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强制穿裙

强制穿裙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 败给女同学的惩罚

我叫伟文。颖雯、嘉丽和美琪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通识教育科”小组的组员。我们正在美琪家中讨论今次的题目:“社会中的性别歧视与偏见”。

她们三人都说社会的女性歧视严重,例如有妇女去应征工作,主管见她是个女人便不给她面试机会,不请女人就是歧视。我反驳说男女的生理结构不同,肌肉结构不同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才有不同的分工,例如男人多干粗活,女人少干,这叫分工不叫歧视。男女平等,不等于男女相等。

大家辩论争吵得很利害。最后我说,男女平等,不等于男女相等,是女人走火入魔,或扭曲男女平等的意思来占便宜,例如出门吃饭几乎都是男人在付钱。难道要男人切去老二,然后才叫男女平等?

这时嘉丽突然很奇怪的看着我,接着和美琪、颖雯轻声交头接耳,然后她们三人一起大声笑起来。嘉丽接着说:“你说男女的生理结构不同,男人比女人强壮。那你敢不敢跟我拗手瓜?”

我说:“为什么不敢?”然后我停了一停,想到嘉丽是学泰拳的,而我却甚少运动。可是,话已出了口,也不可能收回。

颖雯补充说:“可是你这个强壮的男生,万一输了给这个弱质纤纤的女生,那要怎么惩罚你呢?”

我借机开天杀价,希望可以推掉这场比赛:“那嘉丽输了呢?赌注是给我全身任搓任摸十分钟,好吗?”心想,嘉丽不可能答应。

可是,嘉丽立即回答:“好!可是你输了呢?赌注是你的老二。就如你所说:切去你的老二,实行男女平等。”

我呆若木鸡,不懂得回应。

美琪说:“怕没有了老二,你也可以选择投降,收回你的说话,并向我们跪下道歉陪罪。”

当然我不会,也不能退缩投降。然而,拗手瓜比赛一开始,我便知道嘉丽的泰拳不是白学的。我的手支撑不到三十秒便倒下了。

* * * * *

众女大笑了三分钟,而我的脸比红苹果更红。

“小太监,什么时候举行宫刑大典呀?要不要看通胜择吉日呀?”又是一连串笑声。

我尴尬地说:“你们只是开玩笑吧?”

嘉丽说:“手下败将,快脱下裤子接受阉割吧!哈哈哈!”

我侷促不安地说:“不阉割可不可以呀?罚其他什么都无所谓...”

嘉丽爽快说:“得!老二给我踢十次...”言犹在耳,她已起脚踢向我小腹,我疼痛得倒在地上蜷缩著身体。

“这祗是三成力度,给你试试我踢脚的利害!”

痛了三数分钟后,我再问:“有第三条路吗?”

“有!如果你公开承认没有老二!”

“???”

“伟文,什么人没有老二呀!?女生就没有啦!我给你选择:想做太监还是做女生?又或是给我踢十脚老二?”

我踌躇了一阵子,然后吞吞吐吐轻声地说:“做...做...做...女生!”

众女大笑。“我们听不见!你大声再说一遍!”她们明显有意羞辱我。

“我...要...做...女...生”

众女拍掌高叫,而我恨不得地下有一个洞给我钻进去,可是更大的羞辱还在后头。

“伟文,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做女生吗?女孩子当然要穿裙子啦!”“可是伟文他原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会有裙子呢?”“那没有办法,袛好把他阉割了!”“哈哈哈哈!”

“伟文,要不要我教你一个好办法?这里是美琪的家,裙子啦、胸围啦、丝袜啦、女孩子内裤啦、她当然应有尽有。你问她借,不就可以了吗?”

美琪义正词严地说:“不是问,是求!还是乞求!”

我看见颖雯用手势示意我跪下恳求,我一踌躇,嘉丽作势要踢我。刚刚那一脚的痛楚,令我马上跪了下来,说:“美琪,可不可以借我一条裙子?”

颖雯走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你应该说:美琪姐姐,求求你借给我一条裙子好吗?你的裙子很漂亮,我真的很想穿上它!”

我惟有照着颖雯的话再说一遍。

“真丢脸!男孩子也要穿着裙子当女生!如果我不借,那又如何?”

我再照着颖雯的提示说:“嘉丽姐姐会把我阉割掉!我好害怕呀!”

“好!伟文你记住,没有人迫你,是你自己选择当女生的!还要跪下来向我借裙子穿!”

“是的,美琪姐姐,嘉丽姐姐,颖雯姐姐,是我自愿当女生的!在我当女生的第一天,所穿上的第一条裙子,竟然是美琪姐姐的裙子,简直是我一生最大的光荣。谢谢美琪姐姐!还有,谢谢嘉丽姐姐不阉之恩,谢谢颖雯姐姐教导之恩!”

嘉丽姐姐马上更正:“不是穿上裙子就可以当女生的,你还要进行一个宣誓仪式,才算是我们的好姊妹。还有,如果你这个见习女生有什么不合格的话,我还是要阉了你!”

这时美琪从她房间走出来,手上捧著一条折叠起来的白色校服裙。

“你是学生,穿上的第一条裙子应该是校服裙。你到洗手间去换衣服吧!你是女生,校服裙内不可再穿着任何男性衣物了!”

“遵命,美琪姐姐!”

* * * * *

其实,一看到美琪手上的白色校服裙,我老二就硬了起来。这是不是“恋物狂”?

平日我也很喜欢看穿校服裙的女生,常常幻想跟一个穿校服裙的女生,就这样拉高她的校服裙跟她做爱。美琪、嘉丽和颖雯,当然也曾是我的性幻想对象之一。

在洗手间,一脱裤子,我老二应声弹起。把美琪的白色校服裙拿起来,便闻到一阵香味,是不是美琪的体香味?

我的身材跟美琪差不多,所以很容易就穿上她的校服裙。这条裙子十分合我的身材,我看看长身镜子内的我,要是盖上脸孔,镜子内的女生简直就是美琪,除了这个美琪的小腹下面有一座“富士山”。哗!我的老二快要爆炸了!

这时,我看到旁边的洗衣机内,有一条小内裤。对了,是美琪昨晚脱下来的小内裤。一拿起来,又是一阵香味,却比清洗后的校服裙浓烈得多。这一定是美琪的体香味。

我不假思索,拉高自己的校服裙,用小内裤包夹着老二前后动起来。大约十来次后,嘉丽突然拍门高呼:“你在洗手间这么久干什么?再不出来,我便进来阉了你!”

当听到“阉了你!”这三个字时,我身体突然好像被电击一样,跟着快感充满全身,下体的火山爆发了!一个美少女说阉了我,引起的性兴奋竟然比她说跟我做爱还要强,我是不是“受虐癖”呢? 继续阅读强制穿裙

♥ 作者: ♥

洗脑金属喵娘

洗脑金属喵娘 – 蔷薇后花园

噗滋噗滋,随着男人的喘息,下体和一具美躯不断撞击着。
阴暗的房间内,只有电视机仍然在播放着无聊的午夜肥皂剧。
嗯哼哼~就犹如电子合成的女声从美躯的体内传出,美躯的主人正在深深地享受着交合。
啊~~随着一声低吼,男人猛地挺起,把自己的阳具深深地插入了美躯的最深处,注入了自己的精华,然后慢慢瘫软在了美躯的身上。因为纵欲过度的身体不自觉地抽搐着。
嘎!哈哈~男人翻转过来躺着直喘气,好累。
一根灵活无比的尾巴用尾巴尖推起已经瘫软如泥的阳具,然后犹如活蛇一样缠住开始撸动。
“爱莉,今天到此为此吧,我不行了。”男人面带微笑,疲惫的眼神怜爱地看着旁边的美躯。伸手推开了调皮的尾巴。
“不要调皮了,都第三次了,你老公我明天还要上班呢。”男人拍了拍少女的美臀,拍打处发出了厚实沉闷的声音。
美躯慢慢坐了起来,随着暗淡的灯光露出了光滑的躯体,在灯光下皮肤就犹如光滑的黑色乳胶,窗外的汽车灯光一闪而过,只见灯光中是一位身材傲人的黑皮美娇娘,这位美娇娘披肩的黑长直中双耳的地方是一对黑色带绒毛的猫耳,不时灵动地抖动着。
喵~可爱的大眼睛就这么瞪着主人,左眼黄色右眼绿色,随着眨动眼睛居然会发出快门一样的啪嚓啪嚓的声音。因为灯光的闪烁瞳孔还滋滋地缩小了。
至于嘴巴那里是乳胶制作成的小猫脸,随着小猫咪发出喵的声音,能看到嘴里就是红色的一片硅胶圆形口腔,露出了内里红色的肉摺。
喵呜~虽然嘴巴张开发出了很委屈的喵咪叫声,但是声音却是从脖子上的项圈传来的,只见项圈大概手机厚,就像一根金属的皮带箍在脖子上,因为包裹的略紧让脖子处的黑色乳胶皮都有所磨损了。在前面中间挂着个黄铜的铃铛,随着运动不时当啷当啷地响着。
看着猫娘蹲在旁边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样子。男人叹了口气。 继续阅读洗脑金属喵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