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补全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野生的秋山

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扬基,忒斯特,把这位小姐扶起来。”詹森向另外两位小队队员使了眼色,示意他们上前,两位眯着眼睛在旁边看好戏的队员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作为回应。“不好意思失礼了,女士。”扬基装作伸手搀扶女孩,错手一把按在波涛汹涌的胸部上,女孩发出淫糜的喘息声。

“你怎么笨手笨脚的!小姐我不会做这种事,我保证。”忒斯特一把挽住女孩鲜红色的细胳膊,把她拉起来,臀部却毫不客气的开始在圣洁的婚纱上蹭来蹭去。“小姐您的内衣真是别致,这是手套吗?看不到接缝啊,连到胸口上了吗。”

扬基不甘示弱,掀起婚纱的披肩毫不客气的打量起完全裸露出的香肩与胸口。“够了,你们两个。”詹森喝止两名队员的轻浮行径,挥手让他们将女孩搀扶过来。女孩走路的样子,像是屁股夹了什么东西一样扭来扭去。身体还在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小姐看您身体欠恙,敢问贵府所在何处,如果方便我等可护送小姐归宅。”“哈哈,哈,哈……”女孩好像没有听到詹森的话语一样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开始自顾自的发情。抚摸着自己的巨大乳房开始自慰。“好可怕好可怕,主人你要让我在陌生男人堆里呆多久,闻到男人的汗臭味身体变得奇怪了……”自慰的动作变得更加激烈,女孩又一次失去平衡倒在地上。在场血气方刚的男人们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篮球样的肉团,几乎要跳脱婚纱的束缚一样在胸口上弹了好几下。扬基和忒斯特笑得直不起腰,詹森戏谑般清了清嗓子,纳贾尔红着脸看别处。“我们快把这姑娘送到最近的村子去吧队长。”纳贾尔建议道。詹森无视年轻人的提议,径直走近女孩,一把脱下裤子露出早已涨大充血的阴茎。“母狗你就想要这个吧?”用肉棒拍打她白嫩的脸庞。看见肉棒,女孩的眼神像看到了糖果的小孩子般充满渴望。“想,想,想……但是不是这,这里……”“主人说,去,那边……森林……”詹森呆了一下,肉棒开始随着思索变软,然后提上裤子,痛快的一拍手。“走,伙计们。今天有肉吃了。”扬基和忒斯特哄笑起来,纳贾尔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小的们,带这母猪去那边林子里。”“小子,你个雏就别跟着去了,给你个任务:沿着森林边缘,巡视一圈,应该会有有钱老爷的车马停着。你看有老爷样的人物从林子里出来时候,人多,向他讨几个赏钱。人少,见机行事。”詹森做了个劈砍的动作,迈开步子消失在密林里。 继续阅读第一个操虫棍猎人 补全

♥ 作者: ♥

壁橱

壁橱 – 蔷薇后花园

第一节

当我十三岁那年,我有了第一次的偷盗行为。我趁父母去外面工作,姐姐艾莉丝也不在家的时候,进了她的房间,从她的小猪储蓄罐里偷了一些钱出来。姐姐有时候去帮别人照顾小孩,得到别人的一些报酬,所以她有一些现钱存放在房间里,而我,父母给的零花钱是从来不够花的。

所有人都不在家,整个家里就我一个人。我放心地做这样的勾当,也不怕被家里人发现。拿了一些钱后,我放进自己的口袋,就准备离开姐姐的房间了。

我转身的时候,目光落在了地板上,在那里,放着姐姐艾莉丝的一件胸罩。看着胸罩,我莫名地感觉到一种兴奋,是的,我根本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我弯腰拾起胸罩,看着它直入神。

也许没有人能明白我的情绪,要知道,对于我的姐姐来说,我从来就没把她当成一个女孩,她是我的姐姐,也就仅仅是我的姐姐,我从来没有对她有任何的兴趣。但她的胸罩却让我着迷了。

我将胸罩带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放在手中摆弄着,想象它是如何罩在一个女孩的乳房上。然后,一个主意从我的脑子里冒了出来,为什么要凭空想象,自己穿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我脱掉身上的衬衫,将胸罩穿上,然后又在外面穿上自己的衬衫。对着镜子我转了个圈照了照,我看到了胸前有了伪装出来的突起,感觉到全身都轻飘飘的,很美妙。

接着,我又感觉到自己做的这些全都是错事。我很快脱下胸罩,将它放回到原处。然后就带着偷姐姐钱出门玩去了,当然,我有意识地忘记刚才做的那些事情。

但从那天起,我就迷上了姐姐的衣服。当我看见晾衣绳上挂着艾莉丝姐姐的裙子的时候,就有一种想要穿上它们的冲动。我会看着那些裙子,想象着它们穿在身上的感觉。

当艾莉丝姐姐和她的朋友一起出门,而我又是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就会溜进她的房间,将她的一些衣服穿在身上。当然,做这些事我都非常小心,没有一次让别人发觉。

艾莉丝姐姐在以前,在还没有认识她现在的朋友的时候,她最喜欢穿的是粉红色的衣服,无论是内衣还是裙子。但现在她的朋友全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就连她们的头发也是黑色的,甚至她们的手指甲涂的也是黑色的指甲油。姐姐和她们交往以后,穿着也慢慢变得跟她的朋友一样了。

这是我的一个机会。如果艾莉丝姐姐不再穿她的粉红色裙子,那么即使是我拿到自己的房间里放着,或者是穿了裙子,却没有将裙子正确地放回原位,她也不会轻易地注意到。

艾莉丝姐姐每天都会和她的那些奇怪的朋友出去,而且一出去就是好长的时候,对我来说这正好,我可以每天都穿她的衣服来打扮自己。

那一次,我甚至使用了她的一些化妆品,然后,当我对着镜子看时,我突然恐慌起来,我看到镜子里出现的,完全就是一个女孩的装束打扮。 继续阅读壁橱

♥ 作者: ♥

疗养院的故事

疗养院的故事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捂脸君

此时的我,穿着一条糖果色的兔子印花吊带裙,里面是白色的蕾丝衬衣,正坐在被我称为主人的女性脚边,双膝着地。

我面前的主人则穿着一身粉色的护士服,丰满的胸部将制服衬托得恰到好处,下身是小短裙样式的,大腿上则包裹着白色的蕾丝吊带袜,和我腿上的一样。而她则坐在我房内的梳妆台前。

“来,我的小奴儿。”主人示意着我要更加靠近她一点。

我轻轻的用膝盖挪过去更加靠近了她一些,然后微微抬起头,满心期待着她下面的动作。

她从桌上拿起了一只淡色的遮瑕膏,轻轻的挤出了一滴托在了右手的食指上。

然后她的左手有些不紧不慢的向我移来。我的目光也随着她细腻修长的手缓缓移动着,我觉得我的心跳有些加速了。

她的左手托起了我的下巴,而右手的食指则触碰我的嘴唇,仔细的沿着我的上下唇涂抹着,覆盖着我原有的唇色。我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主人,我能感受到她此刻的目光都集中在的双唇之间。

“小奴儿,把嘴抿一下。”主人将唇膏轻轻的放在了一边,但依旧托着我的下巴。

我很听话的将嘴唇抿了起来,使我的双唇轻轻摩擦着,让淡淡的底色变得更加均匀。然后微微张开了嘴唇,像是为了方便主人检查一般。

主人对此还比较满意,然后又拿出了一根细长的唇刷,微微的蘸上了些枚红色的唇彩,然后又将刷子对准了我并未完全闭合的双唇。透过唇刷下产生的略微有些冰凉的触感,我能感觉到这次是在我的唇间着色。

当主人结束了对我唇间的第二次上色之后,她盯着我的双唇仔细端详着,然后又微微的向后仰了仰身子,最终满意的点着头。

在仔细的为我上好了唇妆之后,主人并未觉感到任何的疲惫,反倒提起了更多的兴致。

“乖乖地把左手伸过来。”主人再次将目光转向了我的双手。

我听从着主人的话,有些怯懦地将左手举起伸了过去。

“嗯,就是这样,嘿嘿。现在让我来给你的指甲上点色。”

说着她就拿起了刷子,一点一点的将裹着亮粉的淡粉色半透明指甲油涂均匀的刷在了我的指甲上,感觉凉凉的。接着又给我的右手每根手指都上了色。

我看着变得更加可爱的双手,不住的将他们来回的轻轻舞动着,上面覆盖着湿润的液体,有些黏稠,带着点点亮粉闪烁,心里有点美美的。

女主人望着正在欣赏自己双手的我。向前欠了欠身子,然后用双手穿过了我的腋下,想要用力将我提起,而我也顺着主人的力量,轻盈的站了起来。然后我就侧着身子被主人放到了她的腿上。

“现在看起来更加的可爱了呢,你也很喜欢这种感觉吧。”

不知怎的,主人的声音好像比刚才更加好听了。

我小心翼翼的坐在主人的腿上,面对着化妆台上的镜子,镜子里映射出的我,被主人涂上了精巧的咬唇妆,分外的清纯可爱。

我望着镜中的主人,略微有些脸红,将双手叠放在裙摆上,羞涩的点着头,并用尽可能甜美的声音说道:

“是的,主人。”

“小奴儿你没有我的话,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呢。”主人慢慢的抬起左手,绕过我的肩膀,轻轻的搂住我。

“是的,主人。”我的呼吸变得稍微有些急促起来。 继续阅读疗养院的故事

♥ 作者: ♥

蜕变:化奴

蜕变:化奴 – 蔷薇后花园

蜕变

我睁开眼睛,自己身处在一个通体银色的房间内。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脑袋里一片空白。

房间里有一张大屏幕,一个身着被黑色全包乳胶衣,头部只露出被一个白色口塞球堵住的红唇,和一双有着魅蓝色眼影的魅惑双眼,腰部被一件大红色束腰紧紧的束缚着,堪堪只有十五寸的程度。阴部开了一条口子,露出正不停吞吐着粗大肉棒的小穴,和不断蠕动着粉嫩肛门。

脚下踩着一双至少十五公分的黑色高跟鞋,脚背和腿被绷成一条直线。

女人趴在墙上,屁股高高撅起,努力摆动着,配合着男人的抽插。男人每一次挺进,都伴随着女人高昂的淫叫声。

我看的有些痴迷,身体渐渐的感到空虚,两只手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揉搓着乳房和阴蒂,小穴不断的流出大量的淫水,身体愈发变的空虚,渴望着肉棒和雄性。

我用嘴吸着自己的乳头,舌头不断的舔着心形的乳晕,大量的口水遍在身体上流淌,手指在小穴中不断的抽动着。

小穴不断的流出淫水,身下已成一片水泽,我不断的加快速度,随着一声高昂的淫叫,身体一阵僵直,小穴猛的夹紧,随即喷出大量的淫液,一波波连绵不绝的快感不断的冲击着我,深深的刻印在空白的脑海中。

房间里一直充满着明亮的光,因此我并不知道时间的流逝,每天就是不断的手淫、高潮、手淫、高潮。周而复始,性已近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中。随着不断的手淫,我感到身体愈发变的空虚,需要雄性的肉棒填满我那空虚的肉洞,粗暴的蹂躏我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天都渴望着高潮,感受那至死般的愉悦。 继续阅读蜕变:化奴

♥ 作者: ♥

蜕变

蜕变 – 蔷薇后花园

李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通体银色的房间内。除了自己身下躺着的这张两米长宽的平台,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事物。

李可对于自己如何来到这里的脑海里却没有任何的印象,他只记得最后他打了一辆车准备去酒店,其它的一无所知。

“叮”

平整的墙壁突然打开了一道门,伴随着“嗒、嗒、嗒”的的声音,走进来一个女人。

李可清楚这个女人时,他不由得吃了一惊!只见其脚下穿着一双长至大腿中部的粉色高跟鞋,鞋跟至少有十二厘米高,脚背与腿几乎绷成了一条直线,仅仅靠着四个点支撑着身体。从脚尖到到大腿浑然一体光滑耀眼,紧紧的包裹着双腿,只在脚腕和大腿处各有一条银色的圆环。束缚着不能够被脱下。雪白浑圆的屁股至少是普通人的三倍大小。而其并没有穿内裤,阴部光洁无比,阴唇从阴蒂延长至肛门向两边分开,上面穿满了金色的圆环,后者又在园环上各自挂了一排小指大小的金色铃铛,使阴唇只能向下分开。露出其中不断的往下滴着淫水的两个肉洞,肛门也变的和小穴一样,后面和中间的隔膜也都变成了阴蒂一般,三个阴蒂上各自又穿上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铃铛,迫使阴蒂只能垂直向下。

肚脐中也穿上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粉红宝石,绽放出妖冶的光芒,向下大约三厘米处粉色的阴毛被修剪成一个完美的心形。

本就细的不可思议的腰,被一件粉色束腰紧紧的束缚着。再往上便是一对如西瓜般雪白乳房,乳头各自被一个金色铃铛拉扯着微微向下,而心形的粉色乳晕边缘,一颗颗粉色的珠子,深深的陷入乳肉里。

脖子被一条粉色的金属项圈紧紧的勒住,中间镶嵌着一颗粉色的心形宝石。双手也和大腿一样,戴着一双粉色皮质手套,在手腕和手臂处又各自都有一个银色圆环

一头长长的粉色大波浪发型下是一张被快感不断冲刷的淫荡妖娆的脸,穿满舌钉形成一个十字图案的舌头不断的舔着粉色的双唇。就连鼻子上都挂有一个金色铃铛。

李可顿时感到身体变得有些火热,看着不断喘息着的女人,肉棒变得坚硬无比。直到现在李可才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而且身体呈大字形的被锁在平台上,他挣扎了几下发现纹丝不动,不由得怒气冲冲的向女人吼道“你究竟是谁,这是什么地方,为什把我锁在这里?”

“银奴说的这些粉奴都不知道,只是主人让粉奴来服侍银奴,帮银奴”。粉奴盯着李可得阴茎道,双手还不断的自己乳房和阴蒂,嘴里不断的发出娇喘!

“等等,这个女人叫自己银奴?”李可有些茫然,随机大怒“我是男人,不是什么银奴!”

而自称粉奴的女人只是一脸淫荡的表情,双眼始终盯着李可的肉棒,过了许久才道“银奴是和粉奴一样的女奴,只是身体还没有发育而已,好了,粉奴要服侍银奴了”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李可有些惊慌,怕这个粉奴对他做什么手脚。

“呵呵呵呵”粉奴发出一阵娇笑,接着便从她推进来的车里面拿出两罐液体。打开一罐没有任何颜色的液体。接着在平台上一按。伴随着摩擦声李可发现自己躺着的平台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大水池,而自己就躺在水中间的一块稍小一些的台子上。粉奴往其中倒入透明液体,搅拌均匀。李可发现自己便沉入了水池中,他在水中不断的挣扎,但由于手脚被锁住,不一会儿就失去了意识。 继续阅读蜕变

♥ 作者: ♥

须眉化妖

须眉化妖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104k104

第一章

在一栋陈旧的建筑物中,一群人带着面具的人正聚在一起,他们在讨论着什么而在他们身后几十米外的另一个废弃大楼中,一个闪光骤然而逝……

「果然,这帮混蛋在这里召开回忆,这次总算能逮到这帮混蛋了!」原来是有人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此时,他正拿着一个高倍率望远镜,仔细着观察着对面的大楼,而他的身后,则是几具尸体,似乎是对方的人,显然,为了取得这个观察点,他和地方的人马进行了搏斗,他的战术背心也被划出了几道刀痕。

王力,是C国的警察,原先在部队服役过一年,退役后经过原先的老战友的介绍加入了警察系统,因为战术素质过硬,行事果断,屡次破获大案,被犯罪分子恨之入骨,同时也深受领导器重,后来因为一次任务的缘故,凑巧进入国际刑警系统,成为侦查案情和侦查敌情的好手,这次,国际刑警组织经过严密侦查,终于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卖淫组织「极乐」的蜘丝马迹,「极乐」是世界上最大的卖淫组织,它的触角遍布世界各地,许多年轻的女孩,人妻,甚至幼女都被他们拐卖,直到几年前,轰动世界的A国国防部副部长的女儿被绑架的消息传出,人们才真正正视起这个组织,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开始严厉打击他,但是「极乐」的成员和活动如鬼魅一般,每次的行动都被扑了个空,让人不禁怀疑国际刑警内部有内鬼,可是自查了很多次,都没什么结果,这次行动,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上级只把消息告知了执行任务的王力,其他人都没有得知这个消息。

这次看起来那些家伙的会议才刚开始不久,可以趁这个机会通知支援赶来,将这些家伙一网打尽,想到这里,王力都有些激动了,想罢,他赶紧拿起了无线电开始呼叫道:「HL(王力的缩写)呼叫总部,HL呼叫总部!可以行动!大鱼已经出现,重复,大鱼已经出现!」

可是……过了许久,对讲机也没任何反应,关键时刻,对讲机出问题了。

「该死……这到底是……」

「啪——啪——啪——啪」

突然,耳边一阵鼓掌声传来,王力大吃一惊,暗叫不妙,然后瞬间拔出了手枪对准了身后,却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被人包围了,几十把步枪正对准着自己「特工先生~ 想不到你能到这里啊,我该说你是勇气可嘉呢?还是活得不耐烦了?」

王力暗叫不好,看着楼下有个阳台,王力开始想要跳楼逃生,但他正准备实施的时候,那个有点嗡里嗡气的声音又传来了:「奉劝特工先生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至少有5我方狙击手正盯着你哦~ 」

「我草你妈!」王力见大势已去,准备奋力一搏,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然后他一阵大骂,突然冲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彪形大汉,他直接一拳一个,放倒了三个人,然后拉起了一个人挡在身前,准备突围的时候,却感到脖子一痛……

「怎么……好晕……」王力的双眼开始模糊,随机倒了下去「哎呀,都说了有狙击手盯着你呢~ 只不过没说,枪里装的是麻醉弹啦~ 」这是王力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在昏暗的房间中,一个人被泡在一池绿色的液体里,脸部戴着呼吸面罩,四肢被铁环拘束着,那个人紧闭着双眼,就这样躺在里面……一动也动不了。突然,池子里的人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我……我这是在哪里……该死……四肢被什么禁锢了……?」

那个人尝试着说话,却只是在氧气面罩上的小孔里喷出几个泡泡罢了。然后,池子里的人看到玻璃罩外面模模糊糊看得到几个人影,那个人试图睁开眼睛,但是眼皮有点肿肿的,让王力十分难受,王力只好稍微看了看四周,然后闭上眼睛,王力只知道王力现在这个容器里面,还有在外面的黑影……虽然不能说话很憋屈,但是王力明白王力要冷静……之前因为打倒了三个大汉,然后大意被人用麻醉枪打中了……这次不能再出差错了,王力决定先静观其变……只是这样躺着,原来是被抓获后的王力,被转移到这里正当王力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这时口鼻传来一阵甜味,他们似乎开始从呼吸面具里灌输某种气体,王力试图屏住呼吸,坚持一会,但是……来不及了,味道开始在王力的鼻腔里面扩散开来,这时玻璃缸的地步升起了许许多多机械手,而机械手的末端带着细细的长针。

「这……这是……这帮家伙想干什么?!」王力半睁着眼睛,看到了这些,身体稍稍一颤鼻腔里的甜味更加浓烈了,这味道呛得王力头都有些晕了,这时机械手突然一动,整齐划一地把细小的针尖刺入王力身体的各个位置「唔……!」 继续阅读须眉化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