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蜕变

蜕变 – 蔷薇后花园

李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通体银色的房间内。除了自己身下躺着的这张两米长宽的平台,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事物。

李可对于自己如何来到这里的脑海里却没有任何的印象,他只记得最后他打了一辆车准备去酒店,其它的一无所知。

“叮”

平整的墙壁突然打开了一道门,伴随着“嗒、嗒、嗒”的的声音,走进来一个女人。

李可清楚这个女人时,他不由得吃了一惊!只见其脚下穿着一双长至大腿中部的粉色高跟鞋,鞋跟至少有十二厘米高,脚背与腿几乎绷成了一条直线,仅仅靠着四个点支撑着身体。从脚尖到到大腿浑然一体光滑耀眼,紧紧的包裹着双腿,只在脚腕和大腿处各有一条银色的圆环。束缚着不能够被脱下。雪白浑圆的屁股至少是普通人的三倍大小。而其并没有穿内裤,阴部光洁无比,阴唇从阴蒂延长至肛门向两边分开,上面穿满了金色的圆环,后者又在园环上各自挂了一排小指大小的金色铃铛,使阴唇只能向下分开。露出其中不断的往下滴着淫水的两个肉洞,肛门也变的和小穴一样,后面和中间的隔膜也都变成了阴蒂一般,三个阴蒂上各自又穿上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铃铛,迫使阴蒂只能垂直向下。

肚脐中也穿上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粉红宝石,绽放出妖冶的光芒,向下大约三厘米处粉色的阴毛被修剪成一个完美的心形。

本就细的不可思议的腰,被一件粉色束腰紧紧的束缚着。再往上便是一对如西瓜般雪白乳房,乳头各自被一个金色铃铛拉扯着微微向下,而心形的粉色乳晕边缘,一颗颗粉色的珠子,深深的陷入乳肉里。

脖子被一条粉色的金属项圈紧紧的勒住,中间镶嵌着一颗粉色的心形宝石。双手也和大腿一样,戴着一双粉色皮质手套,在手腕和手臂处又各自都有一个银色圆环

一头长长的粉色大波浪发型下是一张被快感不断冲刷的淫荡妖娆的脸,穿满舌钉形成一个十字图案的舌头不断的舔着粉色的双唇。就连鼻子上都挂有一个金色铃铛。

李可顿时感到身体变得有些火热,看着不断喘息着的女人,肉棒变得坚硬无比。直到现在李可才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而且身体呈大字形的被锁在平台上,他挣扎了几下发现纹丝不动,不由得怒气冲冲的向女人吼道“你究竟是谁,这是什么地方,为什把我锁在这里?”

“银奴说的这些粉奴都不知道,只是主人让粉奴来服侍银奴,帮银奴”。粉奴盯着李可得阴茎道,双手还不断的自己乳房和阴蒂,嘴里不断的发出娇喘!

“等等,这个女人叫自己银奴?”李可有些茫然,随机大怒“我是男人,不是什么银奴!”

而自称粉奴的女人只是一脸淫荡的表情,双眼始终盯着李可的肉棒,过了许久才道“银奴是和粉奴一样的女奴,只是身体还没有发育而已,好了,粉奴要服侍银奴了”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李可有些惊慌,怕这个粉奴对他做什么手脚。

“呵呵呵呵”粉奴发出一阵娇笑,接着便从她推进来的车里面拿出两罐液体。打开一罐没有任何颜色的液体。接着在平台上一按。伴随着摩擦声李可发现自己躺着的平台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大水池,而自己就躺在水中间的一块稍小一些的台子上。粉奴往其中倒入透明液体,搅拌均匀。李可发现自己便沉入了水池中,他在水中不断的挣扎,但由于手脚被锁住,不一会儿就失去了意识。 继续阅读蜕变

♥ 作者: ♥

圈套

圈套 – 蔷薇后花园

转自百度贴吧

第一章 圈套

在这美好的春天的日子里玛格丽特真的对她自己感到很满意。

这天是1890年的濯足星期四(译者注:濯足节是基督教纪念耶稣的节日,在复活节前的星期四),就是那个日后以“颓废的年代”而闻名的无忧无虑、和平的时期的开端。

她精神很好地从长镜子中看她自己。即使是她最坏的敌人也必须承认她很美丽,不只是因为22岁的她有着被一件非常紧的束腹所塑造出的优美身材,还因为她费很多的心力用最时髦和优雅的方式来打扮自己。从给她带来神秘感觉的用羽毛缀成还装点着细致优雅花边面纱的帽子,到裹在一双四寸长小牛皮高跟后面系带的长靴里的小脚。她看上去好像正走在巴黎流行服装舞台上一样。

通常她穿不超过三寸的高跟鞋,因为这样比较舒服,而且在长裙下高跟鞋的高度是很少能看到的,而穿高跟真有种是在惩罚她自己的感觉。但是今天她有这样做的特殊理由,她想要在他见面的第一刻就显示特别的优越感,穿上高跟鞋会显得比较高一点。稍后她会特意让他看到她的腿,当然跟这样高的长靴肯定会让他更多注意她的容貌,而忽视正在他周围进行着的事情。这就是她方案的一部份。

她离开了镜子,回头满意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召来了她的女仆告诉马夫准备马车。在前往火车站的途中她回想起这过去的六年生活,听众父母的命令,16岁时她嫁给了一个几乎四倍她年龄的男人。这是真的,她的丈夫对于许多少女来说都是最理想的求婚者,因为他不只是一个老贵族(一个男爵),他实际上还精于工业投资,并且在1870/71年的德法战争后在柏林周围拥有许多的不动产,他还敛聚了不断增长的庞大财富。

但是一个16岁的少女除了和一个思想像是一个计算器一样的人分享她的时间和床外,还有其他的梦想。她富于幻想,但是她不能爱他。她开始慢慢接受这不可避免的事实并已经尽量地利用它。起先她的丈夫以为他可以通过和她生活和她的爱来使他自己重新年轻,但是他的性生活并没有因她的鼓励而改善,并且很快他就放弃他的尝试。她逐渐查觉到了这种不受关注的关系,感到有失体面,她渴望有那么一刻她可以发号施令。她显然不是一个她的丈夫希望找到的服从并害羞的少女。

然而她最后使婚姻得到了成功,虽然并不是她的丈夫所希望的方式。她成功地使她的丈夫接受她为一个生意合伙人。她用了六年的婚姻生活来尽可能多地学习,将和一个不爱的男人的婚姻看作是一种学校而不是一个爱人,他变成她的老师,而他也不得不承认在一段时间内她使他很高兴。当他在早先的一月份死于心脏麻痹的时候,他留给她的不只是极庞大的财富,并已教会她要完全地独立,做一个真正自由的女人。

她没有意图再次结婚,至少不是和那些几乎在葬礼之后立刻涌进她门阶的男人结婚。她知道她有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的金钱和智力。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是不顾别人的畜生,对女人都是沙文主义的态度。她所渴望的,由她的全部婚姻而总结出的,是温柔,一个几乎以女性方式来爱她的男人。

她看过一本由一位法国作家写的小说:《Faublas 骑士的冒险》,发现了一个如同她爱好的主人公。他被一个富有经验的女人引导到一种爱的方式里,在那种关系里他被装扮成一个美丽的少女被女人占有着。她也想占有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必须年轻,而且可以让她把他塑造成她所喜欢的样子。

在她丈夫突然地死去的最初的一段时间,她没有机会来实现她的梦想,但是这个梦突然因为一封信而苏醒。这封信仍是寄给她的丈夫的,是他的侄子让-马里寄来的。告诉她丈夫他在复活节期间将要毕业,他想要去柏林的大学。让-马里是她丈夫兄弟的儿子,他17年前在美国西部的小城镇内出生,他的父亲是一家铁路公司的工程师,在与一个法国女孩再婚后把他抛弃了。

她当然知道这个侄子的存在。他在一个由他叔父支付费用的寄宿学校读书,这两年他就像一个孤儿一样,他的父母没剩下多少钱来维持他的生活。立刻,她看到了这个侄子可能带来的危险。如果他叔父死时是一个单身汉他将会继承他叔父所有的财富,如果他叔父不提出留一半给他妻子的话也是这样。而且根据遗嘱的意志,在她死后他也将继承他叔父的不动产。遗嘱还要求她支付他教育的费用并每年给予他一定的收入。如果男孩能按照遗嘱获得那些的话她可是真的有麻烦了。至少,他也可以在不动产的管理中对她造成巨大的阻碍。幸运地是她的丈夫也安排她为他的监护人,从现在起大约四年之久,直到他21岁。

当她看着男孩的相片,一个主意慢慢地开始成形。为什么不试着去将男孩变成她的Faublas 骑士?他确实是很理想的类型。17岁的他明显是他班级中最小的一个。如相片所展现的,他有细致优雅的特征。学校的制服是普鲁士时代的军装,男孩们被要求留着他们的头发并束起来垂在背后。但是即使在这种军事行头中他看起来依然很优美。

她决定她要试着让男孩完全地依赖于她,远远地超过她的监护允许的范围。如此她不但可以除去危险,而且还可以提供她所渴望的特别的爱人。这个主意看上去相当完美,她用她全部的精力去布置一个计划并立刻准备开始实施。每个步骤,每件细节她都小心地计划和准备着。

今天就是大日子,圈套已经设好,而她自己就是诱饵。

“夫人是想要我去接客人还是由我陪伴去火车站?”马夫打断了她的思考。

“嗯,去接他过来,我在这里等。”她想要从第一刻起就给男孩她才是权威的印象。她平静并端庄地在马车中坐着等待他,这样他就不得不对她看并爬上来。

当马车夫和男孩回来的时候,她故意装作没看见他们,直到男孩向她致敬。

“你好,我是让-马里。”他十分礼貌地鞠了一躬。

“我是你的姑妈玛格丽特。你好,孩子,欢迎到柏林。你有行李吗?”

“没有,我将所有东西装进一个大箱子并装船托运了,是照你的提议做的。我就带了这个小袋子装了一些书和东西。”

“非常好,把你的行李票给马车夫,他会将它带回来的。现在告诉我,你的旅途如何?”

“很好,而且我一点也不疲倦,我想要立刻看看这个大城市,我非常兴奋能和你在这里见面。”

“嗯,爬上来坐下。”

他照做了,不曾漏看她一眼。很明显,他对她印象很深刻。

“让我们乘车在街道上走走。我很高兴你不累,因为我有一个约会,要去我最喜欢的流行服装沙龙,我希望你会陪我去。”

她热情地看着他并注意到她的手法明显成功了。她想要表现为他所见过的最悦人心意的女人,让他对她产生无限的仰慕,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吸引她这个很明显什么都拥有了的女人。

他无法将他的眼睛从她身上移开,并试着隐藏他的无礼注视。他只认识他的叔父,并预期他的姑妈会是相同岁数的人,虽然他知道他的叔父已经和一个年纪较小的妻子结婚。事实上她明显地并不比他年长多少,这让他很惊奇。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他立刻对她产生了仰慕。这完全是她想要的结果。

在他们上路之后,他沈默了一会儿,甚至有一点抑郁,他怀疑这样沉默是否正确,但是她让他的思维活跃了起来,她轻轻的闲谈着,不时的回答他指点的感兴趣的东西。他完全地享受了在城市中乘坐马车的舒适,他从不曾想像到柏林是如此繁华的城市。

当他们穿过菩提树街,一条300尺宽的街道时,在菩提树下的行人道上行走着的穿着悠闲的官员,优雅的女人和男人,让他惊异不已。对他来说这就是最佳的生活,他希望他很快会是他们的一部份。 继续阅读圈套

♥ 作者: ♥

须眉化妖

须眉化妖 – 蔷薇后花园

作者 – 104k104

第一章

在一栋陈旧的建筑物中,一群人带着面具的人正聚在一起,他们在讨论着什么而在他们身后几十米外的另一个废弃大楼中,一个闪光骤然而逝……

「果然,这帮混蛋在这里召开回忆,这次总算能逮到这帮混蛋了!」原来是有人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此时,他正拿着一个高倍率望远镜,仔细着观察着对面的大楼,而他的身后,则是几具尸体,似乎是对方的人,显然,为了取得这个观察点,他和地方的人马进行了搏斗,他的战术背心也被划出了几道刀痕。

王力,是C国的警察,原先在部队服役过一年,退役后经过原先的老战友的介绍加入了警察系统,因为战术素质过硬,行事果断,屡次破获大案,被犯罪分子恨之入骨,同时也深受领导器重,后来因为一次任务的缘故,凑巧进入国际刑警系统,成为侦查案情和侦查敌情的好手,这次,国际刑警组织经过严密侦查,终于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卖淫组织「极乐」的蜘丝马迹,「极乐」是世界上最大的卖淫组织,它的触角遍布世界各地,许多年轻的女孩,人妻,甚至幼女都被他们拐卖,直到几年前,轰动世界的A国国防部副部长的女儿被绑架的消息传出,人们才真正正视起这个组织,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开始严厉打击他,但是「极乐」的成员和活动如鬼魅一般,每次的行动都被扑了个空,让人不禁怀疑国际刑警内部有内鬼,可是自查了很多次,都没什么结果,这次行动,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上级只把消息告知了执行任务的王力,其他人都没有得知这个消息。

这次看起来那些家伙的会议才刚开始不久,可以趁这个机会通知支援赶来,将这些家伙一网打尽,想到这里,王力都有些激动了,想罢,他赶紧拿起了无线电开始呼叫道:「HL(王力的缩写)呼叫总部,HL呼叫总部!可以行动!大鱼已经出现,重复,大鱼已经出现!」

可是……过了许久,对讲机也没任何反应,关键时刻,对讲机出问题了。

「该死……这到底是……」

「啪——啪——啪——啪」

突然,耳边一阵鼓掌声传来,王力大吃一惊,暗叫不妙,然后瞬间拔出了手枪对准了身后,却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被人包围了,几十把步枪正对准着自己「特工先生~ 想不到你能到这里啊,我该说你是勇气可嘉呢?还是活得不耐烦了?」

王力暗叫不好,看着楼下有个阳台,王力开始想要跳楼逃生,但他正准备实施的时候,那个有点嗡里嗡气的声音又传来了:「奉劝特工先生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至少有5我方狙击手正盯着你哦~ 」

「我草你妈!」王力见大势已去,准备奋力一搏,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然后他一阵大骂,突然冲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彪形大汉,他直接一拳一个,放倒了三个人,然后拉起了一个人挡在身前,准备突围的时候,却感到脖子一痛……

「怎么……好晕……」王力的双眼开始模糊,随机倒了下去「哎呀,都说了有狙击手盯着你呢~ 只不过没说,枪里装的是麻醉弹啦~ 」这是王力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在昏暗的房间中,一个人被泡在一池绿色的液体里,脸部戴着呼吸面罩,四肢被铁环拘束着,那个人紧闭着双眼,就这样躺在里面……一动也动不了。突然,池子里的人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我……我这是在哪里……该死……四肢被什么禁锢了……?」

那个人尝试着说话,却只是在氧气面罩上的小孔里喷出几个泡泡罢了。然后,池子里的人看到玻璃罩外面模模糊糊看得到几个人影,那个人试图睁开眼睛,但是眼皮有点肿肿的,让王力十分难受,王力只好稍微看了看四周,然后闭上眼睛,王力只知道王力现在这个容器里面,还有在外面的黑影……虽然不能说话很憋屈,但是王力明白王力要冷静……之前因为打倒了三个大汉,然后大意被人用麻醉枪打中了……这次不能再出差错了,王力决定先静观其变……只是这样躺着,原来是被抓获后的王力,被转移到这里正当王力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这时口鼻传来一阵甜味,他们似乎开始从呼吸面具里灌输某种气体,王力试图屏住呼吸,坚持一会,但是……来不及了,味道开始在王力的鼻腔里面扩散开来,这时玻璃缸的地步升起了许许多多机械手,而机械手的末端带着细细的长针。

「这……这是……这帮家伙想干什么?!」王力半睁着眼睛,看到了这些,身体稍稍一颤鼻腔里的甜味更加浓烈了,这味道呛得王力头都有些晕了,这时机械手突然一动,整齐划一地把细小的针尖刺入王力身体的各个位置「唔……!」 继续阅读须眉化妖

♥ 作者: ♥

淫虐岛

淫虐岛 – 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入学

徐青缓缓的睁开眼,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他赤身裸体,手脚张开成大字,被拘束在一个奇怪的仪器上:“奇怪,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被绑架了?”
作为一个权二代,身边自然少不了保镖。但徐青寻欢作乐的时候,可不喜欢保镖在旁边观看。因此,就悲剧了。
门无声无息的滑开,走进来一个少女。徐青转头看去,只见少女柳眉细弯,眼眸迷离,雪白的瓜子脸上带着几许红晕,樱色的粉唇轻轻抿住,带出一丝诱惑。
真是个绝色小美人,徐青玩过许多明星嫩模,但和眼前的少女一比,就显得容貌鄙陋了。
少女穿着一件白底黑边的女仆服,手上戴着白色丝质长手套,她的裙摆很短,刚刚遮住臀部,裙下露出一双笔直纤美的玉腿。
黑色渔网丝袜紧贴住少女的大腿,把笔直圆润的玉腿裹得更加纤美。配合脚上的紫色高跟鞋,看上去极为性感。
少女白皙的玉颈上紧扣着一个青色的金属项圈,项圈前面有个金色扣环,吊着一个铭牌,上面刻着:美人侍桃夭。她的腰间别着一只黑色皮鞭,露出一种淫虐的气息。
“这个美女是SM俱乐部的服务员吗?长得还真是可爱啊”。
徐青色心一起,也忘了身处险境,调笑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有联系电话吗?”。
桃夭楞了一下,才娇笑道:“呆子,你还有心情调戏美女”。
徐青摇头晃脑的吟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桃夭掩嘴轻笑了几下,道:“油嘴滑舌,看来要先给你清洗一下”。
桃夭在旁边的操作台上按了几下,徐青就被移动到一个透明的圆筒中。双手双脚被金属环拉开,圆筒壁上喷出许多水柱,冲洗他的身体。
徐青吓了一跳,叫道:“你要干什么?”。
桃夭笑吟吟道:“给你清洗啊”。
这时,圆筒中伸出许多机械手臂,拿着海绵刷子擦洗徐青的身体。水中可能加入了沐浴液,海绵擦过,徐青的身体起了许多泡沫。
徐青感觉下身一阵酥痒,低头一看,黑乎乎的阴毛不断脱落。一会,下身就变得光溜溜了。
“我警告你,快把我放出来”。徐青暴跳如雷,感觉自尊已经飘走了。
几分钟后,徐青除了头发和眉毛,全身体毛都脱落下来,肌肤也变得白皙光滑。
这时,金属环移动位置,把徐青拘束成一个n型,他弯着腰,屁股高高翘起。
一根金属圆管对准徐青的肛门,一边喷水,一边插了进去。圆管很细,前端很光滑,在水的润滑下,很轻松就插进了徐青的肛门。
徐青肛门被一个冰冷坚硬的圆管插入,让他深感屈辱。他挣扎起来,大骂道:“混蛋,赶快放开我。你们知道我爹是谁吗?”。
桃夭好笑的看着这个英俊的男孩,真是个二世祖:“省点力气吧,以后再哭泣也不迟”。
徐青的肠道很快就灌满了温水,圆管快速的旋转起来,带动肠道的温水旋转,不断冲洗直肠的皱褶。然后,圆管把脏水洗干净。又开始灌肠。
这个过程重复了几次,直到吸出的温水检测不到污染物,才停止了灌肠。
在这个过程中,一种奇异的刺激从直肠扩散开,徐青的阴茎竟然硬了起来。他又羞又愧,不敢抬头。
桃夭看了一下控制台,暗道:“身体已经清洗干净了,那就开始肉体改造吧”。
徐青站在圆筒中,双手双脚拉开成大字型。口中,尿道,肛门都插入了一根圆管。
圆筒开始注入绿色的液体,液面逐渐上升,渐渐淹没了徐青的身体。
“难道我要淹死了?”。
圆筒中突然传来少女的声音:“液体中可以呼吸”。
徐青已经憋不住了,只好试着呼吸了一下。这个液体不知是什么,徐青刚开始呛了几下,等肺部适应之后,窒息感就消除了。
“注入纳米机器人,进行身体改造”。
一股金色的液体注入圆筒,好像游鱼一样,渐渐聚集在徐青身体周围。徐青的口腔,尿道,肛门都被插入了粗细不等的圆管,纳米机器人通过圆管,进入徐青的体内,开始进行DNA替换。
少女笑道:“小帅哥,一月后再见了”。
圆筒内光线暗淡下来,进入黑暗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啊?”。
徐青莫名其妙,又是羞辱又是害怕,嚣张气焰不知不觉就消失了。
黑暗寂静中,不知时间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饿了。
一个金属声音突然响起:“喂食开始”。
口中的圆管开始灌入流食,开始的时候,徐青没注意,把流食吸入气管,呛得他很难受。
后来,徐青学聪明了,控制喉咙与舌头,将圆管吞咽到气管深处,并用喉肉夹紧圆管,避免流食灌进气管。
每次灌食要持续15分钟,一天有6次。每次徐青都要努力吞入圆管,用喉肉夹紧。
灌食之后,徐青的舌头和喉肉总是酸胀不已,但他也渐渐适应了喉中插入异物的感觉。
这种灌食,可以训练徐青喉咙对异物的反应,尤其是管状或柱状的异物。
形成条件反射之后,异物插进徐青的深喉,他就会自动吞咽,裹紧异物。
每天灌的是流食,水分很多,徐青的膀胱渐渐鼓胀起来。
“天啊,放我出去,我要上厕所”。
徐青憋得很难受,叫了半天,却根本没人理会。只有一个金属的提示音:“夹紧直肠里面的圆管”。
无可奈何之下,徐青只能照办,用力夹紧了直肠。肛门里面的圆管变成一根金属阴茎,慢慢的抽动起来。 继续阅读淫虐岛

♥ 作者: ♥

被周围的人发现了你的特殊癖好怎么办

被周围的人发现了你的特殊癖好怎么办 – 蔷薇后花园

被周围的人发现了你的特殊癖好怎么办

有一次做飞机去见家主,按照家主的指示给自己戴上了全套装备。

全套装备指的是:项圈,乳夹,项圈和乳夹之间有链子,脐环吊牌,贞操带,臂环,手腕脚踝带了皮圈,因为贞操带是镂空的,所以戴了尾巴。

只穿了一件风衣和一条长裤,没有穿内衣,然后我就进了安检(家主的命令不可违啊)。

不被扫出来简直天理不容!!!

因为安检人员手里的报警器响的太频繁了,所以我很顺利的被请进机场办公事喝茶。。。

然后当着两个女警察的面,脱了衣服,向她们展示我身体上零零落落的装饰,警察姑娘要求我把身上的东西都摘下来再安检一次,我只好慢慢把东西都摘下来,太羞耻了啊啊啊啊啊,因为我戴了尾巴,所以机场的安检还请来了女医生要检查我的菊花,简直不要太羞!!!

我趴伏在医疗站的床上,感受后面医生的手掰开我的臀,然后伸进一根手指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探索,我差点就开始呻吟了。。。

机场估计是怕我藏毒什么的。。。毕竟像我这种奇葩也不是每天都能遇到。。。

我费了好多口舌才跟她们解释这是我和男友之间的情趣,我都不忍心看见她们脸上扭曲抽搐的表情。

关键是检查结束以后我还当着她们的面把东西再一样一样的戴回去,进行到脐环的时候,有个女警察看到脐环上小吊牌写着:XX专属贱奴,当场就喷了。

安检人员目送我离去,我猜我给她们留下了终身的心理阴影。。。 继续阅读被周围的人发现了你的特殊癖好怎么办