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RainningLeo ♥

胶衣美人 第3集

胶衣美人 第3集 – 蔷薇后花园

胶衣美人 第2集

我们小睡了一个小时,起来以后感觉体力和精神都恢复了不少,我问芮聆:“感觉怎么样?现在就开始测试吗?”

“嗯…“芮聆有点脸红。

“那么,我们要怎么测试呢?”我问。

“你不是说越性奋的话功能就会开启得越多嘛…"芮聆吱吱唔唔的小声说:“那个…你来摸我怎么样?我想先试试我身上的装备,然后我再来帮你…”

“随时乐意为您效劳。”我夸张的学着电影里管家的样子鞠了个躬。

“你滚啦,就这一次,谁允许你随时摸我了啊~”芮聆朝着我低下的后脑上就是一下,我哈哈大笑,对芮聆说:“好了好了,那么,请大小姐躺倒床上去吧。”

芮聆依言乖乖的大字型躺到床上一动不动,双眼紧闭,睫毛轻轻抖动,我悄悄的靠近她的脸,只见她朱唇轻启,满脸飞霞,鼻子里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少女幽香,忍不住轻轻的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芮聆娇躯一颤,却没有睁开眼睛。

我扶她翻过身趴下,解开她背后的拉链,从腿那边慢慢拉下她身上的连衣裙。随着裙子的退下,慢慢露出她胶衣包裹下圆润小巧的香肩。我暗暗吞了口口水,手上继续加力,芮聆也配合的拱起身子,纤细的蜂腰一点一点的展露在我的面前,然后是圆润紧实的臀部,在胶衣的紧缚之下勾勒出深深的臀缝。

芮聆害羞的蠕动起来,我开始兴奋了,加快动作将连衣裙从她的脚上褪了下来。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具洋溢着青春活力,像是初生小鹿般的少女胴体。身上虽然穿着胶衣,可是完全贴身而且按照巨乳萝莉身材调整过的胶衣,非但没有任何遮挡的效果,反而把少女的身体挤压得更加曲线玲珑凹凸有致,比完全赤裸还要诱惑。

我心中一阵激荡,右手中指沿着她的臀缝轻轻的往下抚摸,慢慢分开她的双腿,然后在她的大腿和臀部来回游走揉弄,左手则轻轻的抚摸她背部。 继续阅读胶衣美人 第3集

♥ 作者: ♥

圈套

圈套 – 蔷薇后花园

转自百度贴吧

第一章 圈套

在这美好的春天的日子里玛格丽特真的对她自己感到很满意。

这天是1890年的濯足星期四(译者注:濯足节是基督教纪念耶稣的节日,在复活节前的星期四),就是那个日后以“颓废的年代”而闻名的无忧无虑、和平的时期的开端。

她精神很好地从长镜子中看她自己。即使是她最坏的敌人也必须承认她很美丽,不只是因为22岁的她有着被一件非常紧的束腹所塑造出的优美身材,还因为她费很多的心力用最时髦和优雅的方式来打扮自己。从给她带来神秘感觉的用羽毛缀成还装点着细致优雅花边面纱的帽子,到裹在一双四寸长小牛皮高跟后面系带的长靴里的小脚。她看上去好像正走在巴黎流行服装舞台上一样。

通常她穿不超过三寸的高跟鞋,因为这样比较舒服,而且在长裙下高跟鞋的高度是很少能看到的,而穿高跟真有种是在惩罚她自己的感觉。但是今天她有这样做的特殊理由,她想要在他见面的第一刻就显示特别的优越感,穿上高跟鞋会显得比较高一点。稍后她会特意让他看到她的腿,当然跟这样高的长靴肯定会让他更多注意她的容貌,而忽视正在他周围进行着的事情。这就是她方案的一部份。

她离开了镜子,回头满意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召来了她的女仆告诉马夫准备马车。在前往火车站的途中她回想起这过去的六年生活,听众父母的命令,16岁时她嫁给了一个几乎四倍她年龄的男人。这是真的,她的丈夫对于许多少女来说都是最理想的求婚者,因为他不只是一个老贵族(一个男爵),他实际上还精于工业投资,并且在1870/71年的德法战争后在柏林周围拥有许多的不动产,他还敛聚了不断增长的庞大财富。

但是一个16岁的少女除了和一个思想像是一个计算器一样的人分享她的时间和床外,还有其他的梦想。她富于幻想,但是她不能爱他。她开始慢慢接受这不可避免的事实并已经尽量地利用它。起先她的丈夫以为他可以通过和她生活和她的爱来使他自己重新年轻,但是他的性生活并没有因她的鼓励而改善,并且很快他就放弃他的尝试。她逐渐查觉到了这种不受关注的关系,感到有失体面,她渴望有那么一刻她可以发号施令。她显然不是一个她的丈夫希望找到的服从并害羞的少女。

然而她最后使婚姻得到了成功,虽然并不是她的丈夫所希望的方式。她成功地使她的丈夫接受她为一个生意合伙人。她用了六年的婚姻生活来尽可能多地学习,将和一个不爱的男人的婚姻看作是一种学校而不是一个爱人,他变成她的老师,而他也不得不承认在一段时间内她使他很高兴。当他在早先的一月份死于心脏麻痹的时候,他留给她的不只是极庞大的财富,并已教会她要完全地独立,做一个真正自由的女人。

她没有意图再次结婚,至少不是和那些几乎在葬礼之后立刻涌进她门阶的男人结婚。她知道她有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的金钱和智力。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是不顾别人的畜生,对女人都是沙文主义的态度。她所渴望的,由她的全部婚姻而总结出的,是温柔,一个几乎以女性方式来爱她的男人。

她看过一本由一位法国作家写的小说:《Faublas 骑士的冒险》,发现了一个如同她爱好的主人公。他被一个富有经验的女人引导到一种爱的方式里,在那种关系里他被装扮成一个美丽的少女被女人占有着。她也想占有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必须年轻,而且可以让她把他塑造成她所喜欢的样子。

在她丈夫突然地死去的最初的一段时间,她没有机会来实现她的梦想,但是这个梦突然因为一封信而苏醒。这封信仍是寄给她的丈夫的,是他的侄子让-马里寄来的。告诉她丈夫他在复活节期间将要毕业,他想要去柏林的大学。让-马里是她丈夫兄弟的儿子,他17年前在美国西部的小城镇内出生,他的父亲是一家铁路公司的工程师,在与一个法国女孩再婚后把他抛弃了。

她当然知道这个侄子的存在。他在一个由他叔父支付费用的寄宿学校读书,这两年他就像一个孤儿一样,他的父母没剩下多少钱来维持他的生活。立刻,她看到了这个侄子可能带来的危险。如果他叔父死时是一个单身汉他将会继承他叔父所有的财富,如果他叔父不提出留一半给他妻子的话也是这样。而且根据遗嘱的意志,在她死后他也将继承他叔父的不动产。遗嘱还要求她支付他教育的费用并每年给予他一定的收入。如果男孩能按照遗嘱获得那些的话她可是真的有麻烦了。至少,他也可以在不动产的管理中对她造成巨大的阻碍。幸运地是她的丈夫也安排她为他的监护人,从现在起大约四年之久,直到他21岁。

当她看着男孩的相片,一个主意慢慢地开始成形。为什么不试着去将男孩变成她的Faublas 骑士?他确实是很理想的类型。17岁的他明显是他班级中最小的一个。如相片所展现的,他有细致优雅的特征。学校的制服是普鲁士时代的军装,男孩们被要求留着他们的头发并束起来垂在背后。但是即使在这种军事行头中他看起来依然很优美。

她决定她要试着让男孩完全地依赖于她,远远地超过她的监护允许的范围。如此她不但可以除去危险,而且还可以提供她所渴望的特别的爱人。这个主意看上去相当完美,她用她全部的精力去布置一个计划并立刻准备开始实施。每个步骤,每件细节她都小心地计划和准备着。

今天就是大日子,圈套已经设好,而她自己就是诱饵。

“夫人是想要我去接客人还是由我陪伴去火车站?”马夫打断了她的思考。

“嗯,去接他过来,我在这里等。”她想要从第一刻起就给男孩她才是权威的印象。她平静并端庄地在马车中坐着等待他,这样他就不得不对她看并爬上来。

当马车夫和男孩回来的时候,她故意装作没看见他们,直到男孩向她致敬。

“你好,我是让-马里。”他十分礼貌地鞠了一躬。

“我是你的姑妈玛格丽特。你好,孩子,欢迎到柏林。你有行李吗?”

“没有,我将所有东西装进一个大箱子并装船托运了,是照你的提议做的。我就带了这个小袋子装了一些书和东西。”

“非常好,把你的行李票给马车夫,他会将它带回来的。现在告诉我,你的旅途如何?”

“很好,而且我一点也不疲倦,我想要立刻看看这个大城市,我非常兴奋能和你在这里见面。”

“嗯,爬上来坐下。”

他照做了,不曾漏看她一眼。很明显,他对她印象很深刻。

“让我们乘车在街道上走走。我很高兴你不累,因为我有一个约会,要去我最喜欢的流行服装沙龙,我希望你会陪我去。”

她热情地看着他并注意到她的手法明显成功了。她想要表现为他所见过的最悦人心意的女人,让他对她产生无限的仰慕,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吸引她这个很明显什么都拥有了的女人。

他无法将他的眼睛从她身上移开,并试着隐藏他的无礼注视。他只认识他的叔父,并预期他的姑妈会是相同岁数的人,虽然他知道他的叔父已经和一个年纪较小的妻子结婚。事实上她明显地并不比他年长多少,这让他很惊奇。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他立刻对她产生了仰慕。这完全是她想要的结果。

在他们上路之后,他沈默了一会儿,甚至有一点抑郁,他怀疑这样沉默是否正确,但是她让他的思维活跃了起来,她轻轻的闲谈着,不时的回答他指点的感兴趣的东西。他完全地享受了在城市中乘坐马车的舒适,他从不曾想像到柏林是如此繁华的城市。

当他们穿过菩提树街,一条300尺宽的街道时,在菩提树下的行人道上行走着的穿着悠闲的官员,优雅的女人和男人,让他惊异不已。对他来说这就是最佳的生活,他希望他很快会是他们的一部份。 继续阅读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