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小女生

小女生 – 蔷薇后花园

嗨朋友们还记得我吗?我回来了,最近事情很多,没时间原创了(反正也是短小无力╮(╯▽╰)╭)所以转载一些文章

第一章

全场的焦点现在都在我脚下。我用鞋尖轻点着皮球,挥手指挥着队友压上接应。

「秦钦!加油!秦钦!加油!」 球场边的欢呼声越来越大,一滴紧张的汗珠从我额角流下。挡在我面前的是隔壁班那个该死的后卫,他壮实的体型几乎是我的一倍。但我的灵巧应该胜于他。裁判在不停地看表,比赛就要进入伤停补时了,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我咬紧牙关,左脚腕轻晃,那个大个子后卫似乎被我的假动作骗过了,我立刻右脚用力蹬地,以最快的速度向他相反的方向冲去。 「过了!」我心里想。可一瞬之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离开了地面,天啊,那个家伙的反应速度怎么这么快,他竟然能撤回身体又重新挡在我面前,还把我硬生生地撞飞了!皮球已经落在了他的脚下。我趴在地上,仅剩的力量已经在刚才的突破中用尽了,我再没有力气爬起来。球场边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嘘声,我把头埋在草地里,不敢接受失败的结果。比赛结束的哨声在我耳边响起,那么尖利刺耳——

「啊!」 我突然从床上直直坐起来。原来是早上的闹钟在叫。我捂着左胸口,感觉自己心跳得快要冲出来了。怎么又是这个恶梦?自从去年我们班在学校足球联赛被淘汰之后,这个恶梦就像幽灵一样不停缠着我。其实同学们赛后都在安慰我,拉拉队的小月哭着对我说不是我的责任,明年我们可以再来过,后卫田天则不断自责说是自己防守不力导致的失球。但我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我在那场比赛被对方那个大个子后卫盯死的话,比赛的结果一定会是另一个样子。

「杰森,」 我心里暗暗发誓,「今年我一定要彻底击败你!」

因为这个恶梦的关系,早上的数学课我都上得漫不经心,同桌的小芳下课后问我一个习题怎么做,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跟她讲了,答案对不对我就管不着了。她微微笑着向我说谢谢,脸上还有一丝少女的羞涩,我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下午班级足球队的练习赛一定要来捧场哦。」

她点点头说:「嗯,我们整个拉拉队都会去的。」

小芳每次在我面前就是个乖乖女的样子,其实她私下里和那些拉拉队女生在一起的时候八卦得不得了。我这样想着都觉得有点好笑。

下午的风很大,球场上草皮还没长好,有很重的风沙。我到了场边时,看到拉拉队的女孩子们在那里拿着蓬蓬球排练舞蹈。我对她们吹了声口哨,好几个女生都回头害羞地看着我。说起来小芳和小月长相和身材都挺优的,找她们其中一个当我马子也不错呢。

队长把我们召集起来,做着赛前动员:「今天的对手就是去年淘汰我们的球队。虽然是练习赛,大家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洗刷我们上次的耻辱!」

我往球场的另一侧望去,杰森,那个大个子后卫还是像铁塔一样矗立在他们的禁区线上,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奇特的微笑,像是很狡猾的样子。我心中的无名火又再次燃起,今天我一定要晃过你的防守,个人独中三球,把你彻底踩在脚下。

场边的小月她们已经举起蓬蓬球开始助威了。 「加油,加油哦!」 她们娇娇的声音听得我心里痒痒的。小芳还自己用泡沫塑料做了一个大大的「七号」形状,挥舞着为我加油。七号是我球衣的号码,我选择它是因为它也是 Beckham在英格兰队的号码。不过由于队长的喜好,我们班的球衣是阿根廷国家队的蓝白色球衣。其实我也蛮喜欢的,蓝白色带给人宁静飘逸的感觉,和我的球风相似。

比赛开始,田天在中场把球一拨,很快转移到了沿右边路快速突进的我的脚下。不出所料,和去年一样,杰森也移动到了右侧来对我进行贴身防守。我心中窃喜,来得正好,让我把一年的怨气彻底清算了吧。我再一次做出了向左移动的假动作,杰森没有被骗过,但他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因为我没有选择突破,而是直接起脚远射!球像离弦的箭一样直奔对方球门。进啊,进啊,我心里默念着。遗憾的是,对方守门员横身扑救,指尖刚刚好触到皮球,把球碰出了底线。场边爆发出一阵惋惜声。我不禁仰天叹息。杰森笑着对我说,干得不错啊。我回头瞪了他一眼。我一定会再找机会破门的。

球虽然没进,但我们队得到了一个角球的机会。田天走到场边准备主罚角球,我则在禁区里拼抢着身位,准备接应角球头球攻门。球发出来了,是一个侧旋球,球速快,而且非常刁钻地直奔球门右上角。我正好是离得最近的球员,好机会!我双脚蹬地,整个人腾空而起,全力向球的方向顶去。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又闪现在我眼前,怎么这个阴魂不散的杰森会在这里出现?他依靠身高的优势比我抢先顶到了皮球。一次漂亮的解围。场边响起对方拉拉队的欢呼声,但接着全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原来我顶球时用力太猛,身体刹不住车,巨大的惯性竟然让我的头直接撞在了球门柱上。随着「砰」的一声,我的眼前顿时漆黑一片,整个世界在崩塌,我的听觉和触觉都在迅速地消失。我在昏迷前最后感觉到的是拉拉队女生的哭叫声,还有我的身体离开了地面,被一双结实的臂膀抱了起来。 继续阅读小女生

♥ 作者: 啊我也卡了 ♥

并列人格

并列人格 – 蔷薇后花园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天了,精神上来说感觉已经要到极限了,没有进食,没有饮水,但是却完全感觉不到饥渴。没有光源,没有自由,在一个仿佛很大的房间里也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也不知为何,虽然能够呼吸,但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明明没有做过什么,身体却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疲倦。衣服仿佛是被换过了,换了一身相当轻薄的衣服,但是并不觉得冷,可能现在冬天已经过去了?

我曾尝试着在这片黑暗中狂奔,结局是我撞到了墙面,然后昏了过去,醒来后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躺在地上,站起来慢慢的摸索,得到的信息也只是一圈毫无缝隙的墙壁,我甚至在怀疑我为何还能呼吸。

贴着墙面愣愣的坐在地上,感觉脑子里已经快要不能思考了,无光,无声和来源不明的疲倦叠加在一起简直要把我逼疯,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会死在这么……

不,不能这么想,这么想下去我会疯掉的,快回忆一下,我到底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隐约还记得是在比赛完回家的路上,输掉比赛的不甘随着寒风一股脑的顺着衣领往身体里钻,走到公园的自动贩卖机买一罐热饮,坐在秋千上喝着喝着就……就……

好像是遇到了……一个阿……

咔嚓——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粉红色的强光,我下意识的抬手去挡 继续阅读并列人格

♥ 作者: baka ♥

伪娘改造药液使用说明书

伪娘改造药液使用说明书 – 蔷薇后花园

研究者写在前面的话:

亲爱的顾客,你好!
既然你从各种渠道取得了本产品并决定使用,那么从这一刻开始,或许一切劝诫已经毫无意义。虽然伪娘化并不影响生育能力和工作能力,理论上对社会及个人无不利影响,但本着人道主义,我们还是希望——请你慎重考虑。
这一切是没有回头路的,从第一个想法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

说明书正文:

适用人群:渴求猎奇性刺激的好色男性、对性别角色极度不满意者、喜欢被肉棒插烂的抖M、想体验淫荡伪娘生活者、被判化学阉割的强奸罪罪犯,以上均可适用。
不适用人群:自我道德过强者,性别认知过强者,以及无聊人士等均不适用。
适用年龄:12~45岁
处方类型:非处方药
药物效果:在周期内令你外观女性化,并辅以你的性器及心理的特殊改造,令你可以从中得到难以想象的快感和乐趣。
生产商:方舟药业
用法用量:
内服药每天一粒,持续二十一天;外敷液每天早晚各涂满身体一次,持续二十一天;菊用液每天灌入一次,持续二十一天;胸部注入剂每天注入一次,胸部外敷液应在注入剂注入后涂抹胸部并辅以按摩,同持续二十一天
药物副作用及后果:无,不如说我们的药对你来说,只会让你变得无比幸福才对。

 (重)使用过程参考性指导:

第一天:

请在最初的阳光下起床,拍下你最后一张或胖或瘦,男人味儿十足的照片。洗完澡后请全身涂抹S号瓶子的液体,涂抹过程中可能伴随发热和骚痒,实属正常现象,不必在意。
早饭后吞下J号瓶子的胶囊,可能会伴随一点性欲减退,依然不必在意。中午排便后请用H号瓶子的液体灌注菊花,坚持三分钟再排掉,无论是灌满时肚子的难受还是排掉后的快感都请忍耐。
晚饭后把X号瓶子的液体用针管打入胸部,外敷F号瓶子的液体,辅以特殊按摩手法,如果第一次你就觉得很舒服,那这是很庆幸的事,说明你胸部药物吸收不错,换句话说,你有跟大概率会是个巨乳。
睡前再涂抹一次S液,淡淡的发热舒服感觉会伴你入睡。

第二天:

次日清晨你一定会是伴随着一个春梦苏醒,并且你的春梦里只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在疯狂自慰。
对镜子你会发现你年轻许多,矮了1~3公分,骨架明显缩小,体重减少一大截,头发疯长。脸部线条和皮肤变化一定最为明显,你可以对镜子试一些中性的衣服,现在你一定能驾驭住。
用药依然和第一天一样,值得注意的是,菊花用剂将不会那么难受,你可能会开始有点享受肚子被灌满液体的感觉,这时你可以试着自慰,然后坚持更长时间,帮助吸收有效成分。
入睡前,S液体的涂抹会让你微微发热又性欲高涨,你可能会忍不住自慰几次,不必有心理压力。

第三天:

同样在春梦醒来,你会惊讶发现你的乳头变得很大,而且和肉棒一起挺着。你轻轻揉揉,微弱的电流会从乳头传入大脑。
镜子前的你脸部更加柔和,睫毛变长,鼻子变小,嘴巴变精致,这些变化都让你更秀气,测量身高你会发现你矮了3~6厘米,头发及肩,骨架已经只比正常女孩稍粗一点。
你穿上早已准备好的女装,雌雄难辨,但仔细看,还是稍有一点不尽人意。中午菊花被灌满时似乎比上次更舒服一点,胸部被注射液体后也有了变化,乳头和乳肉莫名非常敏感,你按摩着按摩着开始喘息,舒服得无法停下,一直按摩到爽晕过去。

继续阅读伪娘改造药液使用说明书

♥ 作者: ♥

水银

水银 – 蔷薇后花园

第一节

公元2073年,丹麦法罗群岛。一支全副武装的小队乘武装直升机在金泰克科技的总部附近降落。“猎犬行动正式开始。伙计们,准备好抓住那个违逆政府的混蛋了吗?”身穿全套64式辅助型战术服装的士兵们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金泰克科技的大楼。“1组到达a点,无异常,完毕。”“2组已控制电梯, 完毕。”听到部下们的报告,本次行动的指挥官,维克多上尉十分满意,“在k点集合,然后前往二层。伙计们,快点,贝塔小队很快也会过来,我们不能让他们抢了我们的功劳。”他下令道。

第二节

很快士兵们就到达了集合点,然后通过楼梯间到达了二层,不远处就是实验室大门,一名士兵将炸弹安放在门上,然后跑开了。10秒钟后,随着一声巨响,大门直接被炸的粉碎。“前进,注意观察敌情。”士兵们鱼贯而入,冲进了实验室。这时,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根长枪,从背后插穿了一名士兵的胸口,“操!小心墙壁!”维克多骂道。然后,实验室大厅的天花板上突然降下了一把机枪向士兵们开火。小队顿时损失惨重,幸存者则被迫散开作战。半小时后。德雷克中尉亲眼看到了他身旁最后一个队友中弹倒下,他知道自己现在真的是孤立无援了……更加不妙的是,他自己也中弹了。虽然得益于他的防护服,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他现在根本无法移动,只能静静的等待死亡。突然,他前方的大门突然打开,走出了一个蓝发的女子,她正是金泰克科技的ceo兼首席科学家,玛利亚-莫罗菲雅。5年前,她从她的父亲,麦克道尔-莫罗菲雅那里继承了这个公司。

第三节

“我想你也知道我是谁,不过,你不知道也无所谓。我想请你来参加一下我的实验,必须同意哦~啊呵呵呵呵~”玛利亚说,然后她有些癫狂的笑了起来。“现在,让我们开始吧~”玛利亚将一罐看起来像是水银的东西倒到了地上,然后她打开了自己的操作平台,进行了一番操作。很快,“水银”就爬向了德雷克,然后将他裹了起来。德雷克十分恐惧,但他无法移动,只能看着“水银”将他慢慢的裹起来。突然他感觉他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中弹的地方很快就不疼了,于是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他的眼睛被裹住了,什么都看不见,而且腿也莫名的发软……他感觉自己的胸口突然变大、变沉了不少,自己的腰似乎也变细了,全身都感觉快要融化了……这种奇怪的感觉在一分钟后消失了,德雷克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跟“水银”一样的银色,很重要的是,他(她?)的身体完全变成了一个18-19岁少女的样子,不过她还没来得及震惊……“觉得新身体怎么样?不过,你的旧思想我恐怕不能保留了呢~不过不要担心,亲爱的,你将会成为我的女神~”看到这一切,某个女魔头十分满意,说道。 继续阅读水银

♥ 作者: ♥

永动榨汁机

永动榨汁机 – 蔷薇后花园

头,好痛。陈安华想道。他只记得自己参加了美国旅行团,在参观休斯顿郊外的著名药物生产企业金泰克科技时,他因为肚子疼上厕所,离开了大队伍,等他回来时,参观团早就不知道去哪了,他本想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没电了……于是,他试图自己找到路走出去。突然,他感觉后脑勺一痛,失去了意识……

第一节

与此同时,公司总部,总裁办公室。“总裁,我们抓到一个在园区里乱逛的家伙,他可能看见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要不要解决掉?”在公司总裁麦克道尔的办公室内,一个保镖对总裁说。“不,唐纳德那里不是缺人吗?送过去改造之后…”总裁说。“是的。”保镖明白了。陈安华醒来了,他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变成了女性的了,震惊的他试图挣扎,但她现在的身体十分娇弱,根本没有力气,更何况她整个人都被固定在一个玻璃罩里了,她的脸上被扣住了一个面罩,一根管子直接插进嘴里面,自己的两个乳头则被连上了一个电动刺激器,蜜穴则被放上了一个联通妹汁收集器的跳蛋,后身也是连上了直接插入肠子的排泄物收集器,而其他地方则是被套上了一层金属外壳……当然,她又挣扎了很久,直到又渴又累,无力动弹为止。不知道过了多久,水和流体食物从软管里输入了她的胃里了,在解决了进食和饮水需求后,极度疲倦的她睡了过去…… 继续阅读永动榨汁机

♥ 作者: ♥

永恒的女王

永恒的女王 – 蔷薇后花园

星历2334年,虫族入侵银河系,摧毁了数百个有生命星球,但很快在各国的联合绞杀下全军覆没,在最后的天鹰座阿尔法战役中,人类联邦舰队重创并俘虏了一只虫族母虫。在母虫大脑内植入了正电子刺激器(用于控制母虫)后,母虫被安置在天平座贝塔进行研究。2356年,由于操作人员的失误,正电子刺激器被烧毁,同时母虫的大脑也被严重损伤,母虫在获得自由后,带着安放在其身上的研究站逃离了天平座贝塔……

第一节

塔曼醒了过来,在刚才的混乱中他的头被撞到了,昏了过去。他当时就记得研究站里的另一个人,他的导师,维克多博士,大喊一声:完了,我操作错了!然后就是一声巨响和母虫那极其古怪的哀嚎,他感觉地动山摇,头撞到了什么,就晕了过去。塔曼定睛一看,就在他身旁,博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塔曼立刻过去检查了一下,博士已经没有了心跳呼吸,显然已经死了。完了,这怎么办?其他人不在,研究站里就他和博士两人,博士已经死了,就剩下他了,塔曼绝望的坐在地上。很快他又爬了起来,打开了研究站内的计算机,试图确定位置,很快他就发现,母虫带着研究站,正在超空间内穿梭,无法确定位置和目标地,更无法发出信号。这下真的没救了,塔曼想,他无力的坐在地上,已经放弃了治疗,打算听天由命了。很快他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继续阅读永恒的女王

♥ 作者: ♥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补全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野生的秋山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扬基,忒斯特,把这位小姐扶起来。”詹森向另外两位小队队员使了眼色,示意他们上前,两位眯着眼睛在旁边看好戏的队员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作为回应。“不好意思失礼了,女士。”扬基装作伸手搀扶女孩,错手一把按在波涛汹涌的胸部上,女孩发出淫糜的喘息声。

“你怎么笨手笨脚的!小姐我不会做这种事,我保证。”忒斯特一把挽住女孩鲜红色的细胳膊,把她拉起来,臀部却毫不客气的开始在圣洁的婚纱上蹭来蹭去。“小姐您的内衣真是别致,这是手套吗?看不到接缝啊,连到胸口上了吗。”

扬基不甘示弱,掀起婚纱的披肩毫不客气的打量起完全裸露出的香肩与胸口。“够了,你们两个。”詹森喝止两名队员的轻浮行径,挥手让他们将女孩搀扶过来。女孩走路的样子,像是屁股夹了什么东西一样扭来扭去。身体还在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小姐看您身体欠恙,敢问贵府所在何处,如果方便我等可护送小姐归宅。”“哈哈,哈,哈……”女孩好像没有听到詹森的话语一样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开始自顾自的发情。抚摸着自己的巨大乳房开始自慰。“好可怕好可怕,主人你要让我在陌生男人堆里呆多久,闻到男人的汗臭味身体变得奇怪了……”自慰的动作变得更加激烈,女孩又一次失去平衡倒在地上。在场血气方刚的男人们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篮球样的肉团,几乎要跳脱婚纱的束缚一样在胸口上弹了好几下。扬基和忒斯特笑得直不起腰,詹森戏谑般清了清嗓子,纳贾尔红着脸看别处。“我们快把这姑娘送到最近的村子去吧队长。”纳贾尔建议道。詹森无视年轻人的提议,径直走近女孩,一把脱下裤子露出早已涨大充血的阴茎。“母狗你就想要这个吧?”用肉棒拍打她白嫩的脸庞。看见肉棒,女孩的眼神像看到了糖果的小孩子般充满渴望。“想,想,想……但是不是这,这里……”“主人说,去,那边……森林……”詹森呆了一下,肉棒开始随着思索变软,然后提上裤子,痛快的一拍手。“走,伙计们。今天有肉吃了。”扬基和忒斯特哄笑起来,纳贾尔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小的们,带这母猪去那边林子里。”“小子,你个雏就别跟着去了,给你个任务:沿着森林边缘,巡视一圈,应该会有有钱老爷的车马停着。你看有老爷样的人物从林子里出来时候,人多,向他讨几个赏钱。人少,见机行事。”詹森做了个劈砍的动作,迈开步子消失在密林里。 继续阅读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补全

♥ 作者: ♥

壁橱

壁橱 – 蔷薇后花园

第一节

当我十三岁那年,我有了第一次的偷盗行为。我趁父母去外面工作,姐姐艾莉丝也不在家的时候,进了她的房间,从她的小猪储蓄罐里偷了一些钱出来。姐姐有时候去帮别人照顾小孩,得到别人的一些报酬,所以她有一些现钱存放在房间里,而我,父母给的零花钱是从来不够花的。

所有人都不在家,整个家里就我一个人。我放心地做这样的勾当,也不怕被家里人发现。拿了一些钱后,我放进自己的口袋,就准备离开姐姐的房间了。

我转身的时候,目光落在了地板上,在那里,放着姐姐艾莉丝的一件胸罩。看着胸罩,我莫名地感觉到一种兴奋,是的,我根本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我弯腰拾起胸罩,看着它直入神。

也许没有人能明白我的情绪,要知道,对于我的姐姐来说,我从来就没把她当成一个女孩,她是我的姐姐,也就仅仅是我的姐姐,我从来没有对她有任何的兴趣。但她的胸罩却让我着迷了。

我将胸罩带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放在手中摆弄着,想象它是如何罩在一个女孩的乳房上。然后,一个主意从我的脑子里冒了出来,为什么要凭空想象,自己穿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我脱掉身上的衬衫,将胸罩穿上,然后又在外面穿上自己的衬衫。对着镜子我转了个圈照了照,我看到了胸前有了伪装出来的突起,感觉到全身都轻飘飘的,很美妙。

接着,我又感觉到自己做的这些全都是错事。我很快脱下胸罩,将它放回到原处。然后就带着偷姐姐钱出门玩去了,当然,我有意识地忘记刚才做的那些事情。

但从那天起,我就迷上了姐姐的衣服。当我看见晾衣绳上挂着艾莉丝姐姐的裙子的时候,就有一种想要穿上它们的冲动。我会看着那些裙子,想象着它们穿在身上的感觉。

当艾莉丝姐姐和她的朋友一起出门,而我又是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就会溜进她的房间,将她的一些衣服穿在身上。当然,做这些事我都非常小心,没有一次让别人发觉。

艾莉丝姐姐在以前,在还没有认识她现在的朋友的时候,她最喜欢穿的是粉红色的衣服,无论是内衣还是裙子。但现在她的朋友全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就连她们的头发也是黑色的,甚至她们的手指甲涂的也是黑色的指甲油。姐姐和她们交往以后,穿着也慢慢变得跟她的朋友一样了。

这是我的一个机会。如果艾莉丝姐姐不再穿她的粉红色裙子,那么即使是我拿到自己的房间里放着,或者是穿了裙子,却没有将裙子正确地放回原位,她也不会轻易地注意到。

艾莉丝姐姐每天都会和她的那些奇怪的朋友出去,而且一出去就是好长的时候,对我来说这正好,我可以每天都穿她的衣服来打扮自己。

那一次,我甚至使用了她的一些化妆品,然后,当我对着镜子看时,我突然恐慌起来,我看到镜子里出现的,完全就是一个女孩的装束打扮。 继续阅读壁橱

♥ 作者: ♥

改造女装子捕获榨精产卵强制女体化改造

改造女装子捕获榨精产卵强制女体化改造 – 蔷薇后花园

第一卷

「怎么办,魔物巢穴门口部署有结界?」

一位金色长发的十五岁长相清秀的少年,身高158的样子,很是娇小,穿着白色的无袖紧身上衣和黑色紧身裤,手里拿着一根魔杖说道。

「哎呀,果然是只有女性才能进入吗?真实狡猾的魔物呢……」旁边一位金色长发有着尖尖耳朵相貌美艳的精灵少年,将手中的宝剑放下,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那么,按照之前的调查,要进去我们只能打扮成女孩子了。」一位黑色长发的少年将背后的包裹放下,打开来以后,露出了很多丝袜,短群,高根鞋等女孩子的衣着。

三个少年脱下身上的衣服,赤身裸体,开始换上性感的女装。

「我看,我们干脆也起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吧,这样才更有意思呢……」

「那我就叫菲莉」金发少年将一个红色的丝斤扎在了脑后的发间,一双绿色的媚眼大大的,鼻子和双唇都很小巧,在脖子上系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低胸马甲,下面是红色的倒三角紧身丝衣,微微勃起的肉棒在上面凸起一个清晰的轮廓,手上穿着黑色长筒皮手套,修长的玉腿上也穿着黑色的长筒高根袜靴,看上去性感而且可爱。

「那我就叫露娜好了呢 ̄」精灵少年的头上扎着白色的丝线,穿着黄色的系脖紧身连衣露背百褶短裙,手上和修长的腿上都穿着黑色的到大腿中部和胳膊处的长筒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

「蕾丝…好了,我们进去吧。」蕾丝穿在纤细的脖子上戴着一个白色的领子和黑色的领带,黑色低胸倒三角紧身衣紧紧包裹着她嫌隙的腰肢和微微凸出的乳头,雪白的大腿露出来,穿着蕾丝花边的灰色长筒网袜和高跟鞋,手腕上套着白色的护腕。

三位女装少年说着拿起武器,走进了魔物的巢穴。

「有入侵者来了哦…」

在监视的水晶球上,三位女装少年身影穿过结界的影响清楚的传来。

「看身材好像是男扮女装骗过结界识别判定的三个绝美的女装少年哦……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派喜欢美少年榨精的魔物娘出场迎战好了,如何呢,妲克妮丝公主殿下?」说话的是一位男性恶魔。

「好,贝德,再好不过了……就让我来好好欣赏自己的魔宫建成后的第一战吧……」妲克妮丝有着一头金色的秀发,她是大魔王卡贝尔和女神奥露菲的女儿,有着极强大的魔力,并有着所有魅魔都无法媲美的绝色容颜,此刻她正穿着一件低胸的黑色镂空露背短裙,短裙由前后两片构成,旁边露出她修长白皙的大腿,修长的玉腿上穿着黑色的蕾丝吊带网袜和红色高跟鞋。

「公主殿下,要进行持久的战争需要大量的魔物战士,而您手头上只有……」

「怎么,难道要我亲自动手吗?……」妲克妮丝半闭着媚眼,交叠着双腿问道。

「不,只不过您手上魔兵稀少,而且品质不高,不如立刻产出一批,正好拿这三位绝美的女装少年作为练习的素材。」贝德笑道。

「哦,那要怎么做呢?」妲克妮丝问道。

「这可能需要您的帮助……属下有一只触手魔可以在被捕获的女人体内吸取与之相对应属性的魔力,然后产下各种魔物后代,母体越强,物后代的成长素质也越高…所以……」

「所以什么呢?」

「所以作为先发的魔物兵,我希望能以妲克妮丝公主殿下作为母体……」贝德笑着说道。

「哦……你是说,让那只触手魔和我交配,然后在我的肚子里产卵吗?」妲克妮丝单手托着下巴,媚笑着问道。

「是这样的……不知道公主殿下…」

「哼……你的胆子可真大呢…竟然敢提那么无耻的要求……想借机侵犯本公主的身体吗?」妲克妮丝慢慢的站起身,巨大的魔力从她的身上涌出来。

「属下不敢…只是长久之计,还是这样最好,等捕获了新的合适的母体后……」贝德额头冒着冷汗,连忙说道。

「……好吧……听起来倒是还不错……身为卡贝尔魔王的女儿,高高在上的公主被低级的魔物侵犯产卵……想一想就觉得很刺激呢…」妲克妮丝媚笑着站起身,跟着贝德朝产卵室走去。 继续阅读改造女装子捕获榨精产卵强制女体化改造

♥ 作者: ♥

须眉化妖 第五章

须眉化妖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104k104

须眉化妖

第五章

不知過了多久,王力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誒?又走神了嗎?」

王力的面前有一張濃妝艷抹的面容:茶色的俏皮短發,發梢則是粉色,眼角
被涂上了淡粉色的眼影。他的手中握著一面鏡子,映出自己的容貌,而另一只手
則拿著口紅。

「我剛才……是在補妝嗎……完全不記得了呢……我……應該是在補妝吧」

王力想著,然后看向四周,發現自己在一輛車上,一看駕駛座,看見自己的
的身旁是妻子麗麗正在開車。

王力看著車窗外的場景,再看著妻子,感到奇怪「我……真的是這樣的麼?」

「怎麼?一個月景色變化不大吧,不過老公做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王力的,
哦不,是妹妹」

妻子的話讓王力在奇怪的同時有股暖意升起,之前發生了什麼,腦中只有模
糊的影像,但是說不出具体發生了什麼。

「我們……到底怎麼了……現在要去干嘛?」王力捂著頭,緩緩說道,看著
她微笑的面容不知為何有種信任感和安心感。

「我……支持我……我又?……」王力開始疑惑起來,到底是支持什麼?

但是正當王力開始思考自己之前到底說了什麼的時候,大腦又開始變得混沌
起來,記憶又變得混亂起來。 继续阅读须眉化妖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