼镜后面微闪着寒芒。
“他们是谁?阿李把我转卖了??”简心中胡乱猜测着,两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朝他越走越近,他有些慌乱了。
“嘀嘀嘀——”年轻人低头看了看手里响个不停的感应器,轻笑着对身旁的同伴说道:“云叔,11号怎么这么紧张,我们是不是要给他解释一下他现在的处境?”
“恩,明之你来。”被称作云叔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示意年轻的那个去说。
“咳咳,”年轻人从简平台下方的夹层里抽出一张写有字的纸,“11号…唔,你主人给你起的名字是叫简吧?那么简,你知道你现在实在什么地方吗?”简疑惑的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
“你现在在帝国制、豚、司。”年轻人给了惊呆的简一个大大的微笑,“你的主人呢,委托我们把你做成他想要的样子,他说你是一个不错的宠物,我相信你一定会配合我们完成这个改造过程,嘛,我和云叔是你的负责人,我叫钱明之,希望我们相处愉快……你接下来……”
简只听到制豚司三个字就已经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后面钱明之还说了什么他根本就无心去听。他当然知道R国赫赫有名的制豚司是做什么的,原来阿李竟然想把他做成人豚?!他的心凉半截,纵使他已经决定豁出一切,全身心去弥补李澈的恨意,他也没想到李澈会做的这么绝……简绝望了,他默默的偏过头,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嘀……嘀……”感应器的声音渐渐放缓。
“OK~11号的安抚工作已经完成,云叔咱们开始吧。”齐云无语的点了点头,钱明之刚才的语气分明就是在恐吓那只宠物,不过最终目的达到了就好,一只豚俘而已,用不着他们多费心。

第二章 尿道清理

“第一步先来给你做一下全身清理吧,”钱明之一只手托起简软软垂下的阴茎,另一只手朝齐云打了个响指,“云叔,把他阴茎的控制器全部打开。”齐云捏着李澈给他的遥控器按了两下,简输尿管和输精管里植入的两片关卡都完全开放了。
“诶,竟然没有漏尿?”
简有点庆幸此时膀胱里没有贮存尿液,否则他就要忍受在这两个人面前失禁的痛苦了。然而他并没有高兴多久,钱明之从齐云手里接过了两根粗细不一的透明导管,他先揉搓了一通简的阴茎,直到它燥热发红——简有点动情了。
“够了。”齐云一直在旁边观察简的反应,“11号已经微勃起了。”
“恩。”钱明之也觉得差不多了,这是情理宠物下体前必做的一道工序,可以使被清理者下体两孔放大而又不至于完全勃起达到巅峰,便于他们深入清洗。
言罢钱明之先捏起较细的那一根导管,这两根导管的末端皆覆有细碎的软毛,有点像柱体状的牙刷,只是刷毛更软而已。
简看见钱明之捏着这根奇怪的导管伸向他的阴茎,想也知道他要做什么,然而简现在只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毫无反抗之力。
“输精管的开孔怎么还是这么小,估计他之前都没有什么机会射精吧,看他控制器植入的位置偏下,输精道里应该没什么积垢。”钱明之抬头对齐云说道。
“例行公事。”齐云丢下四个字。
“那云叔,给我一副手套。”钱明之有点轻微的洁癖,他戴上手套才继续开始摆弄简的下体,他一只手握住简半勃的阴茎,食指伸长绕着简龟头的边缘慢慢打转,酥酥麻麻的感觉顿时从下体源源不断传来,简的背脊不由得挺了一挺,钱明之的手指纤细而修长,由于戴了手套的缘故触感有些粗糙冰凉。
“呼……”简感觉钱明之的手指已经慢慢绕到了他的马眼,在那处孔洞有节奏的抠挖着,“唔……恩……”最细嫩的地方遭到这样促狭的对待令他不得不频繁的调整呼吸,如果不是脖子上的项圈,他这会儿恐怕已经惊叫出声了。
钱明之又抠挖了一会儿,简的输精管终于全部打开,开始冒出一些晶莹的液体,“注意不要让他射精了,控制器可是完全打开的。”齐云在后面提醒道。
“我知道。”钱明之复又拿起细管,在简被体液润湿的马眼处戳了戳,选了一个合适的角度,缓缓插了进去。
“好舒服……啊……不……不应该这样的……啊……”简清楚的感觉到下体异物的入侵,然而却毫无痛感,钱明之的动作足够温柔,细管上面的软毛如同无数微小的触手轻柔的抚摸着简敏感的肉壁,恍惚间简竟然还有种舒爽的感觉,他想要喷发,涌出的精液却被细管尽数堵截在里面,只能一点一点的漫上来,而软毛在浸润到精液以后却微微变硬,即使钱明之抽插旋转的力度不变,简还是感到了一丝略微的疼痛,但是这种疼痛并没有令他感到不适,反而混合着麻痒带给他更大的快感,他的脚尖忍不住勾紧在一起。 继续阅读人豚

♥ 作者: ♥

雌化工厂

雌化工厂 – 蔷薇后花园

我出生在内地一个小镇,生活在这种地方,你或者去种地,或者为镇上唯一的工厂打工,否则就只能离开这里。我不想为那么一点钱做一个辛苦的农民,但我又上起大学,就这样,最终,我还是进了镇上那家有几百人的厂里。

TriCounty 是当地的一家小公司,它生产高档服装已经有75年的历史。最近公司有了些新发展,它已经达到上市规模,但是由于太多的债务,董事会刚刚撤消了总经理的职务。我们都在担心自己的饭碗,如果工厂关门,或者他们把业务转移到劳动力低廉的海外,我们该怎么办?生活是艰难的,离开这家工厂我们只能背井离乡,去外地做苦力。我们都在等待,在开始全天的工作之前紧张地等待着新的CEO出现。

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子走向麦克风,她有着灰色的头发,淡淡的妆和非常严肃的表情,这位一定是新来的秘书。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埃莉诺 阿尔佛雷德逊,我是TriCounty公司的新任CEO。”

人群中传来小声的议论,哪来的丫头片子?许多在流水线上工作的家伙还从来没有让女人指挥过,这下可麻烦了。

“我首先要说的是,我知道你们都很担心自己的工作,我可不是一个只知道赚钱的无情男人,我是女人,我关心你们并了解你们的感受。

这样的话并没有得到大家的回应,下面在窃窃私语,甚至还有嘘声,厂里的工人门不关心感情问题!我们只关心自己的饭碗,而不是听一个小姑娘的废话!

“我知道让一个女人当领导会让你们中的一些人很不舒服,但请相信我,最后你们会发现我们之间会形成一种平等的关系,我们都一样,即便大家在一起,我——一个女人,对你们来说也不再是问题。”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嘘声,还夹杂着一些嘶嘶声,下面的噪音更大了,你没办法和这些家伙讨论感情和平等之类问题,然后还指望他们开心!咄。

“对于你们的未来,我有些事情要事先声明。首先,我宣布一个新计划,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获取公司优先认股权,如果有了更多的股权,你们将更关心工厂的发展,更好的工作,而且我们还会推行利润分成制度,只有公司运转良好,你们才可能更好。

还不错,这引来一些低声的赞许。

“其次,为了在市场上获取更大的利润空间,TriState从现在开始转为只生产女装。”

下面又是嘘声一片。

“最后,为了培养团队精神,我们将统一男女工作服,厂里每一个工人都要穿相同的服装,因为我们将会是平等的。”

就象他们在俄亥俄州那些日本的汽车厂所做的,我猜想。

然后她告诉我们在为未来的几个星期她会征求更多员工的意见,而对于一些重要的决定都要通过投票表决,我们将来会采取新的方法和程序,即将采用类似“JustInTime”的新价值体系,那或许也来自日本的汽车厂。

最后,她宣布了新的领导班子,所有高级管理职位,CIO,CFO和COO现在都是女人!她有了一个完全女性的管理团队,这也好,或许她们能更好地了解女装产业,只要我们能保住饭碗,我才不关心做的是什么。***

新的领导班子成立几个星期后,车间里慢慢地有了少许变化,其中一件事就是她们把运货车刷成火热的粉红色,并声称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它比黄色更醒目,这有助于减少意外的发生。新发的工作服带有淡淡粉红色,我们并不喜欢。

此外,我们的新经理温蒂,从现在开始每星期召集大家开一次会,她让我们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不要有思想包袱可以随便提意见。一开始我们不敢太放肆,但是不久之后发现她们其实很愿意听建议,如今我们已有几分喜欢这个新CEO了。

三星期之后,我们和首席财政官(CFO)嘉丝玟 威廉姆斯 开了个车间会议。

“员工伙计们。”她说,“我们有一个紧急决定,如你们所知,TriCounty过去几年的财政状况一向都很糟糕,很多同行的公司都开始准备裁员,但是我们会努力创新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下面传来低声的赞许,甚至还有一些零星的掌声。

“为保持创造性,我们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你们”将有最终发言权。过去我们的新产品线上出了一些质量问题,我们把一种新型服装投入市场,它经过了质检,但是市场只有一次机会让我们获得高额利润回报,它占据了我们很多的业务量,如果我们找不到正确的方法,这会让你们丢掉工作。

“以前的管理团队已经在外面雇了一家公司帮我们,我们给他们送去了我们将要推销的新服装样品,他们让它们通过了全部检查,然后将报告返回我们。然而,我们觉得这样做的代价太高昂了,和他们续签合同的花费超过雇30个你们。”

“因此我征求你们的意见:我们有一个选择,我们能进行内部测试,并利用我们已有的人员——你们,”(她指向听众)。“或者我们可以保留测试公司,但是被迫解雇你们中30个人。”(下面嘘声一片。)

“有问题么?”

“我们需要做什么?”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们将要求你们现场检验新服装,我们会让工人们穿着它们值班,然后在下午下班时把它们交回来。我们不能让它们离开工厂,因为它们还没有上市,但是如果几个星期就穿旧了,我们会得到一个非常好的反馈意见,并能在上市之前解决问题。”

“那么你说刚才说什么?有多少人希望内部测试?”

在场的每个人都举了手,谁会愿意下岗呢?这可是你自己的工作。

“哪位希望继续保留那家合作公司?”

沉默。

“通过!”

长时间的鼓掌,三十个岗位得救了!

“这位是堂娜劳伦斯女士,她会告诉你们关于我们最新的产品线,以及哪些测试是你们必须要做的。”

堂娜是一个充满魅力的性感女郎,人群中传来阵阵口哨,她看起来就象我们的广告模特。

“好了,”她说,“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想提醒你们关于合同里的部分内容,你们签定的是一份内部条款也就是说你们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未上市产品的信息,可以么?”

大家点头同意,类似这种情况我们已经被提醒过很多次。

“我们新的产品线将会是能改变市场的革命性内衣。”

一个模特走了出来,就象杂志彩页里的金发少女,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袍子。

“请看最新的极品曲线!”

模特落下她的长袍,当她的胸部露出来时我们眼睛都直了。她戴着红色的胸罩和与之相配的内裤,她的乳房是完美的!明显的乳沟以及略微的上翘,这会诱惑男人的,哇!她开始在台上展示自己……

“这种新型胸罩强调舒适、支撑和塑形的设计理念,按照科学的设计方法而设计,它对男人具有最大的吸引力,这是市场上最性感的胸罩,它不仅增强了乳沟的效果,还能让乳房略微上翘,就象一个含苞待放的少女。大部分男人的原始本能会被这样的女性所吸引,因为这意味着她们拥有更强的生育能力,因此我们会更好的改善乳房的形状,让它更有吸引力。” 继续阅读雌化工厂

♥ 作者: ♥

奇妙馆之男孩变女神

奇妙馆之男孩变女神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一月初的一个普通下午,王姐坐在奇妙馆的门店里,微笑着听几个雇员和几个熟客正在那里聊天扯淡,这时,店门上的铃铛突然响了起来,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店门被推开了一道缝,一个小小的身影正站在那儿,那身影看到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他,似乎是被惊了一跳,他的脖子向后缩了缩,把整个身体,都躲到了门后面。

“别害怕,进来吧。”王姐站起身,缓步走到门口,对着门外的人,柔声地说道。

晓东看着王姐那双大红色的眼眸,脑海中一阵恍惚,等他再次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王姐牵进了屋里,站到了围坐在沙发上的众人面前。

而此时,沙发上每一个人的注意力,则都集中在了晓东的身上。晓东的下半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一双又细又直的大长腿被裤子包裹得紧紧的,展现着那迷人的线条,而他的上半身却是一件非常不合身的外衣,宽宽大大的衣服掩盖着让人浮想联翩的身材,再向上看,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长长的睫毛又翘又卷,蓬松的齐耳短发看上去非常的柔软黑亮,微翘的鼻子、粉红色的小口也全都恰到好处地点缀在那张小巧精致的圆脸上面……

好清秀的一个妹子啊!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疑惑,这个清纯可人的小姑娘,究竟为何,会出现在这个以淫乱和重口所著称的奇妙馆里。

“你好,我姓王,你可以叫我王姐,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王姐问出了众人的心声。

晓东低着头,双手在身前握在一起不停地摩擦,他的目光在王姐的脸上和地面之间来回跳跃,使得那又黑又翘的睫毛呼扇个不停,他那白皙的脸蛋上明显泛起红润,那半抿着的嘴唇几次微微张开,却又半天都没有真的说出些什么来……这像是被吓坏了的小白兔一样的表情,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萌生起各种不同的心理反应。

“我…我听说,这里,可以,帮人实现愿望。”晓东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羞涩地开了口,那甜美但略显中性的嗓音从那两片小小的嘴唇里飘出来,声音柔柔的,让人听了感到一阵发自心底的酥软。

“是有这种说法。那你,究竟是想实现什么愿望呢?”王姐微笑着,继续问。

晓东的脸更红了,他紧紧地盯着地面,像是恨不得要把地板给看出个坑来,“我…我想,变成一个性感的美女,就像…就像橱窗里的那些雕像一样。”

晓东的话音一落,沙发上的众人嗡的一下就炸开了锅。“你想变成那样?”“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你不就是美女吗?还要怎么变?”“你很可爱啊,变成那样有什么好?”“你说什么呢?变成那样有什么不好的?我就喜欢那种的。”“废话,你当然喜欢,不然你来这干什么?但是这个小美女干什么要变成那样?”……

众人七嘴八舌着,晓东的脸从脖子一直红到了耳尖,他的身体也开始发抖,畏畏缩缩的,显得更加的楚楚可怜了。

“我…我不是美女,我…我想变得性感一些,我…我想要凹凸有致的身材。”晓东的声音非常小,在各种嘈杂的争执声中,几乎就无法被人听到。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变性?变成女人吗?”王姐的语气依旧淡淡的,她平静地继续问晓东。

听到这话,正在热烈讨论中的众人就像是被按了静音键了一样,瞬间全都闭了嘴,他们用各种不同的表情再次看向晓东,屋内又安静了下来。

“哈!我就说,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沙发上一个穿着女仆服饰的女工作人员两眼放光,她兴奋地大叫着,然后,被王姐瞟了一眼,又缩回到了沙发里去。

“我…我不是男孩子。”晓东的声音颤抖着,哽咽着,“我…我只是…只是长了男孩子的身体。”

那双硕大漆黑的眼眸泛起泪光,湿润、朦胧,晶莹的水珠挂在长长的睫毛上,但却并没有真的滴落,那小巧的鼻翼有些微微抽动着,伴随着嘴唇的颤动、眉头的微皱、脸颊的羞红……那种无助,那种伤感,那种似乎一碰就碎的娇嫩柔弱,撩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神。

“CTMD,我不行了,我要上楼上泄泄火去,真TMD受不了。”一个彪形大汉,边说着,边半弯着腰,冲向了通往楼上的楼梯。

大汉的举动引来了众人的大笑,但笑声过后,几个人相互看了几眼,却也都低下头,默不作声地离开了沙发,向楼梯走去,只留下了几个女士和工作人员。

王姐对众人的离开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她看着晓东,柔声安慰着,“别紧张,有什么想要的就说出来,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不知道是王姐的话还是语气给了晓东鼓励,他抬头看了王姐几眼,舔了下嘴唇,恢复了镇定,“我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女孩子,我喜欢花边、裙子和洋娃娃,但是,我知道,我…我不是。”晓东边说着,边又开始沮丧,“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停地告诉我,我是男孩子,我不应该玩那些东西,我应该打扮得更男性化一些,我的动作应该更粗野,我的说话方式应该更大胆……可…可是,我做不到。

“小的时候还好,跟女孩子一起玩也没什么关系,但随着年龄增加,我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虽然我并不长粗重的体毛,胡须也一直都很软很少,在可以拔除的范围,但是,我依旧不可能和女性朋友一起去逛街买衣服,而这种长相也让我无法和男性朋友称兄道弟。

“我从小就没有父亲,我的母亲虽然并不明说,但我也能看出我的古怪让她非常为难,我恨我的身体,我讨厌我下面那个恶心的东西,就是它让我不像一个正常人。

“但是,我并不是讨厌男人,我喜欢他们看我的样子,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也让我感到一种悸动。我也曾经有过心仪的对象,可是,可是我始终,是个男孩子,这个残酷的现实,让表白对于我来说变得不可能,就更不要提我幻想出来的那些更加深入的事情了。

“我不想再看到他们看见我身体时露出的那种惊讶和厌恶,我不想让他们光喜欢我的脸蛋,还希望他们能够喜欢我的身材,我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一个凹凸有致的女人,一个能让所有男人都着迷的女人,我想感受女人的欢愉,我想…想和我爱的人一起拥吻,一起缠绵。

“但是,我没有钱,母亲省吃俭用才供我上的大学,我不可能负担的起高额的手术费用、整形费用和永无止境的激素使用。

“前段时间,我在打工的地方遇到了一个人,他给了我这个,他说,拿着这个到这里来,一个红发的女人,就能够实现,我的任何愿望。”说到这里,晓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请柬,他痴迷地看着那张黑色的卡片,似乎就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一般。

“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来吧,想要感受女人的欢愉?我想,你确实是来对地方了。”王姐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她再次拉起晓东的手,没有理会任何人,直接向下楼的电梯走去。
“现…现在就开始吗?”晓东再次回过神来时,发现他正走在一条昏暗悠长的过道里,而且,他也完全记不起来时的路线了。

“你不想早日实现梦想吗?”王姐边推开一扇门,边对晓东说着。

门后是一个非常大的房间,与过道的昏暗不同,这个大房间里一片光亮雪白,白色的地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灯光,把一切都照个通明。

“这位是我们的新客人。”王姐对屋里的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一男一女说到,然后,她又回过头,对晓东说,“这两位是我这里的改…呃,整形医生,他们将负责你的身体改…呃,变性手术和整形手术。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都交给他们就行,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实现你的愿望,成为一个性感的美女,让所有男人都为你疯狂……当然,也有可能是反过来,不过,我想你也一定不会介意的。”

晓东并没有注意到王姐话语里的古怪,他看着屋子里带着束缚装置的妇科椅和各种形状的金属架子,看着桌子上柜子上摆放的无数不知名的瓶瓶罐罐,觉得有些害怕,而陌生人的出现,更是让他心里不安,晓东向后退了两步,躲到了王姐的身子后面。

这时,那个女医生带着兴奋的微笑,大步走到晓东面前,她热情地拥抱上去,就像是在欢迎他,然后,她趴在了晓东的耳边,说了一句与她的动作完全不符的话,“哦,我羞涩的小白兔,不要怕,很快,我就会把你变成一个淫荡的肉食兽的。”女医生边说着,边用手里的注射器刺入了晓东的脖颈,药水流入晓东的身体,晓东吃惊地瞪大了黑亮的双眼,然后,眼前一黑,身体软绵绵地瘫倒了下去…… 继续阅读奇妙馆之男孩变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