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any ♥

千年女裝

千年女裝 – 蔷薇后花园

「歡迎歡迎~~~~」在一個昏暗的石磚房間裡,響起了一個年輕女性的聲音。她正以著誇張到如同藝人上台表演般的姿態和語氣,向眼前的男子表示著自己的歡迎之意。

「歡~~~迎您的到來,魔王大人!」

對於女子的行為,從自己戒備森嚴的魔王城內被擄來,又被不知名的魔法奪去了行動能力的魔王,卻一點也不慌張,反而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女性。

注意到了魔王那如同評價貨物般的眼神,女子大方的在原地繞了一圈,還特意的做出了幾個姿態,毫不介意的將自己的魅力展現給眼前的擁有魔王之名的男子觀看。

這名女子有著一頭亞麻色的長卷髮,身上穿著由金線紅線所繡成,類似男子前世裡名為波斯或埃及的女性所穿的衣物。這套緊身的衣著,將女子身體的線條給完美的呈現了出來。

性感、美豔,是此刻最適合用來形容女子的字眼。

「95分。很好,妳會是我的收藏品中新的主角。」

「真的嗎!!真沒想到會受到您如此的讚賞,那小女子今日的盛裝打扮也算有所意義了。如果可以的話小女子還想多跟您聊上幾句,不過可惜的是,您的手下應該在兩三個小時內就會趕到,所以小女子不得不忍痛放棄。不然,今日的工作可能會無法完成,請您見諒!」

隨著女子的話音一落,數把普通的剪刀與剃刀,在魔力的操控之下,憑空飛舞了起來。靠著強化後的銳利度,開始快速的剪開男子身上的盔甲與衣物,並同時剃去男子身上的毛髮。

「嘿~妳想做什麼?」面對著女子的怪異舉動,男子的眼神中毫無懼色。

「殺了我嗎?還是想要拷問?我該不會是美人計吧。不過不管是那一種,我可以斷言,對我都是不管用的。」

大陸上的教會與各國王室,曾經為了他,而派出數不清的刺客或勇者,但毫無例外的,都敗在他的手下。男的就殺掉,女的則做為收藏品保存起來。

「請放心,接下來要做的,是您最喜歡的事喔。」

「將美女全身綑綁起來。」

當女子這麼說的時候,一套金屬製的內衣飛了過來。這套內衣的上半身是由兩個金色的金屬片所構成,剛好貼住了男子的胸口;下半身則是由金色的細鏈與一塊細長三角形的金屬板組成。金屬板檔住了男子那雄壯的下體,讓他的下腹部變得一馬平川。

在安裝好後,女子額外在男子肛門處加上了一個如同兩指合併般大小的塞子。

「這是為了感謝魔王大人您對小女子的讚美,所特別加上的喔!」

「哼~~無聊的嗜好。」

「噹噹~~再來是今天的重頭戲之一,『神秘的肉泥』 继续阅读千年女裝

♥ 作者: RainningLeo ♥

胶衣美人 第4集

胶衣美人 第4集 – 蔷薇后花园

胶衣美人 第3集

随着“哔”的一声,耳机里传来了系统提示:“检测到肛门插入,插件类型匹配,准备启动肛交模式。”

我感觉张开的排泄孔开始关闭,重新变回了5mm的小洞,乳头和尿道也重新闭锁上了。芮聆的肛门也在收缩,可是被乳胶阴茎挡撑住无法闭拢,5厘米的阴茎加上3.5厘米的排泄管,将她的肛门口撑大成了一个直径8.5厘米的正圆形,更要命的是,仔细观察后我发现,乳胶阴茎竟然与她肛门里的乳胶装置相互融合了,就像长在她肛门里一样,难怪丝毫无法移动。

“怎么啦,拔不出去了吗?”芮聆也发现不对劲了,回过头来问我。

“嗯…肯定又是新功能要启动了,别担心,再等等吧。”其实我也没有把握,万一我们就这样被用肛交的姿势锁在一起,就连门都没法出了,最迟明天中午退房时间我们就会被人发现,那可就彻底完蛋了,不过我可不想说出来让芮聆担心。

“嗯…”芮聆乖乖的点头继续趴好。

“肛交功准备完毕,结构调整中。”,就在我快要开始慌张的时候,提示音终于响了。我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原本一直拘束着阴茎的贞操装置软化了,在芮聆屁眼里强大压力的挤压下,我久违的隔着阴茎套感觉到了阴茎上的压迫感,我不禁浑身颤抖,天啦,太舒服了,虽然才锁住大半天,我却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怀念过自己的小弟弟。

“呀啊~”芮聆忽然惊呼了一声,我感觉她屁股里的肛球好像在变形,原本是球体的肛球沿着她的肛道变长延伸,将我25厘米的乳胶阴茎完全包裹在了里面,直到芮聆的肛门内全部被可以产生10倍快感乳胶肛道覆盖才停下来。肛道表面布满了小圆球,就像是一个奇怪的飞机杯。

作为贞操装置是的阴茎套本来没有建立神经连接,可是再乳胶肛道的挤压下,我发现乳胶阴茎变得越来越敏感,最后敏感度也提升到了5倍,我甚至能用阴茎数出芮聆肛道上凸起的小球数量。 继续阅读胶衣美人 第4集

♥ 作者: Akira ♥

永夜国度

永夜国度 – 蔷薇后花园

罗尔对自己被推上王座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感触。登上王位之后的一个月,总会从不知何处蹿出衣着华丽的白胡子老头老妪,沉痛哀诉着自己对前任国王——罗尔的生身父亲尼斯特十五世的忠贞,一边将涕水抹到自己的新衣服上。同时相伴左右的侍从恰到好处的哭成一团。这假惺惺的态度让年幼的罗尔非常焦躁:他在王位继承权上,处于第七顺位。在正常的情况下,王位的竞争完全轮不到他大展宏图——一场激烈如骤风暴雨的传染病,来得快去的也快,将年仅十三岁正在贪玩的年纪的他,推上了最高的位置。

“罗尔国王陛下,明天要学习骑马。”自小一直不离左右的女佣特丽斯,端着个头颇大的白匣子走进国王的寝室。个头较同龄人尚现瘦小的罗尔,正踩在铺着松软天鹅绒垫的扶手椅上,眺望后院嬉戏打闹中的同龄人们。女仆那平板干涩的嗓音在房间中响起时,惊的他浑身一震,险些从椅子上摔下去。

“我不想要跟老头子一起骑什么马。”罗尔不满的嘟囔道,眼神依旧向窗外游移。“要是跟佐德,提度斯他们一起,那倒还有意思些。”

“摄政王伯劳大人亲自教您,这是他事先送来的礼物。”

罗尔微微皱眉,伯劳虽然绝非什么年老腐朽之辈,在国内贵族中也是相当受到好评的青年。但是少年的直觉让他隐隐察觉到,这个人有些什么地方不讨人喜欢。在议政过程中,罗尔一直有意的保持与这位摄政王的距离。但是有礼物永远是好的。“什么东西,特丽斯拆开看一下。”

女佣打开匣子,用轻薄的白色纱布覆盖着的,是一双长筒的皮靴。“伯劳大人希望这双马靴,合您脚的尺寸。”

“放在那里吧。”罗尔努努嘴,兴趣迅速转移到窗外飞来的一只麻雀上。“明天早上换上就是了。”

“但是……伯劳大人吩咐我,‘请务必让国王陛下试过,如果尺码不对,会影响一整天的心情。’”特丽斯语气中,为难的成分表露无疑。

罗尔愤懑的别过脑袋。“说不穿就不穿,当国王为什么还要被你们呼来唤去的?这还有什么意思……咦?”

一个伟大的想法,突然在罗尔脑海中浮现出来。

“我现在就试鞋子,随便怎么试都可以,等会儿让我去下面花园玩一会儿可以吗?”

试穿马靴这种小事,拿来交换宝贵的游戏时间,哪怕是尚且年幼的罗尔都觉得不可行。但是这样的交换模式,拿来作为试探一定是相当行而有效的。这正是罗尔内心打的小算盘。然而出乎小国王意料的,女佣露出欣慰的笑容。

“可以哦。今晚玩多久都可以。”

“哎?”

罗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靴筒怎么这么长的,特丽斯?”

脱掉长裤,换上紧身短裤的罗尔国王赤裸着双腿,双手紧紧抓着女佣衣襟,将两只小脚往靴筒的底端滑落。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闪亮白皮靴不需要支撑并挺立在地板上,长长的靴筒几乎能触及少年国王的腰际。表面有珐琅银的漂亮搭扣和淡金色的滚边,靴尖像鸟嘴一样锐利,还有着同样锐利的金属高跟——大概是为了让年轻的国王身高能显得更有权威一些。整双马靴看起来高雅精致,更像是年轻小姐骑马出行时吸引登徒子的一样饰品。

“穿好就带您出去玩,罗尔陛下。”

女仆抚摸着罗尔的发梢,在耳边低语道。这给了少年勇气,双脚触到了有明显弧度的靴底。一种双腿被包裹的奇妙触感传来,暖暖的很舒服。特丽斯将沉浸在新奇的感觉中的少年扶到椅子上,恭敬的跪下,将连接搭扣的坚韧饰带用力绷紧。

“呜,很疼。呜。”

罗尔抗议道。但是生怕交易被取消的他,只敢将不满的情绪在嘴角表露。下半身奇妙的包裹感更加剧烈了,长靴的内壁像是活的生物一样贴合上来。靴筒的边缘顶在罗尔的屁股上,有些痒痒的。

片刻之后,特丽斯站起来,示意年轻的国王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毕。

“麻烦您试试走路合不合脚。”

罗尔试着用平常的姿势,将双脚后撤,后移重心让自己站起来。但是第一步就受到了靴子的阻碍——坚韧皮革束缚下的双腿,几乎动弹不得。在椅子上挣扎了数个回合之后的罗尔,最终选择了放弃:特丽斯用有力的臂弯将国王幼小的身躯扶持着站立起来。

“呜,哇啊!”

刚刚试图用自己的脚板支撑身体重量的罗尔,便差些整个身体扑倒在地毯上:年幼的国王从未穿过有着这样高跟的鞋子,在镜中看来,大概有十公分以上——年轻国王那毫无赘肉的双腿,被皮革包裹着更显纤细。

“用整个脚掌!挺胸抬头!”

特丽斯指示道,踩在高跷上一样的罗尔慌忙按着来做。身体的重量整个压到脚底上的时候,某个鞋底的机关发出了咯哒的响声。年幼国王的脚底,被金属细跟伸出的细小针管刺中了,开始注入什么不祥的液体。然而不幸的罗尔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继续阅读永夜国度

♥ 作者: ♥

淫乱的轮回改

淫乱的轮回改 – 蔷薇后花园

一个乌云密布的夜晚,啪啦啦一声巨雷之后,地上出现了一个如同终结者穿越是一样的圆环,只不过中间站着的不是施瓦辛格,而是一个身着黑色乳胶衣的巨乳美少女。她全身都被纯黑色乳胶包裹只有头部是透明的,漏出她绝美的面容。只见她慢慢站了起来,显露出傲人的身材,胸部高耸,一条银白色的金属胸罩包裹住了那傲人的挺拔,但仔细看去,那动人的乳房却好像在不停抖动,臀部挺翘,但胯间却被一个暗黑色的金属贞操带牢牢锁住,而且腹部不时起伏。继续向下看,两腿修长,两只玉足娇小可爱,却好似芭蕾舞演员一样,绷得笔直,仅有脚尖弯曲点地脚跟悬在空中。只见她玉唇轻启:“蜜特,我回来了,你等着。你对我做的,我要加倍奉还给你。”虽是恶毒之语,但是用她那妩媚悠扬的声音说来倒带上了一丝媚意,让人心中火热。忽然,她身上的乳胶衣一阵蠕动,胸部上下震动起来,贞操带中也传来低沉的马达声。立刻这个乳胶美女便瘫倒在地不停地抖动。过了好一会,她腰部猛的一挺,脸上透着红晕显然达到了高潮。歇了一会,她站起身来,口中喃喃道:“可恶,时空旅行耗费了太多能量,竟自动启动了肉欲充能系统,看来我要抓紧时间了。”说罢,她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继续阅读淫乱的轮回改

♥ 作者: ♥

绑架

绑架 – 蔷薇后花园

徐琳,女,32岁。身高165。体重55公斤。有着一副迷人的脸蛋。和那诱人的气质。不是一般女人所能散发出的魅力。A市一大型国营企业总裁。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总裁,在加上她那独有的气质。真的是让不少人迷到。这也注定了她的下面的悲惨的遭遇。

徐琳虽然在这个位置上已经2年了。公司在她的手上2年资金是莫名其妙的少了很多。聪明人多知道,当然是让徐琳自己给吞了。没错。所以这段时间A市反贪局一直在调查她。令她恰恰不安。

今天是周五,明天可以放假了。至少这两天可以安稳的放松下了。早晨8点,徐琳准时的来到公司自己的办公室里。心情不是太好。

“但愿今天不要在有人在烦我。累死了。徐琳边想边脱下了脚的靴子。这靴子买的有点小了。又是尖头的。有点挤脚。要不是看款式和靴筒高。自己怎么也不会买的。脱下了靴子。徐琳又把脚上的一双白色运动袜也脱了下来。里面既然还穿着一双丝袜。猜的不错应该是连裤袜。对了。徐琳虽然也才刚刚30岁出头。和所有的女人一样。非常喜欢穿裤袜。就是冬天很冷也是穿着那种很薄的那种。这样比较有种紧迫感(难道天生也对紧缚有兴趣吗?)

但是天太冷了,所以又在上面加了一双白袜。这样感觉更加的性感,同时又很保暖。

换上了特意买的那双平时在办公室里穿的毛拖鞋。刚刚还进绷的小脚立刻得到了解放。一下子松弛了很多,在加上运动袜的材质很好,与拖鞋里的毛料相互磨擦。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喂?是王总嘛?”哎,对,是我,我是小琳啊。你好啊。王总,我和你说的那事怎么样了啊。你知道的啊。最近几天反贪局一直在查我帐目呢。如果这1000多万补不上来的话。这几天就真的要传我去隔离审查了啊。到时,对我们真的不太好啊。喂?喂?喂?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徐琳放下了电话。失望了:”这个老东西,要是我出了事。你也跑不了。”哼!

“徐总,外面有两个人指名说一定要见你。”秘书通过分机打进了电话向徐琳报告。

“是谁?就说我今天谁也不想见。下星期在说!”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徐琳以为这样就没事了。没想到过了两分钟。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进来了两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一高一胖

“你们是谁?怎么闯进我的办公室?出去,在不出去,我叫保安了!”

“是徐琳吧?其中的高个子一边说一边掏出了证件。”我们是市反贪局的。现在有人检举你在织期间利用织物贪污公司公款。请你配合我们去局里接受调查。”

啊?徐琳一下子失望的坐了下来。”想不到。怎么快就来了。真的好快。

“对。我就是徐琳,今天一定能要去嘛?下星期行嘛?

“不行,来人很坚决。今天一定要去。请你快点动身。你是总裁。不会要我们动手带你走吧。还是不要让下属知道的好。

“好。好。我穿下鞋、袜。徐琳来到靴子边。拿出那双白袜子开始向脚上穿。在美脚刚离开拖鞋出来时。脚上的丝袜也清晰可见。

“哎。你不是穿着丝袜嘛?怎么还穿双白袜?还穿在这种尖头靴子里?胖子说话了

啊?徐琳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这样问。不知道回什么好。高个立刻瞪了下说话的那人。胖子似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刻正经起来:快快,穿上靴子和我们走。

“知道了,就好”徐琳将最后一只脚上的靴子拉链拉上。站起了身。穿上大衣。但她却没有注意到那高个眼中那诡秘的眼神。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车还在下面等我们。徐琳,走吧。说完。两人一左一右将徐琳夹在中间向外走去。

在公司的下面果然停在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胖子将车门打开。进了驾驶室。高个对徐琳说:”徐琳,上去吧。”徐琳很奇怪,怎么反贪局的车这么差。还不如那些开黑车的呢。但是来不及自己多想。在高个的推拉之下。也无奈的上了车。

一上了车。高个立刻将车门紧紧关好。将车窗也关好。对胖子说:”胖子,快开车。”

好来。胖子将车发动。开始上路。

在车上高个对徐琳说到:徐琳。知道象你这样的人和我们走去接受调查。人应该是怎么样的吧?我们现在已经有充分的证据知道你参与了贪污事件。所以为了防止你有什么自残或者逃跑行为,我们要对你的双手和双脚进行约束。知道了嘛?来,把手伸出来。

啊?那难道还要带手铐吗?徐琳不情愿的伸出了两只手腕。那你们铐吧。(其实徐琳应该也有这种嗜好)。

“不单是手铐还要脚铐,手和脚多要铐起来。”你现在是重犯。不过看你是个女的,要是总裁,又这么年轻漂亮。不用手铐了。用这个吧。高个说完拿出来了一套皮具出来,一只黑色的约束单手套和一只开腿皮铐,就是中间有根棍子连着的那种。

“这是什么啊?我怎么多没见过啊。徐琳奇怪的争大了眼睛,这些东西太奇怪了。真的可以铐住人嘛?自己真的要带上这些嘛?(废话,你当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了,知道你还上车吗?我这文章还怎么写:)呵呵)对,来,先把两只手放到后面去,对放到后面,放好。我和你带上。比钢手铐带着舒服。高个一边说一边把徐琳的外面的大衣脱掉。里面是一件绿色的紧身高领羊毛衫。在将徐琳的两只手臂全部拉到后面,然后先抓住徐琳的左手臂放进了手套中,将单手套向上拉了一点,在将徐琳的右手也放了进去。单手套开口有点小。高个费了很大神才将徐琳的两只手臂全部放进了单手套。徐琳感觉自己还可以把手抽出来。不算太紧。没想到,高个开始将手套向上拉。感觉一下子手套的最上端到了手肘上面还过了好多。徐琳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肘已经全部被这个奇怪的手套包了进去。这个手套上还有好多小孔,里面穿了两道细带。高个正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细带手紧。徐琳感觉自己的双只手肘全部紧紧的慢慢靠紧。徐琳想原来是这样,不过还是可以用力收紧啊。高个将细带全部整理好了以后在后面打了个蝴蝶结。徐琳心里在发笑:这个活结打了有什么用啊。 继续阅读绑架

♥ 作者: ♥

圈套

圈套 – 蔷薇后花园

转自百度贴吧

第一章 圈套

在这美好的春天的日子里玛格丽特真的对她自己感到很满意。

这天是1890年的濯足星期四(译者注:濯足节是基督教纪念耶稣的节日,在复活节前的星期四),就是那个日后以“颓废的年代”而闻名的无忧无虑、和平的时期的开端。

她精神很好地从长镜子中看她自己。即使是她最坏的敌人也必须承认她很美丽,不只是因为22岁的她有着被一件非常紧的束腹所塑造出的优美身材,还因为她费很多的心力用最时髦和优雅的方式来打扮自己。从给她带来神秘感觉的用羽毛缀成还装点着细致优雅花边面纱的帽子,到裹在一双四寸长小牛皮高跟后面系带的长靴里的小脚。她看上去好像正走在巴黎流行服装舞台上一样。

通常她穿不超过三寸的高跟鞋,因为这样比较舒服,而且在长裙下高跟鞋的高度是很少能看到的,而穿高跟真有种是在惩罚她自己的感觉。但是今天她有这样做的特殊理由,她想要在他见面的第一刻就显示特别的优越感,穿上高跟鞋会显得比较高一点。稍后她会特意让他看到她的腿,当然跟这样高的长靴肯定会让他更多注意她的容貌,而忽视正在他周围进行着的事情。这就是她方案的一部份。

她离开了镜子,回头满意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召来了她的女仆告诉马夫准备马车。在前往火车站的途中她回想起这过去的六年生活,听众父母的命令,16岁时她嫁给了一个几乎四倍她年龄的男人。这是真的,她的丈夫对于许多少女来说都是最理想的求婚者,因为他不只是一个老贵族(一个男爵),他实际上还精于工业投资,并且在1870/71年的德法战争后在柏林周围拥有许多的不动产,他还敛聚了不断增长的庞大财富。

但是一个16岁的少女除了和一个思想像是一个计算器一样的人分享她的时间和床外,还有其他的梦想。她富于幻想,但是她不能爱他。她开始慢慢接受这不可避免的事实并已经尽量地利用它。起先她的丈夫以为他可以通过和她生活和她的爱来使他自己重新年轻,但是他的性生活并没有因她的鼓励而改善,并且很快他就放弃他的尝试。她逐渐查觉到了这种不受关注的关系,感到有失体面,她渴望有那么一刻她可以发号施令。她显然不是一个她的丈夫希望找到的服从并害羞的少女。

然而她最后使婚姻得到了成功,虽然并不是她的丈夫所希望的方式。她成功地使她的丈夫接受她为一个生意合伙人。她用了六年的婚姻生活来尽可能多地学习,将和一个不爱的男人的婚姻看作是一种学校而不是一个爱人,他变成她的老师,而他也不得不承认在一段时间内她使他很高兴。当他在早先的一月份死于心脏麻痹的时候,他留给她的不只是极庞大的财富,并已教会她要完全地独立,做一个真正自由的女人。

她没有意图再次结婚,至少不是和那些几乎在葬礼之后立刻涌进她门阶的男人结婚。她知道她有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的金钱和智力。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是不顾别人的畜生,对女人都是沙文主义的态度。她所渴望的,由她的全部婚姻而总结出的,是温柔,一个几乎以女性方式来爱她的男人。

她看过一本由一位法国作家写的小说:《Faublas 骑士的冒险》,发现了一个如同她爱好的主人公。他被一个富有经验的女人引导到一种爱的方式里,在那种关系里他被装扮成一个美丽的少女被女人占有着。她也想占有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必须年轻,而且可以让她把他塑造成她所喜欢的样子。

在她丈夫突然地死去的最初的一段时间,她没有机会来实现她的梦想,但是这个梦突然因为一封信而苏醒。这封信仍是寄给她的丈夫的,是他的侄子让-马里寄来的。告诉她丈夫他在复活节期间将要毕业,他想要去柏林的大学。让-马里是她丈夫兄弟的儿子,他17年前在美国西部的小城镇内出生,他的父亲是一家铁路公司的工程师,在与一个法国女孩再婚后把他抛弃了。

她当然知道这个侄子的存在。他在一个由他叔父支付费用的寄宿学校读书,这两年他就像一个孤儿一样,他的父母没剩下多少钱来维持他的生活。立刻,她看到了这个侄子可能带来的危险。如果他叔父死时是一个单身汉他将会继承他叔父所有的财富,如果他叔父不提出留一半给他妻子的话也是这样。而且根据遗嘱的意志,在她死后他也将继承他叔父的不动产。遗嘱还要求她支付他教育的费用并每年给予他一定的收入。如果男孩能按照遗嘱获得那些的话她可是真的有麻烦了。至少,他也可以在不动产的管理中对她造成巨大的阻碍。幸运地是她的丈夫也安排她为他的监护人,从现在起大约四年之久,直到他21岁。

当她看着男孩的相片,一个主意慢慢地开始成形。为什么不试着去将男孩变成她的Faublas 骑士?他确实是很理想的类型。17岁的他明显是他班级中最小的一个。如相片所展现的,他有细致优雅的特征。学校的制服是普鲁士时代的军装,男孩们被要求留着他们的头发并束起来垂在背后。但是即使在这种军事行头中他看起来依然很优美。

她决定她要试着让男孩完全地依赖于她,远远地超过她的监护允许的范围。如此她不但可以除去危险,而且还可以提供她所渴望的特别的爱人。这个主意看上去相当完美,她用她全部的精力去布置一个计划并立刻准备开始实施。每个步骤,每件细节她都小心地计划和准备着。

今天就是大日子,圈套已经设好,而她自己就是诱饵。

“夫人是想要我去接客人还是由我陪伴去火车站?”马夫打断了她的思考。

“嗯,去接他过来,我在这里等。”她想要从第一刻起就给男孩她才是权威的印象。她平静并端庄地在马车中坐着等待他,这样他就不得不对她看并爬上来。

当马车夫和男孩回来的时候,她故意装作没看见他们,直到男孩向她致敬。

“你好,我是让-马里。”他十分礼貌地鞠了一躬。

“我是你的姑妈玛格丽特。你好,孩子,欢迎到柏林。你有行李吗?”

“没有,我将所有东西装进一个大箱子并装船托运了,是照你的提议做的。我就带了这个小袋子装了一些书和东西。”

“非常好,把你的行李票给马车夫,他会将它带回来的。现在告诉我,你的旅途如何?”

“很好,而且我一点也不疲倦,我想要立刻看看这个大城市,我非常兴奋能和你在这里见面。”

“嗯,爬上来坐下。”

他照做了,不曾漏看她一眼。很明显,他对她印象很深刻。

“让我们乘车在街道上走走。我很高兴你不累,因为我有一个约会,要去我最喜欢的流行服装沙龙,我希望你会陪我去。”

她热情地看着他并注意到她的手法明显成功了。她想要表现为他所见过的最悦人心意的女人,让他对她产生无限的仰慕,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吸引她这个很明显什么都拥有了的女人。

他无法将他的眼睛从她身上移开,并试着隐藏他的无礼注视。他只认识他的叔父,并预期他的姑妈会是相同岁数的人,虽然他知道他的叔父已经和一个年纪较小的妻子结婚。事实上她明显地并不比他年长多少,这让他很惊奇。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他立刻对她产生了仰慕。这完全是她想要的结果。

在他们上路之后,他沈默了一会儿,甚至有一点抑郁,他怀疑这样沉默是否正确,但是她让他的思维活跃了起来,她轻轻的闲谈着,不时的回答他指点的感兴趣的东西。他完全地享受了在城市中乘坐马车的舒适,他从不曾想像到柏林是如此繁华的城市。

当他们穿过菩提树街,一条300尺宽的街道时,在菩提树下的行人道上行走着的穿着悠闲的官员,优雅的女人和男人,让他惊异不已。对他来说这就是最佳的生活,他希望他很快会是他们的一部份。 继续阅读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